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遊戲》中的「龍媽」究竟有多迷人?這些原因,讓我們打從心裡愛上這個「眉毛超有戲」的女孩!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龍媽把眉毛控制好的時候,真的是美炸了!

#龍媽的魅力 #自帶光環 #是個勵志又堅強的女孩

*正文開始

來源:美人豐盛
整理:冒牌生

提起《權力遊戲》裡的「龍媽」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小編的血液就莫名亢奮起來——

那個集可見的嬌柔、無聲的霸氣於一聲的「龍媽」;

連自我介紹也是那麼與眾不同:

「我是風暴降生、龍石島公主、不焚者、龍之母、彌林女王,阿斯塔波的解放者、安達爾人、羅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國統治者暨全境守護者,大草原上多斯拉克人的卡麗熙,打碎鐐銬之人,豌豆射手丹妮莉絲·坦格利安。」

連孫悟空、韋小寶也沒有這麼長又拉風的名號。

那個在火葬「卓戈卡奧」後,丹妮莉絲完好無損地從火中走出,肩上還趴著三隻小龍;

雖然和她的小龍一樣臟兮兮,看起來像個青銅,但眼神裡卻是王者的氣息!

還有「龍媽」脫衣那場戲,有纖質美人、美而不污的素質;

可以說,所有的動畫片加電影的「馴龍高手」,小編最喜歡的,也就《權力遊戲》龍媽版了。

雖然身高不支持,卻是美貌與霸氣集合一身的雌雄同體;

因為她雖有坎坷的命運,卻有浴火重生的勇氣;

