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威電影宇宙裡,大量新英雄進入電影宇宙,除了白幻視這些角色的未來也很迷–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白幻視的去向成迷~
#漫威電影 #幻視 #角色未來成迷

*正文開始

來源:好萊塢電影情報橘
整理:冒牌生

漫威電影宇宙現如今即將進入到第五階段,而在前四階段裡不論是劇情還是角色設定,很多都處於一個模稜兩可的境地,整體上來說,還是處於4-5-6階段電影大事件的鋪墊階段。

為此,在這一階段中有很多角色的定位還不是很明確,甚至對於一些角色我們暫時都不知道後續還能否再次在電影宇宙裡看到他們,所以,接下來就來簡單聊聊——

漫威電影宇宙裡的那些未來不明的角色!

【1】白幻視

幻視算的上是漫威宇宙裡比較慘的一個角色了,在《復聯3》裡接連被乾掉2次,在《汪達幻視》裡還得再來一次,而在《汪達幻視》中幻視的身軀被進行了改造,直接成為了沒有過去記憶,正邪屬性不明的白幻視。

這一角色在《汪達幻視》結局離開之後,就沒有在漫威電影宇宙裡出現過了,針對白幻視去了哪裡這一答案,目前漫威還沒有一個比較明確的官方回復。

但值得一提的是:

白幻視的確是幻視「回歸」的一個可能性,因為在《汪達幻視》中幻視曾將自己的記憶傳輸給了白幻視,這使得原本只會聽從指令的白幻視,開始有了逐漸轉變為原有的幻視或者說衍生出自己獨立認知思維的可能性。

顯然,白幻視後續勢必會重新上線,但以什麼樣的思維姿態,是正是邪,這些我們目前都還未可知。

【2】驚奇隊長

對於驚奇隊長這一角色,雖然後續有第二部「驚奇聯盟」,但其實從漫威上線驚奇隊長這一角色開始,卡羅爾在整個漫威電影宇宙裡的定位就非常不明顯,前三階段的結尾階段上線,基本上全程也就是打個醬油。

而在第四階段也沒有什麼重量級的客串劇情,所以,這個角色目前在個人看來漫威處理的是不夠好的。

既沒有成為復聯的領導力擔當,也不常駐地球,甚至其本身關係到斯克魯人和克里人的劇情,目前也很迷,儘管後續有《驚奇2》,但從副標題來看,關於驚奇隊長的劇情定位還是不夠明確。

因此,這個角色乍一看處於漫威復聯核心,但其實在劇情上一直游離於外,半推半就的姿態,讓這個角色給人的存在感一直不夠強烈,希望漫威後續能夠加強劇情扶持,否則就真的有些浪費這個角色了。

【3】緋紅女巫

汪達稱得上是目前漫威整個電影宇宙裡最具有分量的角色之一了,而且也是能夠扛得起大旗的角色設定,而在此前的《奇2》電影裡,汪達的黑化某種程度上來說有些草率。

而從目前電影結局來看,汪達的「以死謝罪」依舊存在無限可能,尤其是在最後黑暗神殿傾倒後的那一緋紅色光芒的閃爍,依照漫威「死不見屍」就有可能再次復活的調性,後續汪達回歸是一個必然的事情。

但經過這一系列事件後,汪達以什麼樣的姿態回歸就是個問題。

而且儘管漫威汪達的原著大事件劇情比較多,但目前漫威電影宇宙裡能夠延展開讓汪達無縫接入的設定幾乎沒有,唯一能夠期待的可能性,就是後續2025年後漫威引入X戰警變種人這一支線可能了。

當然了!

汪達之死也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牽扯到地獄維度的劇情,畢竟,本身《黑暗神書》以及混沌魔法和汪達的死亡,結合在一起,其實是能夠牽扯到地獄的,或者更直白一些,漫威的墨菲斯托這一角色,但就看漫威想要怎麼去處理了。

【4】獵鷹美隊

作為二代美隊,獵鷹儘管在此前的《獵鷹與冬兵》衍生劇裡有過「上任」的鋪墊,但不可否認的是,獵鷹美隊這一角色在後續漫威的諸多劇情裡,存在感已經無限降低了。

儘管有《美隊4》這一規劃,但獵鷹這一角色的基因里缺乏史蒂芬美隊那種人氣,再加上本身獵鷹美隊的定位不上不下,個人感覺會在之後的漫威電影宇宙裡逐漸淪為2線劇情背景角色。

而沒有了原先史蒂芬那種領導劇情的能力,逐漸淪為「精神象徵咖」類的角色。

【5】布魯斯·班納浩克

浩克是我個人後期比較期待的一個角色,現如今漫威的浩克系列的角色已經加入了女浩克,而依照《女浩克》的劇情設定來看,浩克離開了地球前往薩卡星球,有一定幾率是去處理自己「喜當爹」的劇情。

而如果一旦浩克真的喜當爹,那麼伴隨著浩克兒子斯卡爾的上線,浩克家族將再一次壯大,這樣後續漫威展開浩克家族系列的劇情就有了很大可能性,比如此前傳聞中的《浩克世界大戰》IP。

但同樣的,浩克這一角色受限於電影發行權的還未回歸,所以,未來存在一定的迷霧,但如果電影發行權回歸的話,後續漫威對於浩克的規劃可能會是其他角色無法比擬的。

或許會讓浩克這一角色真正意義上回歸其復聯巨頭的咖位。

16 歲流浪街頭,31 歲娶女神,44 歲演幻視,他是如何逆襲成為「漫威英雄」?

