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5個「約翰康納」第一視角,看清《終結者》系列故事線!-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你認為《終結者》系列的主角是誰?
#終結者 #科幻 #經典電影

作者:老片復盤半只貓
整理:冒牌生

–正文開始–

鐵打的阿諾,流水的約翰·康納,到底誰才是《終結者》系列,絕對的主角?

這一期將從變換角色次數最多,但劇情又總是圍著他轉的,約翰·康納的第一人稱視角出發,復盤所有《終結者》電影的時間線。

約翰·康納大集合

第一條時間線

我是約翰·康納,你可以稱呼我為約翰A,就是那個最凶狠的刀疤臉約翰。

我出生於1985年2月28日,從沒有見過父親長什麼樣子,自小跟母親一塊長大,她叫莎拉·康納,曾是一個普通的餐廳服務員。

我的母親——莎拉康納

我的母親和她的小摩托

還沒出生就給我錄音

在我很小的時候,她便開始對我進行軍事化訓練,教我求生的技能。

我非常困惑,為什麼不能跟其他孩子一樣過無憂無慮的生活,而母親卻告訴我,我將會是未來拯救人類的關鍵,成為人類抵抗軍的領袖。

我母親的正常狀態

1995年,我10週歲那年。一個名叫邁爾斯·戴森的人,創造出了一款革命性的微處理器,他當時所在的賽博坦公司,迅速將這種技術運用到人工智能領域。

賽博坦員工邁爾斯·戴森

到了1997年,賽博坦已經成為了軍事電腦最大的供應商,所有隱形轟炸機採用賽博坦的系統後,漸漸變成無人駕駛的戰鬥機。然後,建造天網的基金法安通過。

1997年8月4日,天網系統正式啓用。

美國國防部希望利用天網,建立全自動化的防禦網絡系統,避免人性的天然缺陷而導致的執行力不足。

但是人類沒有預料到,天網的學習效率驚人。

1997年8月29日早上2:14,天網開始擁有了自我意識,人類想要拔掉電源,於是天網發起了反擊。

天網首先通過操控美國的軍事系統向俄羅斯發射了核H彈,因為它知道,這樣是消滅人類最快的方法。遭到核H武器攻擊後,俄羅斯立即向美國進行了核H反擊。

核H戰爭爆發

就這樣,一天時間之內,30億人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情況下,成為了核H武器的灰燼。而幸存者們,稱這一天為「審判日」,這一年,我只能12歲。

審判日

核H爆

天網的想法很簡單,很乾脆,消滅所有的人類。

機器戰爭開始了

從小就習得求生本領的我,成為了末日的幸存者。我意識到,母親曾經跟自己說的話,並不是無稽之談。

而母親對我的軍事化訓練,更是讓我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戰士。

不知道是受母親話的影響,還是我自己一直就如此認為,我產生了一個念頭——要跟這些機器鬥到底。

然後,我開始組織並領導那些機器壓迫的幸存者們,組建起人類最後的反抗勢力——抵抗軍。而我的母親,則成為了能預知未來的,先知一般的存在。

我成為了抵抗軍領袖

2029年,44歲的我遇到了一個名叫凱爾·里斯的年輕人。第一眼見他,就有種已經認識了一輩子的感覺。

凱爾里斯

很快,凱爾便成為了我最得力的部下,與我一起在戰場上出生入死。

未來戰場

他對一位傳奇人物非常著迷,也就是我的母親——莎拉·康納,於是我給了凱爾一張母親的照片,他感激不已。

我母親的照片

也是在2029這一年,人類迎來了與機器最關鍵的一戰。抵抗軍攻佔了天網的基地,即將贏得最後的勝利。

攻佔基地

然而天網似乎也已經預料到了自己毀滅的命運,提前一步使用時機機器將一名T-800型終結者機器人,傳送回了1984年的洛杉磯,任務,就是殺死我25歲的母親,那一年,我還沒有出生,顯然天網的計劃,是想讓我從歷史中徹底消失,顛覆人類的勝利成果。

