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哈利波特》最經典的 4 大配角:「沒有主角光環,卻超越主角的存在!」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JK羅琳在塑造配角時,怎麼比對哈利還要用心啊!

#哈利波特 #配角的塑造 #這些都是成就哈利的來源

*正文開始

來源:未來電影局
整理:冒牌生

據說,英國只有兩種演員,一種是演過《哈利波特》的演員;一種是因為沒有演過《哈利波特》而感到非常遺憾的演員。

1997年,當這部經典巨著橫空出世時,意味著一個嶄新的魔法世界來臨了。

2002年,當華納公司和克里斯·哥倫布用一部《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將這個魔法世界在螢幕上重構時,JK·羅琳筆下這個光怪陸離的魔法世界就變成了現實。

《哈利波特》系列已經不僅僅局限於兒童文學的框架,成為了一部影響全年齡與全世界的經典。在對於勇氣的建立、現實的諷喻甚至文學藝術經典致敬的領域,一直閃爍著恆星一般的光芒。

而《哈利波特》這一部卓越的魔法作品,除了主角之外,仍有一群血肉豐滿的配角,共同塑造了獨一無二的《哈利波特》,使其教育性、文學性和藝術性達到了巔峰。

今天就來聊聊,那些沒有主角光環,但在觀眾眼裡卻超越主角的角色吧。

露娜·羅古德

像月亮一般神秘的存在。

因為出場時間比較晚,露娜或許在「存在感」上不如許多角色,甚至還被部分觀眾質疑「露娜這個角色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這個角色在後期會這麼頻繁出現?」

然而事實上,露娜的存在,是最貼近「魔法」主題的佐證。

我們還是從露娜的名字入手。露娜的名字在多種西方語言中都有「月亮」的意思,而月亮總是因為其出現在夜晚、聖潔、神秘的特徵,在中西方文化中都會與魔法、神秘學產生聯繫。露娜的名字也隱喻了她特立獨行和感性主義的特質。

其次,純潔的月亮也和露娜純潔、神秘的外貌形成了映照。

並且Luna這個詞根也有「瘋狂」的意思,Lunatic就是「瘋瘋癲癲的」的意思,符合露娜瘋癲又開朗的性格。

在《哈利波特》黑暗、凝重的後期劇情中,正是露娜堅定的信念給了哈利無限的支持。

幼年喪母的露娜和哈利一樣是不幸者,所以他們都能看到騎士墮鬼馬。

曲折的人生經歷也讓露娜更加成熟。就算大家都懷疑哈利,露娜也敢於站出來表示自己的信心。在「鳳凰會」之後迅速與哈利一行人締結成「六人組」對抗佛地魔。

JK羅琳本人也認為,露娜是妙麗某種程度上的「對立面」。

因為妙麗是一個理性主義者,堅信事實與邏輯,而露娜則相信直覺。

正是露娜的直覺,賦予了露娜非凡的智慧和洞察力,也帶給了哈利和其他夥伴溫暖。

或許露娜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女孩,但她總能帶來驚喜,甚至決定了故事的發展。因為她的存在,哈利不再被父母的死亡牽絆;因為她的存在,分靈體之謎得以解開;露娜臥室天花板上那副命名為「朋友」的裝飾畫,也是黑暗的後半部曲中不可多得的溫暖與曙光。

跩哥馬份

一個在正邪危難中成長的少年。

之所以將跩哥放上來,是因為在一定程度上,跩哥不僅是哈利波特的B面,也是一個足夠真實的,在正邪與危難中成長的男孩。

首先,跩哥的名字裡就體現了羅琳對這一個角色的情感偏向。

跩哥(Draco)這個名字原意為天龍座,展示黑巫師家庭用星座為孩子命名的傳統。

而「馬份」(Malfoy)這個姓氏的詞根mal有可能從拉丁語單詞maleficus轉化而來,本義即為「邪惡」、「不忠誠」等負面含義。由此看來,羅琳本人對跩哥這個角色可能並不看好。

但是,馬份的姓氏也有另一層含義。當時馬份一家所效忠的是得勢的佛地魔,所以「不忠誠」的姓氏含義也隱喻了馬份一家的審時度勢與明哲保身,以及最後關頭馬份未指認哈利的「反水」和搖擺不定。

