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食》譽為中國版大長今,于正還是讓人失望了!吳謹言演技沒進步?劇情太俗套?-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難道不是這屆網友太難取悅嗎😅
#延禧攻略 #尚食 #吳謹言演技是否進步

*正文開始

來自:八卦先生
整理:冒牌生

首先要肯定的是,《尚食》的開播誠意。

首播當日一口氣釋放6集的大手筆,讓不少觀眾大呼過癮。其次在於歡娛對這部劇下的本錢,的確看出該劇此前的上星決心。

不管是服裝、化妝還是置景,《尚食》每一個鏡頭都透露出滿滿的錢的味道,其精緻程度和製作水準絕對不是一般同類小網劇可以比肩的。

特別是劇中演員們的服裝和化妝,不僅款式精美,完全凸顯出了明代的特色,更為幾位主要演員的塑造加了不少分數。

尤其是於榮光飾演的朱棣和洪劍濤飾演的太子朱高熾,在形象塑造上簡直是細節拉滿,十分貼合原型。

再加上兩位老師出神入化的演技,給人一種歷史正劇的既視感,觀眾用舒服兩個字概括都覺得是敷衍。

再來就是劇中穿插的各種美食大集合。不管是美食的擺盤,拍攝角度,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美食的香氣與熱氣,其成功的程度足以比肩神級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

要知道,去年一部《愛很美味》演盡了「飲食男女」的情感悲歡,也讓國產言情在美食的煙火氣和虛幻的愛情故事中找到了平衡點。

如果《尚食》也能用美食串聯故事,再加上明朝永樂年間的時空交錯,幾乎堪稱是疊buff組合。

既能讓觀眾磕言情的糖,又能夠瞭解中國古代傳統美食的博大精深,弄好了說不定就是一部《愛很美味》的2.0加強版。

劇方宣發說,《尚食》是一部「涵蓋了友情、親情、愛情的勵志情感故事,既展現了明朝三位傑出帝王的歷史功績和家庭生活,也描繪出了充滿人情味的古代生活場景。」的確,就題材而言,《尚食》的確是亮點很多,看點滿滿。