總有刁民想害朕

我當然不會同意,於是我將一名人類戰士傳送回相同的時間和地點,去保護我的母親。而有一個人選自告奮勇,也正合我意,這個人就是凱爾·里斯。

我犀利的眼神

我將一段口信告訴了凱爾,讓他務必牢記在心,並在合適的時候告訴我年輕時的母親。

感謝你,莎拉,在黑暗年代的英勇,關於你將要面對的事情,我無法幫助你,只能告訴你未來不是必然,你必須得比你自認為的要更堅強,你一定要活下去,否則我永不會存在

然後,就是《終結者1》的劇情了,凱爾里斯成功保護了我的母親,但他還是不幸戰死,不過他卻完成了最重要的任務,和我的母親配對成功,然後就有了我。另一個我,約翰B。

你們必須配對成功

於是就有了下一個約翰的故事

所以到此,約翰A的故事,便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約翰B的故事。

第二條時間線(其實是延續上一條時間線的)

我是約翰·康納,你可以稱呼我為約翰B,就是那個最帥最萌的小約翰。

我出生於1985年2月28日,從沒有見過父親長什麼樣子。

少年的我

我的母親莎拉·康納獨自將我帶大,和其他孩子的母親不同,我的母親教我的,是如何在殘酷世界中求生。她說1997年的某一天,人類將面對從未遭遇過的遭難,那一天被稱為審判日,而之後的每一天,人類都不得不生活在黑暗和陰影中。

在我的印象里,她總是和各種武器,槍械為伴,而她的朋友,也都是正規或者非正規的武器商人,甚至是軍火販。

母親的朋友

小時候我跟著母親去過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地區,搭著直升機四處亂飛,學習如何扔炸彈。

母親始終想在我的腦子里植入一個概念,末日很快就要來臨,人類的紀元即將終結,機器將成為世界新的主宰。而我,竟然就是那個可以帶領人類重新奪回世界的關鍵先生。

我和母親

當然,沒有人相信她的鬼話,連我都不信。

終於在1994年的一天,我眼睜睜看著母親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因為她試圖炸毀一家電腦公司,她和所有人的解釋是,她必須阻止一場恐怖的核H戰爭。而她描述時過於激動的表現,確實容易讓人產生誤解。

我的母親

後來我知道,這家電腦公司的名字叫賽博坦。

母親被關進精神病院以後,你可以想象一個精神病的孩子會遭遇什麼?我可能還算比較幸運,竟然有人願意收養我,養父母還好心把我安排進了,我從小就沒去過的正規學校。

我的養母

但是我約翰·康納,根本不願意,也不需要被人收養,他們討厭我,我也討厭他們。

所以在我中學的時候,我乾了幾乎所有叛逆兒童能幹的事情,以不良少年為友,罵髒話,甚至在ATM機上偷錢。

我曾經是個叛逆少年

1995年6月8日凌晨3點14分,一台T-800終結者機器人從2029年傳送而來。我的人生徹底改變,當時我只有10歲。

我的簡歷,當時我只有10歲

這時候我對終結者的概念,僅限於母親說的那些故事,她告訴我終結者是和人類長得一模一樣的機器殺手,他們一旦鎖定終結目標,便絕不會罷手。

T800

當我真的面對T-800終結者的時候,我幾乎嚇尿了。但更可怕的是,不只一個終結者把目標鎖定在了我的身上。另一個型號T-1000的終結者也同時找到了我,兩個終結者一句屁話沒有,就這樣在我面前開乾了。

他們一個T-800是鋼筋鐵骨,普通的子彈根本傷不了他的身;一個T-1000是液態金屬,子彈要麼從他的身上傳堂過,要麼直接把他打開花,但是,他總可以恢復原來的樣子。

液態金屬機器人

不過我應該感到慶幸的是,曾經追殺過自己母親的機器惡魔T-800,這一次站在了人類的一邊。他是來保護我的。不僅如此,我還知道了,他是被未來的我,刀疤臉約翰A傳送過來保護我的。