因為她注定一生不凡,卻不缺少和雪諾啪啪啪這麼人間煙火的愛情。

加之有卓狄Drogon、雷哥Rhaegal、韋賽利昂Viserion這三個小BABY,艾蜜莉亞演繹的「真龍傳人」的身份簡直太爽了。

龍媽的扮演者艾蜜莉亞·克拉克(Emilia Clarke),英國人,1987年生,天秤座,身高157,體重114斤,可以說斤斤是寶。

艾蜜莉亞的父親是一名錄音師。年幼的艾蜜莉亞在3歲的時候,第一次觀看了父親參與工作的音樂舞台劇《船展》,自此萌生了想成為演員的想法。

Clarke長相很英倫風,深髮色粗眉毛,略微矮胖,身材凹凸。

2009年,22歲的Clarke從倫敦戲劇中心畢業。

2010年,Clarke飛往洛杉磯面試,一舉拿下讓她爆紅的《權力的遊戲》丹妮莉絲·坦加利安的角色(在此之前,她只參加過一些學生短片和肥皂劇的演出)。

不得不說,Clarke本身命運也很強,自帶主角光環。

接著,考驗就來了——《權力遊戲》第一季沒拍多久,她在片廠突然暈倒。

送往醫院後被確診為腦動脈瘤,並被告知要做開顱手術。

醫生告訴她:伴隨而來的將是記憶力受損、失語症狀。隨後Clarke又在重症監護室待了一個月。

一個月後,Clarke出院後,神奇地回到了劇組(《權力遊戲2》開始拍攝)。

不管Clarke是不是演員,一個23歲的小姑娘被送進重症監護室,都不是一件說起來很輕鬆的事。況且,馬上還要面對強度極大的工作。

不過Clarke《權力遊戲2》拍攝全程從未缺席,基本靠嗎啡和意志力硬撐。

接著,到了《權力遊戲3》,Clarke潛伏的動脈瘤又長大了一倍,在拍戲空檔期,Clarke做了手術,但我們的「龍媽」再次遭到暴擊:手術失敗了,大出血,穿顱骨。

不過,還是從鬼門關裡搶救回來,進入了恢復期。

恢復期,Clarke進入了比手術更痛苦的階段,腦袋流膿,頭頂滿是補丁。

這時,劇組裡已經掩藏不了她患病的事實,她這時僅僅希望不要讓更多影迷知道。否則,一個在事業上升期的新人患病,在如此競爭激烈的環境裡,真的是前途未卜。

可是,越怕什麼越來什麼,術後的一次漫展見面會,Clarke還沒有痊癒,經常現場劇烈頭痛突然發作,根本無法控制。

但門外是排著隊的採訪、直播活動,如果這個時候倒下,她不僅會捲入輿論的旋渦,甚至會親手了斷演藝之路。

所以,堅強而敬業的Clarke再次在聚光燈下掩飾了自己的痛苦……

老天眷顧,這次的死亡威脅,Clarke又戰勝了。

並最終堅持完成了《權力遊戲》全部拍攝,她從此開掛,收穫了無數劇迷龍粉。

也許是經歷了這麼多苦痛,所以本來就性格開朗的「龍媽」變得更加愛笑。

雖然,《權利遊戲》過後,很多觀眾記住了她的性感和美貌。

但Clarke並不希望人們記住的只是她的性感。

在片場,她經常用魔性的大笑,把所有人帶跑偏。

還有粉絲說,Clarke的顏值,不笑時是神仙,笑時是地三鮮。

不過「龍媽」本人似乎怎麼在意。而且,就像有句俗語一樣:愛笑的女孩,運氣都不會太差。

2012年,憑藉《權利遊戲》中性感的表現,她被評選為「全球100張最美面孔」第一名;同期在著名男性網站AskMen的「最令男人嚮往的99名女性」投票中摘冠;2015年,被美國《君子(Esquire)》雜誌選為「至尊性感女郎」。

再接著,「龍媽」的霸氣又體現在了未來的星途裡:放棄小導演大角色,選擇大導演小角色,因為她認為,這樣可以磨煉和證明自己的演技。

事實證明,「龍媽」的選擇沒差。

▲攜手裘德·洛參演《海明威好賊》

▲攜手好萊塢老牌影星阿諾·施瓦辛格參演《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

▲攜手山姆·克拉弗林參演《我就要你好好的》

▲攜手馬頓·索柯斯主演《Voice from the Stone》

▲攜手艾登·艾倫瑞克參演《星際大戰外傳:韓索羅》

一步步夯實了她的演技和口碑。她不再只是瑪麗蘇的龍媽,還是一個千面女郎。

一個歐美雜誌中評價她:

「她時而友善,時而狂熱,既是溫柔的姐妹,又是無情的殺手。她是紅得發紫的大明星,更像是隔壁家的小姑娘。」

的確,我們喜歡Clarke。

不只是單一喜歡她的美貌、她的堅強、她的涅槃、她的性感,或是她的智慧或者敬業、她大笑時的眉毛。

我們喜歡的,就是Clarke本人:始於顏值、陷於性格、忠於才華。

如果說到因為生病卻努力堅強的藝人,一定要說說中島美嘉。

提到「中島美嘉」,我們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日本歌姬。

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但很多人聽她的歌《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都會熱淚盈眶,天籟之音+可以抱團取暖的歌詞,讓每個處於黑暗的人都在這首歌下面彼此傾訴。

「曾經的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你救了我」,「讓我稍微對這個世界有了期待」,「生而為人,不必抱歉」,「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每個經歷過黑暗時刻的人都在歌中得到救贖。

這首歌如此動情也是因為她把自己的真情實感加入進去,誰都沒想到過,這在這天才少女事業高峰時,患上罕見耳道疾病,唱歌走音事業受挫,《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就是她失聰期間的成名作,所以她用腳打節奏,用手摸音響,用心感受音調,身、心、聲、詞、都直白地爆發出自己這幾年向死而生的力量。

然而失去聽力期間雪上加霜的是,四年婚姻也走到盡頭,堪稱美強慘女主角般的人生。

(下圖是中島美嘉用手摸音響,感受音調與節奏)

但就在大眾以為她無法回到從前時,卻有好消息傳來,她的病好像突然好了?!

可無論如此,11年的病痛不是白熬的,她如何從小白到天后,又從天后滑落再次重生,成為大家眼中涅槃重生的大歌姬的?

