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從「兩個細節」看出黑衣人在加入組織前曾經是位警察!他究竟是白還是黑?-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如果真的是警察怎麼會讓自己負債累累到參加遊戲呢?

#魷魚遊戲 #黑衣人曾經的職業 #難不成他也是臥底?

*正文開始

作者:青檸檬侃娛
整理:冒牌生

能參加《魷魚遊戲》的人基本都是負債累累,而且大多都被強制簽訂了器官協議,就連紅衣人也不例外,他們肯為神秘組織辦事,都是因為在外面混不下去的緣故。

然而有一個人倒是挺讓人好奇,作為紅衣人的首領黃仁昊,他之前是做什麼職業的,難道都跟參賽者一樣,都沒有穩定的工作嗎?

從黃仁昊對整場遊戲的把控,還有對違背規定者的果斷,不難證明他其實是個人才,既然是人才,為何不好好工作,反而要進入神秘組織呢?

而且劇中有很多細節都在證明,黃仁昊的職業跟弟弟一樣都是警察,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瞭解一下吧!

第一:乾淨整潔的租屋處。

黃仁昊跟其他參賽者還有一點不同之處,那就是過分的精緻,弟弟黃俊昊找到他的租屋處時,已經許久沒人居住了,但屋子被收拾得很整齊,一點都不像是一個交不起房租的人。

如果不是黃仁昊有潔癖,那就只能說這是他多年的習慣,只有軍人或者警察才會有相似的習慣!

拋開租屋處,黃仁昊成為黑衣人之後,也有自己單獨的大房間,他的房間裡陳設依舊很整齊,而且房間內還有許多參賽者的資料,既然是在黃仁昊的房間,那就意味著資料平日裡都是由他一個人整理的,遊戲已經開辦了幾十年,資料數不勝數,弟弟能清楚找到哥哥參賽那年的資料,可見黃仁昊的細節做得有多到位。

第二:對警察槍支過分瞭解。

一般人根本不會區分警察槍支與普通槍支的區別,黃俊豪殺了一個紅衣人,哥哥黃仁昊從屍體中找到了子彈,當即認定有警察混入了其中,所以才會派人開啓地毯式搜查。

如果他曾經不是警察,又怎會輕易知道警察拿的是什麼子彈呢?包括槍裡面能裝多少子彈都一清二楚。

在找到弟弟後,黃仁昊早就猜到弟弟槍裡只剩一顆子彈,為了確保弟弟的性命,他已經服軟讓弟弟跟自己走,只不過弟弟的不可置信終究還是讓這兩兄弟間產生嫌隙,黃仁昊只能開槍,只不過那一槍並沒有打中弟弟的心臟或者額頭,反而是打在了肩膀上,只有多年實戰經驗的人,才能準確無誤把子彈打到自己想要的位置上。

可見黃仁昊之前的職業很有可能是警察, 不單單是黃仁昊,還有那些手持槍支的三角形紅衣人,他們同樣有軍人或者警察的身份,因為大家的分工非常明確,沒啥能力的就做些低等雜活,稍微有一技之長的,必定是在合適自己的崗位上,普通人怎麼會開槍,還能精准淘汰參賽者?

可見這些人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而訓練他們的人並非神秘組織,而是曾經的職業!

黃仁昊到底是黑是白,一時之間竟有些糾結,畢竟他對弟弟的心軟是看在眼中的,可對參賽者的一個個淘汰卻無比冷酷。

問題來了,你覺得黑衣人黃仁昊到底是隱藏的好人還是壞人呢?

 

貫穿《魷魚游戲》的「三個符號」究竟代表了什麼意思?男主角最後為何要染紅髮?

貫穿《魷魚游戲》的總共有三個符號,這三個符號究竟代表什麼,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來做一個詳盡的分析你就明白了。

1、遊戲——「為了公平起見,我們不能事先公佈遊戲內容」

偽裝1:公平、平等的外衣

事件1:「為了公平起見,我們不能事先公佈遊戲內容」——□(管理員)

這是□(管理員)的一句話。

可現實是:第一個遊戲:一二三木頭人。這個「一二三木頭人」也是第一次來的時候的暗號。

六個遊戲,其實都在宿舍的牆上,前期人太多了,被床擋著不容易被看到,後期人少了,但是已經沒有人有心思再去關注其他戲家,加上食物少、睡眠不足,在高心理壓力的遊戲之後,體力、注意力都不容易支撐,沒有人發現也說得通。

