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游戲》從厭惡到恐懼!這 3 個原因分析,為何張德秀注定「輸給韓美女」!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韓美女雖然陰魂不散,但卻是最敢跟張德秀抗衡的!

#魷魚遊戲 #韓美女對抗張德秀 #關鍵三個原因

*正文開始

作者:青檸檬侃娛
整理:冒牌生

《魷魚游戲》中有一位強者叫做張德秀,他曾經混在黑幫中,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不是得罪了重要頭領,他也不會淪落到玩遊戲的地步。

誰曾想,456位參賽者中,唯一敢跟張德秀抗衡的竟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甚至還有點無賴、陰魂不散,這個女子就是「韓美女」。

先不說韓美女的具體年紀有多大,反正不是被稱作大姐就是大嬸,畢竟顏值已經不年輕了,所以張德秀對韓美女起初很是厭惡的,覺得這個女人太囉嗦,想要跟著他,不過是想為自己得到一個保護屏障罷了。

所以,如果不是韓美女在碰糖環節丟給他一個打火機,讓他順利通過關卡,張德秀壓根不會理會這個女人。

在張德秀眼中,有用的時候我會保護你,可一旦危及到自己的利益,畢竟會想盡辦法擺脫,這不,韓美女剛幫了他,甚至還跟他發生了關係,可是這些都只不過是張德秀生理上的需求而已。一到團隊遊戲,張德秀就立馬就拋棄了韓美女,導致韓美女徹底心寒,並發誓一定要弄死他。

雖然大家以為韓美女只是說說而已,但誰曾想,她竟真的兌現諾言了。

踩玻璃遊戲,張德秀正好排在韓美女的前面幾位,在這場遊戲中,韓美女想的不是贏,而是讓張德秀死。

在沒有了中間人的阻礙,韓美女直接抱著張德秀一起摔下去,無論張德秀怎麼服軟都不行,兩人的雙雙殞命看上去著實慘烈。

其實從剛開始張德秀對韓美女的厭惡,再到後來的恐懼,這個陰魂不散的人,就注定了張德秀的悲劇。至於叱吒黑幫的張德秀為何會敗給韓美女,則是有3種原因。

第一:張德秀的背叛。

如果張德秀不對韓美女承諾自己會保護她,也不承諾會一起贏到最後,就算韓美女再怎麼死纏爛打,她也不會對張德秀起殺心的。最主要的是韓美女感覺到被背叛了,或許韓美女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因為男人的背叛才變得如此淒慘吧。

但張德秀在遊戲中,就如同在外面的黑幫一樣,做了同樣的事。在外面他背叛黑幫,結果被追殺,在遊戲中他背叛韓美女,結果也被韓美女追殺。他本來就不是個值得依靠的人。

第二:女人的最後底線

對於女人來說,貞潔是很重要的東西,也是她們最後的底線,就像是交易工具一樣,韓美女將自己奉獻給了張德秀,就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從張德秀的身上,韓美女看不到任何希望,甚至只是被一味地索取,女人的報復心非常強,所以韓美女會豁出一切,將張德秀置於死地。

第三:張德秀破壞了規則。

其實不止是韓美女,就算是換成其他人,也會想殺了張德秀。

因為這是一個搏命的遊戲,容不得所有人破壞規則,大家都是抱團取暖,唯有張德秀太過自私,一味想著自己的利益,怕時間到的話,後面的人就自己往前去踩玻璃,要死一起死,這種態度讓所有人感到不悅。

既然他破壞了規則,當然會遭到別人的記恨。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罪有應得吧!

或許有人會覺得韓美女為何不把張德秀給推下去就好,需要用自己的命去殺人,不虧本嗎?

關鍵這兩人的體型明擺著就是有很大的差異,如果韓美女不死死抱住張德秀,對方只會將她給推下去,韓美女根本沒有把張德秀推下去的勝算,所以她必須要拉著張德秀一起死,反正在彈珠遊戲中,韓美女早就是被所有人拋棄剩下的唯一一個人,對於韓美女來說,她不只被張德秀拋棄了,還被這整個世界都拋棄了。

所以玩到最後,韓美女也不在乎什麼輸贏了,他只想對那個自己奉獻身體,卻被狠狠拋棄的張德秀報仇。

《魷魚游戲》中其實還有很多令人頭皮發麻的細節,富有童年趣味的遊戲場景,卻在淘汰者的鮮血侵染下變得驚悚不已,還有要人性命的123木頭人等等,其中最可怕的莫過於裝屍體的禮物盒,但凡禮物盒一出場,決定有不少人被淘汰,然而禮物盒的精緻,跟裡面死相慘烈的屍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問題來了,劇中為何要用放大版的禮物盒裝屍體呢?這背後有什麼含義嗎?

