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的《星球大戰》即將上演?吉卜力工作室與盧卡斯影業夢幻連動~–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若看到龍貓揮舞光劍,你也不要覺得匪夷所思。
#宮崎駿 #星際大戰 #夢幻聯動

*正文開始

來源:萬達電影
整理:冒牌生

最近,大洋兩岸的吉卜力工作室和盧卡斯影業竟然夢幻聯動了。

11月10日,吉卜力在社交平台上公佈了一段15秒的神秘視頻,先後展示了盧卡斯影業和自家的logo。

到了11月11日,吉卜力又放大招,釋出了宮崎駿和尤達寶寶的同框合影。

嗅覺靈敏的影迷們紛紛推測,吉卜力將會和盧卡斯影業合作。

很快,等來了答案。

11月12日,Disney+平台上線了雙方合作的動畫短片——《禪 古古與小黑炭》。

《禪 古古與小黑炭》的幕後團隊非常頂尖:導演近藤克也是《魔女宅急便》、《紅豬》等作品的角色設計師;配樂師路德維希·戈蘭松曾為《天能》、《曼達洛人》等作品譜曲,因《黑豹》獲得過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

《禪 古古與小黑炭》加上片頭和片尾總共才3分鐘,兩個出場角色卻很耐人尋味。

古古原名為格魯古,是一枚50歲高齡的可愛寶寶,外貌酷似「星戰」系列的尤達大師。

在《曼達洛人》系列中,「奶爸」曼多負責賺錢養家,尤達寶寶負責撒嬌賣萌,兩人的有愛互動征服了大批觀眾。

尤達寶寶的身價水漲船高,成功躋身為盧卡斯影業最近幾年的萌神擔當。

煤球精(靈)則是吉卜力動畫中的金牌配角。

《龍貓》裡,他們住在沒人住的舊房子裡,發現房子里搬來了新主人後,便成群結隊地離開了。

《神隱少女》中,他們為鍋爐爺爺打工,日復一日地搬運煤球,唯一的消遣就是吃星型彩糖。

《禪 古古與小黑炭》請出這兩大「萌物」,講述了古古撞上煤球精的詼諧故事。片中,古古用原力在水邊冥想時,撞上了一群蹦蹦跳跳的煤球精。

他們開始上下彈跳,導致古古分神,掉入水中。經過一段追逐,雙方化敵為友,煤球精獻上了象徵友好的鮮花。

冥想修禪和Ensō符號,皆呼應了短片的禪意主題。Ensō圓是日本禪宗教義的圖騰符號,只有精神完整、心無雜念之人才能畫出完美之圓。

短片最後特意讓古古畫出了Ensō圓,這也代表了美國文化與日本文化的交融,一如本片的意義。

目前來看,《禪 古古與小黑炭》的評分並不高,豆瓣6.4,IMDB5.7,爛番茄新鮮度僅有47%,大部分觀眾認為「太簡單、太敷衍」。

這或許是短片容量和心理預期的巨大差距所致,觀眾期待的是一頓「大餐」,可《禪 古古與小黑炭》最多只能算是茶餘飯後的小點心。

然而,《禪 古古與小黑炭》的意義不在於它講了什麼,而在於它釋放了什麼信號。

這部短片或將拉開吉卜力工作室和盧卡斯影業兩大巨頭合作的序幕,好戲還要往後看。

我們熟悉的盧卡斯影業由喬治·盧卡斯於1971年創辦,《星際大戰》和《法櫃奇兵》系列讓它聲名大噪。

2012年,迪士尼公司收購了盧卡斯影業,其子公司還包括業內享有盛名的工業光魔視效公司和天行者音效工作室。

近年來,盧卡斯影業參與製作的影視劇作品口碑不一,但在「星戰」超級IP的保駕護航下,每次亮相總能引發影迷關注。

2019年的《STAR WARS:天行者的崛起》不能算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它的口碑跳水,展現出了「後傳三部曲」的頹勢。

近兩年大火的星戰劇集《曼達洛人》系列成功打造了賞金獵人護送尤達寶寶的故事,是星戰系列難得的一部受到全球好評的作品。

其實,《禪 古古與小黑炭》不是盧卡斯影業和日本動畫工作室的首次合作。

比如去年的《星球大戰:幻境》便是東西合璧的成功產物。

扳機社、科學猴、神風動畫等7家風格各異的日本工作室,拍攝了9集星戰外傳式的短片動畫。

執行製片人詹姆斯·沃盛贊道,「《幻境》既遵循了美方的想法,也依靠了日方的畫風審美和文化視角。」

《星球大戰:幻境》可以說讓盧卡斯影業探索到跨次元合作的可能性,因此吉卜力工作室的加盟和《禪 古古與小黑炭》的推進也顯得順理成章。

說完盧卡斯影業,再來說一說吉卜力工作室近年來的動向。

我們對它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其黃金時期的《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等經典作品。