其次,或許每個人的身邊都有一個「馬份」。他們從小就精明利己,惡作劇從來沒有得到教訓的原因是背後有一個強大多金的家庭。

跩哥在性格、出身方面完全和哈利形成鮮明的對照組。跩哥自小在原生家庭中養尊處優,所以重家庭;哈利則從小吃苦受虐;跩哥的性格較為優質,直到《混血王子》一集父親與家族失勢,他才開始成熟和學會擔當;哈利則早熟,因為他無法從原生家庭中獲得庇護。

正因為早熟與晚熟,才造就了兩人對同學態度的區別。哈利重視友情,因為別無他選,而跩哥則為自己培養了「跟班」,甚至霸凌同學。

然而,塑造跩哥這個角色,並不是為了襯托哈利的「正面」,而是為了展示人性與性格的多樣性,展示一代人在恐懼、徬徨中蛻變成長的過程。

跩哥的角色複雜在於,他不算是一個好人,但更無法當一個壞人。

小天狼星曾經對哈利說過,「世界上的好人與壞人並不是界線分明,我們每個人內心都有光明與黑暗的方面,重要的是我們選擇做哪一種人,這才是真實的我們。」

跩哥這個角色的塑造,也恰恰是證明了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很「壞」的跩哥,最終也沒有墮入深淵。

當然不得不承認,電影版《哈利波特》的演員湯姆·費爾頓為跩哥這個角色增添了不少人格魅力,甚至已經超越了原著中的角色本身,使得觀眾和粉絲完全看不出來跩哥在8部電影中的戲份,其實只有20多分鐘。

榮恩衛斯理

他從來不是「綠葉」。

從表面來看,榮恩似乎是一個並不幸運的「綠葉」。在主角三人組中,他既沒有哈利的主角光環,又沒有妙麗的聰穎。

雖然出生在純血巫師家族,但家族孩子多,被其他貴族巫師視為是貧窮家庭,用的所有的東西都是「六手貨」,得不到老師或任意一個人的讚揚,成績也不優異。

他彷彿永遠活在朋友或者家人的陰影之下,他真的太平凡了,平凡到可憐。

然而,當《哈利波特》年輕的觀眾們成長並走入社會後,再回望魔法世界,才能突然體會到榮恩的魅力。他彷彿一朵芍藥,沒有牡丹的真國色,卻能在花開時動人心。

榮恩性格中最令人敬佩的,就是他在處理與哈利友誼時的不卑不亢,不爭不搶的單純。

他從來不會因為自己的差距而埋怨朋友,當一個「有理」的弱勢群體,也沒有因為和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站在一起而自卑。反之,他忠誠、善良又勇敢。

如果說跩哥馬份佔盡了「史萊哲林」學院特點中的精明與明哲保身,那麼榮恩就是將「葛來芬多」學院中的勇敢與忠誠發揮地淋漓盡致。

在第一集《神秘的魔法石》的末尾,為了阻止奎若教授拿到魔法石,三人組需要下一場致命的巫師棋。然而在緊要關頭,榮恩卻甘願成為一枚被銷毀的棋子。當時,年僅11歲的他就說出了「我來做一個騎士」。

隨後事實證明,榮恩確實是一個騎士。

在尖叫屋中,他說「要殺哈利,就要把我們先殺了。」在霍格華茲最終決戰時,大家都以為哈利死了,是榮恩用一聲吶喊打破了無聲咒。當妙麗和其他朋友被馬份辱罵時,是榮恩最先沖上前。

葛來芬多的寶劍需要最具備葛來芬多精神的人才能拿起,而忠誠、善良、勇敢的榮恩則當之無愧地舉起了寶劍。

榮恩,就是《哈利波特》系列中所要傳達的善良和勇敢的來源。

他用實際告訴我們,即使活在陰溝裡,也要仰望星空。

賽佛勒斯·石內卜

賺足了觀眾淚點的「教授」

石內卜這個角色,幾乎是整部《哈利波特》中最具有戲劇性的角色。石內卜的名字Severu在拉丁語中就是「嚴厲」的意思。同時英語中的severe(嚴厲)一詞也來自這個單詞。