漫威的電影中有許多不同的角色,有些角色受到觀眾的追捧,有些角色被默默地遺忘了,像是幻視的人氣就不高。起初,甚至沒有多少演員願意飾演這個角色,因為飾演這個角色並不吃香。

為什麼呢?看到這一幕也許你就明白了。

幻視起初是一個惡棍英雄,但當他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復仇者保護地球和維護和平時,他被這種信念所感動,最終加入了復仇者的行列。這個角色可能沒有薩諾斯那麼重要,但是他的存在也是很關鍵的,那麼為什麼這麼多的演員不願意扮演這個角色呢?

這種帶有科幻色彩的電影在現實中很難還原,所以在拍攝過程中,我們看不到電影裡面展示的那麼酷炫,他們的設備簡單,更靠自己的煥新來完成電影拍攝。

在幻視的身上,沒有太多特效。

幻視的每一部分都是真實的。

許多粉絲認為他的臉是用特效設計的,但是你錯了。

從頭到腳都是真實的,簡單地穿上一件衣服是他的盔甲,他臉上的妝是一個大工程。

為了不傷皮膚,他需要一層膠水。為了讓他的臉看起來更自然,這層膠水會緊貼著皮膚。

拍攝後,撕膠水是演員最痛苦的時候,你看看這有多痛!

每次他撕的時候都會流淚,但為了完成這個角色,他們必須完成這個化妝。

復仇者聯盟拍攝多長時間,他經歷了多長時間的疼痛,這不僅是對一個演員皮膚的挑戰,也是對他自己的挑戰,演員的毅力讓人們敬佩。

其實一開始在為幻視定裝時,最大的挑戰就是這個人形機器的膚色選擇問題。

紅色一開始就被敲定了,但是哪個色階的紅困擾了化妝師很久。

鮮紅色會顯得很荒謬,所以最終他們選擇了會隨著光線明暗而變化的紅色,有時候看起來是粉色的,有的時候是紅色。

可能很多人沒有仔細看過,從幻視的頭部背面設計就可以看出不一樣的顏色。

幻視頭部的背面有線條的圖案和模型,這讓他看起來更符合其「從電腦中誕生」的身份。

他們將保羅的頭部掃描後採用3D打印技術復刻到透明塑料上,然後在上面進行雕刻、化妝。

化妝指導喬斯·韋登表示「記得第一版試妝簡直醜得像維奧莉(《巧克力冒險工廠》中愛吃口香糖的女孩),最終效果超級棒,儘管要加後期,當他第一次走進片場,沒錯,他就是幻視!」。

而且幻視的服裝造型和戰衣也是很考究的,大家可以細看一下。

對於最終的效果,保羅坦言:「我很擔心,因為我女兒已經來片場了,她才三歲,我不知道她什麼反應」。

「結果倒是女兒非常喜歡這造型!但是還有一個大問題,每次她和我鬧脾氣,她都會叫嚷著『我要紫爸爸』(Purple Daddy)!這簡直是種恥辱啊!」

哈哈哈保羅的女兒真是可愛。

但這也證明幻視沒有太多的後期特效,他呈現給我們看的是「最真實」的樣子。

有許多演員不想扮演這樣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角色。我們要向幻視的本尊致敬,因為他給我們帶來了一個新角色和另一個英雄。

雖然飾演幻視很辛苦,但能夠拿到這個角色真的對飾演幻視的保羅貝特尼很珍貴。

曾經的保羅貝特尼,在英國被生活毒打的時候,他絕對不想到,在日後,自己會和好萊塢一線男星強尼戴普成為至交好友。

並且,還迎娶了當時自己心中的女神珍妮佛·康納莉。

這是一個鹹魚翻身的逆襲故事。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漫威中的超級英雄幻視,是如何從一個小混混變成如今的大明星

不羈放縱愛流浪

提到英國演員,觀眾總是能夠想到他們那一口充滿磁性的英倫口音,以及他們的紳士風度。

這一切都源自他們長久以來所受到的教育。

但這一切在保羅的身上都顯得乏善可陳,不是因為他不是英國人,而是因為他的青春期實在是十分混亂。

怎麼說呢?

