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揭開真實人性!當人一秒變動物?到底是「狼」還是「羊」?-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當童年的遊戲不在充滿童真…..😱

#魷魚遊戲 #劇透 #請斟酌閱讀

*正文開始

作者:壹心理
整理:冒牌生

你玩過「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嗎?

想象一下,那個唱著歌的小夥伴背對著你,突然歌聲停了。

轉過身來,看著你們。

你趕緊定住身子,變身「木頭人」。

而你身邊的小男孩,一個不小心,沒站穩,栽倒在地。

你剛想著「哈哈,他輸了,下次該輪到他抓人了」。

結果,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槍響。

緊接著他身體一歪,躺在一灘鮮血中……

此時你心裡一定開始罵:「玩個遊戲而已,怎麼還得玩命?」

故事設定:

456個背負巨債、走投無路的人,一起來玩6輪遊戲。最後只剩下1個贏家,可以拿走456億韓元(約2.5億元)的獎金。

那其餘455人呢?

不好意思,輸了不是出局,而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一二三木頭人」,只是一個開始。

第二關「椪糖遊戲」,10分鐘內玩家摳不出完整的糖餅裡的圖案,就會被一槍爆頭;

第三關拔河,輸的一隊會被直接拉下高台,活活摔死。

……

別人玩遊戲,輸了,最多只是被同伴嘲笑幾句;

但在《魷魚遊戲》裡,輸了,會死。

因此,在生死面前,每個人都展露了人性中最真實的一面:

有的人趨利避害,為了保命,親手把人推下高台;

有的人執著復仇,自己死也要抱著仇人一起跳下去;

當然,也有的人在生死面前,依然可以向弱者伸出援手。

關於人性,心理學家弗洛姆曾發出一句叩問,震耳發聵:

人,到底是「狼」還是「羊」?

看完這部電視劇,或許我們都會對這個問題,有更深入的思考。

今天就跟大家聊聊:生死抉擇下的「人性」。

什麼時候,人會變成動物?

什麼樣的人,會願意參加這個死亡遊戲?

「失意者」。

456個玩家,都是欠了一屁股債的底層輸家。

但其實,在遊戲開始之前,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並非十惡不赦。

更有不少,堪稱好人。

比如李政宰飾演的男主成奇勳。

他曾為了反抗剝削,組織罷工,失敗後又經營過各種小店,但最後都倒閉收場。

更慘的是,老婆也帶著女兒另嫁他人。

於是,成奇勳逐漸變得消沈,整天賭馬,日子過得渾渾噩噩。

但即便如此,他也並沒有拋棄良知。

在魷魚遊戲中,遇上弱者,他總忍不住要伸出手。

看到落單的女主姜曉,成奇勳就暗暗叮囑「如果有不對勁,趕緊跑到我們的陣營裡」;

看到老爺爺尿失禁,屁股濕了一大塊,他還脫下外套幫忙遮住。

可以說,此時的男主,還保有了大部分良知。

但隨著闖關的深入,遊戲的殘酷一面,開始越發赤裸地上演。

越來越多的參與者把良心嚼碎了咽下去,一頭扎入了你死我活的叢林法則。

成奇勳也沒法獨善其身。

在彈珠遊戲的環節中,成奇勳擔心沒有人願意和老爺爺配對,就選擇跟他一組。

沒想到,這一關的考驗是:誰先輸掉手裡的彈珠,誰就出局。

這是一個「兩個只能活一個」的遊戲。

一開始,成奇勳還想著公平對決,生死不怨。

但很快他就發現,根本玩不過對方。

看看手裡所剩無幾的彈珠,再看看守衛黑黝黝的槍口。

成奇勳陷入了掙扎。

當他發現老爺爺因為阿爾茨海默症,根本記不住之前說的話的時候。

他顫抖地改了口,用欺詐贏下了一局。

最後如果不是老爺爺為了報答他的幫助,主動送出藏起來的最後一顆彈珠。

恐怕成奇勳會徹底淪為只剩獸性的怪物。

男二曹尚佑,黑化得更加徹底。

一開始他還會主動提醒成奇勳:「可以讓前面的人擋住自己」;

遊戲中止時,他還主動給錢,讓巴基斯坦小哥搭車回家。

但當他被追債短信逼得走投無路,想要自殺一了百了時,面對遊戲的「召喚」,他惡念陡生:

既然都是死,為什麼不拼一下成為遊戲的贏家?