說起來這個細節還是黃仁昊「精心」設計的,因為他是整個遊戲的背後負責人之一,掌控著一切遊戲的進程,就連屍體怎麼處理,都是黃仁昊說了算,至於他為何要用禮物盒來裝屍體,那這背後的含義就太過諷刺了。

黃仁昊有個弟弟,當初弟弟因為病情的緣故急需一顆腎,黃仁昊二話沒說,將自己的腎給了弟弟,可之後他就消失了,弟弟好不容易找到了出租屋,卻被告知房主已經好久沒回來,甚至還拖欠了好幾個月的房租。

黃俊昊是個警察,他進入房中,第一眼就找到了最重要的線索——「禮物盒」。

在禮物盒中,裝著一張神秘組織的卡片,這意味著哥哥也去參加遊戲了。

所以黃俊昊才會悄悄尾隨其他參賽者,進入了組織內部,然而讓黃俊昊沒想到的是,遊戲中用來裝屍體的盒子,跟哥哥家的盒子一模一樣,只不過沒發現,這個禮物盒跟自己哥哥有很重要的關係。

其實禮物盒的出現,就是為了證明黃仁昊成為組織中的一員,因為在所有參賽者中,除了黃仁昊之外,沒有人收到這個禮物盒,相當於這個禮物盒是黃仁昊的私人物品。

他確實參加了遊戲,而且還是那屆遊戲的冠軍,至於為何不願回到現實生活中,那就不得而知了。想必換做誰是黃仁昊,在現實生活中的一貧如洗,和在組織中的領導者,都會選擇後者。

既然成為遊戲的主要負責人,自然會將自己的所有物呈現在遊戲中,黃仁昊的權利有限,只能安排一個小小細節進去,而這個小細節就是禮物盒,整個遊戲都是充滿童年趣味的,即便有了淘汰者,哪怕死相再難看,也要被遮住,用禮物盒做棺材再恰當不過,同時也符合童年的遊戲主題。

只不過禮物盒的含義終究還是被扭曲了。

這個東西本來是代表美好祝福或是驚喜的,卻被黃仁昊用來裝屍體,只能說他不愧是遊戲的負責人,著實「盡職盡責」。其實禮物盒跟其他道具一樣,都是為了給參賽者們舒緩情緒,然而這些東西都是沾血的,背後的作用難免讓人覺得背脊發涼。

黃仁昊當年參加完遊戲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何會從一個善良哥哥蛻變成為一個惡魔?為何認為屍體會是一個禮物?是慾望改變了他,還是說他本就是個貪心不足而且殘暴的人?

如果當真如此,或許警察弟弟就不應該來找自己的哥哥,因為以前的哥哥早就死了。

貫穿《魷魚游戲》的「三個符號」究竟代表了什麼意思?男主角最後為何要染紅髮?

貫穿《魷魚游戲》的總共有三個符號,這三個符號究竟代表什麼,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來做一個詳盡的分析你就明白了。

1、遊戲——「為了公平起見,我們不能事先公佈遊戲內容」

偽裝1:公平、平等的外衣

事件1:「為了公平起見,我們不能事先公佈遊戲內容」——□(管理員)

這是□(管理員)的一句話。

可現實是:第一個遊戲:一二三木頭人。這個「一二三木頭人」也是第一次來的時候的暗號。

六個遊戲,其實都在宿舍的牆上,前期人太多了,被床擋著不容易被看到,後期人少了,但是已經沒有人有心思再去關注其他戲家,加上食物少、睡眠不足,在高心理壓力的遊戲之後,體力、注意力都不容易支撐,沒有人發現也說得通。

