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哥馬份本來有裸戲?」很多人都不知道,關於《哈利波特》的 8 個小秘密!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分鏡圖都畫好了,結果竟然沒拍!

#哈利波特 #跩哥裸體 #沒拍的原因竟然是這個

*正文開始

作者:老表鴿電影
整理:冒牌生

《哈利波特》即便在完結後,粉絲們還是很想念魔法世界,這次就分享8個《哈利波特》電影的小秘密,你知道跩哥馬份本來有裸戲嗎?甚至分鏡圖都畫好了,但為什麼沒有拍呢?

另外還有發生什麼其他的事嗎?一起來看一看。

1,最悲傷的首映

2009年7月,《混血王子的背叛》在倫敦舉行全球首映,劇組演職人員按照慣例出席了儀式,但與以往的首映不同的是,這一次瀰漫在壓抑的氣氛當中,彷彿連空氣都是沉重的——演職人員均佩戴白絲帶,集體悼念參演了電影的勞勃·諾克斯。

首映的一年前,他在倫敦一間酒吧混戰中,因保護弟弟被匕首刺中最終不幸身亡,年僅18歲。

勞勃·諾克斯這個名字你肯定陌生無比,英年早逝的小伙子在《混血王子的背叛》飾演馬可士·貝爾比(Marcus Belby),作為赫瑞司·史拉轟教授邀請參加晚宴的其中一名學生。

台詞雖然只有三四句,卻是個吃貨耿直的boy人設。

勞勃·諾克斯遇害的時候,《混血王子的背叛》電影剛封裝完,此事再次引發了公眾對青少年暴力現象的憂慮,而青少年犯罪問題是英國最頭疼的社會問題之一。

這個問題可能現在好一些,但以前真的挺嚴重。

想感受英國人對此有多擔心的話,強烈推薦大家去看一部叫《獵人遊戲》的驚悚片。

該片在當年獲得一堆大獎,比如《帝國》雜誌最佳恐怖片獎,風格極其寫實,極其虐心,你看完後絕對想用魔法跳進電影弄死那一群熊孩子惡魔。

2,原創「毀」橋

《混血王子》有一個非常標準的好萊塢式開頭。

化為濃煙的食死人呼嘯著穿過特拉法加廣場,飛到查令十字街上空,再轟入斜角巷破壞奧利凡德魔杖店並擄掠了店主,而後再撕裂倫敦商業中心,摧毀了泰晤士河上面的千禧橋。

原著小說沒有這段,是劇本原創的。

要知道倫敦千禧橋在2000年6月才正式開放,而這部哈利波特的故事發生於1996年左右,所以明顯是穿越或者說BUG。

當然,可以說是劇組不嚴謹,也可以說是劇組為了電影有更好的票房,才編了這麼一段與麻瓜世界緊密相關的戲份。

製片人大衛·海曼是這麼說的:「我們很喜歡這個點子,原來魔法世界就在我們現實世界的隔壁,增加影片可信度,讓觀眾產生了更真實的代入感。」

3,最偉大的巫師

第一部哈利波特電影,葛來芬多鐵三角追查尼樂·勒梅身份的時候,在一張巧克力蛙巫師卡片上發現了線索,這張卡片就是鄧不利多,上面列舉了他生涯主要成就。

具體有:

