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到了!「華妃的哥哥是個超級大妹控!」除了狂給錢還不讓妹子受一點委屈!—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只有華妃娘娘不想要的,沒有年大將軍不肯給的
#甄嬛傳 #華妃 #被愛的人有持無恐

*正文開始

來源:悟空問答
整理:冒牌生

華妃娘娘的月例銀子怎麼總不夠花的呢?今天小編來解讀一下這個問題。

在說華妃娘娘月例銀子不夠花之前,先來看看華妃日常一餐。

一、人前華貴無比,出手闊綽的華妃,私下裡常常為銀子不夠花焦慮

1、華妃娘娘人前華貴無比,出手闊綽

《甄嬛傳》劇中多次通過皇后、太后之口,體現華妃服裝、首飾的華貴。

每次逢年過節孝敬太后那也是「拿得出手」的貴重物件兒,對宮裡的奴才的賞賜那也是出手闊綽。

2、私下裡,華妃經常抱怨月例銀子不夠花

明面上華麗出手大方的華妃娘娘,私底下卻也是經常跟頌芝抱怨月例銀子不夠花。

有一次華妃與頌芝聊起月例銀子,華妃說:「多虧了宮外的哥哥,明裡暗裡接濟了本宮不少,不然就靠宮裡的月例銀子,連十天都撐不住」,可見表面出手闊綽的華妃娘娘私下裡也時常為銀錢發愁,並不像表面的那麼光鮮亮麗。

緣由一:華妃生活奢靡,消費檔次上去了,就再難下來了。

1、消費的剛性增長,古今都一樣,華妃更是如此。

好東西自然是好的,但是價格更「好」,就像那價值千金的螺子黛,用慣了,必然用不慣尋常畫眉的銅黛,正如當今的我們,喝慣了飲水機的純淨水,再突然喝自來水,難免難以下嚥。

這大概就是消費的剛性吧,消費檔次上去了,往往都是往上漲,而不會降下來。

古今都是一個道理,華妃一向過慣了奢靡的生活,衣食住行,樣樣都是好的,

2、華妃對「吃食」要求極高,日常飲食奢華,遠超宮裡妃嬪應有的例菜,自己往裡貼銀子

(1)華妃宮裡的小廚房山珍海味,但是按照妃嬪的例菜是沒有的,銀子也只能自己貼補說到華妃娘娘宮裡的「吃食」,小編都餓了,妃嬪們平日裡的例菜都是按照位份有定數的,那華妃宮裡如此高檔的餐飲,想必也是自己出銀子做的額。

(2)來來來,翻開華妃與皇帝的一次日常餐飲

這一日年羹堯的兒子年富平定了「卓子山叛亂」皇帝甚是開心,到華妃宮中用午膳,

華妃來來來,一起看一下華妃娘娘報菜名:鮑魚燴珍珠、魚肚煨火腿、鯊魚皮雞汁羹、鮮蘑菜芯兒。

這一頓下來,想必華妃娘娘自己掏了不少腰包吧。

(3)華妃日常「小點心」:名貴的蟹粉酥

在《甄嬛傳》12集中,沈眉莊向皇帝建議裁減各宮的例菜,華妃見到頌芝拿回來的「下午茶」一肚子惱火:「東西少就罷了,怎麼連本宮喜歡的蟹粉酥,都沒有啊」,頌芝回答道:「蟹粉貴,御膳房說皇后不讓用這些貴價點心了」。

主僕兩人的對話,可以看出華妃不僅一日三餐的要求高,哪怕是個「下午茶」點心也是要求極高的,平日吃的都是「蟹粉酥」。

我華妃娘娘的嘴也真是夠刁的,哈哈。

3、華妃對服裝首飾素來要求華貴,那個時候華妃就開始穿「私人訂制」

(1)華妃每次宴席的衣服首飾都要大放異彩,出盡風頭

華妃嫌棄宮裡製作的絹花容易腐壞,便在宮外定制,「用金線密織,穿寶石珠子做的」,皇后問道:「那一定價值不菲吧」,華妃得意地說:「臣妾家裡好歹有些貼補,不必費宮中的錢」,明面上聽著是光鮮亮麗,但是殊不知娘家的錢也是皇家的恩賜,這句話早把太后得罪了,華妃自己卻還沈浸在洋洋自得中。

