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特輯】這是個真實故事,媽媽去買水的瞬間,五歲兒子失蹤了,17年後被拍成了電影!—《親愛的》-《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淚點低的人不要看,類似這樣的誘拐失蹤兒童的故事不是唯一,2014年也有一部趙薇主演的電影從另一個角度剖析了這個狀況,並引起廣泛的關注。
#幼兒失蹤 #真正的故事比電影還曲折

*正文開始

來源:北青網
整理:台灣養生網

一邊是領著農村低收撫養他長大的75歲「爺爺」;一邊是失散17年的親生父母和妹妹,來自杭州富陽的原生家庭、拆遷戶。

這是22歲陳權超的真實人生。

5歲以後,他的名字叫南佳寶,如今已是江蘇張家港某醫院的實習護理。

富陽警方找到他的時候,他一開始並不肯相信,直到民警向他出示相關證明,他才猶豫地點點頭。

5歲那年,跟媽媽在富陽恩波廣場走失,他其實是有模糊記憶的……

17年前的恩波廣場買水的工夫,兒子丟了

很多人還記得2004年的一則新聞,年輕母親項君花雙眼含淚,望向遠方。

她就這麼望穿秋水地找了、等了17年——足跡踏遍大半個中國、印有兒子照片的傳單發了幾十萬份、尋子的橫幅最長拉過上百米,當然還有和丈夫一度無休止的爭吵、差點破裂的家庭。

2004年的7月1日,富陽城東派出所接到報警:「富陽恩波公園有一小孩失蹤……」當天晚上7點半左右,項君花帶著5歲的兒子陳權超來到富陽恩波廣場,想讓他玩一會。小孩口渴想要喝水,項君花讓兒子坐在了恩波廣場的石頭上等待,也就幾分鐘時間,她買水回來卻發現孩子已經不見蹤影。

一遍又一遍找尋無果後,她的心吊了起來。

打電話給丈夫,又打電話給家人,一群人開始出動尋找……富陽警方立即開展行動,第一時間成立調查組,由專人負責對陳權超失蹤案開展調查。

警方以恩波廣場為中心,在城區範圍內的出租車、三輪車、車站、商業街、外來人口聚居點、公共場合等區域張貼尋人啓事,指令富陽所有派出所分發協查資料,要求各單位注意發現可疑線索。

警方搜尋的範圍也越來越大,從富陽擴展到杭州地區,又從杭州擴展到整個浙江省,最後在全國範圍內印發協查通告,然而孩子卻始終沒有消息。

「當時幾乎全國重要的媒體上,我們都去發了協查通告,提供重要線索有重金獎勵,也收到了一些線索,我們一一落地查證,但最終都核否了。」富陽公安刑偵大隊副大隊長陳坤鐳說道。

17年,他們為別人找回了孩子卻沒有找到自己的「為了兒子,我們不可以離婚」

兒子走失前,陳益中和項君花在富陽經營一家窗簾店生意,生意紅火,夫婦倆在城區就有兩套房子。

接下來,尋子成了他們今後生活的唯一主題。

為了維持找兒子的開支,他們賣了原來住的一套房子,走南闖北,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夫妻倆爭吵不斷。