這家創立於1985年的工作室,在製片人鈴木敏夫以及宮崎駿、高畑勳等導演的帶領下,經歷了近三十年的高產期,裝點了幾代人的繽紛童年。

但隨著近年來的重熔改組和新舊交替,吉卜力工作室的發展未延續昔日之輝煌。

2021年的《安雅與魔女》改編自英國作家戴安娜·韋恩·瓊斯的同名小說,由宮崎駿的兒子宮崎吾朗執導,也是吉卜力的首部全CG動畫,但因情節和畫風的平庸讓影迷失望。

其實這部動畫的企划是宮崎駿,他在《起風了》推出不久後就挑中了《安雅與魔女》作為新的改編藍本。

在製作人鈴木敏夫的建議下,年過80歲的他把它交給了宮崎吾朗,自己則一頭扎入「最後一部長片」《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的製作中。

《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改編自吉野源三郎的同名小說,講述了出生於中產階級的15歲少年在叔叔的引導下認真思考人生意義的故事。

小說的背景是1930年代日本軍國主義盛行的時代,探究了少男少女的青春期迷惘。

宮崎駿對其進行了奇幻向改編,他在接受《紐約時報》訪談時稱這個故事是一場「大規模的幻想」。該作從2017年開始籌備,適當加入了CG技術,將於2023年夏天公映。

不難發現,無論是盧卡斯影業還是吉卜力工作室,功成名就的它們當下也都面臨著轉型問題。

對於盧卡斯影業而言,星戰IP是可不斷挖掘的礦產,但若不嘗試新路,觀眾遲早會審美疲勞。

對於吉卜力工作室而言,新老兩代尚未完成交接棒,碩果累累的宮崎駿仍是不可撼動的金字招牌。

合作是一條擺脫僵化局面、尋找更好機會的新路,新鮮感滿滿的《星際大戰:幻境》便是可借鑒的先例。

吉卜力工作室有榮膺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的宮崎駿坐鎮,在海外的影響力顯然遠大於其他動畫工作室。

盧卡斯影業的首席執行官凱瑟琳·肯尼迪推動了《禪 古古與小黑炭》的誕生。

她因《神隱少女》成為宮崎駿的鐵桿粉絲,和吉卜力工作室私交甚好,曾幫助《崖上的波妞》在美公映。

凱瑟琳·肯尼迪

未來雙方會如何合作呢?

小萬大膽猜測:或許吉卜力工作室會加盟《星際大戰:幻境2》的製作;又或許吉卜力工作室和盧卡斯影業的動畫部門會合作長片,讓紅遍全球的吉卜力角色加入星戰宇宙。

在宮崎駿的動畫電影作品中,不管是主人公日常生活空間的顛覆,還是遭受詛咒、完成拯救使命等情節設置都讓電影更有感染力和表現力,更容易調動受眾在觀影過程中的共情能力。

借此,我們來看宮崎駿動畫電影中,這3處共性細節有什麼含義?

  • 生活空間的顛覆助推成長覺醒

宮崎駿動畫電影中的成長主題,無論是對殘酷現實的抗爭還是對自我身份的追尋,從本質上來說,這是年輕個體意識萌芽階段的自我成長。

在部分電影中,成長的主題往往通過人物遭逢挫折並克服的方式來彰顯,而宮崎駿的動畫電影呈現出了明顯的日常生活空間被顛覆的地理位置遷移的特徵。

從而讓主人公在既定的故事劇情和環境場所中完成個人成長主題內核的建構。

生活空間是「人們為了維持日常生活而發生的活動構成的空間範圍」。

在這一活動範圍內,人們開展居住、交往、休閒、購物、出行等最基本的日常生活行為,同時人的日常生活行為也會影響、產生和塑造生活空間。

「生活空間的顛覆」,是指宮崎駿動畫電影中主角們日常所處場所的顛覆性變化,以此來表達青春的成長之路。

《龍貓》(1988)開頭就是小月一家從城鎮搬往鄉下的背景交代,這一幕即生活空間的顛覆。

她們離開自己熟悉的居住地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與當地村民和精靈相識,在鄰居的幫助下逐漸適應鄉村生活、結交新朋友,並在他人幫助下克服困難。

《魔女宅急便》(1989)中的琪琪,離開父母獨自一人到海邊城市生活,經歷了魔法消失的徬徨無措,最終得以成長解救了朋友;《神隱少女》(2001)中的千尋誤入異界,見識到了各種神怪,在誘惑中堅定自我,完成救贖他人。

對於電影中的角色來說,生活空間的顛覆正是他們成長軌跡的風水嶺。

  • 詛咒設定隱喻反戰與生態思想

詛咒將原本不相干的人物聯繫起來,使施詛者和被詛者發生交集並引出故事。

在宮崎駿的動畫電影中,「詛咒」的情節設置是其一特色。

在他的動畫中,「詛咒」總是被神秘的力量以明顯或隱晦的方式的方式施加在主角(或其他重要人物)身上,成為宮崎駿影射現實表達思想的重要藝術手段。

《紅豬》(1992)中的波魯克原本是技術超群的空軍飛行員,他在戰爭的槍林彈雨中痛失朋友,他親眼見證了生命的流逝卻無能為力。

但是,發動戰爭的是國家,對於這種軍國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將戰爭正當化的國家思想或體制他不能原諒。

