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電影結束但魔法的世界還在延續!21年後的魔法世界發生了什麼?–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當然演員會老去,但一個時代的回憶,還在延續!
#哈利波特 #魔法世界 #現在還在進行中

*正文開始

來源:遊民星空

整理:冒牌生

當2017年哈利將他的兩個孩子送上前往霍格華茲城堡的列車之後,對於麻瓜世界的我們來說,魔法世界的故事已經結束了。

但對於巫師們而言,霍格華茲之戰的勝利只是歷史的一個重要節點。

佛地魔與半個世紀前被擊敗的葛林戴華德一樣,只是個會留在《魔法史》教材上的名字與O.W.Ls考試中的考點。

黑魔法沒有滅絕,魔法世界的故事也仍在繼續。

對於《哈利波特》IP的版權方來說,這個故事也遠未到完結的時候。

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在全球範圍內狂攔了數以億計的粉絲,IP在原著完結後依舊保有著巨大的商業價值。

不論是羅琳的《詩翁彼豆故事集》和反復再版修訂的小說與IP改編手遊《霍格華茲:遺產》、《哈利波特:魔法覺醒》都在一遍遍激起粉絲對這魔法世界的美好回憶,並延續著這個IP的市場熱度。

在影視劇領域,版權方在原著完結後的這十餘年內也陸續推出了幾部新的衍生作品,並意料之中地收穫了商業上的成功。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原本只是一本介紹神奇魔法生物且罕有收藏的薄薄小冊子,改編成電影後卻大獲成功廣受好評。

電影將故事背景設置在了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魔法世界,不僅事件中心放在了紐約,甚至連大反派佛地魔在那時都還是個嬰兒。

當時的麻瓜世界籠罩在二戰陰雲下,魔法世界同樣因為黑巫師葛林戴華德的活動而暗潮洶湧。

霍格華茲非知名畢業生紐特為研究神奇動物來到紐約,卻意外捲入了事件中心,成為了拯救世界的關鍵先生。

電影對《哈利·波特》原著時間線中數名重要人物的過去進行了補完,還對鄧布利多與葛林戴華德的「愛恨情仇」進行了詳細解讀,也對魔法世界對麻瓜世界保持沈默的原因做出了全新解釋,並用巫師與麻瓜不得通婚來意指種族主義。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系列電影在票房大賣的同時廣受原著粉絲好評,電影全新塑造的葛林戴華德也憑其有勇有謀的梟雄做派,成為了螢幕上深入人心的反派角色。

與他相比,佛地魔的格局小的好似小丑

而對試圖延續《哈利波特》主線故事,將「黃金三人組」後人作為主角的舞台劇《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則口碑崩壞,多半差評。

這部羅琳授權的官方同人舞台劇,與其說是魔法世界的後續,不如說是「哈利波特」版的《蝴蝶效應》。

波特和馬份兩家的兒子穿越時空、修正歷史並實現自我成長的故事構成了劇本的主線。

雖然是官方授權的同人劇本,但由於並非原著作者的作品,《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在不少情節與設定上為系列老粉絲詬病,在劇情衝突與角色設計上更是出現了不少吃書與角色崩壞的情況。

迪哥里因波特家少爺的羞辱在if線中黑化成為食死徒並一手促成佛地魔的最終勝利。

曾在小說第五部被「鄧布利多軍」砸了個乾淨的時間轉換器在舞台劇中卻「人手一個」。

迪哥里,被主角搶了戲的「主角」

最讓人忍不住吐槽的是,身為純粹「POWER人」的佛地魔居然與自己的頭號「迷妹」貝拉生了一個女兒,而這個「佛二代」還企圖復活她未曾謀面的「禿頭父親」。

佛地魔在把自己分成8瓣之後頭髮鼻子都沒了,卻還能正常傳宗接代,令人不得不感嘆瑞斗家族的基因是真強大。

但粉絲的吐槽與媒體的惡評絲毫不能阻止這部舞台劇獲得商業上的巨大成功,《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在英國公演不久後就登上了百老匯,劇本書更是一躍成為當年英國年度預定量最高的書籍。

一方面是官方同人舞台劇被痛批OOC,一方面是系列粉絲對IP衍生作品閉眼買賬。

距離正傳最後一部電影已經過去了10年,為什麼粉絲依舊對這個IP「口嫌體正直」,為什麼大家這麼愛「魔法」?

