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為什麼蘇媽媽這麼恨蘿絲媽媽?「光」代表的意義又是什麼?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3/18第三季上映前,我們先來深度分析一下《華燈初上》!

#華燈初上 #你沒看懂的華燈初上 #深度分析

*正文開始

作者:桃桃淘電影
整理:冒牌生

1988年,經濟全面騰飛的台灣地區,連紅燈區都歌舞昇平、生意興隆。

台北林森北路,一條以日式酒店、居酒屋聞名的巷弄,日本人喜歡稱其為條通。

條通日式酒館的陪酒女郎,個個日語流利,貼心周到,她們成為那個繁榮經濟時期大批駐台日企員工的情感慰藉。

這是林森北路日式酒館的時代濫觴。

光,就是這樣一家日式酒館。

羅雨儂(林心如飾)和蘇慶儀(楊謹華飾)兩位媽媽桑,帶著幾個年齡背景各不相同的女郎,共同撐起了這家光酒館。

故事也就圍繞著這家酒館和酒館裡的幾位陪酒女郎漸次展開。

開局就是荒山密林中的一具女屍。

懸念,瞬間被吊到了顱頂。

她是誰?兇手又是誰?

但是一切都沒有答案。

懸念在這部劇中不是等待引爆的炸彈,而是蒙在拉磨驢眼前的那塊暗布,是蒙蔽雙目的障眼法。

蒙上暗布,我們以為自己沒入的是懸疑犯罪的世界,可是再睜開眼睛,我們才發現,自己走入的是「光」的世界。

是的,在懸念之後,故事就宕開一筆,走入了條通的「光」酒館。

在那裡,女性的悲歡,才是這部劇,想要帶我們進入的世界。

而我們也確實進入了這個世界。

四十多歲的羅雨儂曾為前夫(鄭元暢飾)坐牢,出獄後與自己的多年摯友蘇慶儀合開了這家日式酒店「光」,獨自撫養著十五六歲的兒子。

能在條通撐起一間生意興隆的日式酒館並非易事,羅雨儂性子剛、有手腕,蘇慶儀知進退、有分寸,兩人合力把「光」經營得有聲有色。

兩位媽媽桑看起來都早已被生活歷練得通透、美麗又獨立。可當這種通透,在遇到「愛情」的時候,則顯得毫無招架之力,瞬間碎成瓦礫。

一個名叫江瀚(鳳小岳飾)的男人出現了。幾乎是不假思索地,羅雨儂和蘇慶儀先後迷上了這位專寫情感戲的編劇。

而這位江瀚,始終一副玩世不恭的渣男神態,舌燦蓮花吐出最簡陋粗糙的渣男名句。

「我以為你跟那些女人不一樣……」

「沒什麼原因,我只是不愛了」

「你跟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你只是隱藏得更深……」

簡簡單單幾句,就讓見慣了大風大浪的蘿絲媽媽和蘇媽媽心碎不已。

蘿絲媽媽,回家悲傷到把自己關進臥室暗自哭泣。

蘇媽媽,更是悲痛的割腕自殺。

這倆人,不,應該說整個「光」酒館的女人,都像是著了魔般,拼命得追求著所謂的愛情。

蘿絲媽媽和蘇媽媽這對幾十年的老友,更是因為江瀚而生出嫌隙,再也無法重修舊好。

按照時下穿搭法則可以迅速歸為「甜酷辣妹」的百合(謝欣穎飾),見慣風月,在酒館裡逢場作戲,卻對隔壁的牛郎亨利(王柏傑飾)動了真心,不惜冒死為他藏毒、販毒。

與江瀚一樣,亨利也是「一眼渣」、「開口渣」的典型。

「這都是為了我們的將來。」

「你如果不想做就算了,我想別的辦法,我不想你為難。」等渣男語錄隨處可見。

