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基婷一定要死?」《寄生上流》詳盡的劇情剖析,原來導演是這樣設計的…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這一刀代表什麼?為什麼死的一定要是基婷?

#寄生上流 #劇情剖析 #導演的用意很深啊

*正文開始

作者:问舟渝晚
整理:冒牌生

功底紮實的《寄生上流》從上映後就好評如潮,即便在多年後重新看一次,還是覺得相當精彩。

劇情聚焦於韓國社會日益焦灼的貧富差距與階級問題,這一次希望藉由人物的梳理與分析,探討這部電影在類型片上的精功與突破,從而對電影內核有更深的體悟。

《寄生上流》的故事聚焦於一個住在半地下室的金家四口,父母基澤、忠淑失業,兒女基宇、基婷。

基宇抓住機遇,偽造名牌大學生的身份為富家女多惠補習,並在隨後尋找並創造機會,使一家人都憑藉著偽造的身份成為朴家的寄生蟲。

而後他們發現前女管家雯光及其丈夫勤勢也在藉這個家庭生存,事態逐漸朝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

1、蟑螂的弱點

「味道」在本片中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它推動著情節的發展,激化著人物之間的矛盾。

而基澤刺向朴社長的那一刀,味道也是直接的導火索。

這一刀究竟是震怒的釋放,還是綿弱的自圓其說,留待文末再談。先繼續談談帶著「這種味道」的金家人。

對於這種味道,朴社長的形容是葡萄乾放久的味道,在最初由朴家的幼子多頌發現的。

這來源於他們所居住的糟糕的半地下室環境。也可以說是一種窮酸味。

在競爭激烈、僧多粥少的韓國,失業在下層階級已成常態。處於被淘汰邊緣的一家人,帶有這一人群常見的怯懦。

面對醉漢的撒潑,他們無動於衷,反而在逗趣,折射出的是對沖突的迴避。

而再一次面對醉漢,此時他們已經有了工作,而且對他們來說,覺得自己在智商上碾壓了富人,在思維上實現了自我的超越,使他們有了站出去的勇氣。

無形之中,創作者也在解構他們人性上的弱點及所造成的後果。

以「見光死」的蟑螂比喻他們相當貼切。

在朴家人外出露營的雨夜,他們鳩占鵲巢,顯得悠遊自在與得意忘形,但在聽說主人要回來後便如蟑螂亂竄般手忙腳亂。

最後他們也真的如蟑螂一般縮在桌子底下,尷尬而無可奈何地聽著沙發上的動靜。

在逃出朴家,困境亟待解決的時候,基澤掙扎許久,提出了「沒有計劃就是最好的計劃」。

這種隨機應變的手段似乎有一定道理,但並不適用於所有情境。

然而,詐騙計劃卻是片中唯一周密詳實的計劃,他們也大獲成功。而基澤的話,揭露出他們失敗的隱性因素,也為悲劇收場埋下伏筆。

對下層人民的惡意,自然不是奉俊昊的最終目的。他們的弱點也好,劣根性也好,都根植於固化的階級制度。

正所謂富人愈富,窮人愈窮。

長久以來,人自然會被所處的階級同化與侵蝕,味道也是佐證。

我們先聊聊其他部分,最後再繼續說明這個「味道」。

2. 寄生蟲的差別

與金家人有著激烈對手戲的原女管家,丈夫苟活在地下室,他們兩家人最大的區別,在於「自尊心」。蒼

金家人顯然把尊嚴看得很重,就算當寄生蟲,也要用偽造的身份拉近自己與上流社會的距離。

忠淑調侃他們就像蟑螂一樣,引得基澤震怒。是不是真的在演戲無從得知,但相信在那一刻觀眾都被大叔嚇到了。

地下室裡尖銳的人性交鋒可謂是一場小高潮。

面對有求於自己的前管家雯光,已經適應了自己就是女管家身份的忠淑顯得不近人情,她想要報警的舉動也更像是對弱者的逗弄。

結果躲在樓梯上偷聽的其餘三人滾落下來,騙局敗露,看樣子主動權交接到了另一方。

他們不出意外地也開始嘲弄這一家人。而後金家人又抓住時機,奪回了主動權。

然而這真的是一場生死存亡的決戰嗎?顯然在他們獲悉了對方秘密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是一鍋上的螞蟻,當下只有合作與同歸於盡兩條路可以選擇。

但面對困境,他們仍本能地盡量使自己處於一個相對有利的位置。

雯光說,忠淑姐是個好人。忠淑說,之前對他們太不友善了。

可以說他們自己將事情推向了失控。

3. 小男人的成長故事?