2007年,他們又生下一個女兒。

「等你長大了,要幫著爸爸媽媽一起找哥哥。」這是項君花在女兒很小時就給她定下的任務。

夫妻倆分工明確,項君花仍在老家維持生意,丈夫陳益中則常年在外。

陳益中家裡仍保留著一本老舊的尋子計劃表,浙江、山西、新疆、北京、河北、內蒙……行程遍布祖國東西部和北部。

起初幾年,陳益中總是獨自行動,行程艱難、效率也低。

2014年後,全國尋親公益組織多起來,許多失子家庭抱團取暖,陳益中夫婦也加入尋親團,關注論壇、微信群,和尋親群友每到一個地方,拉起幾十米、上百米的橫幅。

2015年,夫妻倆在某地民政局查找新落戶的兒童時發現,有兩個孩子的照片特別眼熟,很像他們在尋親群裡看到的兩個孩子。夫妻倆留了心,告知了當地警方。

在警方調查下,兩個孩子的身份最終明確——就是尋親群裡在找的兩個,是在雲南失蹤的親兄弟。

這些年,哪怕好運一直沒有眷顧陳家,項君花也始終滿懷希望。

「我和老公儘管吵了很多次,我們還是不能離婚。到時候兒子回來,我想象不出,萬一哪天我兒子回來看到爹媽不在一起了,有多難過……」她說。

被低保戶「爺爺」領養已是醫院實習護理

民警找到他

他還不清楚自己身世

距離恩波廣場男孩失蹤已經過去17年,富陽刑偵大隊的民警換了一撥又一撥。

但這起案子,每次交接時,負責民警總會細緻地將案情進展一一交代。今年1月,警方在工作中發現,江蘇徐州有一男子被採集的生物信息與失蹤男孩陳權超信息非常相似。

發現該線索信息後,分局立即組成調查組,第一時間派遣警力趕赴江蘇徐州開展調查。

經過細緻的核查比對,警方最終確認,這名男子就是陳權超!

根據超超當年樣子模擬的畫像富陽公安刑偵大隊副大隊長陳坤鐳第一次聯繫上陳權超時,陳權超以為自己遇到了詐騙電話。

直到民警找到張家港,陳權超的實習單位。

眼前的大男孩已經22歲,個頭挺高,面目清秀。

「你清不清楚你自己的身世?」男孩不說話,低下了頭。民警拿出了一些這幾年的案卷材料、最近做出的相關證明,陳權超終於相信了,「5歲的時候,跟媽媽在一個廣場,後來我跟別人走了,再後來記不清楚了……」

陳權超5歲以後是徐州農村的「爺爺奶奶」帶大的,「奶奶」前幾年去世,爺爺今年75歲了,是當地的低收戶。

在那裡,陳權超的名字叫南佳寶。

陳權超讀書讀到中專,上的是徐州某衛校,去年剛在醫院實習,實習補貼一個月500多元。

民警問他,想不想家,想不想回去?他訥訥地說,想先徵得「爺爺」同意。

「這是妹妹、爸爸、外婆……」17年,她從沒像現在這樣輕鬆

2月3日中午,陳益中、項君花夫婦、女兒、老母親等家屬焦急地等在富陽區公安局大樓門口。

「1分鐘、2分鐘……」幾雙眼睛始終盯著大門進出的警車,時間似乎特別得慢。「來了來了……」車門打開,手持雙肩包的清瘦男孩走下車,稍稍站定。目光觸碰,夫婦倆一眼認出,喜極而泣。

「寶貝……寶貝……」項君花說起了普通話,對兒子的稱呼,似乎還停留在17年前的語境里,彷彿眼前1米80多,比爸爸還高的兒子還是那個小男孩。陳權超輓著媽媽胳膊,乖乖地、禮貌地微笑,隔斷17年的至親,突然重新回到生命里,他必然短時間里還沒適應。

「這個是妹妹。這個是爸爸。這是外婆……」17年了,項君花在暖陽下,泛著眼淚,笑得從來沒像現在這樣輕鬆。

「兒子和他爸爸長得一樣,怕羞的樣子也和小時候一樣。」

項君花說,「他想到爺爺,說明我兒子很善良。接下來,就希望能給他在老家找個合適的工作,我們一家人再也不要分開了。」

目前,案件警方仍在進一步偵辦中。

永不放棄!17年!為所有人的堅持,點個贊!