於是我命令終結者,與我一起去精神病院解救我的母親。當母親見到終結者的時候,她被嚇得不輕,但緩過神以後,我們還是聯手擺脫了前來追殺我的T-1000。

精神病院救出受驚的母親莎拉

母親把我們帶到了她曾經認識的一個軍火商那裡,她準備多年的武器裝備,終於要派上用場了。

而作為小機靈鬼的我,則打開了T-800的腦殼,重啓了他的芯片,讓他擁有了學習的能力。我教他一些語言梗,他很快就能活學活用,他聽我的話,做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他還和我玩起了拍手的遊戲。

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我彷彿在一台機器身上,找到了我生命里一直空缺的東西。

正如母親所言:

「終結者永遠不會停止運行,不會離開他,也永遠不會傷害他,不會對他大吼大叫,酒醉揍他,或者是太忙而沒空陪他,它會永遠在他身邊,至死都會保護他。縱觀所有來去數年,在這個瘋狂的世界里,論誰有資格能夠成為約翰康納的父親,這個機器,竟然是唯一符合標準的。」

打個小盹的功夫,母親再次被同一個噩夢驚醒,而她竟不知不覺中在桌子上刻下了幾個字——NO FATE。

她不相信審判日就是人類的命運,她相信命運應當由自己創造。於是她補全這句話的後半段No fate but we make。我命由我不由天。

半夢半醒的母親有了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乾掉創造出天網原型的工程師——戴森。但良知卻讓她無法下手殺死對方。眼前的這個打工人,壓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所以我讓T-800,展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掀開手臂上的皮肉。

我的手臂怎麼樣?

看到終結者的機械手臂,戴森恍然大悟,這不就是他用來做研究的同款機械臂嘛,當初正是通過對1984年傳送來的終結者殘骸進行逆向研究,才讓賽博坦公司進入到了下一個領域。

1984年穿越來的

戴森的覺悟很高,決定跟我們一起銷毀所有研究資料,改變未來,阻止審判日的到來。

覺悟很高的戴森

計劃很成功,賽博坦在一堆警察的圍觀下被炸成了稀巴爛。最後留下來引爆炸彈的,正是天網之父,工程師 戴森。

只可惜,他的犧牲不會得到任何的回報,甚至還可能遭遇數之不盡的非議。沒有任何人會理解他類似恐怖主義的行為,就像當初沒有人理解我的母親一樣,因為沒有任何人會相信一個還未發生的未來。

但是,終結者的指令並不會因此停止,T-1000依舊不予餘力地追逐著我,T-800也不會停止,他依舊在我身邊保護著我。

兩個終結者之間必有一場大戰,照例說T800是打不過T1000的,但在各種天時地利人和面前,T800還是一炮將T1000轟入了滾燙的鋼水之中。

沒有了研究天網的技術資料,沒有了窮追不捨的T1000。我想我們應該已經成功改變了歷史。

但是T-800並不這麼認為。他用指尖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我瞬間看懂了他的意思,鼻子一酸,忍不住淚流滿面。

T800熔化自己,每次看都流淚

原以為我找到了父親最好的替代者,但馬上又要道別了。

即使再不捨,經歷了那麼多以後我也知道,T-800是對的。母親再不信任機器,也伸出手錶達了自己的敬意。終結者再沒有感情,到最後也懂得了人類為什麼會哭泣。

用我教給他的大拇指手勢,完成了自己最後的道別。

最後的道別

1997年8月29日,再平常不過的一天,審判日,並沒有到來。我和母親,還有T800,還有戴森,完成了逆天改命。

1997年8月29日,審判日沒有到來

只是僅僅過了一年,在1998年的夏天,我的生命卻迎來了終點。另一台T800終結者找到了我,將我終結在充滿陽光的沙灘。

就是他找到了我,終結了我

我,最帥的約翰B的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為此我的母親悲痛欲絕,失去了生命的重心,而殺死我的那個終結者,也遭到了永世的詛咒,他從此也失去了自己唯一的目標,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接下來的歲月里這個終結者化名卡爾潛心生活在人類社會中,研究和學習人類,終於意識到自己對我的母親做了什麼

