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後終於看懂了《被偷走的那五年》的殘酷真相,導演黃真真給出了答案 《被偷走的那五年》-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別讓時間帶走了曾經深愛的一切…

#被偷走的那五年 #婚姻之於人生的意義 #觀影前衛生紙準備好

*正文開始

來源:冬清、魚樂有娛
整理:冒牌生


《被偷走的那五年》最初的名字叫做《最後一次說愛我》,和很多韓國電影運用「車禍」、」癌症」探討婚姻本質一樣,影片通過「失憶」來還原戀愛、婚姻、離婚之後兩人的不同狀態,以此來揭示婚姻之於人生的意義。

導演黃真真很喜歡真實的寫實風格,她抓住了愛情中真實的一面,又用唐突的戲劇衝突帶領觀眾去品嘗婚姻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生老病死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5年的時間不長不短,恰好能夠說明婚姻的意義,啓發觀眾去思考如何對待事業與婚姻。

電影裏,何蔓(白百何飾)不光頭髮全無,而且面色蒼白一副病態,原來是一場手術導致何蔓變成光頭。而據導演黃真真透露,片中的何蔓本可以不用動手術,就那樣“失憶”下去,但她因為失而復得的愛,因為深愛的謝宇(張孝全飾)最終決定動手術。

隨著愛情電影《被偷走的那五年》的熱映,主演白百何在片中的光頭造型引起了廣大影迷的好奇。

不少觀眾因造型逼真,甚至懷疑白百何用了替身。

後來片方特地曝光了白百何光頭造型的片場視頻花絮和劇照。「其實有加特效做的。當時是把頭髮編起來,然後再帶上頭套。」

白百何坦言,「造型花了3個多小時,很喜歡自己的光頭形象。如果有一個特別愛的角色,需要我付出這樣的事情,當時我很想自己去剃,可是我下了這個戲,第二天就要上別的戲。」

本片中展現了從戀愛到結婚直到婚姻破裂的全過程,謝宇懂得什麼是責任和愛情,但在這個過程中何蔓卻放棄了對愛的純真與執著,這其實是一種戀愛能力的退化。

曾經有一種說法:「戀愛中的雙方心理像是嬰兒期的孩童」,處於熱戀中的男女無論是嬉鬧狂歡還是悲傷憂鬱,這些狀態都是自發形成的,且沒有任何束縛條件。但當兩人從戀人步入婚姻殿堂時,此時更多考驗著雙方的心理狀態。

戀愛過程中並不涉及太多的柴米油鹽,兩個人每天關心的只是愛情本身,可進入婚姻之後,首先需要調整的便是一種全新的親密關係。如果兩個人心理同步成長,以追求婚姻幸福為前提條件,很多矛盾就能避免,而這種經營婚姻的能力是需要不斷學習的。

很多人在結婚後會把對方當成自己的父母或孩子,而有時候兩人都把對方當成孩子時,他們便不能完成婚姻心理的轉換。

在何蔓和謝宇的婚姻中,何蔓把謝宇當成了父母,而謝宇把何蔓當成了孩子,兩人位置的不對等導致雙方關係的緊張,而導火線就是何蔓將事業當成了人生的重點。

何蔓因為追求事業的自我價值實現忽略了自己對家庭的情感投入,又極度缺乏安全感,導致不信任對方,進而產生猜疑,懷疑對方出現外遇。

可結果卻是何蔓先發生了身體和精神的雙重出軌,這其實與她童年的經歷密不可分,也與她放棄心理成長有極大關係。

何蔓選擇了心理醫生疏導方式進行治療,但在內心,她依然不願意徹底地打開心扉,所以心理治療的結果是失敗的。

婚後矛盾圍繞著工作展開卻又不僅僅局限在工作上。工作並不是人生的全部,婚姻同樣如此。

每個人在婚姻中都要學習平衡婚姻和事業的關係,尤其是雙方在同一個屋檐下,存在同級或上下級的競爭關係,此時更應花更多精力用在維繫兩人感情方面。

如果事業和家庭的平衡一旦被打破,那麼雙方必然有一方需要妥協,而妥協的最大程度關於每個人的底線。

何蔓出軌挑戰了謝宇的底線,但與此同時,謝宇真的為婚姻做出過努力嗎?又努力到了何種程度?影片中並沒有充分說明。

其實在何蔓懷疑的過程中,謝宇必然也存在做得不到位的情況,導致了矛盾的激化,最終導致親密關係的破壞。

謝宇深愛著何蔓,這種愛甚至演化為一種親情,充滿了依戀和不捨,所以他才會以「安樂死」的方式擺脫病痛的折磨,但這種方式仍然不是雙方最好的歸宿,也沒有解決雙方的情感問題,只能說有些表面。

