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導演在這裡給了小丑一個新的起源!從臉上的傷疤暗示了什麼?–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為了刻畫成蝙蝠俠的好對手,導演下了很大的工夫!
#DC影業 #蝙蝠俠 #給了小丑一個新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小希撩影視
整理:冒牌生

果然,小丑沒有缺席《新蝙蝠俠》的電影。

麥特·李維斯的《蝙蝠俠》,並沒有講述蝙蝠俠的起源故事,但是這部電影,卻給小丑找到了一個新的起源。

與我們印象中的小丑一樣,電影中貝瑞·柯根扮演的小丑臉上也有個很明顯的傷疤,那麼這個傷疤暗示了什麼呢?

小丑在《蝙蝠俠》電影中,僅僅出現了很短的時間,不過他的出現暗示了在未來的續集電影中,他會成為一個邪惡的反派。

對於這個小丑的解釋,麥特·李維斯表示:小丑的故事才剛剛開始,他會慢慢變成我們最期待的,那個最熟悉的高譚市犯罪王子。

《蝙蝠俠》的故事,發生在布魯斯·韋恩變成蝙蝠俠的第二年。

在電影中,蝙蝠俠預見到了各種反派,自然小丑也不會缺席。

只不過,麥特·李維斯承認,在這部電影中他刪減了小丑的大量鏡頭(我認為,在續集電影中會使用到)。

不管怎麼說,刪減的鏡頭中暗示了小丑未來會成為蝙蝠俠最大的敵人。

遺憾的是,這個令人期待的反派,在銀幕上僅僅停留了幾秒的時間。

儘管貝瑞·柯根被簡單地認為是「看不見的阿卡姆囚徒」,但很明顯他就是小丑。

因為導演麥特·李維斯承認,他就是將來的小丑。電影中,我們幾乎看不見他完整的臉,唯一可以清晰見到的是,他嘴唇周圍那明顯的傷疤。

這讓我想起了《蝙蝠俠:黑暗騎士》中的小丑。

然而,根據麥特·李維斯的說法,這個小丑出生的時候,他的臉上就掛著傷疤,這是一種疾病的結果。

顯然,這個面部的傷口成為了表面傷疤和內心傷痕的陰鬱,象徵著這個角色的邪惡。

對於這個版本的小丑,麥特·李維斯的靈感來自於大衛·林奇的電影《象人》。

不過,貝瑞·柯根扮演的小丑,卻顛覆了《象人》的核心理念。

《蝙蝠俠》電影中的小丑內心充滿了仇恨,他的傷疤表明,他變得邪惡是因為人們對待他的方式,類似於瓦昆·菲尼克斯對這個角色的演繹。

在電影中,傷疤可以被很好地利用。當然,最主要的是要用得有意義。

在諾蘭的《蝙蝠俠》電影中,希斯·萊傑的小丑傷疤是令人難忘的,因為小丑講述了三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來解釋他傷疤的來源。

自然,過去的一系列噩夢,讓他成為了令人聞風喪膽的犯罪王子。

不過,麥特·李維斯顯然是一個喜歡打破傳統之人。

在《蝙蝠俠》電影中,我們所看到的角色,都與我們熟悉的漫畫角色有著很大的不同。

在這部電影中,麥特·李維斯可以通過小丑想要掩飾傷疤,不想讓傷疤成為他標誌性的特徵。

然後在其基礎上,演繹出一個超越傷疤的複雜小丑。

自然,傷疤是我們探索小丑過去很好的手段之一。

而且我認為,在續集電影中,小丑和蝙蝠俠並不會那麼快地展開較量。

但是在續集中,小丑的故事有望成為濃墨重彩的一筆。

因為在首部電影中,我們已經看到了蝙蝠俠是如何成為高譚市的守護者,續集電影則可以更多地關注小丑,讓我們看到他是如何成為高譚市的噩夢。

提到了《小丑》就來説説吧!

重新看了一下《小丑》這部電影,又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小丑》跟以往英雄電影的調性非常不同。

在2019年,這個惡名昭彰的罪犯擺脫過去版本中的設定,加入許多原創的背景故事,使得這個反派的「惡」更人性化。

導演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表示這部電影是他對小丑的角色研究。

寫劇本時,他所思考的是小丑的起源、他的笑聲、個性跟瘋狂是怎麼來的?