基本是將「我是渣男,我在騙你」八個大字寫在臉上,可奇怪的是,無論歷經世事的兩位媽媽桑,還是混遍風月場的百合,全都這樣的愛情沖昏了頭。

輕易愛人,輕易受傷,幾乎是「光」酒館女性的共同宿命。

活潑心大的花子(劉品言飾)在警察查案中接觸並戀上了年輕的警察阿達(章廣辰飾),像尋常小女生一樣,雀躍著為阿達準備起了各色便當。

阿達是花子生命中鮮少的「非客人」的男性,他不以性剝削者或是凝視者的身份存在,反而是以保護者的身份出現。

非常輕易地,阿達就贏得了花子的信賴和愛慕。

大學生愛子(郭雪芙飾)和年齡最大的阿季(謝瓊煖飾)則因愛自傷。

各自有著自己的對「愛」的追求。

愛子戀上了自己的同學何予恩(張軒睿飾),偏偏何予恩念念不忘的是蘇慶儀。

愛子對何予恩的愛變成了對蘇慶儀的嫉妒,警告、威脅,甚至破壞對方的生活。

而年紀最大的阿季青春已逝,債務纏身,使盡渾身解數想要和即將回日本定居的木村先生一起離開,在一片新土地上重新開始,然而機關算盡,木村先生卻早已心定了蘇慶儀。

阿季毫無勝算。

嫉妒、憤怒、不滿……

放眼望去,小小的光酒館裡,蔓延的全是因愛而生的痛苦。

不管經過多少現實的捶打,無論有過怎樣豐富曲折的人生閱歷,或是如何漫長堅定的女性友誼,最終,當面對情感時,都還是毫不猶豫的飛蛾撲火。

但其實在這些女性的愛情和友誼裡,確實有一些細節能夠喚起我們的共情。

比如蘿絲媽媽和蘇媽媽情感變化的一個細節,在兩人已經揭破了各自和江瀚的關係之後,嫌隙已生。可是面對藉此生事、向蘇媽媽挑釁報復的愛子,兩人卻是默契十足地一前一後共同夾擊。

可能是多年友誼的慣性,也可能是為了維持酒店內部的和諧穩定,但那一刻,為蘇慶儀出頭幾乎是羅雨儂的本能反應,帶著一種「我的閨蜜,我可以打罵大吵,但絕不允許別人欺負」的仗義。

而蘇慶儀看到羅雨儂時流露出的輕鬆和欣慰,也是老朋友之間的心照不宣。

可是當危機解除後,兩人又迅速回到了那種尷尬的局面。

「光」到底代表了什麼?

在第一季和第二季看來,男性似乎是當時文明的主宰,而女性的地位與價值,取決於男人的選擇。

哪個女人被選擇得更多,也就擁有更高的地位,同時,也會成為更大多數女人眼中的競爭對手。

從這個邏輯去看,當故事的最後,終於揭曉死去的女性是蘇媽媽的時候,好像一切都顯得順理成章起來了。

在故事的邏輯下,一個備受男性喜愛的女性,被某個男人因愛而不得所殺害或是被某個女人因愛生妒所殺,機率都比普通人大多了。

這個名叫「光」的日式居酒屋裡,照不進一絲日光,甚至沒有任何一扇實窗。

整個故事色調晦暗難明,煙霧繚繞的房間似乎能夠吞噬所有女性。

「光」酒館裡沒有光,所有的光亮,都是她們「自己為自己打開的燈光」,沒有任何一扇窗,能讓太陽大剌剌的「點亮」這個需要光的酒館。

叫著最響亮耀眼的名字,卻俯身於最不見天日的黑夜。這正和光酒館裡的女性一樣。

還是說,光之於她們只是一種虛妄的幻念,如同她們一個個想要抓住卻怎麼也無法攥住的愛情一樣,她們從來也不曾擁有過一絲光亮。

其實,她們追求的不是愛情,而是一種被珍惜、被關愛的感覺,一種普通的平凡人生活。

擁有一個愛人,就是她們擁有凡人生活的證明。

可是到頭來,她們永遠也走不出「光」酒館,走不進真正的陽光裡,哪怕被誤解被傷害,她們擁有的也只有彼此。

最後一季,我們能期待她們走出去,被真正的太陽照亮嗎?