其實類似這樣誘拐失蹤兒童的故事不是唯一,2014年由陳可辛導演執導,趙薇黃渤郝蕾主演的催淚電影《親愛的》也從另一個角度剖析了這個狀況,並引起廣泛的關注。

這也是一部由真實故事改編的打擊拐賣兒童類電影,但角度不只是聚焦在失去孩子的父母身上,還有撫養孩子長大的養母身上,而趙薇憑藉著飾演養母李紅琴這個角色,斬獲第34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

一、 遺憾的開端

魯小娟(郝蕾飾)和田文軍(黃渤飾)是一對離異夫婦,在孩子補習班結束之後將孩子送回到了前夫田文軍店裡。

她孩子跟著媽媽成長更健康為由,試圖說服前夫把兒子鵬鵬給她帶,但田文軍不耐煩的拒絕了。她驅車離開的時候從後視鏡里看到兒子田鵬鵬正追著自己,但她下意識逃避的把車窗搖了起來,魯小娟已經再婚,她想過新的生活在這個鏡頭裡得到了很好的暗示。

此刻田文軍的網吧里有客人正發生了衝突,他自顧不暇,鵬鵬和玩伴離開了他的視線。

是魯小娟的僥倖心理,是田文軍的疏忽大意,田鵬被「壞人」抱走了。等田文軍將店裡事情處理完才反應過來,鵬鵬去哪兒了?

在鄰居那裡得知說下午看到過前妻魯小娟,會不會孩子被她帶走了,田文軍把希望都放在了前妻那裡。

趕到前妻那裡發現兒子並不在後他報警了,一路找到了火車站,或許是命運使然,他們錯過了。在警局,田文軍看到了兒子被抱走的監控,他意識到兒子丟了!

二、 漫長尋子路

田文軍開始動用各種資源找孩子,登報,貼尋人啓事,甚至把兒子的照片掛在身上在各個公共場所唱歌引起注意尋找鵬鵬。

尋子之路坎坷無比,田文軍遇到了各種各樣的騙子,都說能給他提供兒子鵬鵬的信息讓他打錢,他覺得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時間過去了一年多,連報社都覺得沒有曝光性了,他尋找鵬鵬的腳步也從來沒有停歇過,而前妻魯小娟也因為兒子走散而患上了心理疾病。

尋找孩子時間越久希望越渺茫,在這個過程里他認識了同為孩子走失的一群朋友。在這裡,他們抱團取暖,共同尋找希望。

田文軍說過一段話我印象深刻:後來,連騙子都不騙我我了,沒動靜,石沈大海,真的一點動靜都沒有,那個時候你覺得有個人騙騙你也挺好的,有個人騙騙你你就覺著還有希望……這希望跟吃飯一樣,不吃不行,這希望對咱們來說太重要了,咱們一定要找下去……

為了找孩子,田文軍散盡了所有家財,連網吧因為長期交不起房租被房東另租他人,希望越來越渺茫,但他需要錢。他支起小攤做吃的,小餐車全是尋找兒子的廣告,他依然沒有放棄。

偶然間收到一個快遞員的電話,他掛斷了,隨後收到短信,說在鄉下看見一個孩子很像他兒子,並附有照片。田文軍的心頓時緊了,心中五味雜陳。隨後他通知了前妻,聯繫了那些丟了孩子的朋友,一起去尋找孩子。

三、失而復得的不知所措

到了村裡,他們遠遠的看著那個孩子,頭髮凌亂,身上髒兮兮的。也許是思念孩子太久,魯小娟第一眼認出了自己的孩子,這幾年所有的自責,所有對鵬鵬的遺憾愧疚,隨著魯小娟的眼淚傾瀉而出!

田文軍把鵬鵬額頭的頭髮薅開看到了鵬鵬額頭的傷疤,正是鵬鵬失蹤前摔傷的疤,他堅定那是他兒子,於是抱著孩子就跑!這一次,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再讓鵬鵬走丟,這一次,他無論如何也要讓鵬鵬呆在自己身邊。

隨著趙薇飾演的李紅琴帶著鄉親們一路追隨,田文軍抱著鵬鵬拼命奔跑,在田間摔倒,他捧著鵬鵬的頭,問他曾經教過鵬鵬的方言童謠: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底板凳都是木頭…他痛哭起來,他來不及收拾情緒,李紅琴已追了上來,和鄉親們一起拉扯起來試圖搶回吉剛(鵬鵬)。

而趙薇在影片近半的時候以「人販子的老婆」出現在觀眾的視野,真實而又催淚。

四、沒有絕對的好人和壞人

影片到這裡,我們不禁會想,這女的真的是人販子嗎?

