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佛地魔之外,還有一個人在哈利身上「刻下痛苦的印記」,你知道是誰嗎?—《哈利波特》—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比起佛地魔,我更討厭這個人!!

#哈利波特 #這個印記很痛 #比佛地魔還殘暴

*正文開始

作者:喵小斯的文化club
整理:冒牌生

說到留下印記,除了佛地魔在哈利頭上留下的閃電印記是眾所皆知之外,桃樂絲·恩不里居也曾在哈利身上留下痛苦的印記。

如果說桃樂絲·恩不里居是《哈利波特》裡最讓人討厭的老師,沒有之一,應該不會有人想要反駁吧?

當然,可能有些朋友會說「石內卜不討厭嗎?那麼多學生不喜歡他」。

的確,石內卜是個很複雜的人物,有些人即便知道他最後翻轉成為好人,還是無法真正喜歡他,但我相信多數人在最後一刻,都還是喜歡上石內卜外冷內熱的心腸。

還有人可能會說,「奎若教授不討厭嗎?他幫著佛地魔進入學校偷魔法石。」

嗯對,他不是個好人。不過小說裡對他的描述太少,對這個人物形象的塑造也沒有那麼豐滿,我們對他沒有太多的印象,當然也不會產生強烈的恨意。

如果還有人要繼續比較,可能還會說「小巴堤·柯羅奇不討厭嗎?他假扮瘋眼穆迪,是佛地魔最狂熱的隨從之一。」

那我也得說,小巴堤·柯羅奇在冒充瘋眼的時候,的確教了學生們一些「黑魔法防禦」的相關知識,比如三大不可饒恕咒之類的。

但是,歸根結底,他並不是霍格華茲裡真正的老師,所以也不在我們的評判標準內。

所以,思來想去,霍格華茲那麼多的老師裡,最讓人討厭的,「惡人」形象也被塑造得最完整的,非桃樂絲·恩不里居莫屬。

不是「食死人」,勝似「食死人」的桃樂絲·恩不里居

那麼,我們現在就來說說,恩不里居到底是個怎樣的人,為什麼那麼多人討厭她?

提到恩不里居,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她每天都穿著那身粉紅色的小毛衣,頭上戴著黑絲絨的蝴蝶結,說話時故意捏著嗓子,發出小姑娘聲音的形象。

哈利形容這個場景是「一只大蒼蠅,愚蠢地落到了另外一隻更大的癩蛤蟆身上」。

而這個是身都穿著粉紅色毛衣,滿辦公室都是小貓咪的裝飾畫的女人,實際上心如蛇蠍。

除了大魔頭外,她是唯一給哈利留下印記的人。

魔法部為了干預霍格華茲的教學,打壓那些了解佛地魔已經回來的人,就派了恩不里居以作為「黑魔法防禦」教師的身份來到學校。

她在第一節課上就宣布「黑魔法防禦」從此只有理論課程,不再需要實際操練。

哈利的憤怒沒能幫助他多少,而是得到了整個每天晚上都要去恩不里居辦公室關禁閉的懲罰。

而生性殘忍的恩不里居,讓哈利用特製的羽毛筆在紙上寫下無數遍「我不可以說謊」。

寫字用的不是墨水,而是哈利的鮮血。

哈利每用筆寫一遍,這些字也就等同於用刻刀在他的手背上刻了一遍,直到這行字在他的手背上留下永久的印記。

她給哈利的茶水裡下「吐真劑」,為了讓他說出鄧不利多和小天狼星的動向。

要不是石內卜給了假的藥水,按她給的劑量來算,哈利很可能喪命。

恩不里居很快被魔法部任命為「高級調查官」,這不但讓魔法部對學校的控制加劇,也滿足了恩不里居本人各種「變態」的行徑。

比如,她下令取消各種學生組織,社團;在馬份挑釁在先的前提下,讓哈利和衛斯理雙胞胎終身禁賽;解僱占卜學教授西碧·崔老妮;甚至在鄧不利多被迫離開學校後,堂而皇之的登上了校長的寶座。

她還同意飛七用早就廢除的,老式的體罰政策,準備用鞭刑對付衛斯理雙胞胎。

還好這兩人也不是吃素的,他們乾脆在考試時大鬧一場,放下一堆煙火捉弄恩不里居後就騎著掃帚直接飛走了。然而也被退學了。

她對「非人類社群」和「半人生物」有很大的偏見。

她曾經起草擬過「反狼人法案」,這讓路平很難在巫師世界中找到工作。

她還到處奔走遊說,說要把「人魚」驅攏在一起,掛上牌子。

為了把有巨人血統的海格趕出學校,她派人半夜偷襲他的小屋,不惜用咒語打傷維護海格的麥教授。

為了得到鄧不利多的相關信息,她逼著哈利和妙麗帶她進入禁林找「秘密武器」。在遇到人馬之後,她出言不遜,說它們是「接近人類智力的雜種」,「骯髒的牲畜」,還試圖用束縛咒捆綁它們。

