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完哈利波特就墮落了?丹尼爾其實比你知道的更有人生方向!-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你知道丹尼爾曾經在哈利波特之後為了擺脫波特全裸拍舞台劇嗎?
而且除此之外,他還有很多有趣的作品
#哈利波特 #丹尼爾 #童星的宿命

*正文開始

來源:青石電影
整理:冒牌生

說起《哈利·波特》你會想到什麼?

有人說,它是難以超越的神作。

有人會說,那是自己的童年和青春。

而電影越拍到後面,有一種聲音越來越強烈。

「哈利·波特長殘了。」

「細數《哈利·波特》中那些長殘的演員」或者「《哈利·波特》中有人逆襲有人撲街」。

不管換什麼樣的說法,主角哈利·波特的扮演者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都成了反面教材。

從2001年第一部電影開始,萬里挑一的丹尼爾,圓圓眼鏡配圓臉,萌萌的他至此星途浩蕩。

2010年,丹尼爾21歲,以超越英國王子威廉、哈里的7200萬美元的身家,位居英國30歲以下富豪榜第一位。

然而,轉折點似乎發生在2011年最後一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結束之後。

這下關於他的爭議可不僅僅是長殘了,許多人恨鐵不成鋼地感嘆:

「哈利·波特墮落了。」

從2013年頭上長角還會變身的《復仇之角》,到2016年口吐清水,屁當划水艇的浮腫死屍的《瑞士軍刀男》。

一直到2019年當起了雙手焊著槍的鍵盤俠,說著「榮恩,這玩意兒比魔杖好用多了」的《腰間持槍》。

鬍子拉碴、頭髮蓬亂、衣衫不整的自毀形象接二連三,不斷刷新著自己的下限。

說到這似乎應該附和一句,對呀對呀他就是墮落了。

然而這裡晨晨想說,上面的一切不過都是表象,他實際上一點也不墮落!

何以見得?

01. 童星的形象崩塌?不,其實他一直不走尋常路。

在童星的成長道路上,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問題與挑戰,對於丹尼爾來說也是如此。

10歲出道,11歲成名的他,聲名鋪天蓋地撲面而來,說完全沒有衝擊那是假的。

在拍攝《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時,丹尼爾染上了酗酒的惡習,常醉醺醺來到片場。

人們對他喝醉很感興趣,因為他是哈利·波特,而這樣也使他陷入某種惡性循環的怪圈。

「我很恐慌,有點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對自己保持清醒很不舒服。」

就這樣的狀態持續了近一年時間,他終於在親友的幫助下擺脫陋習,他也意識到自己曾經不過是沈迷一種當名人的浮華里。

童星的困難之處還在於,別人都希望你在自己還沒搞清楚自己想成為什麼的時候就成為某種人。

其實,丹尼爾不想只為迎合外界公眾的期望而活,他越來越知道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第一條,他決定不上大學。

從小學開始,他就是個成績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學生。

不僅如此,精力充沛的他還愛在學校搗亂,讓老師頭疼。

然而這一切,在需要源源不斷活力的片場得到瞭解決。

在老師眼中調皮搗蛋的孩子,成了片場可愛的開心果,丹尼爾至此愛上了這個地方。

很多童星之所以隕落,是因為長大之後發現自己根本不愛這份工作,卻不得不為了賺錢和他人的期望而繼續。

也因此,我們能看到不少童星酗酒、磕藥,試圖逃避世界。

而丹尼爾不同,他真心實意地愛上了當演員,並決定在這條路上一直奮鬥下去。

正如奧森·威爾斯所說,「在片場工作,就像是通往世上最大的玩具箱」。

對於這個決定,丹尼爾解釋到:

「我不想上大學,上大學是為所有想知道怎麼走過人生的人準備的,而我早就知道了。」

因此,在結束中學學業後,他在家庭教師的指導下完成大學的功課。

第二條,他不開社群帳號。

要說現在,不開社群帳號的明星也是寥寥無幾了,大家都想與粉絲來個親密互動。

而丹尼爾一沒有臉書,二沒有推特。

一邊開社群帳號pou生活,一邊聲稱要私人生活?