(2)月例銀子遠不夠「衣著首飾」的銀錢,也不好時時向娘家伸手

每次為了出席重要的活動,華妃在衣著收拾上都是提前準備,為的是獲得宴席上光彩亮麗、獨具匠心的風頭。

月例銀子是遠不夠置辦這些華貴的收拾衣物 ,雖然娘家時有補貼,但是也不好時常向娘家伸手要錢,這光鮮亮麗的背後華妃也是時常為了銀錢發愁。

4、對太后略表孝心,就是價值千金的墨狐大氅,華妃認為送給太后的必然都得是上乘的好東西

緣由二:皇帝剛登基,國庫空虛,縮減後宮開支

1、皇帝剛剛登基,前朝動蕩,國庫空虛

在《甄嬛傳》的第一集交待了故事發生的大背景,康熙駕崩,雍親王胤禛登基,改年號為:雍正。

甄嬛等人選秀進宮的時候,雍正不過是剛剛登基半年而已,當時前朝動蕩,雍正雖是九子奪嫡的贏家,但是此時八爺黨依然在朝中有權有勢,皇帝的行動受到掣肘,造成國庫空虛。

後宮的諸位嬪妃也是剛剛從雍親王府搬進皇宮,很多物件都需要新添置,奈何國庫空虛,甚至皇后住的景仁宮也未經精裝修就入住了。

2、後宮一切從簡,皇帝將月例年賞減半(年終獎減半)

當時國庫吃緊,皇帝要求後宮一切從簡,甚至把嬪妃的「年賞」(年終獎)都減半了。

這一縮減開支,一到年下大興賞賜的華妃娘娘手頭必然吃緊了。

緣由三:華妃一黨,因利而聚,華妃必然需要大把銀子,籠絡人心,打點上下

華妃之所以能夠寵冠六宮,皆是因為她的哥哥年羹堯為皇帝立下了赫赫軍功,華妃才能在宮中協理六宮。

追隨華妃的人也是「有利可圖」,那這個利益群體能夠為華妃效力,唯命是從,華妃必得「餵飽」這些追隨者,用什麼餵,毫無疑問白花花的銀子。

1、華妃與皇后分庭抗禮,為籠絡妃嬪,隨手賞賜的都是金玉器物

(1)華妃賞賜新入宮的小主,隨手就是一盒金玉首飾

華妃為了與皇后能夠分庭抗禮,雖然平日裡驕橫跋扈,但是也沒少籠絡人心,在甄嬛等人剛進宮時,便闊綽賞賜那些有些家庭背景的小主們,例如甄嬛當時就收到了一箱子金銀首飾。

連眼光極高的槿汐都對甄嬛說:「華妃娘娘對小主青眼有加」。

(2)上好的「玉輪兒」隨手就賞賜給余氏

倚梅園的宮女余鶯兒剛得寵時,華妃為了讓余氏為自己效命,隨手就把哥哥給她的「玉輪兒」賞給余氏。

2、華妃為邀買人心,為籠絡下人,出手闊綽,

(1)每逢年節,打賞宮人銀錢,銀錢都用金紙包。

在《甄嬛傳》21集中,華妃問頌芝年下的賞賜(年終獎)下來了嗎?

因為每逢年節華妃都要打賞宮裡的奴才們,聽聞「年終獎」少了一半,華妃很生氣,往年全額發放時,華妃都要往裡貼補一半兒。

可見華妃的賞賜真的是「豪橫」。

華妃認為要宮裡的人聽話信服,「皇帝的恩寵、威信」都不如「銀子」好使,華妃對頌芝說:「要宮裡的人聽話信服,最重要的是要銀子賞下去」。

(2)沈貴人建議裁減例菜後,華妃豪橫自掏腰包給各宮奴才貼補油水,為的正是邀買人心,華妃雖然平時驕橫跋扈了一些,但是對宮裡的太監宮女也很大方,為的就是讓他們為自己盡心盡力。

3、華妃賞賜的不止宮裡的奴才們,常年為年羹堯效力的奴才,她也要一一打點

有一集華妃與頌芝討論年下賞賜的事情,頌芝說:「今年不同於往年,大將軍在京中過年,咱們要賞賜的人就更多了」,可見,華妃年節大興賞賜,賞賜的不僅僅是宮裡的宮人們,還有與年府的下人,以及平日裡為年羹堯效力者。

4、華妃每年支付的「撫卹金」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每次替華妃賣命的人,事後華妃會厚待他們的家人。

華妃雖然心狠潑辣,但是對於能夠替她賣命的人,事後都有厚待他們的家人,比如:余氏到死沒有說出背後的主使人是華妃、還有陷害沈眉莊假孕的宮女「茯苓」,在關鍵時刻咬死,保全了華妃,最後皇上下令「茯苓」被杖斃,華妃信守承諾,給了茯苓的家人足足的銀兩。

結論:以勢交者,勢傾則絕;以利交者,利窮則散

因利相聚,利盡則散。

《三國演義》中東吳一黨講究情誼,劉備蜀一黨打仁義牌,曹魏一黨因利聚人。

《甄嬛傳》中的華妃一黨之間的關係大抵就是曹魏一黨「因利聚人」,必定不長久,利盡則散。

如果讓你選會想過華妃的人生嗎?

