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的邊緣人《鷹眼》回歸了!影集暗藏彩蛋,是否暗示了漫威宇宙新的聯盟?—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鷹眼的時間線我們跟不上~~~

#漫威宇宙 #鷹眼 #從小螢幕回歸了

*正文開始

作者:漫威電影
整理:冒牌生

「鷹眼」終於回歸。

經歷了終局之戰後,只要還能再看到初代,就永遠可以讓我熱淚盈眶…

第一集開頭場景是回到2012年的紐約之戰,凱特·畢夏普和家人住在曼哈頓的一個豪華公寓裡,這裡甚至可以看到史塔克大廈。

「鷹眼」克林特·巴頓無意中救下了年幼的凱特,這激發了她對射箭的興趣。

與漫畫中相似,凱特將鷹眼作為榜樣,因為他是唯一沒有超能力也沒有被增強過的復仇者。

開場序幕是對馬特·弗萊克斯和大衛·阿賈耶2012年漫畫的引用,弗萊克斯還擔任了《鷹眼》的製片顧問。

斯坦恩塔,牌匾上寫著:

「美國最古老的大學鐘樓。其基石於1725年10月20日安放。2006年7月1日,為紀念奧巴代亞·斯坦而重新投入使用。」

奧巴代亞·斯坦綽號「鐵霸王」,曾在《鋼鐵人》中登場。

他策劃了綁架東尼,並且多次想殺死東尼,奪走史塔克工業。

雖然最後被鋼鐵人殺死,但奧巴代亞的醜事被神盾局掩蓋過去了,所以大眾並不知道。

克林特帶著孩子們去看了百老匯最熱門的《羅傑斯音樂劇》,歌曲由托尼獎獲獎獲得者斯科特·威特曼和馬克·沙曼創作。

但從巴頓的各種小表情,可以看出來他心情複雜,對這部音樂劇明顯感到不安。

尤其是演到黑寡婦的時候…

一個打扮成娜塔莎的小姑娘,向克林特揮手。更難受了…

《鷹眼》的故事發生在終局之戰後的兩年後,也就是2025年。

因為經歷了此前的各種大戰,這導致克林特已經有了聽力障礙,必須戴著助聽器。

鷹眼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一直在與聽力障礙作鬥爭。

在1983年的迷你系列中,克林特用音速箭來防止自己被洗腦,由於隨之而來的巨響,他失去了80%的聽力。

在馬特·弗萊克斯和大衛·阿賈耶的漫畫中,鷹眼由於童年時受到虐待而戴上了助聽器,並學會了手語。

後來,當刺客小丑用箭刺傷克林特的耳朵後,他完全失去了聽力。

克林特上廁所,發現有人寫著「薩諾斯是對的」。

在《獵鷹與酷寒戰士》中看到過碎旗者這樣支持響指的團體後,這並不驚訝了。

凱特媽媽的男朋友雅克·迪凱納,是一位劍術收藏家和劍術專家。

他看起來很富有,但其實很窮——在黑市拍賣會上透露了這個小細節。

漫畫中,雅克綽號「劍客」,有賭博問題,導致他負債累累。

所以是貧窮的他,殺害了有錢的叔叔嗎?

但在漫畫中,阿曼德·杜凱恩實際上是雅克的父親,是一名政府官員。

他把Crimson Cavalier的劍留給了他的兒子,雅克作為劍客時就是使用的這把劍。

運動服成員之一的卡茲,就是漫威版「小丑」卡齊米日·卡齊米爾扎克。

凱特和狗狗偶遇,並且在車流中救下了它,帶回家後發現挺愛吃披薩的,就乾脆起名披薩狗了。

雖然和漫畫中的故事有出入,但這樣的改編,好像也剛剛好。

後續可以看看這只有緣分的狗狗,是怎麼幫助克林特和凱特的。

和《獵鷹與酷寒戰士》一樣,在該系列中,也有一個反派組織——運動服黑幫。

這個幫會名字,和他們的成員一樣滑稽。

通過兩集的表現,至少感覺他們比碎旗者會更搞笑一些。

和漫畫不一樣,劇集中的運動服黑幫,他們服務於回聲。

凱特帶著克林特來到凱特姨媽的公寓時,大門口呼叫器上貼著一串名字。

其中包括幾個漫威漫畫作家和藝術家的名字。

凱特的姨媽叫莫伊拉·布蘭登,以前是一位女演員。

在漫畫《西海岸復仇者》第100期中,這位退休電影明星的豪宅被買下,成為新的復仇者聯盟基地。

在冒著生命危險從反派的襲擊中救下鷹眼和仿聲鳥後,她在去世前成為了一名榮譽復仇者。

在莫伊拉的公寓裡,有一張名為「黑暗銀河系生物」的海報,由莫伊拉·布蘭登和盧克·巴拉德主演。

盧克·巴拉德是漫威的藝術家,曾為多部漫威電影工作,包括《奇異博士》《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