比如拔河遊戲之後,他們在經歷特別遊戲的夜晚廝殺,準備搭起堡壘防範,所有人都在搬東西,可是沒有人注意牆上的畫。

在最後只剩下三個人,宿舍佈置了宴席,背後牆上的畫的遊戲圖就更加明顯了,可惜在座的三位也是沒有心思看了。

這樣的設計,透過這樣去看,不知不覺就把主辦方的實際掌控那群人,塑造成了「造物主」。

這樣看來,那個器官買賣團隊中,醫生因為沒有得到第二天遊戲的內容就起了爭執,致使大部分團滅(畢竟有一個是警察小哥殺的),是不是就變得很可悲?(器官買賣團隊是2個勞工+2個士兵,他們的團隊有管理員的參與,應該是沒有告訴他們,因為只有管理員才會在監控室,才會有可能看到參賽者們宿舍牆壁上的圖畫。)

事件2:主辦方反覆貫徹「公平、平等」,可能因為這群目標人群在現實社會的待遇很容易讓他們產生不平等的感覺。

可轉念想想,士兵和醫生一下就被射殺了,士兵沒有一句解釋,這段解釋說明也很可能只是為了穩定參賽者內部,畢竟平白無故少了醫生這個參賽者,可能會引起恐慌。

所以,這些說辭,想來都是為了「不必要的麻煩」而服務。

事件3:說大家都是公平、平等的,然而參賽者001,卻是這個遊戲的主辦方。

事件4:在第五個遊戲的時候,017號(玻璃廠大哥)在被發現真的能夠通過工作經驗看出來強化玻璃和普通玻璃的差異的時候。

黑面具:「根據他的資料顯示,他曾經在玻璃工廠工作」

vips-獅子臉:「資料上有?我怎麼會沒注意到?」

vips-水牛臉:「我也沒看到。」

vips-鹿角臉:「那就沒意思了。」

然後就被關了燈。

然後……

vips-獅子臉:「這麼做好像有用。」

vips-水牛臉:「對啊,他現在沒信心了。」

他們只是來找樂子,他們才不關心什麼公平不公平。

他們眼中,他們沒有強迫任何人,他們只是創造了一個這些人「無法拒絕的機會」。

偽裝2:披著小孩子遊戲的皮,實則其實是殺人遊戲

在「小孩子遊戲」的外表下,參賽者都抱有「容易」的心理。

在第二個遊戲之後,101號張德秀當著眾人的面打死了一個人,而所有的勞工、士兵、管理員都無反應,才漸漸意識到這確實是個殺人遊戲。

2、人心與算計——所謂的自由與自主,都是精心計算後的結果主辦方→參賽者的心理把控:注入理念

主辦方面對參賽者的人心壓制:從初步獲取信任——初步信任破裂——武力壓制——「所謂的機會」+「自主自由地選擇」——後續全程參與完遊戲。

第一步:掌握初步信任,進行第一個遊戲。

雙方見面的時候是完全不信任的。所以參賽者看到的主辦方,言辭懇切,「慷慨大方」,沒有任何「威脅」。參賽者沒有看到士兵(△),看到的都是n個勞工(◯)+1個管理員(□)。等到他們真正見到槍,是在「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場地上(開始也都奇怪牆上的洞是幹嘛的)。

在第一個遊戲之後,他們見到的就是n個勞工(◯)+1個管理員(□)

參賽者初次見面的時候:

主辦方從始至終口吻誠摯,「以理服人」,「輔以案例」。

勞工的位置,變成了士兵。

第一個遊戲,淘汰了255人,456人之中剩下201人。看到人死了那麼多,初步的信任破裂。

第二步:武力壓制控場、開始談錢,1個參賽者=1億韓元,外面的生活不好過,這裡「我們」能給「你們」「機會」。

主辦方通過宣揚的民主、自由的投票,讓大家自己決定去留,最後還不忘記說一句「如果大多數人都想重啟遊戲,我們隨時都會再次開始」。

他們都是「負債累累、被債主追債」過著「如垃圾般餘生」的人,其中大部分還簽了放棄身體保密協議。回到現實生活中,還會是那個樣子,沒有什麼改變。

不出所料,參加率93%(201人中有187人回來),高得嚇人,卻不難猜到。

他們都回來了

從復賽率的統計,人員的監控這些的熟練程度,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已經不是第一屆了。後續在檔案室可以看到,這個遊戲最早的檔案至少是有從1988年開始的(檔案中記錄最早獲勝的名單是從1988年開始的)。

而且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每年一次,且只會有一個參賽者獲得勝利。但是這個情況是不會提前告訴這些參賽者的。這樣也給他們營造了一種,自己可以跟其他人結盟一起獲勝的假象的可能性。