T800化名卡爾,做起了窗簾生意

為了讓我的母親重新獲得生活的意義,每次有終結者傳送到這個世界,他都會將傳送的時間和位置告訴我的母親,讓我的母親成為了終結者殺手。

母親成為了終結者殺手

2023年,人類的厄運再次重演,一個同樣擁有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軍團」誕生。於是就有了《終結者6》的故事。

因為跟我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這個故事我就不多說了。

接下來,是約翰C的故事。

第三條時間線(另一個平行時空)

我是約翰·康納,你可以稱呼我為約翰C,就是那個最討人厭的約翰。

我出生於1985年2月28日,從沒有見過父親長什麼樣子,在1995年以前,我和約翰B擁有幾乎一樣的故事。

母親被人認為是個瘋子,關進精神病院,留下我被人收養,成為叛逆少年。

但是自那以後,我的人生跟約翰B有兩點最大的不同。第一點,1995年,我的母親莎拉·康納,被確診為白血病。第二點,1995年,終結者並沒有出現。

在我的時間線里,未來的天網吸取了教訓,或者為了碰碰運氣,總之他換了一個時間,換成了1997年。

前一天晚上,我還在地下室俱樂部,跟一個名叫凱特·布斯特的女生玩接吻遊戲。第二天,我就上了新聞,當然,是以炸毀賽博坦公司的恐怖分子的身份出現。

1997年8月29日,審判日果然沒有出現,我們拯救了30億人的性命。然而沒過多久,噩耗傳來,我的母親,因病去世。

其實確診時,醫生就說她最多只能活6個月,但她卻一直堅持到了,親眼目睹歷史被改寫。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了流浪的生涯,我始終無法說服自己審判日已經被終結。所以我依舊四處躲藏,不留下任何蹤跡。就這樣在渾渾噩噩中過了10年。

2007年的一個晚上,我因為躲避高速路上的野生動物,摔了個狗吃屎,我不敢去醫院,所以溜進了一家寵物診所,偷吃了一些止痛消炎的藥物。

卻在這裡遇見了,10年前曾經在地下室接吻的那個女生,凱特·布斯特。

命運要是開起玩笑來,一般人很難笑得出來,10年前遇見這個女生,終結者隨即出現。10年後再次遇到這個女生,終結者再次出現。

這一次,被派來的,分別是一個女性形象的T-X型號機器人,一個阿諾形象的T-850型號機器人。

T-X的能力,比曾經的T-1000,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僅可以隨意變化形態,更是擁有T-1000所沒有必殺技,變出武器。

而T-850,則是T-800的升級版。能力屬性跟我認識的T-800,非常接近。

不過,我有點自作多情了,兩個終結者的首要任務,並不是來暗殺我和保護我的。因為自1997年以後我一直生活在陰影中,根本查不到我的記錄。所以未來的天網,派終結者來,殺死未來我重要的部下。

而凱特·布斯特就是其中之一。又好氣又好笑的是,執行保護任務的T850,並不是未來的約翰派來的,而是約翰的妻子派來的,也就是我的妻子。而我未來的妻子,就是眼前的凱特·布斯特。

於是我不恥下問,為什麼不是我派的呢?T850說,因為你死了,殺死你的就是我。

我當時真的很後悔。

在得知凱特的父親是軍方高科技武器的負責人後,我們驅車前去尋找凱特的父親。因為他負責的項目,源代碼購買自賽博坦公司。

雖然賽博坦公司關於天網的數據被毀了,但別忘了,被毀的時間,卻要比約翰B的時間線,晚了整整2年。賽博坦公司靠歷史研究過得非常不錯。

在2003年賽博坦還啓動過另一項實驗,讓人類身體與機器結合,項目起初,都是用死囚的遺體來進行實驗。

所以,在我的故事里,天網還是被研究了出來,正在美國軍方的系統庫裡,等待被釋放。

而凱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未來岳父大人,就是那個能夠決定是否釋放天網的關鍵先生。所以他也是T-X要獵殺的目標之一。