真人vs漫畫。

雖然消防員格瑞爾順手牽羊了浪人的制服,但他最終還是友好地還給了克林特。

漫畫中的格瑞爾是克林特的朋友和鄰居,但不是消防員。

不幸的是,他遭遇了一個黑暗結局,遇到了派來對付鷹眼的漫威版小丑。

凱特接到了卡德爾探員的電話,漫畫中的這個角色,是凱特的重要盟友。

安保系統里凱特的用戶名是Bishop112012。

這是對《鷹眼》第四卷第二期第一個封面日期(2012年11月)的致敬。

在第二集的結尾,「回聲」瑪雅·洛佩茲登場,她似乎在領導著運動服黑幫。

目前還不清楚她的立場,以及目的是什麼,但應該是一個正派角色。

回聲的獨立劇集也已敲定製作。

 

延伸閱讀 – 看了十年的漫威,你有發現每一部電影中都有的彩蛋嗎?

斯坦,我們要打造一支超級英雄戰隊。你知道的,它們將有非常廣闊的市場前景。

——及時漫畫(Timely Comics)出版商馬丁·古德曼對他的編輯斯坦·李說

馬丁·古德曼手持《美國隊長》漫畫第11卷(出自Photofest影視資料庫)

從1939年的及時漫畫(Timely Comics,也叫時代漫畫),到2019年的漫威電影宇宙,斯坦·李成就了幾代人心中的超級英雄夢,陪伴了幾代人的青春和童年。

如今,隨著《復聯4》的上映和美隊、鋼鐵俠扮演者在內的數名演員十年合約到期,意味著漫威電影中原班人馬再難齊聚螢幕。

在這萬丈光芒的背後,也許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

漫威的「內容」生產之道

縱觀《鋼鐵俠1》誕生以來的十餘年,恐怕難再有一個系列電影會像漫威電影宇宙一般的長盛不衰。

而漫威從DC漫畫等諸多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並持續領跑漫畫科幻電影,這必然有其中的道理,除了原作者斯坦·李創作初衷的基調奠定,還有在電影故事情節上的串連,漫威影業的粉絲經營手段、方式等。

現如今,在粉絲越來越精明,觀眾看電影不再只是聽個響看個爽的時候,反思電影本身的內容就顯得很有必要。

1、英雄設定:英雄亦凡人,凡人出英雄

「I believe there’s a hero in all of us.」

——Stan Lee

上世紀50年代,二戰結束之後,沒有戰爭的超級英雄不再受寵,恐怖和低俗黃色漫畫佔領了市場主流,整個漫畫業都在頹敗,漫畫書的銷量下降了75%,出版社紛紛倒閉。

20世紀40年代末期,斯坦·李與妻子瓊安·布科克·李合影(出自懷俄明州美國遺產中心,斯坦·李文獻庫)

1961年,時任及時漫畫(Timely Comics)編輯的斯坦·李,無奈於面對頹敗的漫畫業和一心只想賺錢的老闆,一度想要轉行之時,他的妻子勸說他,「為什麼不在放棄漫畫前,按自己的意願再畫一次呢?」在一次和同僚打高爾夫的過程中,斯坦·李和他的老闆馬丁·古德曼碰到了他們的競爭對手——國家聯合出版公司(DC漫畫前身)在對自己的新漫畫《超人》《蝙蝠俠》和《神奇女俠》誇誇其談的時候,馬丁對斯坦·李大聲說道:「斯坦,我們要打造一支超級英雄戰隊。你知道的,它們將有非常廣闊的市場前景。」

於是,在那個DC漫畫公司在漫畫行業賺的盆滿鉢滿的年代,李的老闆建議給這組新戰隊起名為「正義聯盟」。

在李看來,這不過是一次毫無新意的DC爆款抄襲。李認為不應該這樣做,新構建的超級英雄們應該更貼近現實。

「超級英雄也可以有血有肉,其行為舉止可以與常人無異。我可以發揮更多的想象力,不需要讓所有的結局都圓滿,最主要的是能在現實的背景下,讓故事一直延續下去。」

事實證明,斯坦·李的漫威電影宇宙是這樣做的,而且這樣做也是有效的,他不僅打造了漫畫界前所未有的超級英雄戰隊,也為觀眾建構了一個全新的漫威宇宙觀。

接下來,斯坦·李和傑克·卡創造出了驚奇4超人,緊接著是綠巨人,第一個反英雄式的角色。

然後超級英雄井噴式的被創作出來,鋼鐵人,雷神索爾,還有蟻人……這些英雄設定本身就是不完美的,他們有來自平凡的科學家被伽馬射線輻射過之後產生基因突變的綠巨人,有被蜘蛛咬過一口就會吐絲的極客高中生彼得帕克,還有小偷爸爸被設套變小的「蟻人」,這些「英雄」都來自凡人,甚至擁有凡人都沒有的缺陷,最後卻大反轉、逆襲成為全民心中的偶像。