答案,只能留給未來揭曉。

最近台劇發展越來越好,這也讓我想到幾年前相當火紅的《想見你》。

《想見你》是由黃天仁執導,柯佳嬿、許光漢、施柏宇等主演的奇幻懸疑愛情劇。

開播一開始,其實沒有獲得太多迴響,但隨著劇情的推進,後續反轉不斷,口碑扶搖直上,所有人都在期待下一部會揭開什麼劇情。

有「小桂綸鎂」之稱的女主角柯佳嬿,之前演過不少戲劇《渺渺》《艋舺》,加上這次《想見你》的極佳表現,這次也成功獲得了金鐘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

而男主角許光漢則大器晚成,觀眾更多是透過2019年Netflix首部華語劇《罪夢者》才對他有所印象。但隨著《想見你》的播出,許光漢已經成功粉圈不少女孩子,成為大家心目中的男神。

《想見你》不斷變換時間線並改變結局的腦洞,不禁讓人想起2016年日本改編自同名漫畫的動畫作品《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但比這部更加複雜的時間線邏輯與無限循環的故事結構成為本劇的一大看點。

相信大家上網看了不少厲害觀眾分享的《想見你》時間線分析,可是卻仍然看不懂,接下來就來帶大家重新理解一次吧。

以男主角的角度度出發,可能比較好理解

痛失愛人王詮勝的兩年後,身處2019年的黃雨萱在伍佰的《LAST DANCE》的伴隨下,意識轉移進1998年的女高中生陳韻如的身體裡。

既擁有陳韻如的記憶,也擁有黃雨萱記憶的她,於徬徨恍惚中一度分不清究竟哪方是淒涼的真實,哪方才是一場虛設的夢?

當時空再次交錯,她驚訝地發現原來自己曾經無比渴望見到的人,其實不是王詮勝而是另有其人,這個人為了遇見她、守護她已不知在時空中來往過多少次,在每一個觸及心神的時間節點上又為她停留過多少次。

然而,想要見面的執念即便能夠穿越時間與空間,卻難逃無數次悲劇結局的循環,到底如何推算演繹才能解開這場愛情的謎團……

劇中已知可以相互意識轉移的人有:

1.黃雨萱與陳韻如

2.王詮勝與李子維

3.謝宗儒或者說他的弟弟謝芝齊。

本劇從一開始進行敘事時,便以兩條時間線為主:

第一條,是1998年,身為高中生的陳韻如和李子維。

第二條,是2019年,已經27歲的黃雨萱和兩年前飛機失事下落不明的王詮勝。

劇中設定的意識轉移必須具備的條件:首先,需要在另外一個時間點(或者說時空)裡,存在一個與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然後,需要那台隨身聽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聽歌的同時懷有想要見到對方的迫切心情。

《想見你》的燒腦之處就在於不斷「轉換」的時間線和邏輯。

如果剛看這部劇,很多觀眾會有些迷茫甚至被勸退,感覺整部劇情複雜交錯難以理解。

但是,若以男主單方面來進行時間梳理,那麼雲山霧繞的劇情與人物關係則一目了然:

1998年,高中生李子維遇見意識轉移進陳韻如身體的黃雨萱,並且逐漸喜歡上了這個女孩。之後,李子維在路上幫助了一個迷途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就是長大了之後的黃雨萱的本人。也正是這場經歷,決定了以後黃雨萱的擇偶標準。

1999年,情人節當天,陳韻如被殺。(殺死陳韻如的是李子維的好兄弟莫俊傑,莫俊杰喜歡的人是陳韻如。)

