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回顧飾演《NANA》的中島美嘉從黑暗重生的故事,他的努力撼動了所有人!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直接哭爆,很高興中島美嘉最後重生了!

#中島美嘉 #黑暗中重生 #我是流著眼淚看完這篇文章的

*正文開始

來源:新氧
整理:冒牌生

說到日本歌姬,必須要提「中島美嘉」。

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但很多人聽她的歌《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都會熱淚盈眶,天籟之音+可以抱團取暖的歌詞,讓每個處於黑暗的人都在這首歌下面彼此傾訴。

「曾經的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你救了我」,「讓我稍微對這個世界有了期待」,「生而為人,不必抱歉」,「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每個經歷過黑暗時刻的人都在歌中得到救贖。

這首歌如此動情也是因為她把自己的真情實感加入進去,誰都沒想到過,這在這天才少女事業高峰時,患上罕見耳道疾病,唱歌走音事業受挫,《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就是她失聰期間的成名作,所以她用腳打節奏,用手摸音響,用心感受音調,身、心、聲、詞、都直白地爆發出自己這幾年向死而生的力量。

然而失去聽力期間雪上加霜的是,四年婚姻也走到盡頭,堪稱美強慘女主角般的人生。

(下圖是中島美嘉用手摸音響,感受音調與節奏)

但就在大眾以為她無法回到從前時,卻有好消息傳來,她的病好像突然好了?!

可無論如此,11年的病痛不是白熬的,她如何從小白到天后,又從天后滑落再次重生,成為大家眼中涅槃重生的大歌姬的?

乖、野、才、堅

中島美嘉的演藝路,一開始時說是三次元爽文也不為過。

初中畢業後,她做著模特兼職,偶爾幫朋友錄一些音樂demo。

雖然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然而天生一副好嗓子,聲音清澈,辨識度高,被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一耳選中」,推薦她參加選秀比賽。

她也不負眾望,一路過關斬將,拿下冠軍正式出道。

出道後更是火箭級飛升,出道曲大賣46w+,日本唱片大賞的新人獎拿到手軟。

首張專輯又破了百萬銷量,出道一年就以新人王姿態,空降「日本春晚」紅白歌會。

之後的幾年,她更化身神曲製造機,瘋狂輸出高質量歌曲。

唯美傷感的《雪花》,被中森明菜等一眾大佬翻唱,之後又紅到中韓多地,當過韓劇主題曲,前兩年還出了衍生電影。

漫改電影NANA的主題曲《 GLAMOROUS SKY 》,誰聽了都想跟著抖腿嘶吼的搖滾佳作。

她還給很多影視作品唱過主題曲,比如人氣動畫《機動戰士鋼彈SEED》的片尾曲《FIND THE WAY》,美聲方式的演唱空靈飄渺,未來感十足。

推理劇《流星之絆》的主題曲《ORION》,配合著治愈劇情,能讓人一秒流淚。

輕喜劇《自戀刑警》的主題曲《最美好的自己》,搞笑的劇情,淡淡憂傷的歌曲,反差感拉滿。

就算不熟日本樂壇,看了幾部動畫日劇,也能「聽著她的歌長大」。

中島美嘉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唱出了人們心底千迴百轉的心事,也用聲音築成高梯,把自己送到越來越高的地位。