1945年擊敗黑巫師蓋勒·葛林戴華德

發現火龍血的十二種用途

與尼樂·勒梅在煉金術方面卓有成效

梅林爵士團一級勳章獲得者

最高巫師法庭威森加摩首席巫師

國際魔法聯合會主席

曾多次獲魔法部部長提名

電影《混血王子》鄧不利多帶哈利探訪了赫瑞司·史拉轟的住處,一進屋他就通過舔嘗天花板滴下來的不明液體判斷出是龍血,證明他確實是個龍血研究專家。

當然,綜合整個系列來看,還要再加一項偉大的成就,那就是指導哈利擊敗了佛地魔。

有意思的趣聞來了,電影籌備階段,原始劇本有一段關於鄧不利多愛上一個女孩的戲份,畢竟鄧不利多是現代最厲害的巫師,肯定有很多觀眾對他的愛情史感興趣。

然而JK羅琳看了劇本後立即把這段刪掉,並直截了當寫明理由:「鄧布利多是彎的」。

小時候的我們太單純,果然有些影視長大後才能懂……

其實《混血王子》開頭不久的地鐵中,鄧不利多站在一塊廣告牌面前,廣告詞為:「魔魅香水,今夜給男人來點魔法」,可能就是暗再示了鄧不利多的性向。

從《阿茲卡班的逃犯》開始,鄧不利多的演員就換成了邁可·坎邦,我覺得他雖然少了初代校長的儒雅,卻多了剛強,甚至還有一些調皮。

《阿茲卡班的逃犯》有一幕,講述小天狼星布萊克潛入了霍格華茲城堡,弄得人心惶惶,所以校長決定把學生召集到大堂,讓他們晚上在那裡睡覺。

這場戲的幕後,丹尼爾希望自己能睡在自己喜歡的女孩旁邊(未解之謎)。

劇組故意在丹尼爾的睡袋塞了一個放屁機器,然後由邁可·坎邦一邊唸台詞一邊按放屁機器,很快就引起哄堂大笑,雖然是一個小小的捉弄,但畫面很有愛,邁可·坎邦發出了銀鈴般的嘻嘻笑聲。

4,分靈體的伏筆

佛地魔主動製作了六個物品分靈體,被動製作了一個真人分靈體。

這些分靈體在《混血王子》有伏筆。

回憶戲份中,鄧不利多在孤兒院見到小湯姆·瑞斗的那個房間裡,就埋藏多處暗示或者細節。

鏡頭先後展示了一本書,七塊石頭以及一幅畫。

一本書,可能暗示了分靈體—湯姆·瑞斗的日記;

七塊石頭,可能暗示了分靈體的數量有七個;

至於那幅畫直接就是明示了,內容是海岸以及礁石,是藏匿分靈體的一個具體地點,也就是電影后段鄧不利多帶哈利進入洞穴尋找分靈體前所站立的場景。

在幕後,這處洞口景觀是在愛爾蘭西岸的莫赫斷崖拍攝的。

接下來,童年佛地魔從櫃子拿出了一些玩意,似乎是他偷竊回來的,其中暗橘色的那一件,從外形上我認為可能也是暗示了分靈體—史萊哲林的小金匣。

這段回憶的最後,童年佛地魔還說自己能與蛇溝通,應該是暗示了另一件分靈體—納吉尼。

另外,這位童年佛地魔的演員叫希羅·范恩斯-提芬,在現實生活中,這個小男孩是成年佛地魔演員雷夫·范恩斯的侄子喔。

5,貝拉雷斯壯變跩哥媽媽

跩哥馬份的母親是水仙·馬份,扮演者為海倫・邁柯瑞,劇組原計劃是邀請她出演《鳳凰會》的貝拉·雷斯壯,然而那時候的她懷孕了,所以只能遺憾地放棄那一個重要角色。

就這樣,蛇蠍女巫貝拉·雷斯壯就讓海倫娜·寶漢·卡特出演,而海倫・邁柯瑞則在一年後的《混血王子》飾演初次登場的跩哥媽媽—水仙馬份。

當然兩個演員都把各自的角色演繹得深入人心,只不過海倫娜·寶漢·卡特飾演的貝拉·雷斯壯實在太搶眼,完美塑造了一個令粉絲既畏懼又憎恨的癲狂婆娘。

6,衛斯理笑話商店

衛斯理笑話商店,又稱衛斯理魔法把戲坊,由衛斯理雙胞胎輟學後在斜角巷93號創立而成。

在真實幕後,劇組可是花了幾個月時間打造,不僅外部裝潢講究,內部的細節和道具更是多到爆棚。

平面設計團隊為衛斯理笑話商店所有出現的產品都起了名字,據稱想了300多個名字,每個產品至少做100件,100件大概四天內做完,最終把這些道具塞滿整間商店。

衛斯理笑話商店的戲份雖然很少,卻令觀眾印象深刻,無數粉絲夢想能光顧這間售賣各種新奇特小玩意的魔法商店,就如電影那些顧客愛不釋手一樣。

關於這對衛斯理雙胞胎,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

至少從《混血王子》開始,雙生子之一的弗雷,也就是演員詹姆士・菲力普斯從台前走向幕後。

他擔任的是助理導演職位,負責在各個部門之間協調和溝通,並確保演員和工作人員準時到場,這個職位算是半個跑腿,因為有時還要送些吃喝給演員,從底層親身體驗各個部門的工作以及氛圍。

可是,你能分清誰是弗雷,誰是喬治嗎?