《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幾乎是90、95後的第一部西方魔幻題材電影,相較於《魔戒現身》的宏大世界觀,《魔法石》格局更小的校園生活確實更利於那個時代的低齡觀眾理解。

「哈利波特」系列原著小說也幾乎是國內90後童年時代唯一能輕鬆獲得的西方奇幻文學作品,相較於在素質教育階段推廣的《西遊記》與《封神演義》,《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顯得充滿異域風情與現代氣息,同時也更符合21世紀初開放的文化氛圍,自然會受到飽嘗應試教育苦楚的中小學生追捧。

時至今日,從設定完整度、前兩部的文本量以及文字可讀性上看,人民出版社的《哈利波特》中譯本依舊是中小學生最好的西方奇幻類型入門作品。

那充滿了咒語、魁地奇與神奇生物的瑰麗魔法世界,也成為了一代人無法磨滅的童年記憶。

好在電子遊戲這種全新的傳播方式給了我們身臨其境體驗魔法世界的「霍格華茲特快車票」。

「魔法覺醒」將玩家帶到了「霍格華茲之戰」後的魔法世界,給這個經典奇幻故事作了個「現在就可以玩」的後傳,在忠誠於《哈利波特》原案設定的同時賦予了IP粉絲新的欣賞視角。

有別於《哈利波特》的其他改編遊戲,「魔法覺醒」採用了「復古繪本風」這種極具特點的美術風格。

當刻意保留手繪線條並添加紙張質感的對角巷出現在我眼前時,熟悉而陌生的魔法世界透過手機這個新興的傳播載體向我敞開。

進入霍格華茲古堡,海量電影和小說中的經典元素更是遍地都是。

城堡裡定時變向的魔法樓梯,樓道牆上掛著的魔法肖像,燃燒熊熊爐火的葛蘭芬多休息室,宿舍裡披著金紅色帷幕的四柱床,一切都如原著小說中那般奇妙美好。

在《哈利波特:魔法覺醒》中,玩家們將親自扮演一名霍格華茲新生,在表面平靜但暗流湧動的魔法世界裡開始自己的魔法學業。不論是樂趣紛呈魔法課程與還是「獅蛇相爭」的學院杯賽,相信都足以讓你感嘆「情懷滿分」。

在遊戲性方面,《哈利波特:魔法覺醒》也規避了同IP改編作品出現的諸多問題,在玩法上做出了相當多的創新。

作為一款RPG手游,《哈利波特:魔法覺醒》一改其他《哈利波特》改編作品常用的傳統回合制方案,採用了即時制卡牌的形式來模擬巫師的戰鬥方式。

在傳統構築類卡牌玩法的基礎上,將法力回復變為即時制並移除了回合概念,將卡牌變為非指向技能的同時允許巫師們走位躲避敵人的魔咒。保證了戰鬥刺激性,也避免了雙方魔咒亂飛但互相刮痧的尷尬場面。

除此之外,玩家還可以體會到緊密貼合原著調性的原創劇情,展開屬於自己的魔法冒險。

遊戲甚至還提供了追憶過去的「特殊玩法」,玩家有機會以原作主角的視角體驗獨特美術風格的經典故事,相信能給熟悉電影劇情的你帶來全新的體驗。

7本《哈利·波特》小說,主要講述了第二次巫師大戰的故事。

那麼,對於第一次巫師大戰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又知道多少呢?