在陶德·菲利普斯的詮釋下,也讓這個本該是個瘋狂、不能令人理解的惡棍,變得人性化,甚至令人同情。

小丑這個角色竟然能被人理解?這跟過往的描繪可以說是相衝突的。而小丑的誕生,跟他所身在高譚市,密不可分。

下面我將用「場景設定」和「人物分析」這兩個部分,對這部電影進行一個解析:

高譚市:如何用畫面暗示失序的社會

從受害者變成罪犯:怎麼用畫面跟音樂呈現亞瑟的心理轉變

這篇評論會涉及詳細的劇情內容,建議讀者先看完電影再繼續閱讀。

高譚市:骯髒、失序及腐敗的城市

《小丑》裡的高譚市,受1981年的紐約市啓發。

當時的紐約很混亂,時常有罷工,而沒有罷工的公司通常體系很腐敗。

這跟亞瑟(傑昆·菲尼克斯飾)所處的社會不謀而合,甚至比蝙蝠俠出現之前的城市更加黑暗。

設定在這樣失序的社會,亞瑟不只一次說外面的世道變得瘋狂,人們不再文明。

在這樣的城市中,可以看到角落充斥著垃圾跟塗鴉,堆疊著的垃圾袋甚至多到誇張。

這樣的場景設計是一種典型的「反烏托邦社會」。無論亞瑟走到城市哪個角落,總是可以在畫面中瞥見堆積著的垃圾。

整個城市也反射出亞瑟的心理狀態。

在電影開頭,當亞瑟追逐搶走他牌子的青少年們時,可以看到建築物之間沒有一處空白,本該在大樓之間有縫隙的地方,都被另一座大樓填滿著。

高樓大廈跟沒有空隙的城市緊緊地壓迫著生活在高譚市的亞瑟。

電影中每個畫面幾乎是被塞滿的,被建築物、水泥地、車子、人等不同的元素填滿。這樣的畫面構成也給了觀眾一種壓迫感,在視覺上能感受亞瑟的心理狀態。

孤獨、痛苦又優雅的犯罪者

音樂,是小丑這個角色最重要的一項特質。

小丑本質還是娛樂人的,所以多次能在電影中看到小丑跳著舞。

亞瑟本身也是個具有音樂性的人。從片頭他轉動廣告牌就能看出他的韻律,平時的姿態也可以看到他的優雅。

音樂絕對是推動電影拍攝的重要的一環。

跟許多電影不同,導演陶德·菲利普斯在拍攝電影前就委託作曲家Hildur Guðnadóttir「根據劇本」寫出了配樂,而不是事後看到畫面再創作。

在現場拍攝時,導演也多次使用配樂協助演員表演、捕捉情緒。

Hildur Guðnadóttir也因此在第92屆奧斯卡獲得了最佳原創音樂獎。

心境轉變:從受害者變成獵人

電影中,第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是當亞瑟第一次殺了人之後。

地鐵上,三個西裝鼻挺的年輕人在車廂內揍了他,一個架住他、另一個暴揍了一拳,接著三個人輪番踢著他。

最後,他掏出手槍反擊。本來亞瑟是沒有攻擊性的。

槍,本該是個自我防衛的工具,但在這個過程中,他從獵物變成了獵人。

這一幕的最後,他選擇追出了車廂,追擊最後一個年輕人,在地鐵站上殺了他。這一系列的動作從本來的自我防衛演變成謀殺。

之後這個關鍵的轉折,在亞瑟衝出地鐵站到附近的公廁裡,呈現了出來。

他所做的事不是處理掉武器,而是在公廁中隨著低沈又悲傷的大提琴配樂動了起來。

這一系列的動作顯示出亞瑟的轉變。他正在褪去身為亞瑟的面具,逐漸變成小丑。

小丑這個角色,也在音樂中誕生了。

即便在小丑的妝容下,我們還是能看到亞瑟的面孔。

亞瑟所要的只是被善待,如果不是社會的漠視跟旁人的暴力,他也不會被推到極限。

從小丑的犯罪模式可以看出,他只殺直接傷害過他的人,並不是無差別殺人。

被改變的結局:最凶惡犯罪者的誕生

當亞瑟心目中的英雄莫瑞(勞勃·狄尼洛飾)邀請他到脫口秀時,在亞瑟家中的彩排可以看到他本來是打算在節目中自我了結的,但在那場直播中,一切都失控了。莫瑞在節目中一次次笑話跟消費亞瑟。

如果我快要死在街上,你也只會忽略我!我每天都跟你擦身而過,但你從來沒注意過!