7,榮恩的吻戲、情感戲

如果說哈利的初吻是浪漫和美好,那麼榮恩的初吻則是喜劇和痴迷。

飾演榮恩初戀情人的角色叫文妲·布朗,飾演者是潔西·凱芙,才參演的第三天就拍攝了這場吻戲,吻戲之前兩人只見過幾次面,再加上拍攝現場有將近100名群眾演員圍觀、起哄和歡呼,所以讓魯伯特(榮恩)覺得既緊張又尷尬。

反正那場戲兩人拍了20多遍才正式完成,如果我沒理解錯的是,那場戲準確的NG數量達到了27遍。

榮恩和妙麗的感情,在第六部總算進入正戲,可熬死粉絲們了。

電影開頭不久,哈利被鄧不利多轉送到了衛斯理的陋居家,而後眾人出來熱烈迎接,其中榮恩發現妙麗嘴角有牙膏,於是提示她。

之後在上赫瑞司·史拉轟教授魔藥課的時候,有一口熬製著迷情劑的坩堝,每個人都能從中聞到自己最喜歡的味道。

其中妙麗聞到的是牙膏味,正是榮恩家的味道,再後來,兩人逐漸坦露內心的愛意。

8,差點拍裸戲的跩哥

《混血王子》是戀愛最濃的一部,彷彿全體陷入情愛的漩渦,可唯獨跩哥在推主線,默默完成事業和任務,每次出現他的鏡頭,畫風與三巨頭完全是兩個世界。

跩哥馬份的演員湯姆·費爾頓是當年極少數有專業表演經驗的小演員之一,這裡講一個令你大開眼界、甚至會讓你覺得大為遺憾的幕後趣事。

記不記得第四部電影《火盃的考驗》裡面,有這麼一段戲:

當哈利得知三強爭霸賽的第一個關卡是要與龍戰鬥後,第二天就去告知西追·迪哥里,接著遇到了跩哥牌專業嘲諷團隊,哈利剛烈地回了幾句,跩哥惱怒地掏出魔杖想對他施法,可立即就被一邊的瘋眼穆迪變成了雪貂。

其實,在初始的分鏡頭草稿裡面,計劃是這樣拍的:

當跩哥從雪貂變回人形之時,全身是赤裸的,一絲不掛那種……

初始分鏡頭一

他羞愧地把衣服撿起來穿上,再逃之夭夭……

初始分鏡頭二

後來劇組考慮到很多觀眾都是未成年孩子,如此勁爆的場面播出去不太好,所以才刪除了這個原稿。

可惜啊可惜啊……

《混血王子》在2009年的英國斬獲了5070萬票房(英鎊),是當年英國最吸金的院線電影,第二名則是《阿凡達》,不過後者的上映在年末,比《混血王子》晚5個月。

以上就是《哈利波特》相關的小知識,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些小秘密,分享給大家喔。

「為何跩哥馬份那麼自大,卻讓人無法恨他?」鄧不利多的一段話是關鍵

雖然沒看到跩哥的裸戲有點可惜,但我覺得跩哥這個人物設定很值得聊聊。

因為跩哥的確是《哈利波特》小說裡一個讓人痛心,卻又狠不下心來大罵的角色。

從第一本書裡那個傲嬌自大,玩世不恭的「少爺」。到最後一本書裡,為了家族和父母孤軍奮戰,努力想要完成「佛地魔」給予的任務的「食死人」。

一路看下來,我們在為他惋惜的同時,不禁想問一句: 「他值得同情嗎?他的靈魂還能得到救贖嗎?」

答案是肯定的。

可是跩哥是如何從「少爺」變成「食死徒」的呢,他到底經歷了些什麼?