今天就來說一說第一次巫師大戰期間發生的那些事,精彩度不會比《哈利波特》來得低喔~

1、第一次巫師大戰持續11年

湯姆·瑞斗自第二次申請黑魔法防禦課教授失敗後,就開始發展自己的力量,被支持者們稱為「佛地魔」。

1970年,他正式全面掌權,並親自露面,公開了自己的立場。

這一年可以被視為第一次巫師大戰敲響的一年。

而第一次巫師大戰的結束,日期就非常明確了,即1981年10月31日,他被襁褓中的哈利「殺死」的那一年。

整個第一次巫師大戰,持續了11年之久。

2、麥教授的弟弟遇害

很多哈迷都知道,衛斯理太太的兩個哥哥在第一次巫師大戰中遇害了。

但可能很少人知道,葛來芬多院長麥教授的弟弟也是第一次大戰的受害者。

麥教授的弟弟叫小羅伯特·麥,他並不是鳳凰會的成員,可能也沒參加過任何抵抗佛地魔的活動。他被食死人們殺死,只是食死人為了震懾公眾不要跟他們作對而已。

小羅伯特·麥純粹是個無辜受害者。

3、食死人之間不知道彼此的真正身份

第一次巫師大戰期間,食死人的標誌性服裝是黑色的巫師袍+面具。

他們這樣穿可不是為了顯得很酷,而是佛地魔有意要求他們這樣的,為的是避免食死人之間發現彼此真實的身份。

而在第二次巫師大戰時,佛地魔放棄了這個要求,因為大多數食死人都已經知道了彼此的身份,再帶上面具就沒有必要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年作為食死人的石內卜並不知道小矮星彼得已經背叛鳳凰會加入食死人。

4、魯休斯是食死人中的二把手

魯休斯在食死人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在神秘事務司之戰中,就是魯休斯負責指揮食死人搶奪預言球。這說明,魯休斯是在延續之前的領導地位。

而在第一次巫師大戰時,魯休斯幾乎就是佛地魔的私人助理,因為他在魔法部及上層社會都很有話語權,並且在經濟上也可以為佛地魔提供強大的支持。

當佛魔不在的時候,魯休斯就是實際的領導者。

因此,魯休斯知道大多數食死人的身份,而且佛地魔也將自己最重要的分靈體交給他保管。

5、兩位魔法部長先後下台

第一次巫師大戰剛剛打響時,正值女部長尤金尼婭·詹肯斯(Eugenia Jenkins)在任。

由於她無法阻止佛地魔的崛起,不得不在1975年下台。

她的繼任者哈羅德·明徹姆雖然是個強硬派,但依舊無法解決佛地魔的問題,只當了5年的部長便卸任了。

後來的米莉森·巴格諾就比較幸運了,她在1980年上任不久,佛地魔便被哈利「殺死」了。她什麼也沒做,就等來了第一次巫師大戰的結束,可以說是完全「躺贏」啊。

以上五點就是第一次巫師大戰當中比較重要的一些故事情節,不曉得你知道多少呢?

至於第二次巫師大戰,就必須要從西碧·崔老妮的預言開始講起。

西碧·崔老妮教授在《哈利波特》小說裡似乎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大部分人應該都覺得她是類似「神棍」那樣的騙子,頂著「先知」/「預言家」的名號,拿著霍格華茲的工資,卻幹不了正事。

認真愛學習的妙麗,稱呼西碧·崔老妮是「老騙子」。她一直對占卜課嗤之以鼻,最後還因為不滿而直接退課了。

還有麥教授,向來以嚴肅謹慎著稱,也說 「占卜學」是魔法學中最不嚴謹的學科,而西碧·崔老妮又很不靠譜。

那麼這樣一個人,怎麼能進入大名鼎鼎的魔法學校教書呢?

她到底是騙子還是「先知」,她有做出過真正的「預言」嗎?

最著名的預言——「兩個人只能活一個」

她當然做出過真正的「預言」。

校長鄧不利多把她留在學校教授「占卜學」,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這個。

下面我們就來看看這個讓她「一戰成名」的預言。

在小天狼星死後,鄧不利多在辦公室向哈利講述了有關「預言球」的種種。

其實,這個「預言球」只有一個記錄的功能,而真正聽見這個「預言」的人就是鄧不利多本人,和只聽到一半的石內卜。

根據鄧不利多的描述,在十六年前的一個冬夜,他去「豬頭酒吧」見一個申請占卜課職位的人。

鄧不利多本來準備關掉占卜課,因為他自己從沒上過,也覺得沒用。

不過申請人是大名鼎鼎的預言家——卡珊德拉·特里勞妮的玄孫女,所以他還是去見了。

當然面試很讓他失望,在他婉言拒絕準備離開的時候,西碧·崔老妮突然像開了「天目」一樣,做出了第一個真正的「預言」。

「有能力戰勝黑魔王的人走近了……生在曾三次抵抗過他的人家,生於七月結束的時候……黑魔王會把他標為自己的勁敵,但他將擁有黑魔王不知道的力量……他們中間必有一個死在另一個手上,因為兩個人不能都活著,只有一個生存下來……有能力戰勝黑魔王的那個人將在七月結束時誕生……」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