保羅8歲的弟弟從高空墜落,看到父親親手在停止搶救同意書上署名,讓16歲的保羅覺得整個世界都是病態的。

中二的年紀,加上中二的想法,沒有一絲絲猶豫,16歲的保羅直接離家出走。

但16歲沒有任何技術和證書的青年,如何在街頭生存?

街頭賣唱,行為乞討,能夠賺錢的行當,保羅全都嘗試過了,但依舊無法維持他的生活。

那時候的保羅,別說夢想,就連麵包都是幻想。

為了一頓飽飯,他去了老人院工作,給逝世的人清潔身體。

而此時他的珍妮佛·康納莉,早就已經憑藉《四海兄弟》當中的跳舞鏡頭成名,成為好萊塢之中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當時的好萊塢將她稱之為「最美夢少女」。

保羅就在街頭上,看到了詹妮佛的那個絕美鏡頭,心中有一種渴望在升起,但都被隨後肚子的飢餓所擊敗。

詹妮佛的生活,保羅無法想像。

而保羅的生活,詹妮佛也無法想像。

因為此時的詹妮佛,正如同一顆綻放的花在好萊塢之中,被眾人呵護著。

如果沒有意外,也許保羅的一生,也許就會在貧民窟之中度過。

可能就在為屍體清潔的這份工作,讓他見慣了生死,保羅忽然覺悟了,於是主動和父親和解。

與生活和解

回到了往日的校園,而在進入大學校園的時候,也許是出於對曾經在街頭上看到的詹妮佛。

下意識地選擇了戲劇學院。

甚至保羅說過:詹妮佛演繹過的世外桃源,指引著保羅開始了新的人生旅途。

經歷了顛沛流離之後,保羅才更加珍惜現如今的錦衣玉食。

從舞台劇開始,到電視劇,再到電影,從老家英國,漂洋過海來到美國的好萊塢,保羅對自己的演藝生涯其實並沒有太多的規劃,只是想做什麼,就大膽地去做而已。

一切,只要有錢,保羅都能夠接受。

直到2000年,保羅得到了一個來自電影《美麗境界》的角色。

青少年當年的夢中女神,和現實人生正式產生了聯繫!

因為詹妮佛康納莉在劇中扮演了他兄弟的妻子。

儘管只是一個小配角,但是保羅卻沒有絲毫的膽怯。

在拍戲之餘,他經常和詹妮佛表達自己對她的仰慕:

「你真是太迷人了!」

「你的美令人陶醉!」

「我敢打賭,全世界的男人都想排著隊和你約會!」

但是戲總是會拍完的,兩人就這樣分開了。

然而生活總是比戲劇更戲劇,在2001年9月11日的時候,兩架飛機朝著世貿大廈發起了自殺式衝撞。

瞬間,保羅覺得世界末日就要來了。

回到家中,保羅想要找一個人傾訴,或者什麼也不說,只是聽到對方的聲音也好。

沒想到他下意識的撥了通電話給詹妮佛。

詹妮佛接通了電話,但是卻沒有聲音,正想掛了電話的時候。

保羅卻腦子一熱,開口說道:我想見你!我現在就去找你!……我們結婚吧!

話一出口,保羅就覺得事情要糟。

因為兩人的交集,除了拍戲之後便再也沒有交集,甚至作為正常社交,以及情侶之間的約會都沒有。

他們算什麼關係?

頂多算同事,還是已經離職了的前同事。

要是忽然有一天,沒有什麼聯繫的前同事忽然一個電話打來,向你求婚,你會答應嗎?

這是一件多麼荒誕的一件事情啊。

但是讓保羅沒想到的是,詹妮佛竟然十分乾脆地答應了。

好嘛,生活果然比小說更刺激。

於是,兩人開始正式交往,並在一年後,正式領證,步入婚姻的殿堂。

很多人並不看好這段婚姻,因為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詹妮佛都碾壓了保羅。

***SUNDAY CALENDAR STORY FOR APRIL 13, 2014. DO NOT USE PRIOR TO PUBLICATION********** LOS ANGELES, CA, SATURDAY, APRIL 5, 2014 – Johnny Depp puts a new spin on an old joke, by writing “we’re with stupud” on a whiteboard as he and Paul Bettany are photographed at the Four Seasons Hotel while promoting the movie “Transcendence.” (Robert Gauthier/Los Angeles Times)

即使保羅和強尼戴普是好友。

尤其是,保羅和強尼戴普這對好友,可不是普通的好友,而是相約一起通過某種不合法的藥物來麻醉自己的好友。

但是,由於這種藥物在美國的某些州來說,是合法的,所以好萊塢依舊承認他們的演員身份。

保羅的演藝事業也並沒有因此而耽擱。

所以,在隨後的漫威電影宇宙當中,他為鋼鐵人的AI管家賈維斯配音,並且還成了幻視,與漫威女神緋紅女巫組成了CP。

一時間他成了漫威影迷最羨慕嫉妒恨的男人。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