當我,凱特以及T850趕到的時候,為時已晚,軍方由於系統遭到病毒襲擊,啓動了天網來殺毒,他們以為,天網只是一個單純的聰明的人工智能而已。岳父大人也已經倒在血泊之中。

岳父最後給了我一個紅色的信封,並告訴了我一個地址。我相信這就是關閉天網最後的希望。

但是當我們到達這個所謂的水晶峰以後,卻發現這裡只不過是一個防核爆的避難所。

孤男寡女,讓我們待在一個避難所裡?

而地面的世界,已經在核H武器的摧殘下成為了人間煉獄。

我的故事進入了HARD模式——審判日。

2007年7月24日,人們會永遠記住這一天。

起初人們只是知道世界發生了慘烈的核H戰,但並不知道這些全都是天網所為。因為人們根本不相信,自己製造出來的玩具,可以反過來毀掉自己。

未來戰爭

我嘗試把我知道的告訴所有人,把母親跟我說的告訴所有人。有人開始相信我,有人罵我是瘋子。但無論怎樣,我都不曾放棄過戰鬥,與機器的戰鬥。我很清楚,這就是我無法躲避的宿命。

估計會有很多人會關心,我究竟有沒有和凱特走到一起,這裡我也官宣一下,在一起了。而且成長以後,我倆的顏值都提高了許多。

到了2018年,人類已經有了初具規模的反抗軍。但那時,我還不是反抗軍的領袖。現任的領袖正躲在一艘潛艇里指揮著我們。

而我的身份有點特殊,既是一名軍官,又是一個先知。因為我曾經跟大家說的事情,正在一件件變成現實。比如,我提到的擁有人形態外觀的T800型號終結者,已經成為了天網下一批準備要量產的殺人武器。當然還有很多內容,我是從母親留給我的日記中找到的。

但是不相信的人,依然有很多,其中就包括現任反抗軍首領。

當時的首領,有點狗眼看人低

2018年,於我而言,有些特別,因為我將遇到一個,對我來說意義非凡的年輕人。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凱爾·里斯。

但在見到他之前,我還遇到了一個人。剛遇見到時,我真不清楚,究竟應不應該稱呼他為人。因為他的身上一半是人類器官,一半是機器。他的名字叫馬庫斯。

因為得知天網抓走了凱爾,我不得不與馬庫斯合作闖入天網基地的內部。利用對方半機械化的身體,潛入行動變得輕而易舉。

不過我這樣做,已經違抗了軍令。抵抗軍首領的指令,是對天網基地發動轟炸,而我卻將這次任務變成了營救行動。當然,基地裡除了凱爾,還有許多無辜的被機器囚禁的人。

好消息是,我成功救出了凱爾,壞消息是,我遭遇了宿命般的T800。還得是你啊。我臉上的疤痕也是拜你所賜。

最後在馬庫斯的幫助下,我們戰勝了T800,救出了關押的人類,炸毀了天網的基地。

但我卻在戰鬥中身負重傷,心臟破裂的重傷,不接受心臟移植的話,我的故事,很快便要畫上句點。

這一回,又是馬庫斯挺身而出,他說他是罪無可赦的殺人犯,如果能以命換命,則是自己最大的救贖。他願意將心臟捐獻給我,再死一次。我有點感動,衷心希望他再次睜開眼睛時,能擁有一副健康的藍色身體

