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節決定經典!《哈利波特》演員們「第一場戲」和「最後一場戲」的服裝對比!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有的人是在致敬,有的人更滄桑!

#哈利波特 #第一場戲與最後一場戲 #服裝的重要

*正文開始

作者:喵小斯的文化club
整理:冒牌生

服裝,對於演員塑造一個角色有著很重要的作用。而且,服裝的改變有時候也暗示著角色內心的變化,尤其是在《哈利波特》電影中,製作方在服裝設計上可是下了大功夫。

就像是《哈利波特》最後與佛地魔的一戰當中,也就是第二次巫師大戰,哈利波特與奈威的衣服,都是在致敬他們在第一次巫師大戰中犧牲的父親。

就像經過了那麼多年,父子終於攜手合作打敗了佛地魔一樣。

接下來,我們就透過演員第一場戲和最後一場戲的服裝對比,來看一看,這些角色都發生了什麼改變吧。

1、鄧不利多

鄧不利多在電影中的首次出場,正如小說中描寫的那樣,紫色的巫師袍,半月形的眼鏡,長及腰帶的銀白色鬍子。這就是我們印像中經典的巫師造型。

雖然年邁,但威嚴而矍鑠。

而在《死神的聖物(下)》中,鄧不利多雖然依舊穿著巫師袍,可顏色換成了像幽靈一樣的淺白色,給人一種即將死亡的感覺,隨風飄蕩的頭髮和鬍鬚,盡顯憔悴與虛弱。

2、海格

飛天摩托車出現在女貞路4號的海格,穿著寬大的皮革外衣,亂糟糟的頭髮,摘下護目鏡的那一刻,臉上還帶著贓漬,立刻就貼上了「憨憨」的標籤。

最後一部電影中,同樣是臉上帶著泥,頭髮凌亂,淺色的襯衣已經破爛,深色的馬甲敞開著,那一刻,令人莫名覺得,海格老了好多,經歷了那麼多事件也變得更滄桑了,頭髮沒有像之前那樣蓬鬆有精神。