整部《甄嬛傳》裡,華妃的一生不算討喜。

就如甄嬛所說:「若是為人做事,皆是開頭美好而結局潦倒,又有何意義呢?倒不如像松柏終年青翠,無花無果也就罷了。」

但如果你問我,若是穿越到《甄嬛傳》裡,最想成為哪個女人?

毋庸置疑,我的答案是:華妃。

去年第一季《乘風破浪的姐妹》熱播時,許飛曾在告別信裡這樣評價張雨綺:

「她順從了愛的意志,實現了狂妄自大的美夢。」

這句話用來形容華妃,最合適不過。

最初看劇的時候,我一度嫌棄華妃是個戀愛腦,她對皇帝的愛是那麼膚淺:伺候皇帝起居,用心準備皇帝喜歡的吃食,期待皇帝陪著她消磨時光……

比不上甄嬛,和皇帝從詩詞歌賦聊到家國政治,從女兒情長廝磨到人生意趣;

我也一度認為華妃活得太過張揚,她什麼都追求轟轟烈烈,高調地讓人側目都不知休止……

比不得敬妃,低調內斂,贏得一種好評,活出個寧靜致遠的姿態。

如今,我發現我錯了。

她可是華妃啊!

她有那樣好的出身和家世,就憑這一點,她抓到了後宮這張牌桌上最硬氣的一張牌;

不僅如此,上天還偏待她,給了她傾國傾城的容貌,整個八旗放在一起都不及她鳳儀萬千;