在前五部,陰森、嚴厲、黑暗的他並不受人喜歡。

他是哈利的陰影,是榮恩和奈威的噩夢,他「打壓」葛來芬多的學生,對於史萊哲林學院的過分「偏心」。更讓觀眾和粉絲們感到不解的是,一切的「證據」和苗頭彷彿指向了石內卜是一個「壞人」,但這一切的猜忌、不解和偏見,統統在第六部解開了。

石內卜成了螢幕上最經典的「雙面間諜」角色。

他賣命地打入食死人內部,成為佛地魔的心腹,原來是為了替自己的一生所愛,哈利·波特的母親莉莉報仇。

當哈利和觀眾知道真相時,一個癡情、勇敢、悲憫的豐滿的角色由此樹立起來。石內卜此前反常的所作所為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釋。

甚至,當石內卜呼出自己的守護神,並說出「Always.」(我會永遠守護莉莉)和臨死前盯著哈利的眼睛(因為和莉莉的眼睛相似)的兩幕賺足了觀眾的淚點。

英國著名演員艾倫·瑞克曼,也為石內卜這個角色注入了超脫於原著的靈魂。

由於瑞克曼提早被羅琳「劇透」了石內卜的身世,所以瑞克曼在表演時,恰當地拿捏了對哈利嚴厲又憐愛的複雜情緒,作為「食死人」時的石內卜演繹出了極致的「惡」與黑暗氣場,但是作為「守護者」的石內卜又被賦予了一種慈祥和悲劇性。

石內卜教授的守護、勇敢和犧牲使其成為了一個被哈利敬仰的角色,以至於長大後的哈利將石內卜的名字用作了自己孩子的中間名,以示紀念。

結語

當然,《哈利波特》系列中還有許多值得描摹的人物。

像是「逆襲」的奈威,溫暖的「狼人」路平教授,古靈精怪的衛斯理雙胞胎,甚至佛地魔本人……正是因為這些有血有肉的人物,才構成了HP的經典。

它不僅塑造了恢弘、光怪陸離的魔法世界,烹製了一場留香百年的想像力盛宴,同時,也永遠將愛與溫暖銘刻在了每一個觀眾的成長之路上。圖像與聲音雖然不如文字的想像力悠長,但總是一個有形狀和記憶的描摹。

當再次面對生活的痛吻時,你總會想到20多年前那個勇敢的男孩,手握著魔杖,與自己的恐懼、懦弱對抗。

分析完這些JK羅琳筆下的人物與故事,真的傳達了比魔法冒險更多的精神內核。

我們和哈利一起體驗成長、體驗悲歡離合、體驗命運的殘酷和比殘酷更堅韌的勇敢。回過頭想一下,哈利的磨難,其實主要都是作者造成的……羅琳老師寫過很多意料之外的離別。

接下來我們就來盤點一下,那些冤死在JK羅琳老師筆下的魔法人物吧。

最意外的死亡

《哈利·波特》中,羅琳安排過許多「意外死亡」,但唯有阿不思·鄧不利多的死讓人最為震驚。

阿不思·鄧不利多,整個魔法世界的精神領袖,身形修長,一幅仙風道骨的模樣,他是領哈利進入魔法大門的人。

隨著故事慢慢展開,鄧不利多不為人知的過往也逐漸揭露:

他兩次擊敗黑巫師,一次是自己童年的好友葛林戴華德,一次是佛地魔;

他在哈利父母傷亡之後,執意將年幼的哈利送回麻瓜(非魔法人士)世界撫養,苦心施下咒語,使哈利母親的犧牲,成為特別保護。只要哈利17歲前居住在他母親親屬的家裡,血緣就會成為天然的屏障,保護哈利遠離危險;

他非常勇敢,甚至在魔法世界被佛地魔統治期間,他也呼籲人們直呼佛地魔其名,無需畏懼邪惡;

他研究鍊金術,當校長,還是個酒吧老闆;

他還有一雙弟弟妹妹,但妹妹的夭折讓兄弟關係破臉;

他一生未婚,羅琳後來很委婉的解釋,鄧不利多不婚的原因在於他深愛的人,正是被自己一生摯友和敵人葛林戴華德;

他的名字Albus(阿不思)在拉丁文字中表示白色,象徵與黑魔法對抗的白魔法師……

有太多謎團需要鄧不利多解開,但他忽然就中了阿瓦達索命咒,從霍格華茲的頂樓摔下去,大家本來都是一心指望他帶領眾人擊敗黑魔頭。無論是銀幕前的觀眾還是目擊現場的哈利,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最扎心的死亡