越唱越紅的同時,她在戲劇和時尚方面也開始有姓名。

歌手出道的同年,她參加電視劇選拔,在3000人中脫穎而出,成為日劇《新宿傷痕戀歌》的女一,還拿下當季的日劇學院賞最佳新人。

電影《NANA》裡出色還原朋克少女大崎娜娜,把她的「乖」、「野」、「才」,演繹的淋漓盡致,至今仍被視為漫改之光。

時尚表現力也開始被發現。

00年代初就開始戴美瞳,化煙薰妝,加上長臉細眼的外形,是時代時尚的先鋒。

以NANA形象活動時期,她的朋克造型更是直接帶飛Vivienne Westwood等服飾品牌,讓它們從英倫小眾變成紅遍亞洲的潮牌。

出道短短10年,唱的歌紅遍亞洲,角色和時尚影響了一代人,她開始籌備10週年演唱會,慶祝人生的高峰時刻。

然而,上帝把給她開的這扇窗放在了深淵前,她不小心入了窗後~

有一天在排練時,她的耳邊突然傳來刺耳的耳鳴,她穩住自己,試著開口唱歌,卻換來周邊工作人員驚愕的神色——那個開口就是天籟的中島美嘉,不見了。

她的聲音忽大忽小,節奏感更是大失水準,一首歌下來,荒腔走板,讓所有人都嚇壞了。

大家連忙把她送到醫院,檢查後才知道她患上罕見疾病「耳咽管開放症」。

為了避免演唱會大翻車,她只能緊急中止演唱會,推掉所有工作,飛去美國治病。

本以為她要專心治療,好一陣子都不會露面,結果半年不到,她就閃電付出。

大家看她能夠出來唱歌,覺得她的身體應該已經康復了?

但這也只是她心急與焦躁的出場,中島美嘉依舊頻頻走音,氣息不穩,甚至有網友批是「鬼哭狼嚎」,開口即翻車。

漸漸有聲音說是她不夠努力,沒有認真治病和練嗓,才會以半吊子的狀態復出。

病治不好,觀眾又不滿意,在雙重壓力之下,中島美嘉一度考慮過退出演藝圈。

心不甘,卻無奈,但耳朵的病,怎麼就會讓中島美嘉唱歌翻車呢?

這要說到「耳咽管開放症」的症狀。

這個病的發病位置是連接連接鼻腔和耳朵的「耳咽管」,它在正常情況下是關閉的,哈欠、吞嚥、擦鼻涕等情況下才會打開。

患病後,由於耳咽管肌肉長期處於強直收縮狀態,所以會出現鼓膜渾濁,低音耳鳴,自聽過強,聽不清別人的話,自己的說話聲又被過分放大的情況。

中島美嘉就是這樣,正是因為時不時出現耳鳴,讓她聽不清伴奏,也拿不準自己的音量,頻繁出現炸麥式嘶吼,斷氣式走音的情況。

無奈的是,這個病的成因相當複雜,可能是先天性異常,也可能是神經肌肉疾病引致,精神緊張也會引發,醫學界至今還沒找到根治的方法。

那中島美嘉是如何醫治好的呢?不是醫生不是聲樂老師,是透著光芒的她自己~

得病後中島美嘉一直沒有放棄,一次次地飛到美國看病,偏偏檢查結果永遠都是「無法治愈」。

病治不好,她就找「帶病唱歌」的方法。

結果聲樂老師也說聽力受損的話,唱歌之路走不長。

醫生治不好,老師幫不到忙,中島美嘉決定靠自己。

她慢慢用身體記住正確發音的力度,努力還原歌聲。

這個時候,她遇到了搖滾歌手秋田弘為她寫《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積極訓練,努力用身體記住節奏的她,一開口就讓人感受到「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就因為看著海鷗在碼頭上悲鳴」的畫面。

唱到動情時,她近乎失控地吶喊「想要更好的明天,今天就須有所行動。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

有時候壓垮一個成年人的,往往是可彼此傳達的「感同身受」。

這也就出現了開頭大家在這首歌下抱團取暖的場景。

可她堅持演唱的身影,又暗合了歌曲最後向死而生的積極態度。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但是我還沒有遇見你。因為有像你一樣的人存在,我稍稍喜歡上這個世界了。 」

即使失控,即使走音,這一刻技巧已經不重要,我們在聽的是一個不屈不撓的靈魂吶喊。

憑著《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中島美嘉在中日多地引起轟動,成功回春。

事業翻紅同時,感情也迎來開花結果。

她在節目裡遇到排球運動員清水邦廣,主動出擊留聯繫方式。

兩人像普通情侶那樣逛街看電影,中島美嘉還被拍到多次去比賽現場給男友打氣,戀愛三年後官宣結婚。

不少人看到她從獨自抗疾到有了另一半,看起來幸福多了,覺得老公幫了她很多。

無可否認,一段美好的婚姻肯定會給人帶來幸福感,減輕身體上的痛苦。

但是實際上,兩人長期異地,工作又忙,雖然有過甜蜜時光,最終還是離婚收場。

會崩潰,但不會藉故墮落

真正將她從疾病的泥沼里拉出來的,依舊是她自己。

中島美嘉從來沒有放棄自己,哪怕花上一生也要尋找和疾病相處的方法。

即使疾病纏身,依然對音樂充滿信念感,相信唱歌是自己的使命。

「成為大人之後,會發現沒有地方可以放心地哭出來。我想和聽眾說,其實我和你一樣。我想給大家創造可以放心流淚的地方,這就是我的使命。」

而這次,她真的重生了!