3、佩妮姨媽

佩妮初次登場,是在拍哈利樓梯間的門。

她穿著粉色的毛衣,深色的裙子,儘管外面套著圍裙,但是精心打扮過,脖子上還戴著一串珍珠項鍊。顯然,佩妮是一個生活還不錯的家庭主婦。

最後一次出現,是在搬離女貞路的時候,綠色的外套,搭配碎花裙子。雖然他們是在逃難,但佩妮仍體面地離開,徹底與魔法有關的一切告別。

4、哈利·波特

11歲的哈利首次出場時,穿著不合身的破舊衣服,顯然是表哥達力替換下來的。

不僅這一套,在他去霍格華茲上學之前的幾套衣服都是如此,可見在德思禮家的日子過得很不好。

而哈利最後一場戲,則是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送自己的兒子去霍格華茲讀書。

已為人父的他,穿起了西裝,雖然搭配的依舊是休閒牛仔,但已顯中年人的滄桑,似乎也暗示著子世代的故事已經結束,接下來該是孫世代的天地了。

5、達力·德思禮

被父母寵壞的達力,在衣服上自然也不能將就。格子毛衣、卡其褲,外加一雙真皮短靴,這一身看起來就不便宜。

當德思禮家後來搬離女貞路四號時,達力的衣著卻不再那麼講究,休閒的彩色外套,內搭綠色襯衣,下穿牛仔褲,已經和一個普通的中學生沒有什麼區別。

那個寵壞的男孩終於也長大了。

6、弗農·德思禮

弗農第一場戲和最後一場戲的服裝非常相似,只是裡面從黑色西裝換成了淺色套頭羊毛衫。

在《哈利·波特》中,佩妮和達力在後期都或多或少得到一些洗白,但只有弗農,一如既往地討厭魔法、討厭哈利。或許也是如此,服裝組沒有讓弗農的形象有太大的改變。

7、茉莉·衛斯理

第一部電影時,茉莉穿著淺色毛衣開衫,搭配深色半身裙,腳踩一雙綠色平底瑪麗珍鞋,將一個媽媽溫暖、幹練的形象準確地詮釋到位。

而最後一部電影時,深色的條紋長裙,外套棕色開襟毛衣,使得整個人都籠罩在一種壓抑的範圍中,正如她時時刻刻在擔心著自己的孩子們。

8、金妮·衛斯理

作為衛斯理家唯一的女孩,小金妮的穿衣風格很像在Copy茉莉,兩個人站在一起有一種親子裝的感覺。

最後一幕時,金妮已經升級為母親,但她沒有像當年自己的母親那樣走溫情路線,而是穿著深色的皮夾克,內搭碎花襯衣,腳登一雙長筒靴,顯然是個獨立的女強人形象。

9、榮恩衛斯理

穿著哥哥們二手衣服長大的榮恩,在第一部電影首次登場時,海軍藍毛衣,外套橄欖綠夾克,確實看起來有些不合身。

而後來當了爸爸的他,也有了啤酒肚,穿起了略顯老氣的條紋襯衣和棕色外套,與爸爸亞瑟·衛斯理的穿衣風格有幾分相似。

10、妙麗·格蘭傑

妙麗第一次登場時,已經將霍格華茲的校服穿戴整齊,或許,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而最後一場戲裡,相比於偏居家style的榮恩,妙麗明顯穿得更時髦一些,經典款式的淺灰色風衣,內搭花紋襯衣,很符合她事業型女性的身份。

前面說到哈利與奈威的穿著是在致敬在第一次巫師大戰中犧牲的父親,從電影中我們一直都知道,這是在描述第二巫師大戰,那第一次巫師大戰究竟又發生什麼事呢?

接下來,就來說一說第一次巫師大戰期間發生的那些事,精彩度不會比《哈利波特》來得低喔~

1、第一次巫師大戰持續11年

湯姆·瑞斗自第二次申請黑魔法防禦課教授失敗後,就開始發展自己的力量,被支持者們稱為「佛地魔」。

1970年,他正式全面掌權,並親自露面,公開了自己的立場。

這一年可以被視為第一次巫師大戰敲響的一年。

而第一次巫師大戰的結束,日期就非常明確了,即1981年10月31日,他被襁褓中的哈利「殺死」的那一年。

整個第一次巫師大戰,持續了11年之久。

2、麥教授的弟弟遇害

很多哈迷都知道,衛斯理太太的兩個哥哥在第一次巫師大戰中遇害了。

但可能很少人知道,葛來芬多院長麥教授的弟弟也是第一次大戰的受害者。

麥教授的弟弟叫小羅伯特·麥,他並不是鳳凰會的成員,可能也沒參加過任何抵抗佛地魔的活動。他被食死人們殺死,只是食死人為了震懾公眾不要跟他們作對而已。

小羅伯特·麥純粹是個無辜受害者。

3、食死人之間不知道彼此的真正身份

第一次巫師大戰期間,食死人的標誌性服裝是黑色的巫師袍+面具。

他們這樣穿可不是為了顯得很酷,而是佛地魔有意要求他們這樣的,為的是避免食死人之間發現彼此真實的身份。

而在第二次巫師大戰時,佛地魔放棄了這個要求,因為大多數食死人都已經知道了彼此的身份,再帶上面具就沒有必要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年作為食死人的石內卜並不知道小矮星彼得已經背叛鳳凰會加入食死人。

4、魯休斯是食死人中的二把手

魯休斯在食死人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在神秘事務司之戰中,就是魯休斯負責指揮食死人搶奪預言球。這說明,魯休斯是在延續之前的領導地位。

而在第一次巫師大戰時,魯休斯幾乎就是佛地魔的私人助理,因為他在魔法部及上層社會都很有話語權,並且在經濟上也可以為佛地魔提供強大的支持。

當佛魔不在的時候,魯休斯就是實際的領導者。

因此,魯休斯知道大多數食死人的身份,而且佛地魔也將自己最重要的分靈體交給他保管。

5、兩位魔法部長先後下台

第一次巫師大戰剛剛打響時,正值女部長尤金尼婭·詹肯斯(Eugenia Jenkins)在任。

由於她無法阻止佛地魔的崛起,不得不在1975年下台。

她的繼任者哈羅德·明徹姆雖然是個強硬派,但依舊無法解決佛地魔的問題,只當了5年的部長便卸任了。

後來的米莉森·巴格諾就比較幸運了,她在1980年上任不久,佛地魔便被哈利「殺死」了。她什麼也沒做,就等來了第一次巫師大戰的結束,可以說是完全「躺贏」啊。

以上五點就是第一次巫師大戰當中比較重要的一些故事情節,不曉得你知道多少呢?