乖、野、才、堅

中島美嘉的演藝路,一開始時說是三次元爽文也不為過。

初中畢業後,她做著模特兼職,偶爾幫朋友錄一些音樂demo。

雖然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然而天生一副好嗓子,聲音清澈,辨識度高,被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一耳選中」,推薦她參加選秀比賽。

她也不負眾望,一路過關斬將,拿下冠軍正式出道。

出道後更是火箭級飛升,出道曲大賣46w+,日本唱片大賞的新人獎拿到手軟。

首張專輯又破了百萬銷量,出道一年就以新人王姿態,空降「日本春晚」紅白歌會。

之後的幾年,她更化身神曲製造機,瘋狂輸出高質量歌曲。

唯美傷感的《雪花》,被中森明菜等一眾大佬翻唱,之後又紅到中韓多地,當過韓劇主題曲,前兩年還出了衍生電影。

漫改電影NANA的主題曲《 GLAMOROUS SKY 》,誰聽了都想跟著抖腿嘶吼的搖滾佳作。

她還給很多影視作品唱過主題曲,比如人氣動畫《機動戰士鋼彈SEED》的片尾曲《FIND THE WAY》,美聲方式的演唱空靈飄渺,未來感十足。

推理劇《流星之絆》的主題曲《ORION》,配合著治愈劇情,能讓人一秒流淚。

輕喜劇《自戀刑警》的主題曲《最美好的自己》,搞笑的劇情,淡淡憂傷的歌曲,反差感拉滿。

就算不熟日本樂壇,看了幾部動畫日劇,也能「聽著她的歌長大」。

中島美嘉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唱出了人們心底千迴百轉的心事,也用聲音築成高梯,把自己送到越來越高的地位。

越唱越紅的同時,她在戲劇和時尚方面也開始有姓名。

歌手出道的同年,她參加電視劇選拔,在3000人中脫穎而出,成為日劇《新宿傷痕戀歌》的女一,還拿下當季的日劇學院賞最佳新人。

電影《NANA》裡出色還原朋克少女大崎娜娜,把她的「乖」、「野」、「才」,演繹的淋漓盡致,至今仍被視為漫改之光。

時尚表現力也開始被發現。

00年代初就開始戴美瞳,化煙薰妝,加上長臉細眼的外形,是時代時尚的先鋒。

以NANA形象活動時期,她的朋克造型更是直接帶飛Vivienne Westwood等服飾品牌,讓它們從英倫小眾變成紅遍亞洲的潮牌。

出道短短10年,唱的歌紅遍亞洲,角色和時尚影響了一代人,她開始籌備10週年演唱會,慶祝人生的高峰時刻。

然而,上帝把給她開的這扇窗放在了深淵前,她不小心入了窗後~

有一天在排練時,她的耳邊突然傳來刺耳的耳鳴,她穩住自己,試著開口唱歌,卻換來周邊工作人員驚愕的神色——那個開口就是天籟的中島美嘉,不見了。

她的聲音忽大忽小,節奏感更是大失水準,一首歌下來,荒腔走板,讓所有人都嚇壞了。

大家連忙把她送到醫院,檢查後才知道她患上罕見疾病「耳咽管開放症」。

為了避免演唱會大翻車,她只能緊急中止演唱會,推掉所有工作,飛去美國治病。

本以為她要專心治療,好一陣子都不會露面,結果半年不到,她就閃電付出。

大家看她能夠出來唱歌,覺得她的身體應該已經康復了?

但這也只是她心急與焦躁的出場,中島美嘉依舊頻頻走音,氣息不穩,甚至有網友批是「鬼哭狼嚎」,開口即翻車。

漸漸有聲音說是她不夠努力,沒有認真治病和練嗓,才會以半吊子的狀態復出。

病治不好,觀眾又不滿意,在雙重壓力之下,中島美嘉一度考慮過退出演藝圈。

心不甘,卻無奈,但耳朵的病,怎麼就會讓中島美嘉唱歌翻車呢?