如果將金基宇的情節整理出來,初看彷彿是一個小男人的成長故事。

不斷重考的他不甘於命運,但深陷階級的泥沼,並深受階級所帶來的同化與侵蝕。

偽造文憑時,他輕描淡寫地認為,自己即將考上這所大學,這並不是偽造,而是提前。但四次重考是不可扭轉的事實。

與多惠建立在欺騙上的愛情,何談未來,他卻已經有了結婚時要找人假扮父母的想法。

無論是求學、愛情還是命運,他都抱有盲目的樂觀,妄想未來多過於籌劃現在。

他太渴望向上爬,甚至珍視並極力維護這個「階級夢」。

但一場暴雨淹沒了他們的家,也攪渾了他的夢,使他不得不正視得過且過的現實。

從父親那裡得到一個無用的答案後,他明白必須有一個人站出來了。

他帶著那塊石頭決定了結一切,但終極目的也是維護那個階級的夢。

這裡就要提到本片的又一條線索——石頭。

這塊石頭是基宇朋友的饋贈,據稱能帶來財運。將其供在家裡後,他們確實迎來了「轉運」。

醉漢再次造訪時,基宇想用石頭教訓他,似乎在財運的護佑下,他已經脫胎換骨。

他將自己的階級幻夢寄託於這塊石頭上。

當這麼一塊難以搬動的石頭卻在「水中浮起」時,似乎在宣告,許多東西本就是「輕飄飄」的,只是被外表所蒙蔽;許多事早已註定,人力終究難以駕馭。

基宇說石頭黏上了自己,他想要石頭再次助他一臂之力。但他終究是舉不動這塊石頭。

在一切都塵埃落定後,他發覺基澤躲在地下室裡。他決心買下宅子,讓基澤重見天日,並立下了賺錢的計劃。

往後是否會是一部勵志大戲,我們不得而知,但對於一個下層階級的人來說,這樣一所宅子,奮鬥幾百年也不為過。

計劃在不同人手上,有著不同的價值。無形中難以逾越的階級壁壘,基宇到最後也沒有認清,但有時處世就需要這種懵懂。

4. 為什麼死的是基婷?

基婷絕對是金家「最有頭腦」、「最聰明」的人。

基宇是靠著朋友的推薦才進入朴家當家教,爸爸基澤和媽媽忠淑都是靠著篡位的到這個職業,只有基婷是真的靠自己的能力贏得了朴夫人的喜愛。

在家人眼中,她有純熟的美術能力,未能考學實屬可惜。她總是能一語中的,演技與應變能力都很好。

她不僅窺破了朴夫人的內心,也把握住了多頌表演型的人格,在逐走司機上居功甚偉,且表現出非凡的智力與魄力。

就連基宇也不禁感概,基婷的自然從容,與他們截然不同,她彷彿就是生在這個家裡的。

在閒談時,基澤對被他們驅逐走的原僱員動了惻隱之心,遭到了基婷的呵斥。

自私之下也滲透出果斷與實際。

基婷身上的一些特質,與這個家庭有悖,但也是這個家庭缺失並期許的,可以說她是這個家庭與富人階層最相近的一個參照,她隱隱的反而要成為這個家庭的旗幟所在。

戲謔的是,從容不迫的她,毫無徵兆地倒在了血泊之中。她的死,表明這個四口之家已然崩塌,而那階級的幻夢也在這一刻被真正殺死了。

你以為自己已趴在牆頭觀望另一邊,到這一刻才發覺,不過是將屁股貼在了不可逾越的高牆的一角,只是你的意識,飛得很高很高。

5. 那一刀刺得勉強嗎?