至於第二次巫師大戰,就必須要從西碧·崔老妮的預言開始講起。

西碧·崔老妮教授在《哈利波特》小說裡似乎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大部分人應該都覺得她是類似「神棍」那樣的騙子,頂著「先知」/「預言家」的名號,拿著霍格華茲的工資,卻幹不了正事。

認真愛學習的妙麗,稱呼西碧·崔老妮是「老騙子」。她一直對占卜課嗤之以鼻,最後還因為不滿而直接退課了。

還有麥教授,向來以嚴肅謹慎著稱,也說 「占卜學」是魔法學中最不嚴謹的學科,而西碧·崔老妮又很不靠譜。

那麼這樣一個人,怎麼能進入大名鼎鼎的魔法學校教書呢?

她到底是騙子還是「先知」,她有做出過真正的「預言」嗎?

最著名的預言——「兩個人只能活一個」

她當然做出過真正的「預言」。

校長鄧不利多把她留在學校教授「占卜學」,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這個。

下面我們就來看看這個讓她「一戰成名」的預言。

在小天狼星死後,鄧不利多在辦公室向哈利講述了有關「預言球」的種種。

其實,這個「預言球」只有一個記錄的功能,而真正聽見這個「預言」的人就是鄧不利多本人,和只聽到一半的石內卜。

根據鄧不利多的描述,在十六年前的一個冬夜,他去「豬頭酒吧」見一個申請占卜課職位的人。

鄧不利多本來準備關掉占卜課,因為他自己從沒上過,也覺得沒用。

不過申請人是大名鼎鼎的預言家——卡珊德拉·特里勞妮的玄孫女,所以他還是去見了。

當然面試很讓他失望,在他婉言拒絕準備離開的時候,西碧·崔老妮突然像開了「天目」一樣,做出了第一個真正的「預言」。

「有能力戰勝黑魔王的人走近了……生在曾三次抵抗過他的人家,生於七月結束的時候……黑魔王會把他標為自己的勁敵,但他將擁有黑魔王不知道的力量……他們中間必有一個死在另一個手上,因為兩個人不能都活著,只有一個生存下來……有能力戰勝黑魔王的那個人將在七月結束時誕生……」

哈利與佛地魔的「預言」解讀

這個預言只有短短幾句話,但是裡面的內容卻極其豐富。

它一共表達了六層的意思,每一層都引人深思。

第一句「預言」提到有能力戰勝佛地魔的人,已經出生了。

這句比較直白,但是很籠統,我們並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第二句,說到這個人的父母,曾經抵抗過三次佛地魔的攻擊。