這些邪惡的行為可以說是不勝枚舉,我們不得不用哈利的一句話總結,那就是她邪惡的程度,完全可以去當「食死人」。

只會「昏昏倒地」和「速速禁錮」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

除了內心邪惡外,恩不里居本人的魔法技能也並不是那麼優秀。

在哈利和夥伴們組織的「鄧不利多軍團」小活動中,妙麗用了一個巧妙的咒語,讓人不能洩密。

當哈利等人被抓住後,恩不里居拉出了「告密生」瑪麗埃塔,讓她交代這個「秘密組織」始末。

可瑪麗埃塔的臉上由於妙麗的小咒語,長出了密密麻麻的紫色膿皰,這讓她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無法繼續當著眾人的面說出實情。

當康尼留斯·夫子要求恩不里居解決一下這些膿皰時,恩不里居表示無能為力,要知道,這只是一個五年級學生使出的小咒語,她也無法破解。

在鄧不利多離開學校之後,恩不里居接任校長位置,衛斯理雙胞胎用了自製的「魔法煙花」,讓金花四濺的「火」和轟鳴著的車輪型煙火在禮堂上空肆意揮灑。

恩不里居的本事,也就是對著它們念幾句「昏昏倒地」,而「不幸」的是這個咒語讓煙花爆炸得更兇了。

衛斯理兄弟製造出來的「便攜式魔法沼澤」,她也無法清除,只能讓飛七用平底船載著學生跨過去上課。

在她被人馬拖走後,弗立維教授大概用了3 秒就把沼澤去除了。

她對「吐真劑」的真假以及如何使用也是一無所知。

另外,如前文所述,她雖然討厭「半人類生物」,但她卻對付不了人馬。

面對它們,她只使用了束縛咒,昏迷咒這種簡單的咒語,最後還是被拖進了樹林。

其實,恩不里居對那些不完全是人類的生物的厭惡,揭示了她對未知的世界以及野生環境的恐懼。

她是一個控制欲極強的人,在她的觀點裡,所有挑戰她權威和世界觀的人都必須受到懲罰。她也享受征服和羞辱他人的樂趣,除非他們宣布效忠於她,這點她和貝拉·雷斯壯倒是挺像的。

也許你要說恩不里居能使用「護法咒」,這難道不說明她法力高強嗎?

其實這只能說明她足夠邪惡。

即使她的行為是錯誤的,只要充分相信自己的「正確性」,她就有能力「製造」出足夠的「幸福感」來變出「護法」。恩不里居就是靠著她邪惡目的完成的滿足感,幫她喚出了「護法」的。

恩不里居鮮為人知的經歷

如果你要問恩不里居一直這麼邪惡嗎?她是不是有什麼童年陰影,或者遭受過什麼家庭暴力才變成這樣的?

那我們可以一起看看JK羅琳對恩不里居過去經歷的一些補充。

恩不里居是家中的長女,她的下面還有一個年幼的弟弟。她的父親是巫師,母親是「麻瓜」,而他們的婚姻也並不幸福。

恩不里居從小就鄙視家裡的所有人。

她恨自己的父親缺乏雄心壯志,因為他多年來從事魔法部的維修工作,從未晉升過。

她厭煩自己的母親愛逃避,不愛整潔,又是「麻瓜」血統。

而她和自己的父親同時嫌棄她的母親,覺得是她的原因導致弟弟不會魔法。

所以在恩不里居 15 歲的時候,她的父母就離婚了,母親帶著弟弟走了,父親帶著她留在魔法世界。

她再也沒見過他們,從此只說自己是「純血統」出生。

從霍格沃茨畢業之後,恩不里居在魔法部找到了工作——在「濫用魔法」辦公室做實習生。

17 歲的時候,她已經長成了一個有自己態度,有偏見的和殘酷成性的人。

她做事認真,而且對上級態度諂媚,同時秘密地無情竊取他人勞動果實,這些都讓她很快得到晉升。

30 歲之前,她已經變成辦公室主任,並且從這裡走到其它更高級的職位,甚至是魔法部的管理層對於她也只是幾步之遙。

這時,她已說服自己的父親提早退休,並且通過給予少量的財務補貼,確保他安靜地退出人們的視野。

每當有不喜歡她的人問她「你跟那個經常在這拖地的『恩不里居』(他父親)有關係嗎?」的時候,她就會展露出自己最甜美的笑容否認這一切,並聲稱她已故的父親曾是威森加摩(最高巫師法庭)的成員。