面對亞瑟的質疑,莫瑞的話語只有刺激。亞瑟也明白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曾經是他生活中小小樂趣的節目,現在只是要嘲弄他的展示場。或許多一點的友善,就可以阻止悲劇,阻止高譚市這個最罪惡的罪犯誕生。

諷刺的是,在電影的結尾,當亞瑟(此時已經完全轉換成小丑了)走在全白的醫院走道時,在走廊的尾端可以看到透出陽光的窗戶,那溫暖的黃光徬彿暗示著亞瑟內心已經看到了光明。

當一個人變成瘋子才得到救贖,更顯示這個社會如此荒誕不羈。

我們之所以喜歡看電影,是因為我們喜歡把自己和電影主角聯繫在一起,特別是英雄主義電影,振奮人心,貌似我們如同電影中的英雄一樣,拯救了全世界。

奇怪的是,我們有時候也會喜歡那些大反派。

電影主角是個大反派,蝙蝠俠的死敵,由於小丑人物刻畫得非常飽滿,製作精良,廣受好評,因此DC漫畫不得不將小丑單獨放在聚光燈下。

小丑的瘋狂,使他成為最受歡迎的反派人物。

小丑,最讓人恐懼的,就是他的瘋狂。

貌似他沒有任何規則可言,無所畏懼,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導致蝙蝠俠無法猜透小丑究竟在想什麼。

小丑也是一個高智商的角色,運籌帷幄,一直和蝙蝠俠死磕。

儘管,小丑邪惡瘋狂,無惡不作,但是在這部電影中,見證了小丑從善良到瘋狂的過程。

瘋狂面具下,是小丑悲慘的人生,他所有的不合理行為,似乎都找到了合適的理由。

小丑無情地大笑,是因為疾病。

似乎,無論何時何地,小丑都會咧嘴大笑,這也是小丑標誌性的動作之一。

事實上,這可能因為小丑患有假性延髓麻痹,又稱為假性球麻痹,症狀就是無法控制的大笑或哭泣,這種笑或哭的症狀可以持續幾分鐘。

假性球麻痹一般是由腦損傷或其他神經系統疾病引起的,這些疾病會影響大腦控制情緒。

試想,由於無法控制,小丑經常在不適當的情況下發笑,勢必也會受到旁人異樣的眼光。

在電影中,也暗示了小丑得病的原因,可能與小時候受虐待有關。

反社會人格障礙

反社會人格障礙通常表現為犯罪,並對所犯的罪行毫無悔意。

在電影中,小丑不僅射殺了3個男子,連曾經的同事也不能幸免,事後,他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悔恨或內疚,甚至有時出現了類似於芭蕾舞的姿勢,這也表明,他沒有正常人那樣的情感。

反社會行為的原因通常是因為虐待或遺傳因素,這些原因在電影中都有暗示。

精神病

小丑也患有精神病,表現出各種妄想。

通常患者自我感知的世界和現實中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妄想就是其中一個症狀。

這些在電影中都有體現,最為關鍵的是,小丑的母親也是妄想症患者,她一直堅信小丑是蝙蝠俠父親托馬斯·韋恩的私生子,事實上並非如此。

​最後

很多觀眾認為小丑有精神疾病,本身並不壞,再加上當時社會環境非常惡劣,失業、嘲笑、不尊重等等一系列困擾,才導致最後小丑變得邪惡瘋狂,因此覺得情有可原,他們對於小丑,是同情的。

再加上小丑的高智商,使小丑成為最受歡迎的瘋子。

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隨意殺戮的小丑,終究是正義的對立面。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