在梳理完除金基澤以外的其他重要角色後,我們可以繼續來說說「味道」。

小孩子的敏銳感官與心直口快,表明這股味道確實存在。

但只在基澤身上,味道卻被放大了。

首先來看,為什麼其他人的味道被淡化甚至忽略?這裡又要提到影片中一個重要意象——「樓梯」。

在雨夜逃出朴家的路途中,他們不斷經過傾斜的路段與樓梯,卻始終在往下走,直到回到被水淹沒的半地下室。

就像住在朴家的地下室,與地面相連的是一段粗糙的樓梯。而就算都是地下室,金家需要拼命爬高找無線網絡,朴家的地下室信號卻很好。

不同的人居住於不同的高度,樓梯便象徵著跨越階級的通道。

基宇與基婷因為偽造名牌大學生的身份,來到朴家補習,所以可以工作都是再朴家樓上,兩位小孩的房間。

媽媽忠淑的僱傭關係雖算不得上層,但管家身份的特殊性,朴夫人同意他端飲料上樓,即使只是一張臨時通行證,但她也擁有上樓梯的自由。

如此來看,唯一沒有這種自由的便是司機身份的基澤。

強調基澤身上有味道,並影響了朴夫人的是朴社長。

作為司機,基澤自然與朴社長接觸最多。

長期同處於車內狹小的空間,味道也聞得更仔細,而他的言行舉止,也盡被朴社長所掌握。

在交談過程中,基澤無意間說了粗俗的語言,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但不代表朴社長不介意。

他提前學會了開豪車,但忽略了當富人家的司機也需要學習。

基澤極力討好這一家人,與男女主人都有了秘密。他為朴社長張羅一切,幫他討夫人的歡心,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與他建立起了真摯友好的關係。

確實如此,但他們所理解的真摯友好似乎並不一致。

在聆聽朴社長對妻子的吐槽時,基澤情不自禁搭話道,但你還是愛她。朴社長已然不悅。

他的心理防線並不比生理防線弱,他只需要一個有自知之明的傾聽者,不應對他的生活指手畫腳。

而那些友善的舉動,在他看來實屬下級對上級的忠誠,他們的真摯與和諧建立在僱傭關係的基礎之上。

直到聽到朴社長與妻子討論自己的味道,基澤才開始聞自己的衣服。

影片中還有詼諧的一幕,全家人都被消毒藥水嗆得受不了時,基澤卻並不在意,依舊在疊披薩盒。

他不以為意的事情,他無法理解朴社長會這麼在意。

有了這些鋪墊,而後暴雨侵襲所致的無家可歸,事情敗露帶來的心理壓力,使他的內心醞釀起復雜的情緒。

與許許多多無家可歸者整晚躺在一起,他身上似乎吸飽了「味道」。

在車上原本不介意的朴夫人也開始注意他的味道,這終於使他有了「不自在」與「自尊心受損」的感覺。

來到朴家,房子固若金湯,賓客齊聚,正期待著一場派對的開展,何其強烈的對比。

暴雨使他無家可歸,可是對朴家人來說,卻只是野營的敗興而歸,更是促成了盛大的派對的舉行。

朴社長讓其扮作印第安人,成為多頌這個童子軍英雄救美的背景板,也頗具意味。

在這裡基澤與朴社長進行了本片最後一場對話。

朴社長建立在不同階層交流的言語其實沒有不妥,但在此時的基澤聽來,自己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也是在此時,他再一次提到了情感的話題。此時這個話題也有了更深的意味。

我為如此骯髒的他們做了這麼多,他們卻還在嫌棄我身上虛無縹緲的味道?他們衣食無憂的生活與虛偽面具下的愛情,我竟沒有資格去談論?

接著慘劇發生了!

他放眼望去,基婷被刺倒,忠淑與勤勢扭打在一起,死傷的都是他們這些底層的螻蟻,富人們安然無恙。

而他們自以為在智商上碾壓了富人,但到頭來受傷的,也是與他們同屬一階層的人。

富人只支出了不足以在意的數目的金錢,窮人卻付出了凝結血淚的慘痛代價。

朴社長的愛子心切,在他的眼中也成了視若無睹的冷漠,及階級與偏見的投射。

當朴社長一邊捂著鼻子,一邊從勤勢的身下抽出鑰匙時,他徹底爆發了,刺出了有多麼震怒,就有多麼絕望的一刀。這兩個行為,無疑都觸到了他此時的底線。

他意識到味道在富人眼裡無計消除,窮人的性命也被視如草芥。

因此,這一刀絕非臨時起意,而是經過了漫長的心理鋪設。

基澤的羞與怒在一步步累加。

反抗了,然後呢?刺完這一刀,他的自尊也在嚴峻的現實面前崩塌了,所以他躲進了地下室。

慘痛的地方在於,無論是此時的他,還是從前的勤勢,底層的寄生蟲只有拋棄尊嚴,才能活下去。

將憤怒與絕望釋放以後,他又在朴社長的海報前道歉懺悔,一如勤勢的跪拜。

這終究只是情緒釋放的一刀,夠不夠的上反抗還得另說,但絕不是覺醒的一刀。

不論有沒有認清,他終究是擺脫不了階級的桎梏。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APPLE:https://apple.co/31BIh7K

✓Spotify:https://spoti.fi/2XRYzbK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