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馬份這樣的壞男孩,為什麼吸引了這麼多迷妹?他應該是最讓人喜歡的「反派」角色!-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反派也只是一種設定拉😂

#哈利波特 #跩哥馬份 #粉絲最多的反派

*正文開始

來源:一頭夢想是匹馬的驢子
整理:冒牌生

暫且不說《哈利波特》小說中的馬份如何,就單純來看《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的少爺馬份,雖然壞壞痞痞的,但卻能吸引這麼多迷妹為之瘋狂,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首先,來看看馬份的人設,純正的巫師血統,家裡富有殷實,從小生活在古老的莊園中

父親和母親只有這一個寶貝兒子,從小,無論他想要什麼,父母都會無條件給他

最最重要的一點,馬份擁有帥氣迷人的外表,淺金色的頭髮,精緻的面容

這樣一個富家少爺,試問誰能不愛呢~

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扮演馬份的演員是湯姆 費爾頓,小時候的湯姆真的非常帥氣,超級迷人

那一雙深邃的雙眼,高貴的氣質,簡直就是萬千少女理想中的莊園少爺

別說是普通觀眾,就連差點成為王妃的妙麗扮演者艾瑪華特森,都曾經被湯姆深深吸引

接下來,就是馬份的各種身份加持

來自古老純血巫師家族的馬份自帶身份優越感,這樣的他,隨意的站在人群中都是最亮眼的星

雖然他與哈利是死敵,雖然他總是喜歡賣弄自己的小聰明,雖然他無腦又自負

但縱觀整個系列,馬份始終沒有真的做出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

如同鄧布利多所說,馬份的靈魂是值得被拯救的

鄧布利多寧願自我犧牲,也不想讓馬份的靈魂徹底墮落,可見,少爺並不是那麼的不可饒恕

最可愛的是,就是這樣高高在上、蠻不講理的少爺,也有搞笑滑稽的一面

在與哈利作對的過程中,馬份總是時不時地被哈利三人組小小懲戒一番

例如,妙麗也曾經在馬份帥氣的臉上留下一拳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馬份是一個非常複雜,經歷了很多變故,逐漸成熟長大的形象