在感情上,儘管恩不里居一直盡力爭取上級對自己的喜愛,但她從沒成功踏入婚姻。

她其實不關心到底是哪個上級,只是本能地覺得只有丈夫位高權重,自己的安全和地位才能得到保證。

而這些上級即使欣賞她在工作上的努力和上進,但他們一旦了解她後就會發現自己很難喜歡上她。

因為只要幾杯雪莉甜酒下肚,恩不里居就能吐露出許多不道德的觀點,即使是那些「反麻瓜」的人也會被她的觀點鎮住(通常是關於非魔法社會待遇的觀點)。

隨著恩不里居年齡的增加和地位的提高,她對於小女生的飾物的喜好變得越來越明顯。

她的辦公室被無數「荷葉邊」以及其它俗麗的飾物所包圍,而且她喜歡一切帶有貓咪圖案的東西(即使她發現這些裝飾物會讓屋子看著很亂,用起來也不方便)。

魔法部長康尼留斯·夫子在位的時候,他越來越焦慮,也愈加偏執,總覺得鄧不利多對他的位子虎視眈眈。

這時,恩不里居通過煽動夫子的虛榮和恐懼心理,把自己表現成他僅有的可以信任的人,設法進入了權利的中心。

所以他才有機會被任命為霍格華茲的「高級調查官」,這讓她的殘忍和偏見在她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巨大的發揮空間。

之後政權更迭,夫子被迫辭職,接替他的盧夫·昆爵也沒能把部長的位子坐長久。

盧夫·昆爵死後,皮爾斯•辛尼克斯坐上了傀儡部長的寶座,這讓佛地魔得以把勢力滲透到魔法部的裡裡外外。

這時,恩不里居終於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跟「食死人」有很多共同點,所以回到魔法部後,她不但保留了以前的職位,還被賦予了額外的權利——成為了「麻瓜出身登記委員會」的負責人。

「麻瓜出身登記委員會」實際上是個不正規的法庭,那些「麻瓜」出身的巫師要在這裡接受審判。

如果他們無法證明自己有確鑿的巫師血統,那麼法庭就會判他們「偷了魔杖」,「偷了魔法」,最後被判監禁。這導致了一些麻瓜出身的巫師在阿茲卡班喪生。

還好在她對無辜的瑪麗•卡爾莫特進行審判時,哈利偽裝成魔法部的一名職員擊昏了她,並奪走了戴著的「分靈體」。

隨著佛地魔的倒台,恩不里居因熱心與黑魔頭的合作而受到了審判,並被判定有折磨,監禁他人,以及致數人死亡的罪名。

羅琳說恩不里居的靈感來源,是好幾個身邊人的形象的匯總以及誇大。

也就是說,並沒有真正的「恩不里居」本人,這只是一個藝術形象而已。

實際上,她根本不配被稱作「老師」,簡直是玷污了老師們的形象。

她渴望權利,喜歡控制他人,並變態地懲罰她不喜歡的人,對他們施加痛苦。而這一切居然都堂而皇之的,在「法律和秩序」的名義下進行。

這種陰暗的手段,更甚於佛地魔那樣的,不加掩飾地擁護邪惡,更加讓人不能忍受。

所以說恩不里居是整部小說中,比佛地魔還要討人厭的角色,確實是相當有道理的。

隨著很多經典系列片的重啟,例如《侏羅紀公園》,之前也聽說《惡靈古堡》重啟已經殺青,預計將來不久就會上映,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將被重啟的消息也一直不斷傳來。

《哈利波特》即將重啟?丹尼爾坦言,如果讓他演「這 2 個角色」就參與演出!

就目前所知,雖然HBO確實有這方面的打算,但目前還沒有正式說明,只能繼續等官方的消息了。

不過,記者們已經按捺不住了,紛紛向當年《哈利·波特》的演員們求證,以及詢問他們是否還會考慮參與重啟後的《哈利·波特》。

一開始,包括飾演主角哈利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飾演榮恩的「魯伯特·葛林特」、飾演金妮的「邦妮·萊特」在內的演員們都明確表示了,自己不會繼續參演。

但後來,大家卻開始有了鬆口的跡象。

例如,一直堅稱不會再演榮恩的魯伯特,前不久就告訴記者,如果丹尼爾和艾瑪等人都回歸的話,那麼,他也會繼續出演榮恩。

或許魯伯特覺得其他小伙伴們不太可能會回歸吧。

但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在參加一檔Game Night的播客節目為他的新作《奇蹟締造者》第三季做宣傳時,就被問到了《哈利·波特》重啟的事情。而且在節目上他還透露,如果讓他演另外兩個角色的話,他就可能會回歸。

