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老夫妻的愛情,相依為命25年卻從沒見過對方模樣,寵你到臨終。-台灣養生網

上天帶走了些什麼便會透過其他給你,只看你懂不懂得珍惜!
#盲人 #夫妻 #愛情

*正文開始

來源:大漁情感說
整理:台灣養生網

他們相依為命地生活了25年,卻從來沒見過彼此的樣子。

他們生活清苦,卻依然快樂自在,因為對方的存在,生活變得多姿多彩。

平常人輕易得到視若無睹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就是幸福的源泉,哪怕極其微小的事情。

他說:直到我臨終,一直都會對你好下去。

這對讓人淚目的老夫妻是田友學和程金鳳。

1 不幸如影隨形,但他們並未被生活打倒

娃娃音的程金鳳雖已是老年,但她唱起歌來還是很悅耳動聽。

老伴田友學端坐在一邊,手指有韻律地彈著電子琴。

他的臉上常常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他看不見,但常常能感染路人。

夫唱婦隨,二人都沈浸在美妙的音樂和歌聲裡。

電子琴上套了個袋子,既可以防塵又省去清潔的工作,老兩口也很珍愛這部琴。

或許你會奇怪他們為何都閉著眼,沒錯,他們都是盲人,但他們都不是生來如此。

程金鳳是湖北人,小時候得了傷寒沒有及時治療,病情嚴重導致雙目失明。

從那以後,她就生活在了黑暗裡。

十幾歲時她進入當地一家殘疾人福利工廠工作,在那認識了30歲出頭的田友學。

而田友學同樣是小時候因病致盲。

他眼睛得病,以為過陣子自己就好了,沒想到熬夜發燒最終失明。

因為都愛好音樂,他們成了好朋友和搭檔,在工廠的十幾年,逢年過節他倆都會搭檔演出,還曾一起參加過市裡的表演。

年輕時他們都曾有過婚姻,田友學有一雙兒女,程金鳳只有一個兒子。

後來,上一段婚姻失敗,人到中年的他們走在了一起。

盲人自力更生本就不易,原本他們就收入微薄,後來福利工廠效益不好,他們內退後收入更少,只能勉強維持生存。

直到正式退休拿到退休金,他們的生活才算有一點好轉,可不幸的是,田友學的兒女都陷入了生活困境。

兒子離婚又沒有養老保險,生活艱苦;而女婿患上腦癌,花錢如流水,女兒自顧不暇。

田友學幾乎把自己全部收入都給了兩個孩子,他們老兩口的生活就這樣一直清苦。

不過苦中有樂的是,退休後兩人開始了街頭賣唱生活,程金鳳唱歌,田友學彈琴,兩人配合得很有默契。

但他們並不是為了賺錢生活,而是真的喜歡唱歌。當然,能賺到錢就更好了。

所以,一年四季,人們常常會在路上看到一對盲人老夫妻,老太太清麗的娃娃音悅耳動聽,老大爺陶醉地彈著琴。

 