在2021年初,中島美嘉發現耳鳴現象好像消失了,但是她怕只是間歇性好轉,一直等到年底,病情都沒有再復發時,才正式對外公佈,她的病已經好了。

至於治癒的原因,她說可能是由於疫情導致工作量減少,生活方式改變了,身體得到充分休息,耳朵自然好起來了。

即使現在唱歌走音,她也覺得開心,因為自己能聽到了。

憑著自己的努力,她用三年時間就從小模特做到國民歌姬,攀上事業巔峰,卻又在全盛期遇上罕見病,水準大跌而淪為「走音天后」。

但她沒有放棄自我,努力與耳疾共存,以十年修行,迎來涅槃重生。

沒有一個人的成功是天掉下來的,更何況是她的三次起落。

難得的是,無論高峰還是低潮,中島美嘉不靠他人靠自己,積極面對難關,在蟄伏中依然保持堅韌,同樣不斷調整自我,來對抗命運開的這場荒謬的玩笑。

當她痊癒後再次站在舞台上時,沒有因為聽不見的聲嘶力竭,聲音平靜又有力量。

她以最不聲張的心力為自己的重生做篤定,索性她的堅持,沒有落空,索性她懂得,只要倔強的活著,就有能有無數種可能~

中島美嘉的故事是不是相當勵志感人呢,我真的直接哭花雙眼了,接下來我們繼續聊聊中島美嘉其中一個成品作——《NANA》

網路上有一句話,「都說nana是少女漫,少女才看不懂呢」,我深感認同。

第一次看nana的時候十八歲,母胎單身少女。當時只覺得娜娜好帥,裡面的歌好聽,但作為主要劇情的人物間的感情糾葛,只覺得拖沓又無聊,角色們一個個婆婆媽媽、無病呻吟。

12年後,我三十歲已婚,才明白nana講的是理想與現實,情感與慾望,或者說「人生」本身。

看似造了一個夢,但又把夢打碎,把裡面黑暗的東西給你看,給主角們安排了一個個初看意難平、但細想又合理的結局,告訴你:「人生不會那麼順利喲,但還是要繼續前進。」

多年後再看,想最先討論的角色,居然是那個曾經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奈奈」。

要我說,奈奈是個大智若愚的人。看似軟弱又糊塗,其實堅韌又清醒。

前期確實有點廢,天真幼稚、得過且過、自我中心、花錢大手大腳、工作態度極其敷衍,但她是有成長的。

當了小三,明白對方不愛自己後,很快就能吸取教訓、放下過去;和章司分手後,懂得了照顧伴侶的想法和需求;做了促銷員後也在認真工作,不再亂花錢;和巧斷掉炮友關係,決心和伸夫好好交往、好好生活。

奈奈的優點和缺點都十分明顯,每個女性都能在她身上多多少少找到共同點。

她的人設很真實,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呢。特別是奈奈在出版社那段打工人生活,相信在大城市漂泊的白領女性都能有共鳴吧。

在感情中,奈奈是個奇女子。

你很難想像一個人,既放蕩又清純,但偏偏奈奈就是這樣。

她未成年做小三、輕浮又變心快、未婚先孕,但她對待每一段感情都是真心的,而且她什麼都不要。

高中做小三時幾乎被白嫖,淳子都說她還不如要些錢;章司和她在一起倍感壓力,但其實奈奈並沒有主動要求章司一定要為自己做什麼;和巧,她也一開始就清楚的認識到這段關係是不會長久的;伸夫也說奈奈什麼都不圖,只是單純對自己好。