爾後,嫁為人婦,她享受到的是專房之寵。

皇帝繼位,她仍舊是最得寵的妃嬪。

這般令人艷羨的人生條件,是不允許她活得低調的。

也正因為這般普通人無法企及的優渥,她才有足夠的底氣衝進後宮的風浪裡,恣意狂浪地去活,去愛,去爭,去歡鬧。

她不用像皇后做懂事的女人,去隱忍,去周全。她就是她自己,不偽裝不掩飾,也不放下自己的慾望。

她不用像安陵容那樣活得小心翼翼,還要擔心不爭氣的爹出問題。

她任性自由,即便做錯了,也有位高權重的哥哥為她解圍。

從這些層面來看,我能理解為什麼絕大多數人都喜歡華妃。

華妃真性情,活得不累,不喜歡的就恨,想要的就說,她不僅性情如此,還有支撐她活成這樣的底氣。

而這,至今仍是無數女性渴望的人生狀態。

人生有那麼多身不由己,那麼多不得不,但華妃的世界裡可以沒有這些。

華妃身上有著一股旺盛的生命力:她自由、她熱烈、她就是她自己。而皇帝喜歡她的,就是這些。

皇帝和華妃有一幕細節很打動我。

皇帝忙於政事,很久沒去看華妃,皇帝去的時候,華妃竟然閉門謝客了,讓丫鬟告訴皇帝說她早早就睡下了。

皇帝很瞭解她的性情,故意說:「既睡了,那我便回去了,該去看看齊妃和三阿哥了。」

於是,華妃就掀開紅帳,氣嘟嘟地說:「要是走了,以後就別進玉坤宮的門。」

然後繼續責問皇帝:「皇上有日子沒來了,怕是把世蘭給忘了吧。」

在後宮那種要求女性時刻講究體面、保持端莊大方的文化氛圍裡,她就是這樣坦蕩蕩地把小女人在情愛中的幽怨和嗔怪都表達出來了。

她沒有把自己活在某種框架裡,她不掩藏,不扭捏,直接熱烈地愛,也赤裸裸地壞(這「壞」是指對其他女人哈,不是誇她,就是表述她的性情)。

整部劇里,唯獨華妃不是純元的周邊,她不僅和純元沒有一點相似,反而大相徑庭。

但,皇帝是真的愛她。

從年家失勢後就能看出,皇帝只是把她降為答應,皇帝對她的打算是讓她善終。

她死後,提及給嬪妃晉封,皇帝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她。

弗洛伊德曾說:「人們愛上的,往往都是與他們相似的人,或是他們曾經的那種人,或是他們想要成為的人。」

皇帝那種身處權力頂端的男人,是有最多不得已,不得不的人,他渴望且羨慕華妃身上的那種自由和熱烈。

皇帝那些高處不勝寒的孤獨,跟華妃在一起的時候都能得到慰藉。因為華妃沒把他當位高權重的皇帝,而是把他當作最愛的人去對待。

華妃是那種對愛有著高追求的女性,愛之於她,不僅是肌膚之親,不僅是一蔬一飯,還是一種不死的慾望,是風雲詭譎的名利生活中的英雄夢想。

追求情愛這等事,是很奢侈的。

怎麼說呢,很少有女人能把情愛放在人生追求的第一序列。

就拿甄嬛來說,她第一次得寵時,沒多久眉莊因假孕失勢,情急之中,甄嬛為鞏固自己在宮中的地位扶持安陵容上位。

即便那時她對皇帝的感情還處在熱戀中,她也因皇帝寵幸安陵容傷心難過。

可見,在生存面前,情愛這等事,還是要讓步的。

但華妃不是的,華妃是愛得最情真意切的人。

年家被整垮,她沒有絕望;年羹堯被皇帝賜死,她也沒有絕望;被降為答應,她也沒有絕望……

當她得知歡宜香的秘密時,她絕望了,一頭撞死在牆上,死都死得慘烈決絕。

究竟是什麼令她那麼絕望,是歡宜香沒能讓她生出孩子嗎?

我覺得是,也不是。

在年世蘭的眼裡,和皇帝生個孩子,是她理解的愛的圓滿。她愛皇帝,因此不能忍受別的女人跟她分寵。

年世蘭真的不知道皇帝寵愛她有很多政治利益的因素在嗎?我想她是不知道的。

因為她從一開始擁有的就是頂端的人生配置,她從未被物質蹂躪過,也沒被生活的耳光打倒過。

她的人生主題是如何消解寂寞和孤獨,如何獲得更多的愛。這樣的她,意識不到皇帝的算計很正常。

所以,她最後的絕望,是因為她終於明白,她全心全意付出的愛沒有得到回報。

她也終於領悟,原來皇帝在新歡舊愛之間穿梭,並不是因為那些女人對皇帝用盡手段勾引,而是皇帝本身就是個薄情之人。

所以她說 ,皇帝害得她很苦。

類似於甄嬛那句「這些年的情愛和時光,終究是錯付了」。

回想,當年她一入王府,就成了皇上身邊最得寵的女人,和皇帝策馬打獵,不管她怎麼鬧,怎麼任性,惹得皇帝怎麼生氣,皇帝都捨不得不理她……

她以為她得到了這世間最優秀的男子給她的真愛,只不過,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但是,不管結局如何潦倒,華妃至少在最風光的年月做了最順心遂意的事,擁有過最驕傲的日子。

也正是應了她那句「做人就應該花團錦簇、轟轟烈烈」,不忘初心,從始至終,這麼看來,她也沒有辜負她的人生。

華妃痴愛雍正一生,最終淪為了家族和皇權抗衡的犧牲品。

這個自恃家族功勳勢力、極其囂張跋扈的女人,一生充滿了悲劇。

年世蘭萬萬沒有想到,皇上專供她一人享用的整個皇宮裡最名貴的「歡宜香」,不是皇帝對自己的特別的愛,反而是皇帝對自己最冷酷絕情的手段。

原來所謂的恩寵,都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更是平衡前朝權力的手段。

年世蘭至死才知道,皇帝和太后為了防備年氏一族勢力過強,在她專用的「歡宜香」中添加了大量麝香,致使其終身不孕。

而她卻天真地以為,身邊的這個男人征服了全天下,而她卻征服了這個男人,如此天眷怎麼能不讓她得意忘形。

在年世蘭每每受到冷遇之後都會提到那「歡宜香」,像是她與皇帝之間與眾不同的感情的見證。

而我等看客,有多少人是從「歡宜香」的真相開始同情了這個女人,並在之後每每有「歡宜香」出場的地方,都為她閃過一絲心疼?

因為每提及「歡宜香」一次,就加深一次年世蘭的淒慘與悲涼。

甄嬛的「這些年的情愛,終究是錯付了」,又何嘗不是她年世蘭的寫照?