最開始,他受到家族觀念的影響,深深沈溺於純血巫師理念,他排斥並討厭所有非純血巫師

那時的他,是一個蠻不講理、性格惡劣的壞男孩

隨著時間的推移,馬份經歷的事件越來越多,他的內心世界一點一點發生變化

面對佛地魔指派給他的刺殺鄧布利多的終極任務,他不敢動手,也不能動手

即便是面對佛地魔的死亡威脅,他依然沒有對鄧布利多下殺手

在面對被妙麗施了變形咒語的哈利時,他明明知道這個人就是哈利

卻沒有把哈利的真實身份暴露出來,他的良知在告訴他,要保護哈利,即便哈利是自己的死敵

這些都是馬份內心的改變,是他內心良知的不斷覺醒

不得不說,馬份真的是一個非常值得細細推敲的人,在他身上似乎有很多平凡人的影子

那些隱藏在虛假外表下的柔軟和良知,那些透過表面慢慢知曉的魅力

無一不使得馬份的形象更加生動多彩

高貴而富有的「馬份家族」

作者JK 羅琳曾經描述過這個大名鼎鼎的「馬份家族」。

她說巫師屆都知道,「你永遠不會在犯罪現場看到馬份家族的人,即便犯案的魔杖上已佈滿了他們的指紋。」

這個家族財富自由,不需要通過工作來維持生活。他們通常扮演著王座背後真正掌有權力的角色,樂見其他人像驢一樣辛苦工作或為失敗承擔責任。

他們會資助偏愛的候選人參加競選活動,還會(據稱)出錢做一些諸如詆毀對手的卑鄙勾當。

所以像資助候選人,或者是花錢買一些特權這種事,對馬份家族的人來說,就像喝白開水一樣正常。

比如,在跩哥上二年級的時候,他加入史萊哲林的魁地奇球隊,成為一名和哈利一樣的「搜捕手」,妙麗就覺得他的位子是花錢得來的。

因為魯休斯·馬份給史萊哲林隊購置了7 把嶄新的「光輪2001」,要知道當時哈利用的還是「光輪2000」呢。

而且馬份家族看中血統的純潔,他們與許多純血統巫師家族都有親屬關係。

像是跩哥的父親魯休斯·娶的妻子—水仙·馬份,就屬於另一個純血統的布萊克家族。

但為了避免近親結婚導致的問題,馬份家族也接受與混血巫師通婚。

所以馬份家族基本上是一個非常富有的純血統巫師家族,也是赫赫有名的「二十八聖族」之一。而且他們會靠著財富,在各處尋求影響力。

「家庭教育」先於「學校教育」——跩哥的父母

跩哥的父親——魯休斯·馬份可以說是「佛地魔」的信徒。

但是,還是不同於貝拉·雷斯壯那樣的「死忠粉」,最多只能算一個欺軟怕硬,趨炎附勢的「偽信徒」。

當年黑魔頭在「大難不死的哈利」事件後,變成連靈魂都不如的東西。

魯休斯毫不猶豫地拋棄了自己的「主子」,回到了正派巫師的陣營,還說自己是被「奪魂咒」迷惑了心智。

雖然「魔法部」接受了,但很多人都不相信。

比如榮恩的父親衛斯理先生就覺得不可信,而且他覺得魯休斯是那種「不用找任何藉口就輕易倒到黑勢力那邊去」的人。

魯休斯像他的家族一樣,覺得「純血統」更具有優越性。

而且他也信奉「黑魔法」。

跩哥就曾說過,他父親之前想把他送到德姆蘭學院學習,而並非是霍格華茲。

德姆蘭學院(Durmstrang Institute)是一所以專門教授黑魔法出名的魔法學校,位於北歐。

德姆蘭的校長——卡卡洛夫也是。

而且這個學校不接受「麻瓜」的學生,教授的也是「黑魔法」一類的比較黑暗的魔法知識。

傲嬌的跩哥

確實,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跩哥從小就是自大的,驕傲的,也很看不起「麻瓜」家庭出身的人。

比如,他多次明里暗裡叫妙麗「泥巴種」。

在巫師界,這個稱呼是非常惡毒的。它專門針對父母都不會魔法的「麻瓜」出身的人,意思是「骯髒的,劣等的血統」。

跩哥這麼叫妙麗,無疑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因為他是所謂的「純血統」。

而對於同樣是「純血統」的奈威隆巴頓,跩哥也絲毫沒有客氣。

在一年級的時候,奈威的奶奶給他寄了一個「記憶球」。

當時馬份就把球搶走了,但是在麥教授的制止下,他不情願地還了回來。

在新生們的第一節「飛行課」上,奈威從掃帚上摔了下來。

馬份又趁機拿起了地上的「記憶球」,並且帶著它飛上天,挑釁地說要放在樹上讓奈威勾不到。

雖然後來哈利及時把球救了回來,不過馬份這小子有多壞我們是知道了。

還有三年級的時候,哈利第一次見到了「催狂魔」,就被嚇暈了過去。

馬份因為這個,一有機會就模仿「催狂魔」嘲笑哈利。

甚至在魁地奇決賽上,馬份還和他的幾個小跟班穿上黑袍,化妝成「催狂魔」的樣子,分散哈利的注意。

不過這些都是在原著小說中才能看到的,例子比比皆是。

他嘲笑榮恩絳紫色的帶著花邊的長袍,連帶著還有衛斯理一家的貧窮。

他在三強爭霸賽前夕,戴著「波特臭大糞」的徽章鄙視哈利,也許是他的慫恿,幾乎每個史萊哲林學生都戴了。

可能是一貫的套路,徽章上的字在五年級的時候變成了「衛斯理是我們的王」,目的是為了嘲笑榮恩。

馬份甚至寫了一長串的歌詞,為了在比賽上羞辱榮恩。甚至在輸了球後,他又三番四次嘲諷榮恩家的生活條件差,哈利從小跟「麻瓜」一起生活之類的。

通過這些事例,我們不難看出馬份的傲嬌無禮,咄咄逼人。

但是回頭一想,除了他對妙麗那個具有真正惡意的稱呼之外,別的事情好像也只是同學之間的惡作劇。

哈利與跩哥的關係 = 詹姆波特與石內卜?

其實很多時候,哈利他們也並不是沒有反擊。

有的時候,甚至覺得哈利也挺壞的。

像是二年級的時候,因為不斷有學生被「石化」,所以「史萊哲林繼承人」把「密室」的怪獸放出來了的消息被傳開。

哈利一直懷疑馬份就是所謂的「史萊哲林繼承人」,所以和妙麗榮恩一起秘密地在盥洗室製作出了「複方湯劑」。

哈利和榮恩喝下藥劑,變成馬份的兩個小跟班,混入了史萊哲林的公共休息室,想套出關於「繼承人」的消息。

偷偷熬製藥劑,然後變成別人的樣子來套話,這樣的行為顯然不是光明正大的,甚至連妙麗都說大概違背了五十條校規。

還有六年級的那次,哈利看到馬份在波金與伯克斯裡,鬼鬼祟祟地讓人修理東西。

他懷疑是馬份為了自己父親被關進了監獄想要報仇,所以在密謀什麼不好的事情。

於是哈利在去學校的火車上,穿著隱形衣混進了馬份一行人的車廂,並躲在行李架上偷聽他們的談話。

躲在暗處偷聽這種事聽起來也不是什麼正派的行為。也並不能因為做這件事的人是書裡的主角,就能讓這樣的行為合理化。

然後,哈利就被馬份發現了。

馬份用了一個「石化」固定住了哈利,然後把隱形衣蓋在他身上轉身離去了。

看到這裡,我居然覺得馬份的行為無可厚非。

換成任何人發現自己被偷聽,都會想報復一下,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他在學校的頭號敵人——哈利波特。