對觀眾來說,比任何的花邊新聞都要來得有吸引力。

然而,6集過後,《尚食》還是讓人失望了。問題最大的就是那個「一劇之本」。

簡介上明明說,《尚食》講述的是吳謹言飾演的少女姚子衿成為明皇宮尚食局宮女,為追求更好的廚藝,在這個過程中結交了好友,收穫愛情的勵志故事。

但實際上,從第一集開始,應該充滿煙火氣的《尚食》就一股子廟堂和後宮的硝煙味。

後宮鬥、權力鬥、職場鬥,一個「鬥」字成了《尚食》給人留下的最初印象,也讓劇情落在俗套的宮鬥裡不可自拔,反倒讓美食成了電視劇裡的普通道具。對,沒錯,就是道具。

為了凸顯尚食局內波雲詭譎的權利鬥爭,電視劇開場就講太子朱高熾(洪劍濤飾)吃飯。

席間,一不小心吃到硬物,把牙咯了一下,致使王艷飾演的尚食局主管連忙下跪請罪。

本身就不是大事,太子寬厚待人,沒有治罪。反倒是後進門的太子妃(劉敏飾)不依不饒,痛罵尚食局辦事不力。

隨即,跟著孟尚食的副手出面替自己領導求情,說她還有三個月就卸任離宮,讓太子妃息事寧人,沒必要揪著不放之類的。

聽了這話,太子妃立刻轉了態度,叫人把那個副手拉出去重打五十大板,逐出皇宮。

給出的解釋是孟尚食還有三個月離宮,副手就等不及上位,非要這個時候往飯里放硬物,陷害孟紫沄。

說實話,作為觀眾,這種前沒有鋪墊,後沒有下文的宮鬥劇情真就讓人摸不到頭腦,其意義一個是說尚食局不好待,二是讓觀眾認清,這是部宮鬥劇。

再來就輪到了主角登場。尚食局內,姚子衿(吳謹言飾)、殷紫萍(何瑞賢飾)、蘇月華(王楚然飾)三個女孩參加尚食局入取考試。

這段戲裡,夾雜了大量美食烹飪鏡頭,不知道的一定以為是《人間風味》的新一季,但是在這裡,美食的作用僅限於MV片花素材。結束後劇情就又轉回到了人事鬥爭上頭。

她們三個人明明都是手藝最好的前三甲,偏偏又有個王司膳說三個人不合格。

理由是她問三人為什麼進入尚食局?蘇月華說「追求人間珍饈」;殷紫萍說「把簡單的食物變好吃」;女主角姚子衿說「不來她爹就要她嫁人」。

的確,這三份答案可能都有叫人不滿意的地方,特別是姚子衿,編劇給她寫的答案簡直就是等著被人打一頓的節奏。

但是不管,反派的眼裡,就是容不下新人。要不是皇上朱棣突然返京,三個新廚娘就都得卷包袱走人。

第三個「鬥爭」場面,來自尚食局和光祿寺。

一個皇帝做飯的私家廚房槓上了負責百官禮儀宴會的承辦商。

兩家的戰場一個是皇帝朱棣(於榮光飾)的飯桌,一個是容納幾萬將領的軍營。

表面上看,私家廚房有條不紊地做飯給皇帝吃,三個新人負責刷碗洗菜的粗活。

但是,隨著朱棣對朱高熾手下官員的懲處,宴席開始變味。

皇上一口飯沒吃,成了光祿寺看尚食局笑話的切入點。軍營裡面人多,沒鍋,將士鬧事,也成了光祿寺陷害尚食局的藉口。

事實上,不是說,《尚食》只能拍攝治癒美食,不能涉及權力鬥爭。

劇本最大的敗筆在於它把這種鬥爭寫得太過淺顯。沒有一環扣一環的腦洞大開,前後銜接全靠觀眾腦補。

反派的水準低到就差把「我是壞人」貼在腦門上。特別是那個光祿大人,把需要演員演出來的內心戲都直白地變成了感嘆式台詞,別提人設有多下頭。

而一直被劇方引為宣發亮點的美食不過是展現尚食局工作情景的片花。既沒能成為劇情的引線,也沒起到勾連邏輯的穿針。

除了情節粗糙,嚴重辜負精緻服化道之外,更加失敗的是劇中人設的塑造。

許凱飾演的朱瞻基在第一集裡的戲份並不多,這一點上比較好評。

沒有像一般甜寵或者古偶那樣強行讓男女主角湊對,把糖從頭撒到尾。

可是,如此良好的設定卻沒能成為角色的加分項。

特別是朱瞻基要趕回皇宮替老爸解圍,馬車陷入泥潭需要推車的那場戲。

就朱瞻基下來推車的那段「運氣」解說,就充滿了強行賣弄的意味。

表面看好像每句話都好高深,實際上內容空洞乏味。

更不要說,上文列舉的那幾場鬥爭戲,台詞沒有凸顯什麼文化意涵,更沒顯示出廟堂之上的說話藝術。

如果想見識好台詞,非常推薦96年的古裝喜劇《宰相劉羅鍋》。

至於,《尚食》裡幾位女性角色,與其說是靠劇情發光,不如說是靠編劇發熱。

為了表現三人各自的能力,在最關鍵的犒賞三軍宴和皇帝家宴上,剛剛考試時個個底氣十足的司膳全都束手無策,怕死的怕死,想哭的想哭。唯獨三個職場新人,展現出了超乎常人的淡定。

姚子衿靠偷看皇帝食錄一躍成為拯救尚食局的大主廚;蘇月華想出大雜燴包兒飯;市井出身的殷紫萍帶著侍衛找乾貨鋪借鍋成功。

且不討論其他司膳都是怎麼當上司膳的,就單看這三人乾出來的事情就很難讓觀眾信服。

入宮那麼多年的司膳大人對皇帝的瞭解不如剛上崗幾小時的廚房新人嗎?既然大雜燴也能充當菜品,那尚食局裡的其他人都長這個腦子?更離譜的是殷紫萍帶人借大鍋,明明說一刻都等不了,依舊我行我素,借大鍋做飯。尚食局的人都不知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這種替主角打開金手指,讓群演和配角集體降智的情節推動,直接導致,大製作的《尚食》成為裝點精美的「韭菜盒子」。

至於每次觀眾和粉絲爭吵重點的演技,《尚食》也走的「普且信」的路子。

老戲骨,如於榮光、洪劍濤、王艷、劉敏等都十分在線。而年輕演員那邊,基本與從前演過的角色沒什麼差別。

吳謹言回歸于正手上,表演痕跡有所收斂。

但是她在考試中說「不入宮,我爹就逼我嫁人」那段還是演出了選秀節目裡滿臉寫著,「我特立獨行,快看我」的綠茶樣。

總之,《尚食》雖然帶著誠意,但是依舊是一桌粉絲盛宴。

 