在一次對JK羅琳的訪談中,她提到過有兩對夫婦都符合這個要求。一對是哈利的父母詹姆和莉莉,另一對是奈威的父母愛麗絲和法蘭克。

她解釋「預言」裡說的「抵抗」,是指任何一次你抓住過佛地魔的心腹,或者任何一次你逃脫他的魔掌,亦或是任意一次你挫敗過他。

下圖是奈威的父母愛麗絲和法蘭克。

哈利和奈威的父母,都曾經對抗過佛地魔至少三次。

哈利的父母甚至還拒絕過佛地魔的「招安」,所以「預言」可以指他倆之間的任意一個。

第三句,說這個人出生於 7 月結束的時候。

我們知道,哈利的生日是7 月 31 日,而納威的生日是7 月 30 日。

他們的生日都在 7 月的末尾,所以這兩個人都符合條件。

其實,這個「預言」的前半部分只有這三句,從這裡面我們只能看出哈利和奈威都可能是「預言」的對象。

而當時石內卜也只聽到了這前半部分,就被人抓到在偷聽而被趕走了。

所以他告訴了佛地魔的這部分「預言」,也並不能準確知道誰是大魔頭的剋星。

直到第四句,說佛地魔會把這個人標記成自己的勁敵。

意思就是說這個人是誰,其實由佛地魔自己決定,他覺得是誰就是誰。

但佛地魔不知道還有這個部分,所以他覺得這個人是哈利。

他之所以這麼覺得是因為哈利和他本人都是混血,都由麻瓜撫養長大,而且都是「蛇語」。

所以冥冥中,佛地魔選中了哈利作為「預言」中的「勁敵」。

而第五句說,這個人有黑魔王不知道的力量。

這很顯然說的就是愛的力量。

莉莉為了保護哈利而犧牲了自己就是因為強大的母愛,而這種愛在哈利身上留下了印記。

這是佛地魔不懂也不相信的東西。

「魔法石」裡的奎若教授,他把靈魂出賣給了佛地魔,所以他不能碰哈利。

而哈利因為身上擁有這麼美好的印記,他的觸碰會讓奎若教授難以忍受。

在鄧不利多和佛地魔在魔法部「鬥法」之後,佛地魔附上哈利的身體,並借用哈利的嘴跟鄧不利多說話,這一度讓哈利非常痛苦。

但是當哈利想到小天狼星的時候,這種痛苦和束縛感就瞬間解除了。

鄧不利多後來解釋說,因為哈利身上有愛的保護,而且他想到小天狼星也是由於對教父的愛,這些讓佛地魔忍受不了。

所以雖然哈利和納威都有愛,但是佛地魔已經認準哈利了,這裡就是說哈利的「愛的印記」。

最後一句的意思,「他們中間必有一個死在另一個手上,因為兩個人不能都活著,只有一個生存下來」。

這句已經確定了哈利和佛地魔的關係——兩個人只有一個能活著。

這意味著兩個人中的一個必須要殺死對方。

但他們的出發點是不同的。

佛地魔是為了這個「預言」而要殺哈利,因為他不能讓任何人戰勝自己,他要的是「永生」。

而哈利想要除掉佛地魔卻無關「預言」,因為即使沒有這個「預言」,哈利也要除掉他。

這是因為他有對父母,小天狼星的愛,還有對西追·迪哥里以及所有死在佛地魔手下的人的痛惜。

西碧·崔老妮在做出了這個「預言」後,鄧不利多出於要保護她的原因,把她留在霍格華茲教書。

因為「黑魔頭」知道了「預言人」的身份,是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第二個成真的「預言」

除此之外,很多人也許會漏掉,西碧·崔老妮的另外一個很準的「預言」。

那是在第三學年的期中考試時,哈利去參加西碧·崔老妮的占卜課考試。

可是他在測試的水晶球裡什麼都看不到,又因為擔心海格的「鷹頭馬身有翼獸」巴嘴,所以他只能胡謅一通。

就在考試結束的當口,哈利已經準備走了。

在他身後的西碧·崔老妮突然像被人「附身」一樣,發出了刺耳的,與往日不同的聲音。

「黑魔王孤零零地躺在那裡,沒有朋友,被手下遺棄了,他的僕人這十二年鎖鏈加身。今晚,午夜之前……這僕人將掙脫鎖鏈,動身去和主人會合。黑魔王將在僕人的幫助下捲土重來,比以前更加強大、更加可怕。今晚……午夜之前……那僕人……將動身……去和主人……會合……」

也就是這次,西碧·崔老妮在自己都沒意識到的情況下,做出了第二個真正的「預言」。

因為我們都知道,就在這之後沒多久,哈利了解到自己的父親和幾位昔日好友的關係。

哈利還阻止了路平和小天狼星,殺死這個「昔日好友」的叛徒小矮星彼得,並讓他意外地逃跑了。

因此,小矮星重回佛地魔的懷抱,這就是「僕人與主人的重逢」。

西碧·崔老妮的其它「預言」也那麼准嗎?