正是她這種「什麼都不要」,最終套牢了海王巧。

有一段劇情是泰在電話中激將了蓮,真一問泰用了什麼套路,泰說真一太年輕,最好的套路就是沒有套路。這就是奈奈拿下巧的原因。

在巧的隊友直木看來,奈奈是深諳推拉之術、計算日期懷孕逼宮、又家務全能的高段位心機婊。但她其實一點算計都沒有,全是順其自然、真情流露。

很多人覺得奈奈放棄事業、自由,放棄和伸夫的感情,選擇和巧結婚生子是錯誤的決定。

我不這麼認為,她這個決定是很現實和清醒的。

在經歷了許多後,奈奈已經能正確的認識自己,像她這樣沒有學歷和技能的人,事業再怎麼努力都不會太好;但她適合做賢妻良母,能把家打理好,有她在的地方就有煙火氣、快樂和治愈。

能嫁給巧,撫養孩子,對她來說是最好的未來了。

她很愛巧嗎?我看未必,喜歡是肯定喜歡的。

但伸夫才是她命定的伴侶,他們彼此認同對方的價值,三觀相似聊得來,有不需言語的默契。選擇巧,更多是對現實和慾望低了頭,而決心放棄理想和情感,又需要多麼大的勇氣。

婚後獨守空房的奈奈,也未必就不幸福,她其實明白巧是個什麼貨色,可以對他有什麼程度的期待。

娜娜則不能像奈奈一樣忍受現實的苟且。

娜娜在堅持自我和理想的道路上勢如破竹,但內在很孤獨、破碎,所謂剛極易折。

由於原生家庭的不幸,她對在乎的人有過強的執念,但又不會處理親密關係,遇到問題更多是選擇逃避。

她命定的愛人蓮,卻不認可她是事業上的伙伴,就因為這點,他們的關係中永遠存在著隔閡,多麼唏噓。

其實最適合她的男人是泰,泰簡直就是娜娜的英雄,娜娜可以沒有蓮,但不能沒有泰,但她偏偏沒法愛上他,多麼遺憾。

娜娜總擔心自己被拋棄、不被愛,但其實她已經足夠幸福。有奈奈和blast的伙伴們,一直認同、追隨、守護著她。如果她能放下對蓮的執念,該有多好啊。

比娜娜更破碎的,是蓮和蕾拉,他們兩個是這部作品中最孤獨最脆弱的人,結局也最悲慘。

把他們放在一起說,是因為兩個人很像,而且惺惺相惜,互為知己。

蓮和蕾拉都有耀眼的外表、天賦異禀的才華,周圍人會不自覺地珍視、保護、甚至神化他們,認為他們與眾不同、無所不能,而忽略了風光錶面下,他們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甚至因為他人過度的珍視保護,比普通人還要脆弱,如小孩子般無力。

蓮是在事業上和生活中都掙扎著的可憐人。

事業上,他為了把握良機實現自我價值,「背叛」了昔日的伙伴,在個人創作風格上妥協的他,也相當於背叛了自己。

生活中,他全心全意愛著作為女人的娜娜,卻不夠認可作為歌手的娜娜,但偏偏娜娜最在意這點,導致他們之間永遠有裂痕。負罪感、矛盾感、孤獨感,一直撕扯著他,同樣不擅長處理親密關係的他,根本沒法很好的表達、疏導這些情緒,甚至只能用吸毒來排解。

蕾拉想要的最簡單,得到的理解和關懷也最少。

她只想要巧,但精神上只有蓮和她抱團取暖,情感和身體上,曾經的泰和之後的真一也不能消解她全部的寂寞。

被她所吸引的人,卻只把她奉為「女神」,而且她只能是「女神」,彷彿是個唱歌的道具,都說她自我,可誰又來發現、關心真正的她呢?對,我說的就是你,巧,你這個害天之驕女隕落的罪魁禍首。

如果蕾拉遇到的是長大成熟後的真一就好了,又或者乾脆沒遇到過巧更好。

終於說到本作大boss巧了,這個男人的一生最是諷刺。

他看似最成熟周全,能夠掌控一切,本質卻是個說話口是心非、做事本末倒置的懦夫。

處心積慮建立起一切,看似什麼都擁有,因為根基就破綻百出,最後轟然倒塌,一切全部歸零。

他最愛最珍視的存在,事業與愛情的雙重象徵,被他親手捧上神壇的歌姬蕾拉,崩潰了;他不惜破壞其他團隊和諧、扭轉其個人風格,也要留住的人才蓮,殞命了;他為了彌補自己原生家庭缺憾,不惜棒打鴛鴦也要獨占的妻兒,被他放置play了。