反覆強調「所謂的機會」+「自主自由地選擇」,加上參賽者們的賭徒心理,後續幾乎都是參與完了遊戲,後面即使有人再提出來重新投票,也沒有人響應了。

到了後面,人數越來越少,但因為花費的代價過大,所以幾乎就是有人怕對方想要退出了。

主辦方想要的節目效果:除了遊戲本身的把控,還有飲食、睡眠等。

第二個遊戲是椪糖。參加人187人,79人被淘汰,剩餘108人。

第一個遊戲進去看到的還是兩個勞工+1個巨人娃娃,第二個遊戲就直接是一個士兵1v1的監視參賽者。

這個場景很有意思,讓我想到了監考。不知道有沒有人有過監考的經歷,其實小動作在講台上看得一清二楚,只要是想管,其實都逃不過,更別提還有監控。

像下面這種1v1的監視+監控,有小動作怎麼會看不到,其實本來也就是允許的。

不難看出,前面第1、2個遊戲,其實沒有很大的節目效果,在這個遊戲本質就是殺人遊戲的情況下。所以從第2個遊戲之後,主辦方開始加料了(我猜測可能也有人數過多的因素,第2個遊戲的淘汰人數少了,後面我會做表解釋一下)。

所以,這一天的吃食中只有一顆蛋跟汽水,在有了矛盾之後,可以讓參賽者有工具進行搏殺。對於短缺食物,必定也會引發爭端,也跟了參賽者內部矛盾激化的條件。

而且在經歷了這兩輪遊戲,應該大多數人都意識到了「死一個人=多分1個億」。且在101號張德秀當場打死了一個人之後,所有的勞工、士兵還有管理員,都一動不動。

那麼「殺人」——是被允許的。

理念根植完畢。開啟「特別遊戲」。

如果說第1、2個遊戲+特別遊戲算是熱身+植入概念,那麼3、4的遊戲差不多算是要製造對立,所以應用的是團隊賽。第三個遊戲10人一組的拔河,一個團隊一起生死;第四個遊戲兩人一組玩彈珠,你死我活,各自對立。除了節目效果以外,還可以防範他們內部團結反叛(不僅是暴力反叛,前面說過的要是半數人不玩了,針對主辦方來說也是很大的損失,不過話說回來,第一次不玩,是讓不玩的,第二次不玩了,不知道還會不會讓)。

第四個遊戲在第六集,幾乎是評價最高、最精彩的設計的環節。

在經歷了第三個遊戲的團隊賽之後,很容易想到,讓組隊的話就是讓一起成為隊友去玩,而且在引導話語的時候也有說「相互握手成為同伴」。這些標誌性的話語,很容易讓參賽者產生一起組隊的心理,誰想到會是相互pk。所以這樣組隊下的對抗才會更加的具有情感碰撞。

從第五個遊戲開始,才是真正的殺人遊戲開始了。

參賽者幾乎都是第一次參賽,而vips是老觀眾了。vips是在第五輪遊戲開始之前才到的,而且裡面有個人在第五個遊戲開始之前說了一句話:「真正的勝負會從這一輪開始」。

這一輪,16個人參賽,13個人淘汰,擁有最高淘汰率,可以說是總決賽的熱身賽。

我將這些遊戲的情況大致歸類如下:

這個表,從這個「遊戲淘汰率」就不能看出,基本上每個遊戲都是50%及以上的淘汰率,而第二個遊戲明顯淘汰人數少了。而第五個遊戲號稱是「真正的開始」,憑藉著81%的淘汰率,它當之無愧。

要想把控遊戲在第六輪結束,增加一些手段是很必要的。(注意,為什麼是六輪,在檔案室的禮品盒子裡面,有每年遊戲的獲勝者,寫明了,「第六輪勝出者」,所以推斷每年遊戲都是六輪。)

218號鄰居哥在殺害了北韓小姐姐之後,立刻就有收屍的來了,應該是監控室的人一直在等他們動手。然後456號男主角想要報復,卻被士兵攔下來了,因為最後一場遊戲還沒有開始,需要他倆都活著。

這裡再說一下,前面幾輪的飲食:1小盒飯,1個麵包+1瓶奶,1個雞蛋+1瓶汽水,1個玉米,1個大土豆1瓶水。到了最後一輪比賽前,三人的晚宴吃到了最豐盛的食物,可能是了要吃飽了才有力氣幹活的道理吧。