2 平淡不易的日常裡,藏著細碎的幸福

田友學特別喜歡聽程金鳳唱歌,他覺得老伴是紅花,自己就是她的綠葉。

每天晚上吃完飯,他們都會出去表演,再八點半一起回家。

璀璨的霓虹下,颯颯的風中,路上行人如梭,有人匆匆趕往家裡,有人為他們駐足,也有人放下一塊五塊或十塊錢。

清亮的歌聲飄蕩在空中:我願逆流而上,與她輕言細語,無奈前有險灘,道路又遠又長;我願順流而下,找尋她的方向……

兩人唱完歌收拾了樂器回去時,是最危險的時候,因為路上快速行駛的車很多,也常常有坑坑窪窪,很難走。

田友學走在前面拖著小推車探路,程金鳳跟在後面,這樣她就比較安全,只用跟著走就好了。

因為看不見,有時輪子會被地磚或不平的路面卡著走不動,田友學會大聲喊程金鳳「趕緊推一下」。

邊走他邊嚴肅地叮囑程金鳳:「棍子放在左手,不要放在右手,注意旁邊的車子!」

他們只敢緊靠路沿慢慢前行,因為左手邊就是一輛輛飛馳而過的電動車,稍不小心就可能出個意外。

他們這麼謹慎的另一個原因是,田友學曾有一位盲人朋友在過馬路時被車撞死了,他很怕自己也遭遇這樣的不測。

那樣,就沒有人照顧生活能力不太強的程金鳳了,他也將聽不到她的歌聲了。

田友學是個細心的人,他知道程金鳳怕雨。

如果半路下雨了,他會立即停下來,把傘撐開後才遞給程金鳳。

還念叨著:「你最怕雨,我不怕雨。」

他們住的樓很老舊,只能爬樓梯上去。

每天到了樓梯口,程金鳳背上琴扶著樓梯扶手慢慢走在前面,田友學摸索著背上小推車跟在後面爬上去。

幾十年的盲人生活讓他們的觸覺十分敏感,光憑手摸一下就能分辨出錢的面額,而且能把錢整理得非常齊整。

田友學收拾著盒子里的錢,高興地說:「又一個5塊!」

坐在一邊的程金鳳摸著手裡的錢接話:「咿呀,今天還很多十塊哦!」娃娃音顯得她十分俏皮可愛,就像十幾歲的小姑娘。

摸到了新錢,程金鳳就會格外歡喜。

田友學站在一邊帶著寵溺的笑:「你像小朋友,喜歡新的。」程金鳳聽了呵呵直笑。

3 他的愛就藏在舉手投足裡

他們的房子很老舊,牆面淺藍綠色的漆差不多快掉光了,露出的白牆面也被歲月染得灰撲撲的。

家裡的陳設非常簡單,桌子椅子櫃子,電子鍋碗盆風扇等等,除了生活必備品,幾乎沒有太多餘的東西。

而老式的椅子櫃子在無聲中見證了老兩口相濡以沫的愛情。

田友學非常寵比他小十幾歲的程金鳳,在家幾乎什麼家務都不讓她做。

他每天早上六點起床買菜洗衣服,11點開始做午飯。

而程金鳳只需要等著吃飯就好,就連盛飯田友學都不讓她動手。

他說:「我給你添飯,你什麼事都不要管,你像客人一樣的。」

吃飯時,程金鳳也不忘滿意地誇獎田友學做的飯好吃:「可以嘛,可以!」

這天,他們要買心儀已久的電子琴了,田友學吃著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開心溢於言表。

可等他們到了樂器店才知道,他們想要的那個型號早在10年前就已經停產了。

換了一個型號試琴時,清麗的音色讓他們很是滿意。

程金鳳觸到琴鍵時,田友學立刻把手從鍵盤上抬起來,還後退了一步,把琴全部讓給了老伴,想讓她盡興彈奏。

這個細微的動作讓人動容,雖不引人注意,卻在平常的瑣碎裡顯示著他對她的呵護和關愛。

2017年中秋節,田友學摸索著炒了幾個菜,準備了啤酒和白酒,和程金鳳一起過中秋。他喝白酒,程金鳳喝啤酒。

那一年,正好是他們在一起的第22個中秋節。

4 直到臨終都會對你這樣好

一盞不大亮的燈泡下,兩人面對面坐在小桌子兩邊,看上去清苦平淡卻又溫馨感人。

程金鳳帶著撒嬌的語氣問田友學:「你摸摸我的臉蛋,你覺得我是不是漂亮的女孩子?」

田友學摸了下程金鳳的臉:「你原來蠻瘦,40多公斤,現在60幾公斤了,可以說完全變了。」

說著,倆人都笑了起來,有了下面的對話:

「你現在還喜不喜歡我?」

「現在還喜歡哪,怎麼不喜歡呢?」

「我又長胖了,也不好看了。」

「我又不講好看,我只講好聽。」

然後,田友學提議乾一杯。

他們端起了各自的酒杯向對方伸過去,可卻錯過了,碰到對方的衣袖後才都撤回杯子碰在了一起。

這個細節突然讓我淚崩。

他們看不到彼此,看不到眼前的飯菜和杯子,只能憑感覺和愛人享用這頓並不豐盛的美食。

可他們的心是緊緊連在一起的,眼睛的黑暗讓他們彼此依靠得更緊,愛就是照亮他們世界的光芒。

他們的愛情,讓眼睛光亮心卻盲目的我們無比汗顏。

在這嘈雜浮躁的世界裡,我們的心裡沒有明亮的光。

這一刻,我被他們的愛情感動,濕了眼眶。

田友學很滿足地對程金鳳說:

「我能投(胎)到人世上,為了享受人一生的快樂和好處啊,是不是?

我盡量照顧你,只要我在,不能讓你自己到處摸。你看不見,我摸去買東西弄吃的,有什麼好難的,是不是?」

他一邊說著,一邊給程金鳳又添了添酒。聽到他的話,對面的程金鳳靜默無聲中早已淚流滿面,不停擦淚。

田友學覺察到了程金鳳的靜默,站起來摸索著捧住了程金鳳的臉,一遍遍安慰她:

「不哭不哭,人嘛走到一起來,有今生沒來世的,我彈琴你唱歌,直到我臨終都會這樣對你好。」

5 愛情就是在日常瑣碎裡用心

田友學的這句話讓身為看客的我再也忍不住淚如雨下:

因為沒有來世,所以我們要好好過完這一生,我會對你好一輩子。

他們的生活有多艱難,他對她的好就有多珍貴。

他們看不見五彩斑斕的世界,做飯要憑感覺,手要試探鍋把手的位置;

他們看不見飯,盛撒了也不知道,只能憑耳朵和手去感知;

更要命的是,他們無法很好地保護自己,一個不小心就很可能因車禍離開這個世界,就像田友學的那個朋友。

可他卻異常寵愛她:你什麼都不要做,放著我來。

反觀正常人的婚姻生活,下班了不是各自抱著手機打著遊戲看著劇,就是一方累著也要忙,而另一方視若無睹理所當然。

誰也想不起來去跟對方說一聲:你休息一下,放著我來。

愛情其實就藏在這細碎的一聲「你休息一下,放著我來」裡,藏在一句溫暖的關懷裡,也藏在你為對方準備的一次小驚喜裡。

哪怕只是看一場電影,吃一頓好吃的。

愛情真的不存在了嗎?

並不,只是你沒有去用心看用心做罷了。其實,它就在你身邊。

#台灣養生網

—————————————————————
我們的健康養生知識僅做參考,任何醫療決策請與您的醫師討論,尋求專業的協助,才是最健康的作法喔!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幫我們按個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