不如讓我們先從跩哥的家族看起。

高貴而富有的「馬份家族」

作者JK 羅琳曾經描述過這個大名鼎鼎的「馬份家族」。

她說巫師屆都知道,「你永遠不會在犯罪現場看到馬份家族的人,即便犯案的魔杖上已佈滿了他們的指紋。」

這個家族財富自由,不需要通過工作來維持生活。他們通常扮演著王座背後真正掌有權力的角色,樂見其他人像驢一樣辛苦工作或為失敗承擔責任。

他們會資助偏愛的候選人參加競選活動,還會(據稱)出錢做一些諸如詆毀對手的卑鄙勾當。

所以像資助候選人,或者是花錢買一些特權這種事,對馬份家族的人來說,就像喝白開水一樣正常。

比如,在跩哥上二年級的時候,他加入史萊哲林的魁地奇球隊,成為一名和哈利一樣的「搜捕手」,妙麗就覺得他的位子是花錢得來的。

因為魯休斯·馬份給史萊哲林隊購置了7 把嶄新的「光輪2001」,要知道當時哈利用的還是「光輪2000」呢。

而且馬份家族看中血統的純潔,他們與許多純血統巫師家族都有親屬關係。

像是跩哥的父親魯休斯·娶的妻子—水仙·馬份,就屬於另一個純血統的布萊克家族。

但為了避免近親結婚導致的問題,馬份家族也接受與混血巫師通婚。

所以馬份家族基本上是一個非常富有的純血統巫師家族,也是赫赫有名的「二十八聖族」之一。而且他們會靠著財富,在各處尋求影響力。

「家庭教育」先於「學校教育」——跩哥的父母

跩哥的父親——魯休斯·馬份可以說是「佛地魔」的信徒。

但是,還是不同於貝拉·雷斯壯那樣的「死忠粉」,最多只能算一個欺軟怕硬,趨炎附勢的「偽信徒」。

當年黑魔頭在「大難不死的哈利」事件後,變成連靈魂都不如的東西。

魯休斯毫不猶豫地拋棄了自己的「主子」,回到了正派巫師的陣營,還說自己是被「奪魂咒」迷惑了心智。

雖然「魔法部」接受了,但很多人都不相信。

比如榮恩的父親衛斯理先生就覺得不可信,而且他覺得魯休斯是那種「不用找任何藉口就輕易倒到黑勢力那邊去」的人。

魯休斯像他的家族一樣,覺得「純血統」更具有優越性。

而且他也信奉「黑魔法」。

跩哥就曾說過,他父親之前想把他送到德姆蘭學院學習,而並非是霍格華茲。

德姆蘭學院(Durmstrang Institute)是一所以專門教授黑魔法出名的魔法學校,位於北歐。

德姆蘭的校長——卡卡洛夫也是。

而且這個學校不接受「麻瓜」的學生,教授的也是「黑魔法」一類的比較黑暗的魔法知識。

魯休斯對「家養小精靈」的態度也是一慣性的差,總覺得巫師高人一等。

他的小精靈常常可憐兮兮地說,「多比已經習慣了死亡的威脅。多比在家裡每天都能聽到五次。」

有這樣一個父親,可想而知跩哥能從自己的「家庭教育」中得到什麼。

跩哥的母親——水仙馬份倒是個愛孩子的母親,但是她嫁錯了人,對於孩子又太溺愛。

在魔法部的大戰之後,魯休斯沒能完成「佛地魔」給予的任務。

之前的日記本「分靈體」被毀,這次「預言球」又沒有保住。不但導致黑魔頭本人不得不出現在「魔法部」,還有他的一眾追隨者都被抓去了「阿茲卡班」,其中包括魯休斯。

「佛地魔」把這筆賬都算在魯休斯頭上,所以他讓跩哥代替父親,去完成更艱鉅的任務——殺死鄧不利多。

水仙深知兒子極有可能無法完成任務,所以她去求得了石內卜的幫助。

他們立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以便於在跩哥無法繼續的時候,由石內卜替他完成。

還有,水仙對於純血統的身份,也有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她曾在摩金夫人的長袍店,鄙夷地說過只有社會渣滓才在這裡買衣服。

當然,這些「社會渣滓」指的就是妙麗那一類人,畢竟她的兒子不少為這件事嘲笑他們。

還有在最後的大戰中,佛地魔對哈利用了殺戮咒,但是只摧毀了在哈利身上那片他自己的靈魂,哈利卻還活著。

他讓水仙去查看哈利死了沒。

水仙為了知道自己兒子的音訊,在跟哈利確認過兒子沒事後,她欺騙了佛地魔,說哈利已經死了。

從這幾件事裡,我們能看出水仙雖然也不是善類,但她對自己兒子的愛並不是虛假的。

而跩哥從小受到的金錢,身份,血統至上這種誤導性的,對三觀影響極壞的家教,導致他的很多行為都讓人討厭,甚至可以說是惡劣。

傲嬌的跩哥

確實,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跩哥從小就是自大的,驕傲的,也很看不起「麻瓜」家庭出身的人。

