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以前偶像劇的甜心女主不吃香了?」原來現在流行的這款!-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不管是不是「甜心」,實力在身上就不會被淘汰!
#甜心女主 #偶像劇甜心 #現在不吃這一套

*正文開始

作者:Vista看天下
整理:冒牌生

近期衝浪,很意外地刷到了一組王心凌的影片

是她今年在「2022超級巨星紅白藝能大賞」上全開麥唱跳,無間隙地連續表演了三首歌,影片被中國網友翻出來走紅。

82年的王心凌,音色依舊甜美清脆。

評論區網友們恍然發現、早年間低估了她的實力,40歲了、竟然還能當女團教科書。

誇她是「甜心教母」,這麼多年來只有她最符合「甜心」的名號。

三四年前,關於王心凌的討論遠沒有這麼友好。

18、19年,她頻繁被拍到「醜照」、整容風波四起,被大眾嘲笑一大把年紀了還想走甜心路線。

後來團隊否認整容,粉絲稱臉部問題是急性蜂窩組織炎症的後遺症。

同時,互聯網上流行起了一波「女二視角解讀偶像劇」的熱潮,《天國的嫁衣》《微笑PASTA》等一批台偶劇被蓋章為「女主心機綠茶」。

甜心教主的名號,算是被嘲諷了個遍。

當年,「甜心」二字還算是人心所向,火遍了影視劇女主、也俘獲了觀眾們的心。

可如今別說女明星的人設了,普通女孩也不再嚮往這般的生活與世界。

王心凌能翻紅,而甜心熱潮卻永遠地成為了世紀限定。

01 王心凌最早,還是作為唱跳歌手出道。

只不過在台偶流行的那會,不論是年輕的女歌手還是女演員,都愛為自己貼上一個「甜」字。

蔡依林、陳喬恩、張韶涵、楊丞琳,一批女明星最早都曾以清純甜妹的形象出現在大眾視野之內。

這一形象,對女生而言親切友好,不張揚不鋒利、懵懂而無知。

對男生而言又是初戀必備要素,淡然單純,怦然心動。

用來作為出道人設,再穩妥不過。

流行教主蔡依林,電眼教主張韶涵,甜心教主王心凌,可愛教主楊丞琳。

2004年蔡依林上湖南衛視,汪涵介紹她「少男殺手」時被蔡依林打斷,說「現在的少男殺手已經不是我了」。

因為此時,王心凌的《愛你》蟬聯G-music四周冠軍寶座,擠下當時蔡依林的新專輯《城堡》

而蔡依林則推出《看我72變》,準備從可愛派轉型。

《愛你》MV

雖說出道都是可愛派,她們擅長的角色氣質卻略有不同。

張韶涵的角色總是多一分倔強、不服氣。

《公主小妹》裡的皇甫珊,帶著貴家公子們叛離階層、尋找真愛。

楊丞琳的角色重在憨氣、懵懂。

《流星花園》裡的小優青澀害羞,像未經世事、一味善良的鄰家妹妹。

陳喬恩的角色更強調溫和樸實。

《命中注定我愛你》裡的「便利貼女孩」陳欣怡,被同事們叫好好小姊、萬金油。

而王心凌那些謂之「甜心」的角色,多半凸顯兩個特質:

一是嬌柔,二是怯弱。

相比於湘琴、小優這種天然呆角色,甜心更具備嬌嫩、精緻的美感。

王心凌的五官骨相纖細,眼角鼻尖都是小尖角,沒有鈍感帶來的呆萌氣質。

同時眉眼線條柔和,沒有稜角,也就缺少颯爽凌厲的大美人既視感。

這讓她的螢幕形象往往如瓷娃娃,看著嬌柔、使人憐惜。

與嬌柔伴生的,便是怯弱的性格。

甜心角色往往學不會杉菜在上流舞會上怒懟豪門富人的勇氣,她們的神情往往如小羊羔溫順。

身上沒有女強人、女漢子的影子,遇到困難時也做不出轟轟烈烈的決斷。

《天國的嫁衣》裡,女主艾青想挽回被賣掉的農莊。

旁人勸她想贏、就要有決一死戰的眼神,而艾青卻始終膽怯得很,跑到現場想找人理論,卻直接被男主風風火火的氣勢嚇怕。

目光下垂,顯得十分無助、無可奈何。

長相清純甜美,心思簡單善良,性格嬌氣無助。

再配上王心凌獨有的可愛清澈小細嗓,甜心形象就這麼立住了。

這些小女生特質單獨來看無傷大雅,嬌柔無助的特點尤其適合在霸總劇中扮演弱勢方的女主。

但同時,也是這一特點讓甜心女主在娛樂圈裡蕩然消失。

因為人們逐漸發現,甜心實在是一份太昂貴而虛幻的代價。

02 其他明星稱號裡的流行、電眼、可愛,都是一種獨立存在的特色。

對應著蔡依林的大熱歌曲,張韶涵的大眼睛,楊丞琳的幼態長相。

然而甜心不同。

不論是英文語境下的sweetheart,還是中文語境,甜心都只被用於稱呼備受疼惜的愛人。

這個詞依託於他人的憐愛而成立,可能是父母、朋友、戀人、路人。

甜心之名,背後本質是「受寵」。

《微笑PASTA》裡的成曉詩,出門約會前全家人為她鼓勁。

一家人不僅在店內貼滿了粉紅氣球,還都裝扮成啦啦隊,為她的戀愛加油。

此時困擾她最大的難題,無非是談過的戀愛都沒超過三個月。

這次戀愛要是再不成功,自己就要被抓去穿著玩偶服發傳單、扮成意面超人。

馬拉松比賽上成曉詩由於是上屆比賽的最後一名,必須背上可笑的厚重龜殼。

成家人毫不在意,在現場高喊「曉詩加油」「我們相信你!」。

而本要衝刺冠軍、大出風頭的男主何群,見她跌倒後在終點線前轉身,回去扶著她慢慢跑。

粉紅氣泡溢出屏幕,看過的觀眾無不扭成一團。

成曉詩得到了身邊所有人毫無條件的支持與關愛,成長為了一個元氣滿滿、散髮活力、沒有大煩惱的小甜心。

可以若是問「她憑什麼」,答案卻只會有四個字:

天真善良。

天真善良,因此值得所有人的珍視與疼愛。

多年前,這樣的邏輯還能在觀眾那行得通;但放到如今,觀眾們看了只想笑。

對孩子來說,純粹童真或許可以被容忍為最重要的事物,但在成年人的價值序列裡、在現實生活中,無數要素的重要性都可以排在善良之前。

人情深淺、利益取捨、能力高低、智謀多少,這些才是現實社會中能用來被直接評估、交換價值的事物。

天真懵懂放在稱上,能值幾斤幾兩?

倘若默認「天真善良不值一提」,你會發現甜心女主的行為逐漸顯得無理取鬧。

《天國的嫁衣》裡,女主發了一隻與奶奶遺物很像的手工小木馬,但它的售價四五百歐元起步。

女主買不起,選擇了悄悄地用自己做的手工鑰匙扣、替換了小木馬的位置,然後跑掉。

旁觀者怎麼看,這都算是偷竊行為。

但是店主卻覺得女主的行為很可愛,此後男主也認為女主事出有因、善良純潔。

「以女二視角看偶像劇」的風潮流行時,《天國的嫁衣》等一批甜心女主偶像劇成為了吐槽重災區。

「女主沒家世沒錢沒有名校畢業沒有努力打拼事業,憑什麼讓男主心動?」

「只憑嬌弱樣貌與可愛舉止嗎?這算不算白蓮花、算不算綠茶?」

網友們紛紛「幡然醒悟」,疑惑於當初怎麼沒發現這劇三觀不正、劇情離譜。

說到底,甜心偶像劇的三觀倒不至於不正,而是太理想懸浮:

相信真愛至上,相信善良真實是最高法則。

當初同樣幼稚的觀眾們不明所以,自我代入的是甜心女主,渴望得到一場浪漫的戀愛、渴望得到溫馨幸福的家庭。

而大多數普通女孩就如甜心女主一般,沒有顯赫履歷,只有單純懵懂,害怕面對大風大浪。

可經過了社會與工作的捶打後,也徹底放棄了幻想。

甜心女孩只存在於真空環境,毫無工作壓力、家庭壓力、生育壓力,被所有人寵著寵著,才可得一位嬌柔無力的甜心千金。

03 其實王心凌在剛進入娛樂圈、第一次演偶像劇時還不是甜心。

她在《西街少年》裡飾演了一個聰明、隱忍而悲慘的角色,女二號沈銀荷。

初出場一身水手服、躲在圖書館內,一副天才溫和少女的形象。

再出場時卻穿著一身黑色透視裝、做了援交女郎,陪客人時露出青澀的嫵媚笑容。

男二問她能不能不做這行,她卻眉眼彎彎、輕飄飄地說:「我家裡有九張嘴要吃飯。」

但當她成為「甜心教主」後,沈銀荷的角色很快被大眾遺忘。

經歷沈重的沈銀荷,哪有無憂無慮、完美夢幻的甜心更受人心愛。

可以說,甜心是為少年人專供的一種完美女生形象。

對女生而言,她不會太完美颯爽、讓人覺得遙不可及,被捧在手心的生活、嬌弱不需要面對沈重困難的人生,是每個少女都曾做過的夢。

對男生而言,她顯得溫柔甜美、沒有尖銳個性,所渴求的只有關心與疼愛,從不在意金錢與地位。

但隨著一代觀眾的成長、社會節奏的逐漸緊繃,受寵甜心的形象逐漸脫離實際。

娛樂圈沒人敢再立「甜心」人設。

甜心是嬌弱天真的,如今誰都知道娛樂圈是金錢慾望湧動的名利場,誰還信世上有出淤泥而不染的甜心?

影視劇也遠遠拋棄了「甜心」人設。

普通人被生活壓力無聲捶打之時,早騰不出閒情逸致、去欣賞甜心無風無浪的完美生活。

大家更需要的是「人間清醒」的人設,讓劇中人一張利嘴、替普通人狠狠地罵一罵生活中的委屈與不忿。

爽劇的套路雖簡單,但如今卻是最有用的招數。

於是人們如今唯一能接受的,只有童年濾鏡里、早早擁有「甜心教主」地位的王心凌。

其他人無法模仿,即便模仿,也不會再被觀眾接受。

其實如今回看,王心凌「甜心教主」地位的成功,得益於天時地利人和的巧合。

天時,是《流星花園》瞬間打開了巨大的偶像劇市場,人們渴望在螢幕上看到跨越階級、不顧一切的衝動與愛情。

地利,是彼時的台娛看准了「清純甜妹」市場,無數經紀公司都在著力挖掘,造就了三小天後——王心凌張韶涵與楊丞琳。

而人和,一是王心凌的樣貌與獨特嗓音,二是一批傑出的音樂人正在起步、為她寫下了一批獨一無二的小甜歌。

《睫毛彎彎》MV

譬如王心凌的幾首大熱歌曲,《當你》《ON MY WAY》《明天見》《手錶》《夢的光點》都是林俊傑作曲。

《我會好好的》,伍佰作曲;《睫毛彎彎》,曹格作曲。

歌里寫的也都是纖細懵懂的少女心事,「好喜歡你卻說好久不見」。

當你+那年夏天寧靜的海+變成陌生人音樂:王心凌

而等到王心凌2018年推出新歌《大眠》,講述愛情中的彼此挾持與自我掙扎。

這首歌卻被一部分人調侃,認為是戀愛腦。

「電眼教主」張韶涵、「可愛教主」楊丞琳,到最後都轉了型,走向了知性堅強的形象。

「甜心教主」也曾嘗試,2012年王心凌30歲時專輯風格大變,封面變成了暗黑風與大紅唇。

大眾並沒有買單,她甚至被調侃「用力過猛」。

王心凌直言,「甜心教主框住了正在長大的自己」。

然而近幾年,她又回歸了甜妹風格,說與自己和解。

「少女心少男心應該是不分年齡的。」

近幾年,大眾也終於與依舊「甜心」的王心凌和解。

王心凌40歲扎著馬尾唱小甜歌,網友直接封她為「甜心教母」,開玩笑說以後當「甜心奶奶」也挺好。

只是除了自帶童年濾鏡的王心凌之外,在車輪滾滾、競爭一日比一日緊迫的當下,我們真的還歡迎第二個「甜心教主」的出現嗎?

或者說,如今我們還相信,這世上真有普通家境便可無憂無慮、善良純潔是無價之寶的甜心嗎?

答案早已不言而喻。

陳舊的夢幻泡沫終將消散,只能感慨地嘆一句,「再見吧,甜心」。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