丹尼爾就一個人過著自己的日子,不需要外界的打擾。

他甚至覺得,如果他開通了社交賬號怕不是天天要跟別人打嘴仗。

或許這就是他出演《腰間持槍》當鍵盤俠的原因吧。除此之外,他還對粉絲開玩笑道,如果發現網絡上有冒充他的帳號,大家可以發動髒話攻擊。

第三條,他六個月不換衣服。

丹尼爾在演一部舞台劇時,整整六個月每天都穿同一件外套和牛仔褲。

其實他也不是不換衣服,只是把裡面的衣服換了,出門再把外套拉上。

為什麼這麼做?

因為他發現每天晚上從劇院出來時,穿同一件外套和牛仔褲,狗仔的照片就像是同一晚拍的!

「當你有機會惹毛狗仔,或是拿到一丁點勝利就很好玩。」

為了對抗狗仔,不惜出賣外觀,怪不得看不到幾張他好看的私服,真是奇男子。

02. 瘋狂的尋求轉型不惜自毀形象?不,其實他樂在其中。

「沒有感染這回事!」

隨著疫情在海外不斷蔓延,丹尼爾被傳感染上了肺炎,搞得他在節目上做出如上回應。

面對自己被傳感染,他不僅做出澄清,還自嘲:

「(會被這麼傳)可能是因為我隨時看著都像生了病。」

滿頭蓬發,鬍子拉碴,衣著隨意,自爆曾經在路邊被人當成流浪漢,路人可憐他還給了他5美金。

自黑無極限可以說很有趣了,而這種有趣同樣可以體現在他的影視作品中。

到2020年,丹尼爾的演繹事業可以分為兩個「十年」。

第一個十年是屬於《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的,他的成長與成就大家有目共睹。

而第二個十年概括地來說,是他驚世駭俗的轉型之路。

為什麼說驚世駭俗呢?相信看過他後期電影的觀眾心裡有有數。

除了一開始說的《復仇之路》 《瑞士軍刀男》 《腰間持槍》之外,他還在恐怖片《黑衣女人》裡刨死屍。

在《殺死汝愛》變成了男同,在《維克多·弗蘭肯斯坦》當起了駝背的解剖專家,在《叢林》里以「貝爺」為榜樣,開啓了荒野求生模式。

最新一部的《逃離比利陀利亞》更是玩起了越獄。

影片尺度一部比一部大,形象也是越來越糟糕。

很多觀眾開始吐槽,說他想轉型想瘋了,為了打破哈利·波特的刻板印象,甚至演一些奇葩的片子。

瘋了嗎?其實他一點也不瘋。

你可以說,你看看他除了《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就沒有幾部口碑和票房大爆的作品。

可我們也可以看到他後十年主演的電影的影片類型,基本上都是獨立電影。

獨立電影意味著它不同於好萊塢的「製片人制度」,不是以獲取利潤為最大目標。

獨立不僅指影片的資金、劇本、導演等運作方式,也指影片內含的獨立精神。

上面說的那些在許多人嘴裡「毀三觀」的片子,確實沒有商業大片的四平八穩。

但是它腦洞大開,充滿新意,亮點十足,可以說贏在設定。

而這也是丹尼爾選擇這些劇本的原因,他是就好這口。

就拿《腰間持槍》來說,丹尼爾在讀劇本讀到第10頁時就喜歡上了它。

更是在讀到雙手持槍噓噓的惡趣味場景時,決定就是它了!

這部電影有痛毆鍵盤俠的搞笑,戰五渣被追著打的窩囊,還有滿屏番茄醬的重口味。

在爽片的外表之下,內里還有一定程度的對網絡時代的反思。

對於一部小成本獨立電影來說,這部影片雖然有許多bug,但還是不乏樂趣的。

可以說,以一部資金充足,有著成熟運作的商業大片的標準來衡量它,多少有點不公平。

「只要劇本好而且電影有一位有趣的導演,我就會考慮做任何事情。」

選本子角度刁鑽的丹尼爾,嘗試了各種癲狂、神經質、窩囊、滑稽甚至變態的角色。

各種扮醜,動不動就果體,夠敢夠拼!

一開始他選擇這樣的突破,當然不能說一點沒有想打破過去的意思,他的初衷是不斷突破自己,展現自我的潛力。

但更重要的是,他還樂在其中。

縱觀《哈利·波特》系列狂砍全球票房80億美元,網友粗略估計丹尼爾淨賺1億美元。這意味著他沒必要什麼活都攬,可以只接自己感興趣的。

03. 10年轉型一事無成?