羅琳老師寫死人物就算了,連鳥都不放過。

嘿美(Hedwig)是《哈利·波特》系列中一隻為哈利·波特身邊的寵物。哈利在11歲生日時,海格買來送給哈利作為生日禮物。它不僅是哈利最好的寵物,還是哈利的信使。

我們嘿美一身雪白羽毛,機敏乖巧,電影上映後不知道多少人想養一隻同款鳥,用來接收魔法學校的錄取通知書。

在第七本書《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中,嘿美於海格騎著巨型摩托轉移哈利的過程中被阿瓦達索命咒擊中,不幸身亡,而哈利也大喊「嘿美」,證明了嘿美在哈利心中的地位。

在電影中哈利在轉移前將嘿美放走,但嘿美在哈利被攻擊時飛來保護哈利,阻止食死人,卻被索命咒擊中身亡。而羅琳寫這一段的寓意是:嘿美的死亡,跟鄧不利多一樣象徵白色的逝去,而哈利想要保護這個魔法世界,勢必會有所犧牲。

最悲情的死亡

整個《哈利·波特》中,最大的伏筆人物要數我們的石內卜教授了。賽佛勒斯·石內卜(Severus Snape,1960年1月9日—1998年5月2日),霍格華茲魔法學校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校長,史萊哲林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院長。

一頭油膩的黑髮,冰冷的語氣和隨時開啟的鄙視模式,石內卜怎麼看都像是個反派角色,更何況年輕時的石內卜離經叛道,皈依佛地魔,即便他後來任教霍格華茲,大家也覺得這個陰險的傢伙沒安好心。

可是,鄧不利多是相當信任他的。

最後誰知道,他才是從頭到尾拼死保護哈利的那個人,一生深愛哈利波特的母親莉莉,甘願承受所有人的誤解成為雙面間諜,默默保護莉莉的兒子。他臨死前要哈利看著自己,是因為哈利有著一雙和莉莉如出一轍的翡翠綠色眼眸——他深愛著莉莉直到死去的那一刻。

最悄無聲息的死亡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瘋眼穆迪。

穆迪是個十足的硬漢,不怕流淚不怕流血的大哥,但最後連死都是一筆帶過,沒留下一點多餘的煽情。

他是鳳凰會的重要成員,在過去曾為魔法部里十分優秀的傲羅(傲羅在魔法世界是一種職業,算是魔法界的刑警,是專門抓住食死人的人;食死人就是專門跟著佛地魔的人)。

穆迪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法力也非常強大,當年在跟食死人的戰鬥中失去左眼與左腳,臉上也布滿疤痕,鼻子也被削去一塊肉,因此在左眼安裝了一枚擁有極強透視能力的魔眼,可以360度轉動,還可穿透後腦勺看到穆迪正後方的景象,連隱形斗篷也無法瞞過魔眼,因而又被稱作瘋眼穆迪(Mad-Eye Moody)。

穆迪繼死亡的鄧不利多成為鳳凰會的領袖,但時間不長,因為在轉移波特的計劃時,穆迪為了轉移佛地魔的注意力,讓佛地魔以為他護送的才是真正的哈利,在途中壯烈戰死。

可惜的是穆迪的死亡在電影中只有一句話就帶過了,讓人感到特別傷心,卻也特別悲壯。

最難以釋懷的死亡

眾所周知,哈利是個父母雙亡但是很有錢的孤兒,他第一次真正體驗到家庭溫暖,應該是在小夥伴榮恩衛斯理的家裡。但第一次體會到親情,應該歸功於教父—小天狼星布萊克的出現。

小天狼星是哈利父親的生前好友,當詹姆·波特和莉莉·伊凡結婚時,小天狼星是他的伴郎,之後成為哈利的教父。

詹姆和莉莉表示萬一不幸的事發生在他們身上時,小天狼星就會成為哈利的監護人。他們一起反抗黑魔法,在波特一家被追殺時,布萊克誓死保護他們,雖然被誤會是背叛波特家族的罪魁禍首而被關到阿茲卡班(其實背叛的是小矮星彼得),但在好友去世後十幾年間,他仍不間斷地找尋背叛者的蹤跡。