看得出《尚食》在服化道上真的下了功夫,跟某些古裝劇裡不古不今、顯廉價的服飾形成了鮮明對比。

《尚食》講的是明朝尚食局裡的故事,以美食為主題,劇裡美食製作的鏡頭以及最終食物的呈現都很專業。

但一部好劇,只有精緻的服化道就夠了嗎?服化道說到底還是輔助性質的,內容才是根本。可惜的是,《尚食》的內容很一般。

劇情上,女主的主角光環太大;演技上,飾演女主的吳謹言很一般。

劇情一開始,講的是尚食局招人,有三位前來應聘的女生廚藝都非常出挑,其中一位司膳(相當於副經理)就問她們怎麼理解「飲饌之道」。

王楚然飾演的女二,回答得中規中矩,說想進宮學習烹飪技術,爭取做天下第一名廚。

何瑞賢飾演的女N號的回答就不夠圓滑了,她覺得最好的廚藝就是能把最簡單的食材煮得很好吃,順便diss了達官貴人們的美食盛宴是奢靡浪費。

最無釐頭的還是女主的回答,她說要是不入宮,就要去嫁人了。

聽完這三位前來應聘的女生的回答,副經理覺得她們態度不端正,下令把她們逐出宮。

事情發展到這裡,如果這三位都是小配角,估計就真的出宮了,但這三位都是主演,所以肯定能留在宮裡。

這不,王艷飾演的尚食(相當於總經理)出場了,下令宣佈由於皇上要大宴群臣和犒賞三軍,尚食局人手不夠,所以大家都可以留下來。

看完這場戲,不得不吐槽吳謹言的演技了。

自從《延禧攻略》走紅後她主演了至少有10部劇(包括還沒播的),但演技似乎都沒提升。

聽到要被逐出宮,吳謹言僅僅是收起了笑容,但嘴邊還掛著一抹淺笑,完全看不出她的驚訝或者慌張;聽到可以繼續留在宮裡,她也只不過是露出了微笑,似乎沒有很開心,彷彿一切盡在掌握的樣子。

雖說演戲太外放不是好事,但情緒表達不到位也不是好事。

回到劇情,因為皇上要宴請群臣,所以尚食局忙壞了,想盡法子煮出美味的菜餚讓皇上喜歡,可皇上偏偏在這時候挑剔了起來,遇到多精緻的菜式都覺得難以入口。

這時候,尚食局的宮女都開始慌張了,只有女主淡定出手,憑借超強的觀察力和烹飪能力,一煮就煮出了讓皇上點頭的菜餚。女主之所以能成功,因為她運用了藥膳的理念讓胃口不好的皇上胃口大增,但副經理卻覺得她擅自用藥而且用得不對,決定要處罰她。

事情進展到這裡,女主再怎麼淡定應該都會有一絲驚慌吧?可吳謹言還是演出了一種萬事盡在掌握的淡定,先是面無表情地據理力爭,而後露出了毫無靈魂且莫名其妙的微笑。這段戲真的需要笑容嗎?即使是笑,也不應該笑得這麼天真無邪吧?

經過了女主的據理力爭,她可以繼續留在宮里,但副經理還是罰了她,讓她每晚提鈴。

有一次女主受罰後回到尚食局,另外一位副經理看她這麼辛苦,就安排她去做一些輕巧活——洗菜,她還挺開心。

但實在想不通,當女主看到跟自己同期進去的女生都已經開始學習廚藝了,她不僅沒有失落,還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吳謹言這究竟是什麼演法?

這大概是萬物皆可笑著演的演法,畢竟女主在寒冷的天氣洗菜洗得手都要凍僵了,但吹了一下手之後就笑著繼續洗了。

後來,女主被安排去給皇太孫(許凱飾演)送食物,副經理叮囑她去了之後要循規蹈矩,不要東張西望。

但女主哪是這麼聽話的人?她不僅東張西望,還逛了起來。

這時候皇太孫突然出現,女主立刻下跪,一般宮女估計就安安分分地跪,但女主偏要抬起頭來看看皇太孫長什麼樣,被公公發現之後挨罵了。此時,女主又笑了,滿臉微笑地表示自己是來送膳食的。表明身份後的女主依然被罰跪,她又雙叒叕露出迷之微笑了。

這個笑容真的莫名其妙,都被罵了有什麼好笑的?想凸顯人物的樂觀也不能演得這麼表面吧?

女主被罰了之後還是不安分,第二天給皇太孫送飯時依然很有個性,不僅到處張望,還參觀了起來。看到皇太孫書桌上的紙被污染了,她就擅自幫人家處理。皇太孫得知之後不僅沒有生氣,還暗中欣賞,後來兩人隔空憑畫交流,暗生情愫。

問題是,一個送膳食的宮女在皇太孫的房間這麼久不出來,後來為了處理被污染的紙張甚至多次出入,侍衛不覺得奇怪嗎?都沒人管一管的嗎?

當別的宮女做錯事情,錦衣衛分分鐘就出場表演拳打腳踢,嚷嚷著要處罰她們。可是當錦衣衛的頭頭遇上女主,哪怕女主頂嘴、為他人出頭,卻始終沒有受罰。

當時錦衣衛已經把一個宮女的頭按在水缸裡了,隨時會死,只有女主替她出頭,阻止了錦衣衛。

錦衣衛瞬間覺得女主很特別,台詞如是說「明明怕得發抖,還要開口阻止我」。

此時,吳謹言的表情變化如下:先是面無表情,然後是皺眉、雙眼緊閉,這就是害怕得發抖嗎?

要是沒有台詞,還以為她演的是嫌棄呢。

總的來說,《尚食》的劇情還是比較俗套的,無非是大女主戲常見的套路,別人不行就她行,做什麼都能成功,哪怕犯錯了也能扭轉乾坤,一直都淡定樂觀。

這顯然是爽劇模式,但人物反而會顯得扁平。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