2003年,全家移民到加拿大的李子維回到中國台灣,並去監獄探監莫俊傑。

在回去的路上聽著那首《LAST DANCE》,不幸遭遇車禍,與此同時,他意識轉移進了身處2010年的正在自殺的王詮勝的身體裡。(李子維的本人並沒有死,也就是說,世界上存在著兩個李子維。)

2010年-2017年,穿進王詮勝身體的李子維,用王詮勝的身份又重新追求黃雨萱,並在她身邊守護了七年。

2017年,有王詮勝身份的李子維因為空難去世,李子維靈魂回歸進躺在病床上的身處2003年的李子維本人中。

2019年,甦醒並復健後的李子維,在暗中默默陪伴失去王詮勝的黃雨萱,並且等待黃雨萱回1998年去尋找這場謎團的真相。

這場愛情長跑中,無論是一見如故,還是一諾相許,2010年以後的王詮勝和1998年的李子維,一直守護著的都是黃雨萱,而不是陳韻如。

為什麼說直至時間的盡頭,兩人不得不在這場悲劇中循環呢?

因為2017年,被李子維意識轉移的王詮勝如果不登上那班注定要遭遇空難的飛機,那麼身處2003年因車禍昏迷的李子維就無法甦醒。

同時,未來(也就是2019年)的黃雨萱也不會在思念的痛苦中意外進入陳韻如的身體,那麼身處1998年的李子維也就無法愛上被黃雨萱穿越的陳韻如。

整個故事若沒有了開始,便只能成為一場空白。

所以每一個2017年的王詮勝都必須登機,黃雨萱也不斷遭受失去愛人的痛苦。但是因為李子維的記憶是完整的,所以當空難後,王詮勝的身體死亡,李子維​​的靈魂回到2003年的李子維本體後,他所做的是改變是2008年莫俊傑跳樓自殺的厄運,可惜劇情中2008年的嘗試李子維失敗了。

整部劇的關鍵,是在說「莫比烏斯帶」

劇中出現的大量細節,成為調動觀眾積極參與推理的一大動力,以下舉出其中比較重要的劇情鋪墊。

劇情最大的提示來自於開篇序場的介紹:「曾經你跟我說,每當你聽到這首歌的時候,你總是會不知不覺隨著旋律回到過去的某一時刻……然後從那天之後,每當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總是不經意地隨著那首歌的旋律在心裡想起了你。」

最大關鍵其實是莫比烏斯環。女主角的婚戒內側刻著一行小字:「only if you asked to see me。」

而這對婚戒的形狀,則類似於象徵無限循環的莫比烏斯環。

所謂莫比烏斯環,是來自德國數學家莫比烏斯和約翰·李斯丁在1858年的奇特發現:把一根紙條扭轉180°後,兩頭再粘接起來做成的紙帶圈,會形成一個奇特的二維單面環狀結構。

莫比烏斯環的正面和反面處於同一個面上,如果從正面原點出發,不必通過邊緣,它就能經由反面,回到正面的原點上。

這樣的結構,讓人也不得不聯想到這個故事也彷彿是一場無限循環的愛情:劇中從頭至尾彼此相愛的都是李子維與黃雨萱。

但是,從劇情看1998年到2019年,兩人以完整的李子維(身體與靈魂為整體)與完整的黃雨萱的身份坦誠相見的只有前面播出的,要麼是李子維借助王詮勝的身份與黃雨萱相愛,要麼是黃雨萱借助陳韻如的身體與李子維相愛,阻隔在二人面前的不是山高水長,而是虛渺的時空。

另外,莫比烏斯環本身也有不少引申含義,其中兩則是:

1.兩面即一面,代表矛盾的對立統一。

2.若將莫比烏斯環沿中線剪開,第一次得到一個更大的環(此時已不是新的莫比烏斯環),第二次及以後重複以上做法,每次便得到兩個互相嵌套的環,代表著世界是普遍聯繫的。

看完這部,台劇難得的燒腦電視劇,看不懂沒關係,再看十次就懂了(哈哈哈哈哈)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