年世蘭最大的悲哀正是在於痴心錯付。

她淚流滿面地對甄嬛說的那句「你曾嘗過徹夜徹夜地等一個人的滋味嗎?你沒有,因為你從來沒有我這麼愛皇上」,又怎麼會不令人動容?

年世蘭要和君王談愛,而且談得是那獨一無二的真愛,又如何能不輸得一敗塗地?

真相像一把銳利的刀子,刺破了年世蘭最後的武裝,她從年少時便深情痴愛著這個男人,終究淪為成了一個笑話。

自己最愛之人,卻害自己最深。

當甄嬛帶著最刺骨的冰冷真相對年世蘭撲面而來時,那一瞬間,除了可笑、可悲、可恨、可嘆、可憐,還有什麼能詞能形容年世蘭的絕望呢?

當年一襲紅衣策馬入王府的她,一定未曾想過,人生的最後,竟會是這樣的收梢。

銀衣素裙,寂寂坐於冷宮之中,外頭淡金色的陽光把空氣里的塵灰照耀得耀武揚威,而她,是那樣黯淡。

我清楚地看到她眼裡的光熄滅了,臉上的表情從震驚、痛苦、憤怒的複雜,繼而又變得安然。

皇帝親手賜給她的「歡宜香」讓她芬芳了一生,可是,裡面的麝香卻像毒蛇一樣吐著信子,也埋葬了她的整個世界。

心在那一刻就碎了,再也拼不回去了,往後的日子,縱然是活著,也只能是捧著滿心碎片,黯然神傷,又有何意?

撕心裂肺過後便是無力掙扎的心如死灰。

年世蘭最後含淚道一句「皇上,你害世蘭好苦啊」,沒有任何猶豫,不再存有希望,決然觸壁身亡。

原來,囂張跋扈心狠手辣的華妃,也是如此脆弱不堪的一個人啊。

只因她這一生,最想要的是皇帝的寵愛,最想守的也是皇帝的寵愛,最怕失去的,更是皇帝的寵愛。

幕幕往昔佛手染指,塵土微涼。

當一切塵埃落定,美人如春末的落花逐水飄零。

奈何橋上一飲而盡,終究都是一場空。

而甄嬛在華妃撞牆死後,與浣碧說的一段話頗耐人尋味:

她死了,我並沒有感到多高興,反而我只覺得深深的悲涼,想當日年世蘭恩寵無雙,今日如此下場,不知道是不是我日後的光景?