電影《驚奇4超人》美國版海報

每個觀眾在他們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放大了自己的缺點,更容易使觀眾產生共鳴,找到歸屬感,產生「wow!原來我不是‘怪物’,我也可以這麼strong的嗎?」的思考。

像高中生小蜘蛛一樣,喜歡宅在家搞電腦搞互聯網上的新鮮事物,像浩克一樣在憤怒的時候亂砸東西,以至於控制不住自己傷害到愛的人……更加證明瞭「超級英雄」也是普通人,也有像普通人一樣的煩惱。

在小孩子眼中,超級英雄是無所不能、沒有缺點的完美主義者。

這樣偶像的「平凡化」建構的有「缺陷」的英雄,使得觀眾認為自己並不需要絕對完美,超級英雄都如此,我也可以。

這種來自偶像的映射是一種很好的安慰和鼓勵,鼓勵每一個人悅納不完美的自己,同時要努力做一個「超級英雄」。

正因為如此,漫威的超級英雄才更能吸引那些深諳世事的成年觀眾成為粉絲吧!

你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自我心理暗示呢?

《鋼鐵人3》中小男孩

2、1+1>2:故事線索相互串連,又彼此獨立

從2008年《鋼鐵人1》上映以來,每上映一部漫威的電影都會引起粉絲的累加,一個人影響一個圈層,一個圈層鏈接到另一個圈層,粉絲數量像滾雪球一樣成幾何倍增長,於是粉絲的口碑傳播就開始了。

「吸粉」無數,如何「留粉」當然也是要面臨的問題,這早在斯坦·李的漫畫創作時期就已經想到了。

一個驚奇4超人或一個鋼鐵人固然能吸引一大批粉絲,但是數量總是有限的,而且有限的粉絲終有一天會審美疲勞的,留住粉絲或吸引更多的粉絲,只有不斷創新。

於是不止《鋼鐵人2》《鋼鐵人3》電影上映了,還有《無敵浩克》《美國隊長》《雷神》等新角色的加入,而且這三部電影及後來的漫威系列電影都會有意無意為其他英雄埋下「彩蛋」,讓粉絲們在看電影的時候有一種緊張、刺激的的獵奇感。

《復聯3》片尾彩蛋驚奇隊長尋呼機

漫威讓這些角色彼此之間相互聯繫,這樣鋼鐵人和雷神的粉絲有機會愛上綠巨人和美國隊長,反之也是如此。

通過這種方式,每一位超級英雄似乎都能在另一位超級英雄的電影中被再次介紹。比如《美國隊長3》雖然是圍繞美隊開展的故事情節,但復聯所有英雄的出場,就頗有一種復仇者聯盟集結內戰的陣勢,英雄們的過去和未來被粉絲更熟知,形象建構更飽滿,同時也將整個漫威敘事結構連接起來,為《復仇者聯盟》的集結打下基礎。但同時這些電影又是獨立的敘事,即使沒有看過之前的漫威系列電影,也不影響觀影體驗。

最後,通過《復聯》系列的集結,所有粉絲的超級英雄偶像們在同一個戰場為保衛地球而戰,為延續人類文明而戰。

電影叫座又叫好,粉絲應援情感得到釋放,雙方各取所需,再次鞏固了關係,為下一個英雄的推出而奠基。

當然,看一部偶像之外的漫威電影,對觀眾來說,他們可能只是多了一個可以「粉」的超級英雄,是量的累積;可是對漫威來說,他們多的不僅是一倍兩倍的粉絲數量,而是漫威電影宇宙建構的基礎支撐,這是質的飛躍。

3、平等:滿足不同性別、年齡、種族對科幻的所有幻想

美國文化為斯坦李的創作打上了「自由平等」的標籤。

復仇者聯盟的英雄中有不同膚色、不同年齡、不同性別、甚至不同星球的角色。

要知道,最初誕生李筆下的《神奇四俠》雖然個性鮮明、相貌各異。

但始終以打鬥為線索的劇情開展下去的話,難免淪為青少年兒童讀物。

所以,他聚焦於美國多元開放、自由平等的文化,把目光放到日常生活中的成員之間,把故事當成生活去寫,把英雄當成有七情六慾的活人去畫,這樣才能引發讀者的共鳴,產生分享的慾望。

黑寡婦的剛柔兼具、藍色魔女的變變變等將女性英雄推向觀眾,把原本失衡的粉絲性別比例調和,還俘獲了眾多女粉男粉的芳心和崇拜。

《黑豹》的黑人角色雖然在政治上遭到爭議,但其種族平權的隱性訴求是不可磨滅的。

由此看來,漫威的粉絲覆蓋了全種族、全性別、全球的人類。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