比爾·蓋茲曾說「我一生中最成功的時候,就是找到了合適結婚的人」,在這個充滿競爭的世界,能夠遇到一個願意牽著手共同前行的人,既是一種緣分,又是一種幸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每個人都是孤獨而寂寞的,在有限的生命中,我們盡力去愛別人,也享受著別人的愛。

何蔓升職激發起了謝宇的嫉妒心,他由此通過沾花惹草讓對方吃醋,這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應該建立在尊重和平等的基礎上,但謝宇的大男子主義心理將自己放在了優勢的一方,而他的能力卻並不匹配這種心理,由此做出種種滑稽而可笑的行為。

有一句話說得好「遇見弱者你無需自傲,遇見強者你無需自卑」。世事無常,能遇到婚姻的伴侶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因此應該珍惜對方,心存感恩,以樂觀的心態看待一切,如果一味注重名利,必然會破壞兩人間的感情,導致不可逆的結果。

《被偷走的那五年》喚起了觀眾對真愛的渴望,對美好的懷念,對愛情的深悟,即使生活中有苦有樂,有生有死,我們也要努力做到不卑不亢地對待人生和感情,只要心中有愛,所愛的人就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但同時也要時刻保持學習,才能建立穩固的情感紐帶。

愛一個人可以堅持多久,換種說話,愛情的保鮮期是多久?

煥彩斑斕的浪漫總希望得到時間的加冕,但事實往往殘酷的令人心寒,再華麗的愛也經不起歲月的磨礪。

何蔓就是在愛情中迷失的女人,她已經離婚但她卻忘記了五年的婚姻到底為何會走向形同陌路的結局,為了找到這其中的答案,她一步步尋找這五年的點點線索,卻發現在自己所謂的愛情中,他們似乎都忘記了當初那個「愛對方勝過愛自己」的承諾。

影片開始,白百何飾演的何蔓與張孝全飾演的Marco,從新婚蜜月開始充滿著生活的種種情趣,兩個人認為的快樂就是和對方在一起。

畫風突變,瞬間進入到故事的主題,就如片名一樣,婚後的生活記憶被抹去了,一對相愛的夫妻從結婚到離婚之間的故事消失在了白百何的記憶裡,一切彷彿初見。

原來她不久前剛剛出了一場車禍,導致忘記了過去五年間發生的事情,最後的記憶只停留在蜜月旅行之前的夢幻時刻,五年的時間,身邊的人和事情都變了許多。

於是,那一句我不明白為什麼一覺醒來,你就不是我的了成為全片最大的淚點。

何蔓為了找回自己的記憶選擇住進謝宇家,謝宇出於同情也表示理解,在這過程中,何蔓慢慢瞭解到了這五年間所發生的一切,前三年他們一如既往地相愛,形影不離。

兩年後,隨著何蔓升職,他們的生活開始發生變化,她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工作狂,脾氣也變得暴躁,動輒就會和謝宇發脾氣。

而謝宇也為了能引起何蔓的注意開始頻繁應酬晚歸,但這樣做並沒有引起何蔓的注意,而是讓她認為謝宇有了外遇。

此後,在一個醉酒的夜晚,何蔓與心理醫生發生了關係,之後何蔓和謝宇互相折磨、互相傷害,他們的婚禮也走向了破裂。

影片中展現出了兩個人在此過程中所面臨的內心的掙扎,期間,對於何蔓的追問,謝宇說過一句我害怕你明白了以後就不喜歡我了,由此可以看出,謝宇其實還深深愛著何蔓,不再爭取的原因則是他怕兩個人會重蹈覆轍。