曹尚佑內心的「惡」,不斷生根發芽。

於是,在遊戲重啓後,曹尚佑利用巴基斯坦小哥的心軟,騙走了他手上所有的彈珠;

走玻璃天橋的環節,他猛推前面的玩家,結果玻璃爆裂,對方被活活摔死。

前後對比,令人後背發涼。

而成奇勳和曹尚佑的黑化,不過是所有玩家的一個縮影。

「我只是想活下去」,僅此而已。

弱肉強食之外,也有光芒

但如果據此就判定:這部劇就是赤裸裸地展示了,人性是多麼經不起考驗。

那也不盡然。

哪怕在生死的拷問下,仍有人寫下了另一個答案。

比如那個巴基斯坦小哥。

他在第一關冒著生命危險,救下了素不相識的成奇勳;

之後又藏下玉米,留給曹尚佑吃。

哪怕到了「兩個只能活一個」的彈珠環節,他眼看就要贏了,卻仍不忍心讓曹尚佑輸掉性命。

而最讓我不能忘懷的,是「彈珠遊戲」裡的一對女孩組合。

按照規定,她們必須在30分鐘內分出勝負,但兩個女孩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交流著過去的人生。

其中一個女孩姜曉,是脫北者,爸爸在過江時中槍被水衝走,媽媽還留在朝鮮。

她把弟弟安置在了孤兒院,自己靠偷竊賺錢,最大的希望是能把媽媽也接過來,一家人住在一起。

而另一位女孩智英,從小就被爸爸家暴、性侵,在目睹爸爸殺了媽媽後,她再也不能忍受,拿刀捅死了爸爸。

這兩個被世界拋棄的女孩,就在這短短的30分鐘裡互訴衷腸,在同樣殘酷的遊戲世界中,品嘗著最後幾分鐘的溫暖。

時間快到了,她們扔起了彈珠,比誰扔得離牆更近。

輪到智英時,她故意把彈珠扔在了自己的腳下。

還笑著解釋說:「你有理由留在這裡,出去之後,記得去找你的弟弟和媽媽,還要去濟州島。」

在落日的余暉裡,她微笑地看著姜曉遠去,然後靜靜地迎接死亡的到來。

在人生最後30分鐘,智英已經得到了最珍貴的東西。

在這一刻,沒有殺戮,沒有算計,有的只有人性中讓人落淚的溫暖。

所以她說:「謝謝你,跟我一起玩。」

人無善惡,只是看你怎麼選擇

很多觀眾,都被這其中人性的複雜所震撼。

那些徘徊在善惡邊緣的人,到底會選擇走向哪一個岔口?

心理學家弗洛姆在《人心:善惡天性》一書中,有一個精辟的解讀:

「人有行善和作惡兩種潛能,每個人都在自己選定的方向上發展。」

簡單來說就是,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好人或者壞人,有的只是一個人做了好事或者壞事。

而關鍵就在於,如何選擇。

當然,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並不會像《魷魚遊戲》那樣,時刻面對生與死的抉擇。

但依然可以肯定的是,善惡確實總在一念之間。

哪怕我們自詡善良,依然有可能在壓力之下,違背初心。

那麼,普通人到底會在什麼情況下,化身惡魔?