吃完之後,吃飯的刀叉,收走了叉子,留下了刀子。

3、各種角色的情況和視角:參賽者們:

參賽者從到頭尾,只看到了◯△□(勞工、士兵、管理員),黑面具、主辦人、vips他們連面也沒見到,很大機率不少參賽者都不知道有他們的存在。

◯勞工:

這個體系最底層的工作者,只能聽命行動,有嚴格的作息要求。勞工跟參賽者可以說是一體兩面,他們有非常多的相似點。無法知曉遊戲的內容。

我總結一下:

有意思的是,因為勞工可以負責搬運參賽者的屍體,所以這種「屍體」在他們看來也是一種可以利用的物件。

△士兵:

聽命於管理員,比勞工多一個武器,也不用定時定點、被限制活動。無法知曉遊戲的內容。

□管理員:

主要是解說作用,並且能掌管監視器。位於勞工、士兵的頂端。有監視器可以看到牆壁上游戲的圖。

黑面具——凌駕於參賽者、勞工、士兵和管理員之上的提線木偶:「我是負責人,負責管理及監督這裡的一切」

位於勞工、士兵、管理員的頂端,掌管他們的生殺。實則也是屬於提線木偶。目前這一位是2015年遊戲的勝出者,黃仁昊,小警察的哥哥。也知曉遊戲的內容。

他基本上就是高級管理員,在他的電話上,0號鍵,印著「oper」,應該是operate。

你看不到提線木偶的那一頭究竟是誰牽著線,也看不到電話線的那一頭,究竟是誰打來的電話。

主辦人——找樂趣、也找點錢:

韓國遊戲的主辦方,負責接待等主要事宜,遊戲的創建等。也是這次遊戲的001號參賽者,吳一男。他主要還是找樂趣。

我個人感覺,可能也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他才會有「2015年勝出者」來擔任「黑面人」這種情況,又或許,是先當了「黑面人」,再去當了「2015年的勝出者」?

這個老爺子真的全程都是在享受。

vips——找樂趣、也找點錢:

遊戲押注的核心人員,在家可以遠程觀賽,也可以到現場觀賽,但是也不知道遊戲的內容。來現場的應該是少數,畢竟押註一場100萬美元,他們也說高了(整個遊戲光是勝出者獎金高達456億韓元,大概是3853.3萬美元)。可想而知,其背後應該是還有不少的參與者。

如果這個也算是鏡頭語言的話,可能也是一個暗示,就是在最後比賽結束之後,vips的頭套放在平台上,目之所及是那5個vips的頭套,但是外圍有大量的黑色部分,或許也說明,押注的人不止這點。

劇情之外:主辦人的朋友們——找樂趣、也找錢。

整個遊戲在他們看來也就是一場「賽馬」。這些人就好比是莊家。參賽者們被不知不覺打上了標記,主辦方擁有他們檔案和就診記錄,可以在現實生活中追踪他們的任何動態,在島嶼上擁有的槍支彈藥,可想而知,這群人在韓國的權利有多大。

(另外說一嘴,這些人既然在外面權勢滔天,是肯定不怕外面有人查到這裡來逮捕他們的,那麼逃生通道用來幹嘛呢?不是外部的問題,那就是內部的問題。可能是參賽者反叛,可能是勞工、士兵們的反叛,也可能是他們聯合起來的反叛。)

所以,綜上而言,大概就是:「看到的只是表面,沒有看到的才是重點」。

大致梳理如下,基本上也是一個三方陣營:

4、看待遊戲:

這可以說是一個被主辦方精心包裝起來的殺人遊戲。

所有環節都是被精心設計過的,讓參賽者不得不深陷其中卻不自知。

參賽者們眼中的遊戲——「機會」,以為自己的「努力」可以獲勝。

黑面人、vips眼中的遊戲——「賽馬」

主辦人眼中的遊戲——「停下腳步幫了一個人渣」

5、其他數字3:3個符號、參賽者們的3條協議、勞工的3個規則…

3這個數字,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

3個符號:面具上、衣服上、卡片上等等。

最開始:◯△□——卡片上,只是一個logo

後來:出現了面具男們:

◯:勞工

△:士兵

□:管理員

再後來,它們無所不在,衣服上,啤酒瓶上、地板上等等都有。

比如到最後三人用餐的地方,也是◯△□:

老頭的門牌

小到小豬存錢罐裡面的韓元的封條也是3個符號的,這個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到。

巨形娃娃的發卡:

硬幣:硬幣本身是圓形,一面是三角形,一面是正方形:

參賽者同意書的3條協議

勞工的3個規則

這裡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細節,一般人去做標示卡片的時候,這個卡片給誰做就會用到這種人的替代圖示,這樣才能讓看的人有代入感。但是,這明明是◯(勞工)的房間,但是這個卡片標示上的第一個人卻是△(士兵)的圖案。說明在這個體系裡面,最開始的時候士兵才是最底層,後續可能因為操控的手法越來越精準,從而把勞工這個種類演變出來了。

那麼可想而知,在從1988年開始的比賽中,在最開始沒有勞工的比賽中,或許會很多場都是單純以槍械來支撐的。

檔案細節1-001號的身份

警察先打開一個1999年的檔案,檔案人員名單是從1號開始的。但當警察打開2020年a12檔案打開,第一個是002號。這裡可能就是在暗示001號的身份了,001號參賽者吳一男,其實就是主辦人。(這個檔案做得還真不錯,1999年和2020年的檔案表格格式不一樣,1999年檔案字跡比較模糊。2015年的檔案和2020年的檔案表格格式倒是一樣的。)

檔案細節2-黃仁昊的照片

2015年參賽人員檔案中,翻到129號的時候,人物的照片很清晰,到了132號黃仁昊,就隱藏在黑暗中了。等於說是鏡頭語言,賣了個關子(可以自己去猜了)。

黃俊昊生還可能性

警察黃俊昊生還可能性還是很大。他哥哥黃仁昊是隊長,在追他上島後,特別打爆了氧氣罐發出聲音提醒他(注意,這裡的鏡頭切換,警察是在聽到聲音之後才回頭看到沙灘上追過來的面具人們)。

哥哥開槍打在了弟弟的左肩膀上,弟弟墜落懸崖,落到海裡,沒有看到人了。(沒有屍體,如果有第二季,復活可能性很大)

巨額獎金,日日懸在頭頂,看得到摸不到

這個小豬存錢罐子,即便是夜晚入睡後,燈都還是亮的。晚上關了燈還能看到小豬存錢罐,睡在床上,睜眼就能看到。

你自己可以試想一下,如果身負巨額欠款,已經簽訂了身體放棄協議,周邊親友幾乎也算是散盡了,外面的世界出去基本上等於等死,在這里安靜的睡著,睜眼就能看到巨大的財富,一個可能會屬於你的財富,你的心理會不會產生變化?

satisfy:

這個房間通常是用來幹什麼的,其實從牆上的畫就可以看出來了(仔細看看)。

動物本能的普適性:

vips在第五個遊戲的時候,看到參賽者們選1-16號的情形說:「中間的號碼總是最先被選擇的」、「那是動物的本能,當面臨危險時,動物就會想躲到群體中」。

有意思的是:

vips在抵達了島嶼之後,在談論「下注」的時候,

豹子臉69哥,押了69號(美麗的數字),在69號上吊自殺之後,後面又壓了96號(美麗的數字)。

vips在談論的時候,又提到了押注101號、62號。

62、69、96、101號,也都是這剩下的16位參賽者,中間一些的號碼。vips也是遵循動物本能在選。

換言之,他們都沒有想過456號會贏,而助力456號的卻是001號主辦人,這次的大賽很可能就是主辦方獲得了押注的勝利。所以,你看,遊戲內外都是套路。

這種遊戲比賽在世界各國可能都有:

台詞上的前後呼應:

第五個遊戲,244號在最前,中間是151號,後面是407號。

在玻璃橋上244號信教哥禱告,說「上帝的召喚是沒有順序的」。

407號對前面的151號說:如果你不推244號走,到時候我就得來推你。加上101號的助攻。151號鋌而走險去推244號,結果卻被244號反給推下去了。

「上帝的召喚是沒有順序的」——所以後面的先去見了上帝。

244號往前走一步,說:「主啊,感謝你。」

話音剛落,就被407號走上來推了。——「反正我們都會下地獄」

男主角最後染的紅髮的原因

猜測1:這個只能猜測一下了,「魷魚游戲」這個劇的logo是粉紅色變成了紅色的樣子,所以,男主角染紅髮可能跟這個有關,或許是第二季的主題色(第一季的面具人,勞工、士兵、管理員都是粉色服裝)。