當謝宇得知何蔓出軌後,他依舊選擇寬容,既然此時的何蔓已經失憶,那就重新開始。

就在大家以為要看到圓滿的結局時,劇情卻出現了反轉,何蔓被診斷出有腦萎縮症,前一秒做過的事情下一秒就會忘記,並且病情會不斷加重。

即便這樣,何蔓依舊記得她和謝宇的結婚週年紀念,並且還給他買了想要的手機,之後謝宇又重新向何蔓求了婚。

此時何蔓也瞞著謝宇做了一個決定,就是要冒著風險做手術,結果大家都知道,手術失敗了,何蔓高位截癱,只能靠著一台呼吸機。

在那之後,何蔓多次尋求自殺但都沒有成功,之後謝宇在與好友聊天時,決定同意何蔓的請求,不過到影片最後並未給出謝宇是否關掉呼吸機的鏡頭。

或許這是給大家留下一些空白的思考吧,影片中,讓我記憶最為深刻地一句就是:我不需要出席你人生中的每一個重要時刻,我明白你心裡都有我,那就無憾了。

仔細想想,其實我們都沒有何蔓和謝宇的好運,如果給你一個失憶的機會,你也會回去找回你的他嗎?

試問,愛情的保質期究竟是多久?這個問題沒有確切的答案。

電影中,五年的婚姻,三年的美好,有多美好?好到每一對情侶觀眾都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同時緊緊握住對方的手。

二年冷戰,看著何蔓一覺醒哭著喊:為什麼一覺醒來,你就不是我的了?這句話不禁令人唏噓,同時也會有很多人都感同身受,為什麼一覺醒來,那個你深愛的人就不再是你的了?

即便大家都有不解,但你不得不承認,世界在變時代也在變,什麼都變了,而我們也總在忙碌的工作中,或是追逐名利的同時忘記了身邊那個最需要陪伴的人。

這部影片時七成喜劇三成悲,很多人都認為作為沒有必要設定這樣的故事情節,但在我看來,這樣的故事情節才是最合理的,這樣一個悲劇的故事,是留給我們一些思考的空間,告訴我們要珍惜生命中那個來之不易的人,任何易逝的東西都要牢牢抓住,因為我們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

因此,對待愛,要勇敢愛,時間是靜止的,不是每段愛情都能有重來的機會,也不會有那麼多機會等著我們。

影片以簡單的喜劇開篇,卻以韓劇式的悲劇結束,令人回味無窮。

假如老天再給你一次機會的話,你又會不會對那個女孩說一句,愛你一萬年,還是改變自身,從頭再來?

尤其是在電影後半段,黃真真再次加重了後悔以及珍惜的砝碼。女主角的記憶衰退「痴呆症」的日益嚴重,並用徹底的方式——無可輓救的悲劇讓這份重拾的愛情遲到的真愛,有了最悲情最感人至深的無奈和力量。

如此安排,讓看過《分手合約的》觀眾們都驚呆了。「這不是翻版嗎?」由於結局雷同,同樣是白百何主演的《被偷走的那五年》被許多網友視為《分手合約》的「姊妹篇」。

但很快就有人反駁道:「黃真真用了不到10分鐘描摹蜜月的甜美,用了差不多一小時追尋那五年殘酷的記憶,並重構愛情的美好,這些都在《分手合約》水準之上。令人小感意外的是,她又用了20分鐘來探尋更加殘酷的傷逝,繼續《分手合約》的劇情脈絡。

影片的尷尬正在於此,如果以謝宇的二度求婚圓滿收官,將是奔跑在另一種調性和軌道上,而一旦落入韓劇式的生死別離,《分手合約》的票房籬牆又橫亙在前。

當然,黃真真的口味比吳基煥要重得多,觸覺也更敏銳,她最後用一個似是而非的鏡頭將故事落到了安樂死的命題上,讓影片又多了幾分凝重。」

懸疑結局 專家力挺現身說法

「看了《被偷走的那五年》,有人問我男主應女主請求關掉維繫女主生命的機器算不算幫人自殺,是否可以認定故意殺人?我想了想,感覺這個應該不算吧,女主靠機器維繫生命,就算關掉機器,這人死了也算是自然死亡,應不屬於故意殺人。不知理解是否正確?」

網友御史書童在微博上向有關人士發出疑問,「故意殺人,很明顯吧。」

網友芸緣馨寧隨即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過正當兩人在網上爭執不下之時,一位來自中國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微博名@冷月檢察官)給出了明確的答復:「這就是間接安樂死,不構成犯罪。」

不過直到最後時刻,影片也始終沒有明確男主角對女主角的那份「安樂」到底給了沒,畫面呈現出來的只是一段又一段的屬於他們曾經的幸福瞬間。

看得出,導演終究還是把希望和絕望都同時留給看這部電影的觀眾。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