很多影響劇情走向的關鍵事件,最終結果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但他往往是萬惡之源。

他什麼都有過,又什麼都沒有了,看命運多麼會開玩笑。

看nana時一定會有一個爭論:奈奈和蕾拉,巧究竟更愛誰?個人認為,無疑是蕾拉,但不是真實的蕾拉,是他臆想捏造的「女神」蕾拉。

證據之一就是巧下意識中模仿蕾拉的說話方式。娜娜也說真愛一個人會不自覺模仿對方,而且巧自白事業佔他人生九成的重要度,女人只佔一成。

代表女人的是奈奈,那代表事業的是誰呢?他的樂隊最初為誰而建?他為了誰花費最多的時間精力?明顯是蕾拉,但是是歌姬蕾拉。

對於女人蕾拉,他從來沒鼓起勇氣真正面對過,只能給自己洗腦說是妹妹、沒感覺。後來迫不得已和作為女人的蕾拉發生了關係,他也是迷茫痛苦的,只是期待著歌姬蕾拉能回歸。

他在蕾拉身上追求的,是理想愛人、伴侶的幻象。

巧對奈奈是喜歡,他們最愛的都不是彼此,只是互相之間的喜歡足夠維持婚姻生活而已。

甚至一開始他根本沒把奈奈當回事,直到慶功酒會上,伸夫和真一為了奈奈不惜跟他翻臉,自己的隊友蓮也出來指責他,他才出於好奇心和強取豪奪的惡趣味,對奈奈上了心。

後來奈奈漸漸愛上伸夫,和巧進行了一系列推拉,他著了這些套路,才真正喜歡上奈奈。畢竟對於海王來說,不愛自己的女人最有魅力。

巧有句名言,說的是樂隊成員都要陪他下地獄,但奈奈和孩子要上天堂。很多人覺得這是他最愛奈奈的證據,我覺得這反倒證明了他從來沒從心底把奈奈當作自己人,她只是外人,是他給自己營造的美滿家庭的成員。

他在奈奈身上追求的,是母性和家的感覺。

巧根本不具備正常愛人的能力,其實我覺得他才是本作中心理問題最大的角色。

通常來說男性很難擺脫父親對自己的影響,巧的父親是個酒鬼,酗酒的人通常是沉溺酒精帶來的幻象,來逃避現實。巧完美遺傳了這一點,儘管製造幻象的方式不同。

如果說娜娜在乎一個人,會有執念、想要佔有的話,那巧在乎一個人,就是囚禁和控制對方。他的trapnest,用來囚禁蕾拉和蓮;他的豪宅,用來囚禁奈奈和孩子。

他骨子裡懦弱到害怕失去,索性先關起來控制起來,騙自己永遠擁有了,根本不會以正確的方式對待對方。

nana這部作品會讓人由衷感嘆性格決定命運。

過於謹慎克制、總是犧牲自己優先他人的泰;心胸寬廣,小太陽一樣的伸夫;有著超乎年齡的敏銳和高情商,又有合乎年齡的純真的真一…各種人物塑造的有血有肉。哪怕情節展開狗血意難平,也不得不承認,某個人物,在當時的處境,以他的性格,只會做出那樣的選擇。比如人品很好的章司和幸子,也會因為性格缺點和機緣巧合犯下錯事。

所以想要過的好,還是得先把自己修煉成一個性格相對完善的人。

就像作品中我最喜歡的兩對,淳子和京介,泰和美雨,都是成熟、謹慎、溫潤的人,也更容易收穫平淡安穩的幸福。

本作的事業線也十分真實,娜娜雖然已經足夠優秀,但面對天才級別的蕾拉,還是被壓制。

blast的出道之路也並非一帆風順,需要拋棄作為藝術家的矜持,靠公司暗中操作、緋聞造勢,炒一波熱度才出道。無論人物還是情節,都非常有真實性和邏輯通順性,這才是佳作的魅力。

但有一點可惜之處,原作漫畫到現在也沒完結,娜娜還沒有回到與奈奈的家,回到惦念她的伙伴們身邊。

而且連載重開也遙遙無期,只能說缺憾也是一種美吧。

留給讀者多一些想像也好,人生就是這樣不圓滿,但今後的路怎麼走,還是要自己決定。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