媽媽去買水的片刻,五歲兒子失蹤了17年後….真實故事!-台灣養生網

為一直堅持的人感動!母親的牽掛終於可以放下!

#幼兒失蹤 #奇蹟 #堅持17年

*正文開始

來源:北青網
整理:台灣養生網

一邊是領著農村低收撫養他長大的75歲「爺爺」;一邊是失散17年的親生父母和妹妹,來自杭州富陽的原生家庭、拆遷戶。

這是22歲陳權超的真實人生。

5歲以後,他的名字叫南佳寶,如今已是江蘇張家港某醫院的實習護理。

富陽警方找到他的時候,他一開始並不肯相信,直到民警向他出示相關證明,他才猶豫地點點頭。

5歲那年,跟媽媽在富陽恩波廣場走失,他其實是有模糊記憶的……

17年前的恩波廣場買水的工夫,兒子丟了

很多人還記得2004年的一則新聞,年輕母親項君花雙眼含淚,望向遠方。

她就這麼望穿秋水地找了、等了17年——足跡踏遍大半個中國、印有兒子照片的傳單發了幾十萬份、尋子的橫幅最長拉過上百米,當然還有和丈夫一度無休止的爭吵、差點破裂的家庭。

2004年的7月1日,富陽城東派出所接到報警:「富陽恩波公園有一小孩失蹤……」當天晚上7點半左右,項君花帶著5歲的兒子陳權超來到富陽恩波廣場,想讓他玩一會。小孩口渴想要喝水,項君花讓兒子坐在了恩波廣場的石頭上等待,也就幾分鐘時間,她買水回來卻發現孩子已經不見蹤影。

一遍又一遍找尋無果後,她的心吊了起來。

打電話給丈夫,又打電話給家人,一群人開始出動尋找……富陽警方立即開展行動,第一時間成立調查組,由專人負責對陳權超失蹤案開展調查。

警方以恩波廣場為中心,在城區範圍內的出租車、三輪車、車站、商業街、外來人口聚居點、公共場合等區域張貼尋人啓事,指令富陽所有派出所分發協查資料,要求各單位注意發現可疑線索。

警方搜尋的範圍也越來越大,從富陽擴展到杭州地區,又從杭州擴展到整個浙江省,最後在全國範圍內印發協查通告,然而孩子卻始終沒有消息。

「當時幾乎全國重要的媒體上,我們都去發了協查通告,提供重要線索有重金獎勵,也收到了一些線索,我們一一落地查證,但最終都核否了。」富陽公安刑偵大隊副大隊長陳坤鐳說道。

17年,他們為別人找回了孩子卻沒有找到自己的「為了兒子,我們不可以離婚」

兒子走失前,陳益中和項君花在富陽經營一家窗簾店生意,生意紅火,夫婦倆在城區就有兩套房子。

接下來,尋子成了他們今後生活的唯一主題。

為了維持找兒子的開支,他們賣了原來住的一套房子,走南闖北,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夫妻倆爭吵不斷。

2007年,他們又生下一個女兒。

「等你長大了,要幫著爸爸媽媽一起找哥哥。」這是項君花在女兒很小時就給她定下的任務。

夫妻倆分工明確,項君花仍在老家維持生意,丈夫陳益中則常年在外。

陳益中家裡仍保留著一本老舊的尋子計劃表,浙江、山西、新疆、北京、河北、內蒙……行程遍布祖國東西部和北部。

起初幾年,陳益中總是獨自行動,行程艱難、效率也低。

2014年後,全國尋親公益組織多起來,許多失子家庭抱團取暖,陳益中夫婦也加入尋親團,關注論壇、微信群,和尋親群友每到一個地方,拉起幾十米、上百米的橫幅。

2015年,夫妻倆在某地民政局查找新落戶的兒童時發現,有兩個孩子的照片特別眼熟,很像他們在尋親群裡看到的兩個孩子。夫妻倆留了心,告知了當地警方。

在警方調查下,兩個孩子的身份最終明確——就是尋親群裡在找的兩個,是在雲南失蹤的親兄弟。

這些年,哪怕好運一直沒有眷顧陳家,項君花也始終滿懷希望。

「我和老公儘管吵了很多次,我們還是不能離婚。到時候兒子回來,我想象不出,萬一哪天我兒子回來看到爹媽不在一起了,有多難過……」她說。

被低保戶「爺爺」領養已是醫院實習護理

民警找到他

他還不清楚自己身世

距離恩波廣場男孩失蹤已經過去17年,富陽刑偵大隊的民警換了一撥又一撥。

但這起案子,每次交接時,負責民警總會細緻地將案情進展一一交代。今年1月,警方在工作中發現,江蘇徐州有一男子被採集的生物信息與失蹤男孩陳權超信息非常相似。

發現該線索信息後,分局立即組成調查組,第一時間派遣警力趕赴江蘇徐州開展調查。

經過細緻的核查比對,警方最終確認,這名男子就是陳權超!

根據超超當年樣子模擬的畫像富陽公安刑偵大隊副大隊長陳坤鐳第一次聯繫上陳權超時,陳權超以為自己遇到了詐騙電話。

直到民警找到張家港,陳權超的實習單位。

眼前的大男孩已經22歲,個頭挺高,面目清秀。

「你清不清楚你自己的身世?」男孩不說話,低下了頭。民警拿出了一些這幾年的案卷材料、最近做出的相關證明,陳權超終於相信了,「5歲的時候,跟媽媽在一個廣場,後來我跟別人走了,再後來記不清楚了……」

陳權超5歲以後是徐州農村的「爺爺奶奶」帶大的,「奶奶」前幾年去世,爺爺今年75歲了,是當地的低收戶。

在那裡,陳權超的名字叫南佳寶。

陳權超讀書讀到中專,上的是徐州某衛校,去年剛在醫院實習,實習補貼一個月500多元。

民警問他,想不想家,想不想回去?他訥訥地說,想先徵得「爺爺」同意。

「這是妹妹、爸爸、外婆……」17年,她從沒像現在這樣輕鬆

2月3日中午,陳益中、項君花夫婦、女兒、老母親等家屬焦急地等在富陽區公安局大樓門口。

「1分鐘、2分鐘……」幾雙眼睛始終盯著大門進出的警車,時間似乎特別得慢。「來了來了……」車門打開,手持雙肩包的清瘦男孩走下車,稍稍站定。目光觸碰,夫婦倆一眼認出,喜極而泣。

「寶貝……寶貝……」項君花說起了普通話,對兒子的稱呼,似乎還停留在17年前的語境里,彷彿眼前1米80多,比爸爸還高的兒子還是那個小男孩。陳權超輓著媽媽胳膊,乖乖地、禮貌地微笑,隔斷17年的至親,突然重新回到生命里,他必然短時間里還沒適應。

「這個是妹妹。這個是爸爸。這是外婆……」17年了,項君花在暖陽下,泛著眼淚,笑得從來沒像現在這樣輕鬆。

「兒子和他爸爸長得一樣,怕羞的樣子也和小時候一樣。」

項君花說,「他想到爺爺,說明我兒子很善良。接下來,就希望能給他在老家找個合適的工作,我們一家人再也不要分開了。」

目前,案件警方仍在進一步偵辦中。

永不放棄!17年!為所有人的堅持,點個贊!

#台灣養生網

—————————————————————
我們的健康養生知識僅做參考,任何醫療決策請與您的醫師討論,尋求專業的協助,才是最健康的作法喔!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幫我們按個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