她一路哭喊兒子的名字,如果是人販子,會對孩子有這麼深的感情嗎?影片對李紅琴角色闡述,無疑是非常引人深思的。

趙薇飾演的李紅琴,是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社會底層人士,生活在農村,是一個只知道柴米油鹽的農村家庭婦女,因為無知且沒有文化而相信了當初老公說的自己不能生育。

她作為一個健康的女人,卻一直承受著「不能生育」給自己帶來的身心傷害,所以在警察局里,她無助,膽怯而又卑微。

從警察那裡得知吉剛是自己男人從深圳偷回來的孩子,她根本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因為丈夫離世,無人知道吉芳是怎麼來的,也無人證明孩子真的是撿來的。

吉芳是她唯一的「稻草」了,卻也被視為不正當收養而送去了福利院。而她因為妨礙公務入獄半年。出獄後又想盡一切辦法來想要輓回吉芳的撫養權。這對於一個死了丈夫,又一個人拉扯兩個小孩的農村無知婦女來說,無疑是最沈重的打擊!

再看《親愛的》我對母親這個詞彙的含義,有了 更深刻的理解。我無法想象魯小娟失去孩子時是多麼崩潰,無法想象她是怎麼度過那些艱難的日子的,而趙薇演什麼像什麼的演技,深深打動了我。

原本,這應該是一個非常不討喜的人設「人販子的老婆」,可是趙薇精湛的演技賦予了李紅琴這個角色生命,把李紅琴的委屈,崩潰,百感交集,無奈和對兩個孩子的感情表現的淋灕盡致!

這部劇處理的最好的就是沒有將角色低俗的分為好人或者壞人,而是把每個人物設定為非常接地氣的普通人,沒有刻意渲染父母失去孩子的可憐,也沒有說李紅琴養了兩個不屬於自己的孩子有多可惡。

影片最後李紅琴得知自己懷孕,她大哭了起來,這麼多年她以為自己被別人看不起,被丈夫嫌棄不能生孩子,所有的壓抑情緒都在那一刻爆發出來,她太相信男人了!

但我相信結尾的「意外懷孕」對李紅琴來說,也許是最大的圓滿,彌補了這個角色對於一個母親的失去兩個孩子的遺憾!

這讓她成長起來,有了信念和勇氣去面對生活。也給關注留下了想象的空間!

最後說一下,由黃渤、趙薇主演的《親愛的》,原型人物孫海洋尋子14年後,日前找回親生骨肉。

由張譯飾演的韓德忠,其原型為孫海洋,他終於在14年後找回親生兒子孫卓。

孫海洋、彭四英夫婦曾獲邀觀看《親愛的》,當日在首映時,後者表示不想再看第二次,因為趙薇的哭「那種真的是只有當媽的,才能體會得到的。」

由陳可辛執導、趙薇、黃渤、佟大為及郝蕾等主演的《親愛的》,故事以真人真事改編,根據孫海洋、彭高峰等人的孩子被拐一事為藍本。戲中由張譯飾演的韓德忠,其角色原型就是孫海洋。

當時他的兒子孫卓在2007年10月16日的晚上7時多,在家門前被一個40多歲的男子拐走。

下面是相認現場,隔著銀幕都能感受父母失而復得的情感,真的很動人。

沒想到,《齊魯晚報》在12月6日報道,《親愛的》的角色原型孫海洋終於在14年後找回親生兒子孫卓。孫海洋與孫卓比對DNA後,確認為兩父子,而後者已經從山東前往深圳,並在今日中午於深圳舉行認親儀式。

也希望世上所有失散的父母與孩子能夠團聚。

#冒牌生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