猜測2:象徵救贖。耶穌這個題材在男主角獲勝後被拋到街上的時候出現過,然後男主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在巷道前方,出現了紅色的十字架。

001號和456號的再次見面

這個時間點也很有意思,是在12月24日,俗稱,平安夜。

韓國因為偏美的關係,雖然很多東西都是中國文化傳進去的(比如你看後面男主角過完「春節」,就去剪頭髮了——二月二龍抬頭),但是「他們一直很有自己的想法」。韓國的平安夜、聖誕節,也就相當於我們的除夕和春節了。

平安夜,路有凍死骨。

男主角決定再次參加比賽

說下時間,男主角在12月24日見完001號,然後去剪髮,然後去找了朝鮮小姐姐的弟弟,當時可以看到院子裡面的修女還在掃雪。所以日期不會跳得很快,再加上男主角的穿著,應該再次比賽的時間差不多可以鎖定在1-3月之間的樣子。如果時間線推進得慢,就是1月的可能性最高。

第一次比賽是從6月8日開始,6月8日遇到地鐵裡面的初賽篩選員。到了6月30日結束。差不多一個月時間。

按照比賽慣例,這次也可能是耗時1個月。

如果是一年一次的比賽,一般來說,按常理還是會定期開始和結束,畢竟他們的節奏控制得很好。比賽了這麼多年,也有很多可以支撐決策的數據。

所以,是什麼讓6月的比賽提前到1月/2月/3月了呢?

可能性1:因為負債高了。人,越窮,越賭。

可能性2:主辦方面對的vips輿論壓力

456號,邊緣號碼獲得了勝利,猜測大部分都輸了,贏了的是莊家。加上001號是主辦方自己的人參賽了,可能會有破壞vips的遊戲「公平」。

我們再次來回顧一下之前的「第六輪獲勝者名單」。極小號碼和極大號碼還是有一定機率出現的(這可能也說明了,主辦方即使001號不出現,也會有變相操作遊戲的可能。其實本來賭博這類游戲,日久年深,贏最多的也就是莊家。)。

1988年,第一屆,174號

1989年,第二屆,129號

1990年,第三屆,28號

1991年,第四屆,63號

1992年,第五屆,187號

1993年,第六屆,112號

……

2013年,第26屆,436號

2014年,第27屆,407號

2015年,第28屆,132號(黃仁昊)

2016年,第29屆,173號

2017年,第30屆,300號

第二季的可能性——劇方的瘋狂暗示

也可能是我捕風捉影了。

如果你把像是我們一樣的觀眾層也算上,你會發現:

大多數的參賽者,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只知道他們的代號。如果不是因為警察提醒了一下,他們都不會在意留自己的名字。(提起名字的時候,已經是第4集了。)

456個人裡面,你只會記得寥寥的幾個比較突出的人:

男主角,成奇勳,456號

boss老爺子,001號,吳一男

218號,鄰居哥,曹尚佑

101號,張德秀

212號,遊戲邊緣人,韓美女

067號,朝鮮小姐姐,姜曉

199號,巴基斯坦小哥,阿里

……

大多數人,都被無聲埋葬了……

關於第二季的猜想

這是突然想到的。

這個遊戲從1988年到2020年,如果我前面說的猜想都是正確的,那麼這個遊戲一定有很大的演變歷程,就類似於勞工這種階層的演變。

那麼我們再大膽設想一下,001號老爺子反复說的:「旁觀,絕不可能比身歷其境更有趣」。這層話,可能還會有另外一層意思。

大膽設想,這個001號老爺子親身參與進入遊戲,除了自己找樂子以外,也很有可能是為了去驗證「親身參與」這種商業模式是否可以實現。

老爺子的親身驗證是可以實現的。那麼在未來的這個遊戲中,就會多出來很多vips。

所以,如果有第二季,可能會多出來很多vips人物混雜在其中。

(在這種考慮下,在真正游戲的參賽者裡面,增加像是主角一樣不會殺人的人,其實就有一定意義。除了可以增加vips的安全性以外,對於這個遊戲裡面人性情感考慮也變得更加多元化起來。)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