比如拔河遊戲之後,他們在經歷特別遊戲的夜晚廝殺,準備搭起堡壘防範,所有人都在搬東西,可是沒有人注意牆上的畫。

在最後只剩下三個人,宿舍佈置了宴席,背後牆上的畫的遊戲圖就更加明顯了,可惜在座的三位也是沒有心思看了。

這樣的設計,透過這樣去看,不知不覺就把主辦方的實際掌控那群人,塑造成了「造物主」。

這樣看來,那個器官買賣團隊中,醫生因為沒有得到第二天遊戲的內容就起了爭執,致使大部分團滅(畢竟有一個是警察小哥殺的),是不是就變得很可悲?(器官買賣團隊是2個勞工+2個士兵,他們的團隊有管理員的參與,應該是沒有告訴他們,因為只有管理員才會在監控室,才會有可能看到參賽者們宿舍牆壁上的圖畫。)

事件2:主辦方反覆貫徹「公平、平等」,可能因為這群目標人群在現實社會的待遇很容易讓他們產生不平等的感覺。

可轉念想想,士兵和醫生一下就被射殺了,士兵沒有一句解釋,這段解釋說明也很可能只是為了穩定參賽者內部,畢竟平白無故少了醫生這個參賽者,可能會引起恐慌。

所以,這些說辭,想來都是為了「不必要的麻煩」而服務。

事件3:說大家都是公平、平等的,然而參賽者001,卻是這個遊戲的主辦方。

事件4:在第五個遊戲的時候,017號(玻璃廠大哥)在被發現真的能夠通過工作經驗看出來強化玻璃和普通玻璃的差異的時候。

黑面具:「根據他的資料顯示,他曾經在玻璃工廠工作」

vips-獅子臉:「資料上有?我怎麼會沒注意到?」

vips-水牛臉:「我也沒看到。」

vips-鹿角臉:「那就沒意思了。」

然後就被關了燈。

然後……

vips-獅子臉:「這麼做好像有用。」

vips-水牛臉:「對啊,他現在沒信心了。」

他們只是來找樂子,他們才不關心什麼公平不公平。

他們眼中,他們沒有強迫任何人,他們只是創造了一個這些人「無法拒絕的機會」。

偽裝2:披著小孩子遊戲的皮,實則其實是殺人遊戲

在「小孩子遊戲」的外表下,參賽者都抱有「容易」的心理。

在第二個遊戲之後,101號張德秀當著眾人的面打死了一個人,而所有的勞工、士兵、管理員都無反應,才漸漸意識到這確實是個殺人遊戲。

2、人心與算計——所謂的自由與自主,都是精心計算後的結果主辦方→參賽者的心理把控:注入理念

主辦方面對參賽者的人心壓制:從初步獲取信任——初步信任破裂——武力壓制——「所謂的機會」+「自主自由地選擇」——後續全程參與完遊戲。

第一步:掌握初步信任,進行第一個遊戲。

雙方見面的時候是完全不信任的。所以參賽者看到的主辦方,言辭懇切,「慷慨大方」,沒有任何「威脅」。參賽者沒有看到士兵(△),看到的都是n個勞工(◯)+1個管理員(□)。等到他們真正見到槍,是在「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場地上(開始也都奇怪牆上的洞是幹嘛的)。

在第一個遊戲之後,他們見到的就是n個勞工(◯)+1個管理員(□)

參賽者初次見面的時候:

主辦方從始至終口吻誠摯,「以理服人」,「輔以案例」。

勞工的位置,變成了士兵。

第一個遊戲,淘汰了255人,456人之中剩下201人。看到人死了那麼多,初步的信任破裂。

第二步:武力壓制控場、開始談錢,1個參賽者=1億韓元,外面的生活不好過,這裡「我們」能給「你們」「機會」。

主辦方通過宣揚的民主、自由的投票,讓大家自己決定去留,最後還不忘記說一句「如果大多數人都想重啟遊戲,我們隨時都會再次開始」。

他們都是「負債累累、被債主追債」過著「如垃圾般餘生」的人,其中大部分還簽了放棄身體保密協議。回到現實生活中,還會是那個樣子,沒有什麼改變。

不出所料,參加率93%(201人中有187人回來),高得嚇人,卻不難猜到。

他們都回來了

從復賽率的統計,人員的監控這些的熟練程度,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已經不是第一屆了。後續在檔案室可以看到,這個遊戲最早的檔案至少是有從1988年開始的(檔案中記錄最早獲勝的名單是從1988年開始的)。

而且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每年一次,且只會有一個參賽者獲得勝利。但是這個情況是不會提前告訴這些參賽者的。這樣也給他們營造了一種,自己可以跟其他人結盟一起獲勝的假象的可能性。