丹尼爾表示:「如果讓我演小天狼星或是路平的話,我可能會參與。」

「我一直都很喜歡這兩個角色。他們非常棒。而且我在之前的拍攝中就很喜歡和他們一起的戲份,那是我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其實,早在當年拍攝《哈利·波特》時,丹尼爾就已經表達出對這兩個角色的格外喜愛。

例如在拍攝哈利教DA軍黑魔法防禦術時,丹尼爾就提出在服裝上想要模仿第三部中路平教授的服裝,以此來向哈利最喜歡的黑魔法防禦課教授致敬。

在小天狼星跌入帷幔的那場戲中,哈利哭得聲嘶力竭,由於丹尼爾太過入戲,後期對這段哭戲採用了靜音的處理。

而丹尼爾之所以如此入戲,一方面是對小天狼星的不捨,另一方面,因為蓋瑞·歐德曼是他的偶像,拍完這場戲後,他可能沒有機會再看到偶像。兩種感情交織在一起,讓那場哭戲格外地令人動容。

個人認為,從外形上來看,丹尼爾可能更適合演路平。

設想一下,如果讓丹尼爾演的路平教新一代的哈利使用守護神咒,似乎也是一種傳承的象徵。

其實,當年飾演子世代巫師的演員們都已經三十而立,完全可以在重啟版的《哈利·波特》中扮演父世代的巫師。

跩哥的扮演者湯姆·費爾頓就曾半開玩笑地說,他現在可以演魯休斯·馬份了。

如果《哈利·波特》演員們能夠以這樣一種方式在重啟版中重聚的話,也算是給無數哈迷們一份最美好的禮物了。

無論之後是否重啟,我們都希望新版本選角時,能夠再次還原我們心目中的小哈利。

在我們心目中最經典的版本中,當初的選角大家也是經歷千辛萬苦,才終於得到《哈利波特》中的其中一角,尤其是妙麗的選角過程,竟然經歷了8次面試。

艾瑪·華森在9歲的時候,遇到了一件改變她一生的事情,那就是被選中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飾演女主角妙麗·格蘭傑。

從那以後,接下來的10年時間,艾瑪隨劇組飛往世界各地,完成了8部電影的拍攝。

而她也因為妙麗·格蘭傑這個角色,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小明星。

但是,當初她是如何被選中成為妙麗的呢?其實至少經歷了8個面試,艾瑪·華森又是如何通過層層難關呢,今天就來聊聊。

雖然《哈利·波特》劇組當初在選角時,設下了種種條件,例如JK羅琳要求演員必須全是英國人,但仍有數千人參加了妙麗的面試,競爭可謂是相當激烈啊。

艾瑪曾在接受時尚雜誌《V》採訪時,回憶起當年的面試過程。

「當時沒有公開面試。他們跑遍了英格蘭的學校尋找演員。不僅僅是那些專業的戲劇學校。他們到了我的學校,請老師們推薦二十位9到12歲的學生。然後他們在學校體院館裡給我拍了張照片。三個星期後,我就接到了電話。」

接到電話之後,就是一輪又一輪的面試。艾瑪總共經歷了8輪面試,才最終勝出,而這一過程是相當辛苦的。

但那時才9歲的艾瑪堅持了下來,因為她覺得自己與妙麗之間好像有某種聯繫,她堅信,這個角色是屬於自己的。

當然,在漫長的面試過程中,艾瑪也曾產生過動搖,因為在參與面試的女孩中,有一位是有過表演經驗的童星。

「我不會說出那個人的名字,但面試的女孩中確實有一個人之前已經拍過一部電影。我記得,那時我看向她時,心裡在想『她之前拍過電影,她知道該怎麼演。我沒戲了。』」

「更糟糕的是,有一次我進到工作室裡,看到她正和另一個也來面試哈利的男孩子玩紙牌。我心裡有個聲音在喊,『哦,我的天,他們都已經成為朋友了。我肯定演不成妙麗了』。那時,我真的很沮喪。」

儘管艾瑪曾一度很懷疑自己是否能成功,但她仍一直渴望著這個角色能屬於她。

最後,她的願望實現了。

實現願望的背後,還有一個很可愛的故事。

「某個星期日,我爸爸做了烤雞。他遞給我一塊叉骨(PS:吃雞時兩人將雞頸與胸之間的V形骨拉開,得大塊骨者可許願),我許了個願,希望能得到這個角色。後來,這塊叉骨就一直保存在我的首飾盒裡。」

艾瑪·華森能被選中出演妙麗,雖然有一定幸運的成分,但我們也不要忘了她為得到這個角色所付出的努力。

我們常說艾瑪就是妙麗。

確實,不論是在前期的面試,還是後來的表演,艾瑪都用她在表演上的天分以及勤奮,完美的詮釋了書中的妙麗·格蘭傑。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APPLE:https://apple.co/31BIh7K

✓Spotify:https://spoti.fi/2XRYzbK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