小天狼星讓哈利覺得不再孤獨一人,有人隨時牽掛著他,給他買最新款的飛天掃把,哈利將布萊克視為自己的父親,而布萊克也將哈利視如己出。但幸福真的很短暫,第三部才出現的布萊克,第五部就犧牲了……一切發生的太快,快到小天狼星臉上的笑容還未褪去。

觀眾無不扼腕嘆息,果然當主角,就是要遭受很多磨難。

最悲壯的死亡

嚴格說來,是一同殉難。

雷木思·路平(Remus John Lupin)是哈利三年級時的黑魔法防禦術課老師,他與石內卜、小天狼星·布萊克、小矮星彼得及詹姆·波特、莉莉·波特夫婦是同學。

學生時代,路平總是對小天狼星和詹姆的惡作劇袖手旁觀。如果哈利他爸組成了F4的話,路平就是花澤類,冷漠酷酷的,那如果這樣帶入的話 ,總是被欺負的石內卜,可能就是杉菜了……

路平幼年被狼人咬過,受感染也成為狼人,後與小天狼星的姐姐小仙女·東施相戀,二人驍勇善戰,勇於抗爭,在霍格華茲保衛戰中雙雙戰死。

羅琳曾表示路平所感染的狼人症其實是在隱喻現實中一些帶有污名的疾病,例如愛滋病。她也表示路平是自己最喜歡的角色之一。

盤點了那麼多《哈利·波特》裡角色的逝去,不知哪個角色的離開是你印象最深的呢?無論是真實人生還是魔法世界,死亡都是避免不開的,你知道為什麼佛地魔是最壞的那個嗎?

因為他拒絕死亡。佛地魔一心想要得到永生,不惜付出殘酷代價,但違背自然規律的事必然不能成立,想永存的他最終難逃命運的圍追堵截。

死亡必然是殘酷的,更可怕的是每個人都需要面對,別人的人生故事或許能給我們一絲啟發和安慰,希望你在哈利的故事中得到勇氣,在思考死亡的過程中,得到力量。

哈利波特給了我們很多啟示,但在拍攝這些故事的過程中也是相當辛苦,你知道8部《哈利·波特》電影當中,最難拍,或者說拍攝最多次的一場戲,是哪一場嗎?

答案就是《死神的聖物(上)》中7個哈利轉移之戰前,大家服下變身水變成哈利的那場。

別看電影中只是區區幾十秒的鏡頭,幕後拍攝可是相當困難。

飾演「哈利」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需要單獨拍攝每一個角色的鏡頭,然後,由編輯和特效組將7個鏡頭合併在一個場景裡。

這個過程非常的複雜,需要經過嚴格、準確地計算。一個地方出現問題,就會前功盡棄。

在幕後的採訪花絮中,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就曾和大家分享過這場戲是怎麼拍攝的。

他需要事先站在定好的位置上,分別準確地模仿每一個角色的神情動作,而且不能出現違和的情況。

「我開始表演的時候,需要研究每一個人的行為習慣。例如魯伯特(榮恩),他走路的時候臀部會一扭一扭的,真是相當sexy的步伐。」

在採訪中,丹尼爾還提到,他扮演每一個角色時,平均會拍攝10到12次,只有妙麗他演起來會相對輕鬆一些。

「最不可思議的是,我很快就完成了艾瑪的戲份。」

除了模仿其他六個角色外,丹尼爾還需要確保自己的動作是在正確的站位上完成的,因為哪怕只差幾厘米的距離,在畫面中都可能出現重疊。

最終,這場喝下變身水的戲,拍攝了足足95個鏡頭。

雖然相當地有挑戰,但丹尼爾卻樂在其中,尤其是穿上芙蓉·德拉庫爾的衣服,讓他覺得非常有趣。

「我穿上女人的衣服,看起來很怪誕。當然,我還是很喜歡的。因為,能在一個鏡頭中出現7個我,這是每一個演員的夢想。」

雖然,比起《駭客任務》系列中無數個史密斯的特效,7個哈利還是相對「小巫見大巫」。

但這是7個完全不一樣的哈利,而且還要兼顧與其他角色的對手戲,更是難上加難。

所以說,這場戲足可以載入《哈利波特》電影歷史了。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