不,其實他影視戲劇兩開花。

披著演了一系列所謂「大爛片」的丹尼爾,在很多人眼裡成了一事無成。

實際上人家可遠遠不止你想的那樣。

在電影方面,拿畫風清奇的《瑞士軍刀男》來說,已經算是不錯了。

除此之外,丹尼爾在大片裡也有亮眼表現。

拿眾星雲集的《驚天魔盜團2》來說,影片最終攬獲全球3.3億美元票房。

丹尼爾在裡面飾演大反派科學奇才沃爾特,外表天真卻行動狡詐,影迷都被具有反差萌的他圈粉:

「你們見過這麼可愛的反派嗎?最後被抓的時候眼睛紅紅的好可愛啊。」

身長不過1米68,白皮膚和兩只大大的眼睛,大鬍子仍然掩蓋不了30歲的丹尼爾身上萌的氣質。

而飾演的角色偏偏又是有點神經質和黑暗面的,兩種氣質衝突反而讓人印象深刻。

此外,丹尼爾主演的幾部電視劇也獲得不錯口碑。

《一位年輕醫生的筆記》中,他飾演一戰期間年輕版的俄羅斯軍醫,被網友稱贊道:

「丹尼爾在這劇裡才叫演技呢。」

在《奇跡締造者》中更是演起了替人實現願望的神明,逗比又沙雕,續訂的第二季在2020年1月開播。

此外,丹尼爾舞台劇的業務能力也不是蓋的。

早在還沒結束《哈利·波特》系列拍攝的2007年,丹尼爾首次登上百老匯的舞台,出演了舞台劇《戀馬狂》。

在戲的高潮時,在舞台上一件一件脫衣服,全果示人,對此他解釋道:

「那個標誌性的場面是戲劇的生理和情感高潮,因此,如果我穿著褲子穿上衣服,那就太可惡了。」

並沒有故意為了裸體而裸體,一切都是為了戲劇情節服務,17歲時就向人們展示他已經準備好出演成人角色。

在別人質疑他會影響哈利波特的形象時,他卻繼續在舞台劇領域耕耘。

在2011年主演的百老匯音樂劇《一步登天》之後,2013年主演的《伊尼什曼島的瘸子》上演。

丹尼爾在劇中扮演一名跛腳的孤兒,他憑借該劇獲得Whats On Stage戲劇獎最佳男演員獎。

正如《今日美國報》評論說的那樣:

「丹尼爾最終的成功不是通過掩蓋他的演員陣容,而是通過與他們認真合作而取得成功,並在此過程中大放異彩。」

熱愛演戲如他,對於在片場耍大牌耽誤進度的演員,他覺得這種人缺乏自我意識,不然怎麼會在眾人不滿的情況下還能頤指氣使。

就像合作過的演員「一美」詹姆斯·麥卡沃伊對他的稱贊那樣:

「儘管我已經演了很多部戲,但是丹尼爾是我合作過的最專業的演員。」

從小便呆在劇組,演戲經驗雖已勝過很多演員,但卻一直保持演員的專業素養。

看到現在,你說丹尼爾自幼成名又有錢任性,怕不是要拿鼻孔看人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他極其自省,對自己有清醒的認識。

他覺得他演哈利·波特能取得這麼大的成功,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的外表像他而已。

「看看達科塔·範寧或哈利·奧斯蒙就知道,我肯定不及他們,不是那種老天賞飯吃的演員。」

實話說,對比起一些天才童星,丹尼爾的演技確實不算特別出色的,但他對於自己能有這種認識,已經足夠我們刮目相看了。

最後,不得不提一句常被擺在一起比較的《哈利·波特》的三位主演。

在許多人眼裡,與又美又學霸的艾瑪·沃森相比,丹尼爾和魯伯特·格林特就像是盧瑟。

但總的來說,他們三個人都各有優缺點,都面臨演技的轉型與突破。

然而到了許多人嘴裡,卻變成了一個自甘墮落,一個前途無量。

一邊是十年大IP的《哈利·波特》對丹尼爾形象的桎梏,另一邊卻是後來不斷新增的對他童星隕落的奚落。

對標10歲出道,演了10年寡姐的斯嘉麗·約翰遜,2020年獲得奧斯卡雙提名的演技大爆發。

還有16歲出道,陪跑奧斯卡20年的小李子。

誰笑到最後還未可知。

可以說,這10年來他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尋求轉型,他想讓我們記住:

他不是哈利·波特,他是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未來10年,他或許能給我們帶來更大的驚喜。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