除了這兩個比較重要的,其實還有一些大家可能沒注意過的 「預言」。

我們來說說第三個預言。

在霍格華茲的第三學年,哈利增加了兩門新課「保護神奇生物」和「占卜術」。

其中的占卜課就是西碧·崔老妮教授的,哈利形容見到她的第一感覺像是見到「一隻巨大的、閃閃發亮的昆蟲」。

她戴著的大眼鏡把眼睛放大了好多倍,上課的教室被搞得像老式茶館一樣,還燒著非常熱的爐火,點著奇怪的薰香。

在第一節課上她就對好幾個人作出了「預言」。

當然有幾個聽起來更像是無稽之談。

比如她說奈威的奶奶可能不太好,還有讓芭蒂·巴提警惕紅色頭髮的男人之類的。

當然,也有幾個似乎也是挺準確的。如果以上無稽之談不論,我們可以說他是第四個預言。

比如,她說「復活節前後,我們中間的一位將會永遠離開我們」。

這個離開不一定指的是「死亡」,也可能說的是走掉了,不再回來了。

這裡似乎指的就是妙麗。

因為在一次講解水晶球的課堂上,妙麗表示她對這個課已經受夠了,決定放棄。

所以這裡也可以理解成妙麗離開了這個學科的意思。

第五個預言,西碧·崔老妮還說奈威會打碎一個粉色的茶杯。

然後這件事就很快發生了。

當然,這也可以說成是奈威的心理暗示太強了。

第六個預言

之後,她看了哈利杯子裡的茶渣,當時哈利和榮恩正在對照《撥開迷霧看未來》,試圖用茶葉的形狀來解讀未來。

當她看見哈利杯子裡的茶葉,組成黑狗的形狀時,她大驚失色,說這是最厲害的凶兆,代表「死亡的預兆」。

哈利也立刻想到了他買教科書時,在書店裡看到的《死亡預兆》封面上的狗,以及在舅舅家小區,木蘭花新月街的陰影裡的狗。

接著沒多久,就到了魁地奇比賽的時候,葛來芬多已經連續 7 年沒贏過了,所以這次的比賽大家都非常重視,即使雷雨交加,他們還是上場了。

當哈利和隊友在風雨中迎戰赫夫帕夫的時候,在一道閃電光下,他看見了一條黑色的大狗,站在看台上。

然後因為「催狂魔」出現在場地裡,哈利跌落下了自己的掃帚 ,整個掃帚也因為狂風而被吹到「打人柳」那裡,被抽成了碎片。

這場對赫夫帕夫的比賽,哈利所在的學院也輸掉了。

這似乎也可以說是特里勞妮的「預言」成真了。

第七個預言

在哈利五年級的時候。桃樂絲·恩不里居被任命為黑魔法防禦術的老師,以及高級調查官。

她對所有人都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還在學校頒布各種禁令,學生老師對她都非常討厭。

在她評估西碧·崔老妮的授課表現時,要求她為自己做一個「預言」。

西碧·崔老妮氣憤於她對自己的態度,於是說桃樂絲·恩不里居可能會「遇到可怕的危險」。

雖然桃樂絲·恩不里居對此不屑一顧,但最後她確實在挑釁「馬人」時被拖到禁林里去了,這也就應驗了「可怕的危險」。

第八個預言

還有一條,似乎也很有說服力。

在「混血王子」的原著小說裡,哈利有一次在回寢室的路上,聽見了西碧·崔老妮的叫喊聲。

原來她在想去有「萬應室」藏一些雪莉酒時,被裡面已經有的人扔了出來。

在哈利說她應該去求助於鄧不利多時,西碧·崔老妮擺出一副高傲的樣子,說她不想「死乞白賴纏著不尊重自己的人」。

還說鄧不利多毫不理會她的警告,因為她無數次在塔羅牌中抽到那張「閃電擊中的塔樓」。

神奇的是,「閃電擊中的塔樓」不僅在塔羅牌中意味著失敗和崩潰,而且它實際也預測了鄧不利多的死亡。

因為鄧不利多死的那晚,他就是從天文塔的塔樓上跌落,而書裡那一章節的名字就叫做「被閃電擊中的塔樓」。

雖然鄧不利多不理會特里勞妮的原因,可能就是他早就設計了自己的死亡,但是這個預測也確實是準的。

總之,在小說裡,西碧·崔老妮真的是有預言能力的。

她不但預測出了佛地魔的「剋星」已經出世的情況,也對一些別的事情做出了準確的預測。

世界上很多國家的文化中,都有類似的,用「占卜」的形式測吉凶的風俗。但在現代科學中,這些都被歸結於「迷信」。

JK羅琳大概也是從中獲得靈感,寫出了西碧·崔老妮的「預言」故事。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