比如,他多次明里暗裡叫妙麗「泥巴種」。

在巫師界,這個稱呼是非常惡毒的。它專門針對父母都不會魔法的「麻瓜」出身的人,意思是「骯髒的,劣等的血統」。

跩哥這麼叫妙麗,無疑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因為他是所謂的「純血統」。

而對於同樣是「純血統」的奈威隆巴頓,跩哥也絲毫沒有客氣。

在一年級的時候,奈威的奶奶給他寄了一個「記憶球」。

當時馬份就把球搶走了,但是在麥教授的制止下,他不情願地還了回來。

在新生們的第一節「飛行課」上,奈威從掃帚上摔了下來。

馬份又趁機拿起了地上的「記憶球」,並且帶著它飛上天,挑釁地說要放在樹上讓奈威勾不到。

雖然後來哈利及時把球救了回來,不過馬份這小子有多壞我們是知道了。

還有三年級的時候,哈利第一次見到了「催狂魔」,就被嚇暈了過去。

馬份因為這個,一有機會就模仿「催狂魔」嘲笑哈利。

甚至在魁地奇決賽上,馬份還和他的幾個小跟班穿上黑袍,化妝成「催狂魔」的樣子,分散哈利的注意。

不過這些都是在原著小說中才能看到的,例子比比皆是。

他嘲笑榮恩絳紫色的帶著花邊的長袍,連帶著還有衛斯理一家的貧窮。

他在三強爭霸賽前夕,戴著「波特臭大糞」的徽章鄙視哈利,也許是他的慫恿,幾乎每個史萊哲林學生都戴了。

可能是一貫的套路,徽章上的字在五年級的時候變成了「衛斯理是我們的王」,目的是為了嘲笑榮恩。

馬份甚至寫了一長串的歌詞,為了在比賽上羞辱榮恩。甚至在輸了球後,他又三番四次嘲諷榮恩家的生活條件差,哈利從小跟「麻瓜」一起生活之類的。

通過這些事例,我們不難看出馬份的傲嬌無禮,咄咄逼人。

但是回頭一想,除了他對妙麗那個具有真正惡意的稱呼之外,別的事情好像也只是同學之間的惡作劇。

哈利與跩哥的關係 = 詹姆波特與石內卜?

其實很多時候,哈利他們也並不是沒有反擊。

有的時候,甚至覺得哈利也挺壞的。

像是二年級的時候,因為不斷有學生被「石化」,所以「史萊哲林繼承人」把「密室」的怪獸放出來了的消息被傳開。

哈利一直懷疑馬份就是所謂的「史萊哲林繼承人」,所以和妙麗榮恩一起秘密地在盥洗室製作出了「複方湯劑」。

哈利和榮恩喝下藥劑,變成馬份的兩個小跟班,混入了史萊哲林的公共休息室,想套出關於「繼承人」的消息。

偷偷熬製藥劑,然後變成別人的樣子來套話,這樣的行為顯然不是光明正大的,甚至連妙麗都說大概違背了五十條校規。

還有六年級的那次,哈利看到馬份在波金與伯克斯裡,鬼鬼祟祟地讓人修理東西。

他懷疑是馬份為了自己父親被關進了監獄想要報仇,所以在密謀什麼不好的事情。

於是哈利在去學校的火車上,穿著隱形衣混進了馬份一行人的車廂,並躲在行李架上偷聽他們的談話。

躲在暗處偷聽這種事聽起來也不是什麼正派的行為。也並不能因為做這件事的人是書裡的主角,就能讓這樣的行為合理化。

然後,哈利就被馬份發現了。

馬爾福用了一個「石化」固定住了哈利,然後把隱形衣蓋在他身上轉身離去了。

看到這裡,我居然覺得馬份的行為無可厚非。

換成任何人發現自己被偷聽,都會想報復一下,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他在學校的頭號敵人——哈利波特。