如果馬份更壞一點,他完全可以對哈利使用更壞的咒語,而不是簡單地固定住他。

他還可以把這件珍貴的「隱形衣」拿走,用別的什麼羞辱性的條件讓哈利換回來。

可是他都沒有,他就是覺得很煩,只想讓他蓋著「隱形衣」默默無聞地從學校消失而已。

而且馬份和哈利的關係,有的時候也是挺微妙的。

在「馬份莊園」的時候,跩哥放了哈利一馬。

當時水仙讓馬份辨別被「蟄人咒」毀容的哈利,以便召喚黑魔王。但馬份一直說「不確定,不知道」。

試想當時一起被抓住的妙麗和榮恩可沒有被毀容,馬份深知他們都是在一起的。

他這麼做的理由只能是想放哈利一馬。

還有在最後,哈利去「萬應室」尋找雷文克勞的冠冕,但是被馬份一行人阻撓。

克拉布想對哈利使用咒語,也是馬份阻止了他。

當然,在克拉布放出了「厲火」卻無法熄滅它之後,哈利也救了馬份一命。

所以感覺跩哥和哈利的關係,有點像是詹姆和石內卜的關係——互相看不順眼,但關鍵時候還是會放對方一馬。

「他的靈魂還沒被完全糟蹋」

其實一直覺得跩哥的內心並不壞,只是他的成長環境和他的家庭對他的影響太深了。

他很關心父母的安危。

在父親失勢以後,他硬著頭皮去完成黑魔頭給予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他也很害怕。

他在盥洗室對愛哭鬼麥朵哭訴,說自己「幹不了,他會殺了我」。

但是為了父親,也為了自己的家族,他沒有更多選擇,只能朝著錯誤的方向走下去。

還好,他很聰明,比大多數的「食死人」都要聰明。

他為「殺掉鄧不利多」的任務想了一些計劃。

首先,他需要在最後的時刻把「食死人」放進學校。

於是他從「消失櫃」那裡得到靈感,在兩個櫃子之間修了一條通道,連著波金與伯克斯和霍格華茲。

這樣他們就可以通過這條密道進入學校。

其次,他不確定「消失櫃」可以修好,所以他還想了一些別的辦法以求萬無一失。

他給「三把掃帚」酒吧的羅斯默塔女士施了「奪魂咒」,讓她把一串帶著可怕魔咒的項鍊給一個學生,然後那個學生就可以把項鍊給鄧不利多。

當然這個計劃失敗了,凱蒂貝爾中了魔咒而不是鄧不利多。

於是他心生一計,讓羅斯默塔給一瓶蜂蜜酒下毒,並賣給了赫瑞司·史拉轟教授。

可是赫瑞司·史拉轟因為嘴饞,並沒有按照計劃把蜂蜜酒作為聖誕禮物送給鄧不利多,而是在慶祝榮恩解毒成功時拿出來給大家一起喝。

所以中毒的是羅恩。

雖然這兩個計劃都失敗了,可是不得不承認他的方法非常巧妙。

並且,他從妙麗在「鄧不利多軍」時期造的硬幣那裡得到了啟發,也學到了這個方法並用此和羅斯默塔傳遞消息。

當然蜂蜜酒下毒的方法也是從妙麗那偷聽到的,因為她說管理員飛七無法識別藥水。

到了最後關頭,他繳械了鄧不利多的魔杖,臉色慘白,卻下不了手。

他說自己沒有選擇,如果不這麼做,「佛地魔」就會把他全家殺掉。

他在鄧不利多的勸說下,把直指校長的魔杖降低了一些。這一切都說明他並不是真的想殺掉鄧不利多。

他做不到,他也並不是真正的壞人。

就像鄧不利多對石內卜說過的,「那個男孩的靈魂還沒被完全糟蹋….我不願意因為我的緣故把它弄得四分五裂。」

JK羅琳對跩哥的人物塑造無疑是成功的。

跩哥在小說裡像每個真實存在的人一樣,擁有複雜的人性。

他有血有肉,有思想,有自己的痛苦和驕傲。

他很多不良的行為都來自於原生家庭的影響,但他的內心卻仍存著一絲善良。

只要有這點善良,他就還是那個傲嬌的少年,他就還是我們的跩哥。

可惜的是電影並未將這些細節都演出來,讓大家能夠更有感覺。

你覺得呢?跩哥馬份是個壞人嗎?還是他也值得同情呢?可以留言告訴我們喔。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