配型相當成功,從此我擁有了一顆更加強壯有力的心臟。戰鬥還在繼續,我想我用得上這一顆。

此一戰,反抗軍首領,因為戰略失誤,被機器人炸死在潛艇中。而我,除了先知,又多了幾個稱號,戰鬥英雄,疤面煞星,不死戰神。

總之從那以後,我成為了自審判日以來呼聲最高的人類抵抗軍首領。

我的故事,一直延續到了2032年7月4日,一個外形我再熟悉不過的終結者,來到了我的身邊,我以為他是T800,但其實他是T850。

下面要說約翰D的故事。

第四條時間線(另一個平行時空)

我是約翰·康納,你可以稱呼我為約翰D,就是那個長著壞人臉的約翰。

我出生於1985年2月28日,從沒有見過父親長什麼樣子。我的前半生,與約翰A何其相似,以至於我們都我們長得特別嚴肅,只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我在凱爾·里斯,也就是我的父親,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找到了他,確保他能夠平安無事地活到那一天。

那一天,就在2029年。

人類與機器之間的戰爭,已進行了足夠長的時間,我們必須終結這場戰爭,而這一天,馬上就要到來。

在我的慷慨陳詞下,人們情緒高漲,在我的揮斥方遒下,我們攻入了天網的秘密基地。找到那台製造命運的時間機器。

不過天網已經提前使用時間機器,將一台T-800機器人傳送到了1984年,去刺殺我的母親:莎拉·康納。

所以,我也派了一名人類戰士返回1984年,去保護我的母親。而我派出的人選,眾所周知,就是凱爾,我的父親。

時間機器啓動,歷史總是如此地相似。一切都和母親和我說的一樣,除了在這一天以後,都將是新的歷史。

我承認我大意了,太過相信這就是機器的末日,太過相信母親的預言,太過相信自己的直覺。當我將凱爾送入時間機器後,有一隻沈重而冰冷的手從背後抓住了我,他不是一個人類,而是天網本尊,或者叫T-5000。

「完整版」5個「約翰康納」第一視角,看清《終結者》系列故事線
一種機器相態材料迅速進入我的身體,剛開始全身是被撕裂般的痛,然後機器滲透進我的意識,我感覺自己的腦子里多出了一個聲音,而漸漸的,我自己的聲音卻越來越弱,直到消失不見。

當我再次醒來,我見到的世界已經與之前完全不同。

我的身體也已經完全被改造,每一個細胞都是一台機器。人們稱呼我為T-3000。

現在的我,既是人類,又是機器。既不是人類,也不是機器。我發現我曾經的想法和做法,都太過於幼稚。

現在的我,才是未來。

在天網的授意下,我通過時間機器來到了2014年。沒有審判日,沒有核H戰,沒有終結者,我來到的這一天,只不過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天。

我的任務,是保護天網的誕生。

我帶著三個歷史性的技術:液態金屬機器化,時間穿越,物聯網全網鏈接,找到科技巨頭賽博坦公司。賽博坦的高層對我佩服地五體投地,人類在未來將因被科技之光的照耀而輝煌。

賽博坦高層決定出錢投我的項目了,高興

按照研發進度,2017年,天網即可正式上線,只不過屆時天網不會被叫做天網,而是叫做「創世紀」,一個我創造的新的世紀——人與機器的大融合。

2017年如約而至,一起前來的,還有從1984年穿越過來的莎拉和凱爾,對,我的父母。

我很清楚他們是打算來消滅天網的,所以我找到他們,並向他們提出了我的未來暢想。

爸爸媽媽,我有個不成熟的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

他們沒有接收,在自己子女面前,承認自己錯了,對父母來說,有點難。

所以,現在我的父母,也只不過是通往未來之路的絆腳石而已。

但我終究還是要與自己的命運相遇,我的命運就是一台終結者:T800終結者。

這一台,尤其特殊,他被指派到1973年保護我失去雙親的母親,一直照顧她,保護她到今天,母親喊他「老爹」,在地位上,他就如同我的外公。

儘管在與機器融合以後,T800已經遠不是我的對手,但他選擇與我同歸於盡。我還是敗了。

天網,創世紀,全都隨我一起灰飛煙滅。

在消失之前,我為人類的愚蠢,感到無比的遺憾。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