在看清這種現實後,他情願自施詛咒變成了人身豬頭的異類,成為亞得里亞海的空中賞金獵人;《幽靈公主》(1997)中年輕的戰士阿西達卡為保護村民射殺了變為已邪魔的豬崇魔,然而代表著自然的豬崇魔臨死之際對代表著人類的阿西達卡施行詛咒,因生命受到威脅不得不背井離鄉踏上尋找解除詛咒的旅程。

最後,象徵著自然的麒麟獸解除了阿西達卡身上的詛咒;《神隱少女》(2001)中千尋的爸爸媽媽因貪吃神界的美食而被詛咒變成了待宰的豬,千尋經過努力實現自我成長,最終破解了詛咒拯救了父母。

《霍爾的移動城堡》(2004)中的蘇菲是自卑膽怯的帽子店主人,因與魔法師哈爾的一次偶遇引起了荒野女巫的注意,並對蘇菲施加了詛咒,迫使她離開帽子店,尋找解除魔法的方法。

在幫助哈爾戰勝對手後也完成自我認同和救贖,解除詛咒變回了年輕人;《起風了》(2013)中男主人公堀越二郎設計的飛機成了戰場上的武器,正如電影中所說的,「飛機是受到詛咒的美夢」,堀越二郎成為了背負著詛咒的夢想家。

最終得到的結果是心愛的妻子病逝,廢寢忘食設計的飛機被損毀,而自己的國家在戰爭中落敗。

在以上分析的動畫電影中,這些詛咒有的是來源於自己,有些則因為他人。

但無論是何種原因的詛咒,都是宮崎駿對現實世界惡劣的生存狀態和環境的控訴,是對人類無盡慾望的懲罰。

人們為了追求權力與利益,發起無休止的戰爭和毫無節制對自然進行攫取,導致出現各種污染、疾病問題,而自傲的「勝利者」以狂妄姿態炫耀叫囂時卻對為此所付出的巨大代價視而不見:戰爭讓人變成豬,讓人的理想破碎,無節制的開發破壞自然讓生靈異化。

最終,人類自掘墳墓,這種得不償失的代價便是對「勝利者」的詛咒。而宮崎駿設計充滿希望的電影結尾是對現實生活的寄託,對美好未來的希冀。

  • 性別對調性拯救彰顯女權主義

宮崎駿試圖通過其飽含深度寓意的動畫作品來給予人們精神上的洗滌、靈魂上的拯救,他的電影重點贊揚了拯救這一舉動和過程帶來的感動。

因此,宮崎駿的電影中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拯救自我、拯救環境、拯救人類等情節。

宮崎駿又加強了女性與「拯救」之間的聯繫,通常賦予她們「救世主」一樣的身份。

宮崎駿通過「拯救」這一情節的「女性救世」彰顯了女權主義,這也是宮崎駿在其動畫電影中體現的價值觀之一。

女權主義(Feminism),又稱女性主義或女權,其中心思想是主張男女殷擁有平等的政治權利,這一詞語最早出現於十九世紀八十年代的西方國家。

到目前為止,女權主義的含義一直在不斷地變化和發展著,其相關權威的定義也一直存在著廣泛的爭論。

一般人傾向於把女性主義看作是為了終止女性在社會生活中的附屬地位所做的種種努力。

邱仁宗教授則力求在認識論高度上強調它的綜合性質,認為「Feminism」是爭取男女平等權利的理論和實踐。

宮崎駿將希望寄託在女性身上,成功地塑造了一個個不同於男性英雄的女性英雄。這些女性英雄打破男性視角下女性形象的禁錮。

《風之谷》(1984)的娜烏西卡以犧牲自我撫平王蟲大軍的憤怒,拯救眾人於危難之中,化解人類與蟲族的衝突,最終挽回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共存;《天空之城》(1986)的希達為了世界和平念出了毀滅擁有先進文明的拉普達的咒語,提前終結了反派慕斯卡的恐怖武力統治,拯救了世界和平。

片中英姿颯爽的海盜婆婆帶領自己的兒子與軍隊對抗,展示了女性絲毫不弱於男性的智慧與力量;《幽靈公主》(1997)中人類通過各種手段企圖戰勝自然,在麒麟獸透露被射殺,人類被逼迫到毀滅邊緣時,珊作為自然的代表,在這場人屠殺神的廝殺中,與阿西達卡共同找回了麒麟獸的頭顱,影片以大地吐新綠換新衣的結局告終。

在這個過程中,珊充當著拯救自然的角色。鐵鎮的幻姬大膽無畏,想要衝破所謂的牢籠,給鎮上的婦女和弱者提供庇護所;《神隱少女》(2001)中千尋收留雨夜孤獨的無臉男,而無臉男卻在人性的貪欲中迷失自我,千尋在自我成長過程中最也完成了對無臉男的心靈拯救。

宮崎駿的動畫電影主題宏大,而這些女性形象很大程度上表述和承載了他想要傳達的思想內涵。

宮崎駿對女性文化的推崇,還表現在父權的弱化,自立自強的女性形象成功解構了父系社會中偉大的男性形象。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