這要說到「耳咽管開放症」的症狀。

這個病的發病位置是連接連接鼻腔和耳朵的「耳咽管」,它在正常情況下是關閉的,哈欠、吞嚥、擦鼻涕等情況下才會打開。

患病後,由於耳咽管肌肉長期處於強直收縮狀態,所以會出現鼓膜渾濁,低音耳鳴,自聽過強,聽不清別人的話,自己的說話聲又被過分放大的情況。

中島美嘉就是這樣,正是因為時不時出現耳鳴,讓她聽不清伴奏,也拿不準自己的音量,頻繁出現炸麥式嘶吼,斷氣式走音的情況。

無奈的是,這個病的成因相當複雜,可能是先天性異常,也可能是神經肌肉疾病引致,精神緊張也會引發,醫學界至今還沒找到根治的方法。

那中島美嘉是如何醫治好的呢?不是醫生不是聲樂老師,是透著光芒的她自己~

得病後中島美嘉一直沒有放棄,一次次地飛到美國看病,偏偏檢查結果永遠都是「無法治愈」。

病治不好,她就找「帶病唱歌」的方法。

結果聲樂老師也說聽力受損的話,唱歌之路走不長。

醫生治不好,老師幫不到忙,中島美嘉決定靠自己。

她慢慢用身體記住正確發音的力度,努力還原歌聲。

這個時候,她遇到了搖滾歌手秋田弘為她寫《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積極訓練,努力用身體記住節奏的她,一開口就讓人感受到「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就因為看著海鷗在碼頭上悲鳴」的畫面。

唱到動情時,她近乎失控地吶喊「想要更好的明天,今天就須有所行動。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

有時候壓垮一個成年人的,往往是可彼此傳達的「感同身受」。

這也就出現了開頭大家在這首歌下抱團取暖的場景。

可她堅持演唱的身影,又暗合了歌曲最後向死而生的積極態度。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但是我還沒有遇見你。因為有像你一樣的人存在,我稍稍喜歡上這個世界了。 」

即使失控,即使走音,這一刻技巧已經不重要,我們在聽的是一個不屈不撓的靈魂吶喊。

憑著《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中島美嘉在中日多地引起轟動,成功回春。

事業翻紅同時,感情也迎來開花結果。

她在節目裡遇到排球運動員清水邦廣,主動出擊留聯繫方式。

兩人像普通情侶那樣逛街看電影,中島美嘉還被拍到多次去比賽現場給男友打氣,戀愛三年後官宣結婚。

不少人看到她從獨自抗疾到有了另一半,看起來幸福多了,覺得老公幫了她很多。

無可否認,一段美好的婚姻肯定會給人帶來幸福感,減輕身體上的痛苦。

但是實際上,兩人長期異地,工作又忙,雖然有過甜蜜時光,最終還是離婚收場。

會崩潰,但不會藉故墮落

真正將她從疾病的泥沼里拉出來的,依舊是她自己。

中島美嘉從來沒有放棄自己,哪怕花上一生也要尋找和疾病相處的方法。

即使疾病纏身,依然對音樂充滿信念感,相信唱歌是自己的使命。

「成為大人之後,會發現沒有地方可以放心地哭出來。我想和聽眾說,其實我和你一樣。我想給大家創造可以放心流淚的地方,這就是我的使命。」

而這次,她真的重生了!

在2021年初,中島美嘉發現耳鳴現象好像消失了,但是她怕只是間歇性好轉,一直等到年底,病情都沒有再復發時,才正式對外公佈,她的病已經好了。

至於治癒的原因,她說可能是由於疫情導致工作量減少,生活方式改變了,身體得到充分休息,耳朵自然好起來了。

即使現在唱歌走音,她也覺得開心,因為自己能聽到了。

憑著自己的努力,她用三年時間就從小模特做到國民歌姬,攀上事業巔峰,卻又在全盛期遇上罕見病,水準大跌而淪為「走音天后」。

但她沒有放棄自我,努力與耳疾共存,以十年修行,迎來涅槃重生。

沒有一個人的成功是天掉下來的,更何況是她的三次起落。

難得的是,無論高峰還是低潮,中島美嘉不靠他人靠自己,積極面對難關,在蟄伏中依然保持堅韌,同樣不斷調整自我,來對抗命運開的這場荒謬的玩笑。

當她痊癒後再次站在舞台上時,沒有因為聽不見的聲嘶力竭,聲音平靜又有力量。

她以最不聲張的心力為自己的重生做篤定,索性她的堅持,沒有落空,索性她懂得,只要倔強的活著,就有能有無數種可能~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