反覆強調「所謂的機會」+「自主自由地選擇」,加上參賽者們的賭徒心理,後續幾乎都是參與完了遊戲,後面即使有人再提出來重新投票,也沒有人響應了。

到了後面,人數越來越少,但因為花費的代價過大,所以幾乎就是有人怕對方想要退出了。

主辦方想要的節目效果:除了遊戲本身的把控,還有飲食、睡眠等。

第二個遊戲是椪糖。參加人187人,79人被淘汰,剩餘108人。

第一個遊戲進去看到的還是兩個勞工+1個巨人娃娃,第二個遊戲就直接是一個士兵1v1的監視參賽者。

這個場景很有意思,讓我想到了監考。不知道有沒有人有過監考的經歷,其實小動作在講台上看得一清二楚,只要是想管,其實都逃不過,更別提還有監控。

像下面這種1v1的監視+監控,有小動作怎麼會看不到,其實本來也就是允許的。

不難看出,前面第1、2個遊戲,其實沒有很大的節目效果,在這個遊戲本質就是殺人遊戲的情況下。所以從第2個遊戲之後,主辦方開始加料了(我猜測可能也有人數過多的因素,第2個遊戲的淘汰人數少了,後面我會做表解釋一下)。

所以,這一天的吃食中只有一顆蛋跟汽水,在有了矛盾之後,可以讓參賽者有工具進行搏殺。對於短缺食物,必定也會引發爭端,也跟了參賽者內部矛盾激化的條件。

而且在經歷了這兩輪遊戲,應該大多數人都意識到了「死一個人=多分1個億」。且在101號張德秀當場打死了一個人之後,所有的勞工、士兵還有管理員,都一動不動。

那麼「殺人」——是被允許的。

理念根植完畢。開啟「特別遊戲」。

如果說第1、2個遊戲+特別遊戲算是熱身+植入概念,那麼3、4的遊戲差不多算是要製造對立,所以應用的是團隊賽。第三個遊戲10人一組的拔河,一個團隊一起生死;第四個遊戲兩人一組玩彈珠,你死我活,各自對立。除了節目效果以外,還可以防範他們內部團結反叛(不僅是暴力反叛,前面說過的要是半數人不玩了,針對主辦方來說也是很大的損失,不過話說回來,第一次不玩,是讓不玩的,第二次不玩了,不知道還會不會讓)。

第四個遊戲在第六集,幾乎是評價最高、最精彩的設計的環節。

在經歷了第三個遊戲的團隊賽之後,很容易想到,讓組隊的話就是讓一起成為隊友去玩,而且在引導話語的時候也有說「相互握手成為同伴」。這些標誌性的話語,很容易讓參賽者產生一起組隊的心理,誰想到會是相互pk。所以這樣組隊下的對抗才會更加的具有情感碰撞。

從第五個遊戲開始,才是真正的殺人遊戲開始了。

參賽者幾乎都是第一次參賽,而vips是老觀眾了。vips是在第五輪遊戲開始之前才到的,而且裡面有個人在第五個遊戲開始之前說了一句話:「真正的勝負會從這一輪開始」。

這一輪,16個人參賽,13個人淘汰,擁有最高淘汰率,可以說是總決賽的熱身賽。

我將這些遊戲的情況大致歸類如下:

這個表,從這個「遊戲淘汰率」就不能看出,基本上每個遊戲都是50%及以上的淘汰率,而第二個遊戲明顯淘汰人數少了。而第五個遊戲號稱是「真正的開始」,憑藉著81%的淘汰率,它當之無愧。

要想把控遊戲在第六輪結束,增加一些手段是很必要的。(注意,為什麼是六輪,在檔案室的禮品盒子裡面,有每年遊戲的獲勝者,寫明了,「第六輪勝出者」,所以推斷每年遊戲都是六輪。)

218號鄰居哥在殺害了北韓小姐姐之後,立刻就有收屍的來了,應該是監控室的人一直在等他們動手。然後456號男主角想要報復,卻被士兵攔下來了,因為最後一場遊戲還沒有開始,需要他倆都活著。

這裡再說一下,前面幾輪的飲食:1小盒飯,1個麵包+1瓶奶,1個雞蛋+1瓶汽水,1個玉米,1個大土豆1瓶水。到了最後一輪比賽前,三人的晚宴吃到了最豐盛的食物,可能是了要吃飽了才有力氣幹活的道理吧。

吃完之後,吃飯的刀叉,收走了叉子,留下了刀子。

3、各種角色的情況和視角:參賽者們:

參賽者從到頭尾,只看到了◯△□(勞工、士兵、管理員),黑面具、主辦人、vips他們連面也沒見到,很大機率不少參賽者都不知道有他們的存在。

◯勞工:

這個體系最底層的工作者,只能聽命行動,有嚴格的作息要求。勞工跟參賽者可以說是一體兩面,他們有非常多的相似點。無法知曉遊戲的內容。

我總結一下:

有意思的是,因為勞工可以負責搬運參賽者的屍體,所以這種「屍體」在他們看來也是一種可以利用的物件。

△士兵:

聽命於管理員,比勞工多一個武器,也不用定時定點、被限制活動。無法知曉遊戲的內容。

□管理員:

主要是解說作用,並且能掌管監視器。位於勞工、士兵的頂端。有監視器可以看到牆壁上游戲的圖。

黑面具——凌駕於參賽者、勞工、士兵和管理員之上的提線木偶:「我是負責人,負責管理及監督這裡的一切」

位於勞工、士兵、管理員的頂端,掌管他們的生殺。實則也是屬於提線木偶。目前這一位是2015年遊戲的勝出者,黃仁昊,小警察的哥哥。也知曉遊戲的內容。

他基本上就是高級管理員,在他的電話上,0號鍵,印著「oper」,應該是operate。

你看不到提線木偶的那一頭究竟是誰牽著線,也看不到電話線的那一頭,究竟是誰打來的電話。

主辦人——找樂趣、也找點錢:

韓國遊戲的主辦方,負責接待等主要事宜,遊戲的創建等。也是這次遊戲的001號參賽者,吳一男。他主要還是找樂趣。

我個人感覺,可能也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他才會有「2015年勝出者」來擔任「黑面人」這種情況,又或許,是先當了「黑面人」,再去當了「2015年的勝出者」?

這個老爺子真的全程都是在享受。

vips——找樂趣、也找點錢:

遊戲押注的核心人員,在家可以遠程觀賽,也可以到現場觀賽,但是也不知道遊戲的內容。來現場的應該是少數,畢竟押註一場100萬美元,他們也說高了(整個遊戲光是勝出者獎金高達456億韓元,大概是3853.3萬美元)。可想而知,其背後應該是還有不少的參與者。

如果這個也算是鏡頭語言的話,可能也是一個暗示,就是在最後比賽結束之後,vips的頭套放在平台上,目之所及是那5個vips的頭套,但是外圍有大量的黑色部分,或許也說明,押注的人不止這點。

劇情之外:主辦人的朋友們——找樂趣、也找錢。

整個遊戲在他們看來也就是一場「賽馬」。這些人就好比是莊家。參賽者們被不知不覺打上了標記,主辦方擁有他們檔案和就診記錄,可以在現實生活中追踪他們的任何動態,在島嶼上擁有的槍支彈藥,可想而知,這群人在韓國的權利有多大。

(另外說一嘴,這些人既然在外面權勢滔天,是肯定不怕外面有人查到這裡來逮捕他們的,那麼逃生通道用來幹嘛呢?不是外部的問題,那就是內部的問題。可能是參賽者反叛,可能是勞工、士兵們的反叛,也可能是他們聯合起來的反叛。)

所以,綜上而言,大概就是:「看到的只是表面,沒有看到的才是重點」。

大致梳理如下,基本上也是一個三方陣營:

4、看待遊戲:

這可以說是一個被主辦方精心包裝起來的殺人遊戲。

所有環節都是被精心設計過的,讓參賽者不得不深陷其中卻不自知。

參賽者們眼中的遊戲——「機會」,以為自己的「努力」可以獲勝。

黑面人、vips眼中的遊戲——「賽馬」

主辦人眼中的遊戲——「停下腳步幫了一個人渣」

5、其他數字3:3個符號、參賽者們的3條協議、勞工的3個規則…

3這個數字,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

3個符號:面具上、衣服上、卡片上等等。

最開始:◯△□——卡片上,只是一個logo

後來:出現了面具男們:

◯:勞工

△:士兵

□:管理員

再後來,它們無所不在,衣服上,啤酒瓶上、地板上等等都有。

比如到最後三人用餐的地方,也是◯△□:

老頭的門牌

小到小豬存錢罐裡面的韓元的封條也是3個符號的,這個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到。

巨形娃娃的發卡:

硬幣:硬幣本身是圓形,一面是三角形,一面是正方形:

參賽者同意書的3條協議

勞工的3個規則

這裡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細節,一般人去做標示卡片的時候,這個卡片給誰做就會用到這種人的替代圖示,這樣才能讓看的人有代入感。但是,這明明是◯(勞工)的房間,但是這個卡片標示上的第一個人卻是△(士兵)的圖案。說明在這個體系裡面,最開始的時候士兵才是最底層,後續可能因為操控的手法越來越精準,從而把勞工這個種類演變出來了。

那麼可想而知,在從1988年開始的比賽中,在最開始沒有勞工的比賽中,或許會很多場都是單純以槍械來支撐的。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