如果馬份更壞一點,他完全可以對哈利使用更壞的咒語,而不是簡單地固定住他。

他還可以把這件珍貴的「隱形衣」拿走,用別的什麼羞辱性的條件讓哈利換回來。

可是他都沒有,他就是覺得很煩,只想讓他蓋著「隱形衣」默默無聞地從學校消失而已。

而且馬份和哈利的關係,有的時候也是挺微妙的。

在「馬份莊園」的時候,跩哥放了哈利一馬。

當時水仙讓馬份辨別被「蟄人咒」毀容的哈利,以便召喚黑魔王。但馬份一直說「不確定,不知道」。

試想當時一起被抓住的妙麗和榮恩可沒有被毀容,馬份深知他們都是在一起的。

他這麼做的理由只能是想放哈利一馬。

還有在最後,哈利去「萬應室」尋找雷文克勞的冠冕,但是被馬份一行人阻撓。

克拉布想對哈利使用咒語,也是馬份阻止了他。

當然,在克拉布放出了「厲火」卻無法熄滅它之後,哈利也救了馬份一命。

所以感覺跩哥和哈利的關係,有點像是詹姆和石內卜的關係——互相看不順眼,但關鍵時候還是會放對方一馬。

「他的靈魂還沒被完全糟蹋」

其實一直覺得跩哥的內心並不壞,只是他的成長環境和他的家庭對他的影響太深了。

他很關心父母的安危。

在父親失勢以後,他硬著頭皮去完成黑魔頭給予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他也很害怕。

他在盥洗室對愛哭鬼麥朵哭訴,說自己「幹不了,他會殺了我」。

但是為了父親,也為了自己的家族,他沒有更多選擇,只能朝著錯誤的方向走下去。

還好,他很聰明,比大多數的「食死人」都要聰明。

他為「殺掉鄧不利多」的任務想了一些計劃。

首先,他需要在最後的時刻把「食死人」放進學校。

於是他從「消失櫃」那裡得到靈感,在兩個櫃子之間修了一條通道,連著波金與伯克斯和霍格華茲。

這樣他們就可以通過這條密道進入學校。

其次,他不確定「消失櫃」可以修好,所以他還想了一些別的辦法以求萬無一失。

他給「三把掃帚」酒吧的羅斯默塔女士施了「奪魂咒」,讓她把一串帶著可怕魔咒的項鍊給一個學生,然後那個學生就可以把項鍊給鄧不利多。

當然這個計劃失敗了,凱蒂貝爾中了魔咒而不是鄧不利多。

於是他心生一計,讓羅斯默塔給一瓶蜂蜜酒下毒,並賣給了赫瑞司·史拉轟教授。

可是赫瑞司·史拉轟因為嘴饞,並沒有按照計劃把蜂蜜酒作為聖誕禮物送給鄧不利多,而是在慶祝榮恩解毒成功時拿出來給大家一起喝。

所以中毒的是羅恩。

雖然這兩個計劃都失敗了,可是不得不承認他的方法非常巧妙。

並且,他從妙麗在「鄧不利多軍」時期造的硬幣那裡得到了啟發,也學到了這個方法並用此和羅斯默塔傳遞消息。

當然蜂蜜酒下毒的方法也是從妙麗那偷聽到的,因為她說管理員飛七無法識別藥水。

到了最後關頭,他繳械了鄧不利多的魔杖,臉色慘白,卻下不了手。

他說自己沒有選擇,如果不這麼做,「佛地魔」就會把他全家殺掉。

他在鄧不利多的勸說下,把直指校長的魔杖降低了一些。這一切都說明他並不是真的想殺掉鄧不利多。

他做不到,他也並不是真正的壞人。

就像鄧不利多對石內卜說過的,「那個男孩的靈魂還沒被完全糟蹋….我不願意因為我的緣故把它弄得四分五裂。」

JK羅琳對跩哥的人物塑造無疑是成功的。

跩哥在小說裡像每個真實存在的人一樣,擁有複雜的人性。

他有血有肉,有思想,有自己的痛苦和驕傲。

他很多不良的行為都來自於原生家庭的影響,但他的內心卻仍存著一絲善良。

只要有這點善良,他就還是那個傲嬌的少年,他就還是我們的跩哥。

可惜的是電影並未將這些細節都演出來,讓大家能夠更有感覺。

你覺得呢?跩哥馬份是個壞人嗎?還是他也值得同情呢?可以留言告訴我們喔。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