如果說華妃之死已讓人心生無限悲哀,那麼甄嬛的這句話更讓人心有戚戚然,好似冬夜裡一陣冷風鑽進了脊梁骨,刺骨的冰涼。

是啊,越恩寵,越涼薄,表面上是無上的榮光,背後是最鋒利的尖刀。

聽到歡宜香真相的那一刻,我也是震撼的,為真相本身的殘忍而震撼,為華妃看似驕橫實則一生悲劇的命運而震撼。

縱觀全劇,華妃對皇上愛之最純、最切、最深、最無法自拔。

她想要子嗣,也不過是想留住皇上的心,能夠讓皇上多來看看。

可是,她竟不知皇上獨獨賜她的歡宜香裡,竟會摻有一味麝香。

只是她看不透,前朝後宮關聯甚密,伴君如伴虎。

她始終不明白,那個人是皇上,注定無法擁有平凡的生活,甚至是平凡的愛情。

世間有千萬種痛苦,有一種太磨人,就是被最愛的人傷得最深。

華妃年世蘭用盡一生,終究是陷入了心愛之人的算計之中。

當她終於明白時,一切已無法回頭,最終,只能頭破血流。

只是不知,她死前有沒有不甘自己是年羹堯的妹妹,有沒有後悔自己愛的人是皇上。

只是不知,皇上死前,有沒有懷念這個自始至終都對他真心相待,卻一直活在他的算計中的女子。

其實,在那淒涼的後宮,走得早是幸運,活得久是煎熬,只是,下輩子,要記得,千萬莫入帝王家。

伊人遠去,燈燭滅,來年春花仍勝火,難與伊人說。

故事的最初,她年芳十七,笑靨如花何其美。

她出身名門美艷不可方物,加上顯赫的身世,讓她從小養成了飛揚跋扈的個性。

這世界的不公、不安、不平等、不容易和她的世界都不相干,她被保護得荒謬至極,正如對著那些連清粥都喝不上的人說出「何不食肉糜」之言論的人一樣。

過度優渥的環境如一片濃霧,讓年世蘭看不清實際的世界、聽不到真實的聲音、更觸碰不到真正的心。

當年一入王府,她便艷冠群芳,受專房之寵。

丈夫常帶著她騎馬、打獵,也縱容著她使小性子、耍小脾氣,甚至由著她橫行霸道。

這樣的舉動,很容易被誤解為愛情,她當然也信了。

回眸一笑,似一朵清淡的曉雲拂過臉頰,純淨而真摯的眼睛里流露出來的,是只屬於少女時代的羞澀和幸福。

她和最初的甄嬛一樣,完全把那個男人當丈夫,全心全意愛著,喜他之喜、悲他之悲。

那時的她,不知道從前的純元皇后,更未預見往後的甄嬛。

軍功顯赫的家族,年羹堯妹妹,自己的年輕貌美,倚仗著這些,讓她受盡萬千寵愛,那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光景。

看起來,一切都是那麼地完美,完美到讓她疑心是醉在了夢里。

倘若時間在那一刻定格該有多好。

沒有故事的發展,就不會有最後的悲涼,只是像最初的那樣唯美。

她早早就懷了身孕,幸福在那一刻更是達到了頂峰。

即將為人母的她,撫摸著自己腹中漸漸成長起來的小生命,幸福就像空氣一樣包裹著她,處處瀰漫著。

然盛極必衰,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皇帝忌憚她是年羹堯的妹妹,便借由端妃之手送了一碗打胎藥給她,親手殺死了她腹中她的,也是他的骨肉。

之後便是賜予她獨享的含有大量麝香成分的「歡宜香」。

放眼後宮,每一個爭寵的女人背後都有一部血淚史,或為家族榮耀、或為好好活著、或為子女前程、或為上位復仇…..

而她爭寵的目的只有一個:為了皇帝這個人。

後來西北戰事大勝,年氏一族更是風光無限,年羹堯以軍功自傲壓制朝中百官,興建王府窮奢極欲。

儘管百官諫言,但皇帝為了穩住手握兵權的年羹堯而一味放縱。

而有了哥哥撐腰的她更加有恃無恐,狠毒、刻薄、行事我行我素,除了皇上,不把任何一個人放在眼中。

她把狠厲赤裸裸擺在明面上,甚至懶得遮掩半分,完全是一副「你能奈我何」的囂張模樣。

她雲淡風輕地賜了夏冬春「一丈紅」,把人打得半死不活成為殘廢,目的只是立威。

皇后送的宮女福子,也被其手下周寧海悄無聲息地弄死,而她卻若無其事。

她折磨端妃、譏諷齊妃、辱罵敬妃、羞辱安陵容。

她多次殘害沈眉莊、給甄嬛下毒、刁難有孕的甄嬛導致其小產,縱火燒甄嬛的寢宮,也從不把皇后放在眼裡。

她貪污腐敗、收受賄賂、賣官鬻爵、溺si淳貴人……

樁樁件件都觸目驚心,纖纖玉手沾滿了鮮血。

就連同黨曹貴人,都是動輒打罵出口不遜,還一次次地利用溫宜公主來爭寵,甚至不惜拿孩子的性命開玩笑。

而她年世蘭的字典裡,從來沒有「忍辱負重」這個詞,更沒什麼委曲求全、伺機而動,更從來不屑於裝什麼賢良淑德。

在本宮身邊,只有唯命是從之人,沒有大膽妄為之人,更不能有步步為營之人!只要敢跟本宮爭奪,就全部都得死!

為了爭寵,年世蘭所造罪孽絕對「罄竹難書」,她善妒,她跋扈,她視人命為草芥,她棄旁人如敝履。

而她理直氣壯,毫無愧色,那些喪盡天良的所作所為,她都可以用一句「痴愛」來解釋。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惡人做到這份上,也算是壞得坦坦蕩蕩了,真是讓人又愛又恨難釋懷,皇帝如此,很多觀眾也如此吧。

真小人和偽君子,我們一定是更厭惡後者。

所以同樣為反派,世人喜歡華妃,因為她真,敢愛敢恨,她愛的時候毫不遮掩,恨的時候也不躲藏。

人們更憎惡的,是虛偽、笑里藏刀、見風使舵的醜惡嘴臉。

縱然年世蘭不愧為一個真性情的人,但無論如何,都無法洗白她的狠辣和惡毒。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https : //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