心理學家津巴多在《路西法效應:好人是如何變成惡魔的》一書中,給出了以下3點:

去個人化、去人性化以及姑息之惡。

a. 去個人化

就是把個人淹沒在群體之中。

這樣個人做的惡,就能推給集體,而讓自己免去背負心理上的壓力。

在《魷魚遊戲》中,參與者都沒有名字,只有編號,每個人都能把自我隱藏在最深處,一言一行得以肆無忌憚。

那些拿槍的守衛,同樣只有編號,而且他們戴著面具,只按照面具上的圖案區分身份,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誰。

正因為如此,他們可以毫無心理壓力地執行命令,成為這場殺戮遊戲的最佳工具人。

甚至那些觀看比賽的土豪,也一樣戴著奢華的動物面具。

沒有個人,也就沒有了道德壓力,不用顧忌被發現之後會有什麼後果。

就像很多人日常生活中彬彬有禮,卻在網上肆無忌憚地謾罵,就是因為他們已經去掉個人身份,把自己融入群體之中。

《烏合之眾》也有類似的觀點:

「個人一旦成為群體的一員,他所作所為就不會再承擔責任,這時每個人都會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約束的一面。」

b. 「去人性化」

就是把對方從「人」的行列排除,喪失掉「人」的地位。

這樣就可以暫且擱置道德感,不需要以對待「人」的理性去對待對方。

在《魷魚遊戲》中,管理者故意減少食物的發放,讓參賽者覺得,身邊的人不再是同伴,而是來搶奪食物資源的惡魔。

果不其然,關燈之後,每個人都痛下殺手,只為了少一個搶食對象。

在現實生活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德國納粹。

他們不斷宣傳「猶太人是豬」「猶太人都是下等民族」,讓士兵可以毫無心理負擔地完成屠殺。

殺一個人,自然壓力山大。

但殺一隻雞呢?

是不是理直氣壯許多?

c. 姑息之惡。

意思就是,當我們被動地觀看罪惡,卻不肯挑戰罪惡時,很容易就會模糊善惡的界限,甚至成為罪惡的一份子。

《魷魚遊戲》正是如此。

玩家參與其中,目睹強者對弱者痛下殺手,

久而久之,便被遊戲同化,淪為這血腥殺戮的一部分。

分清別人和自我,

是人類的必修課

當然,環境時刻在變化,人性也如此複雜。

偶爾做不到偉光正,也無可厚非。

但我希望大家可以記得:

我們始終擁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權力。

經過千百萬年的進化的我們,擁有一種特殊的細胞:鏡像神經元。

用於感知他人的情緒。

靠著這些細胞,我們才習得了共情的能力,從弱肉強食的動物,進化成可以合作、有同情心的人。

能夠感知他人的痛苦,是漫長的進化賦予人類最珍貴的禮物。

那麼要怎麼做,才能牢牢握緊這把槍呢?

心理學家鮑恩曾提過一個概念:自我分化。

簡單來說,就是:

分辨感受和事實
區分自己和他人

分不清感受和事實,就容易把自己的主觀感受等同於事實;

而沒辦法區分自己和他人,則非常容易把別人的感受,當做自己的感受。

比如,父母說「這個人不適合你」,於是你也覺得對象跟自己不合適。

那你就是把父母的感受,當做了自己的感受。

低自我分化的人,容易按照別人的看法來評價自己。

自然容易受到別人的影響,做出本不屬於自己的選擇。

一旦面對考驗,就很容易隨波逐流。

比如《魷魚遊戲》中黑化的成奇勳和曹尚佑。

而想要做到高自我分化。

首先要做的,就是試著去質疑:

這到底是別人的感受,還是我自己的?

在做出行動之前,也可以思考一下:

我這麼做,究竟是為了別人,還是為了自己?

《魷魚遊戲》裡有一個臥底警察。

每天工作結束後,他都要偷偷記錄下當天的見聞與感受。

這當然是為了鎖定證據。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中,太容易失去感知能力,進而迷失自我了。

警察小哥也是用這個方式,避免自己被環境所同化。

誠然,生活某些時候,會像《魷魚遊戲》中待闖的關卡,不斷有烏雲遮住我們的望眼。

身邊的人,也會做出像那些「參賽者」一樣的舉動,令人生厭。

但我依然相信:

即使在陰溝裡,我們依然可以選擇仰望星空。

烏雲散盡時,一定會有「善」的光露進來。

所以,下一次如果你接到了「魷魚遊戲」的邀請來電,試著問問自己:

我要去參加嗎?

每一個關卡我會怎麼做?

我究竟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如果你已經有了答案,不妨把它寫在留言區,看看有沒有一樣的同路人。

世界和我愛著你。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