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鄧不利多真的死了嗎?為什麼復活石可以「復活」哈利,卻不用來復活鄧布不利多?-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在哈利波特裡什麼樣才是真正的死亡呢🤔

#哈利波特 #鄧不利多 #復活石為什麼只給哈利用

*正文開始

來源:喵小斯的文化club
整理:冒牌生

在《哈利波特》中,最神秘的魔法物品,要屬傳說中的死亡聖器——老魔杖、隱身衣、復活石。

在小說的最後,為了毀掉藏於體內的佛地魔靈魂碎片,哈利必須要被佛地魔殺死。

但正因為有了復活石,他在鬼門關溜達了一圈(在國王十字車站遇到了死去的鄧不利多),又活了過來,並最後殺死了佛地魔。

那麼,既然復活石可以「復活」哈利,為何當初就不能「復活」鄧不利多呢?

畢竟,復活石一直在鄧校的手中,直到死後才以遺物的方式留給了哈利。

1、死神的主人

根據《詩翁彼豆故事集》的說法,只有集齊三件死亡聖器才能成為死神的主人,真正逃過死亡。

而哈利在「復活」時,恰恰就集齊了三件死亡聖器。

隱身衣一直都是波特家的東西

鄧不利多將復活石留給了哈利

但我們回頭看鄧不利多,雖然他也曾前後得到過死亡三聖器,但隱身衣從來都不是屬於他的,他只是從詹姆·波特那裡借來的,也就是說,他不是隱身衣的主人,即便它很長時間都在老鄧的手中。

沒有集齊三件死亡聖器,鄧不利多是注定無法成為死神的主人,也不能「復活」的。

2、哈利並沒有真的死亡

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佛地魔並沒有殺死哈利·波特,他殺死的只是哈利體內的自己那部分靈魂碎片。

從哈利「死後」與鄧不利多在國王十字車站的那段對話,就能看得出。

「但是你已經死了。」哈利說。

「哦,是的。」鄧不利多實事求是地說。

「那麼……我也死了?」

「啊。”鄧不利多安靜地微笑著說,”這倒是個問題,不是嗎?」

「基本上說,我親愛的孩子,我認為沒有。」

「沒有?」哈利重復道。

「沒有。」鄧不利多說。

…………

「我讓他殺了我,」哈利說,「不是嗎?」

「是的,」鄧不利多點了點頭,「繼續說。」

「所以說,那部分在我的體內的靈魂……」

鄧不利多更加狂熱地點了點頭,臉上綻開了燦爛的笑容。

「那它被毀掉了嗎?」

「哦,是的!」鄧不利多說,「他親手毀掉了它,而現在你的靈魂是完整的,完全是你自己的,哈利。」

所謂的「死亡聖器」,不過是三件有著較長歷史的魔法物品,它們既與死神沒關係,也沒有能讓人起死回生的神奇能力。

《詩翁彼豆故事集》中的佩弗利爾三兄弟是真實存在的,但與死神的那段故事不過是詩翁彼豆編寫的童話故事。

而「死亡聖器」中的復活石,雖然名字中含有「復活」二字,但它並不能使死者真正復活。

它的神奇之處在於,可以召喚出早逝的愛人的靈魂。就像哈利「赴死」之前,見到了父母、小天狼星布萊克、盧平教授等人的靈魂。

3、鄧不利多必須死

即便真的有「復活」一說,鄧不利多也不會這樣做。

曾有粉絲疑惑過,為什麼鄧不利多不出手收拾佛地魔?那是因為鄧不利多從一開始就知道,只有哈利才能殺死佛地魔。

所以他佈局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製造一個機會,讓哈利殺死佛地魔。

而只要鄧不利多還活著,佛地魔永遠不會貿然跳出來。

可等鄧校一死,佛地魔就立刻率領著他的食死徒大軍進攻霍格華茲。

一切都是在鄧不利多的謀劃中,甚至包括他自己的死亡。

或許,即便真的能「復活」,鄧不利多也不想再回來了吧。

他這一生確實過得很辛苦,失去親情和愛情,苦苦支撐,只為守護著霍格華茲和魔法世界。

當他培養出哈利這個接班人後,他終於可以安心地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了。

 

鄧不利多就是死神?

粉絲們為何會認為「鄧不利多是死神」呢?

這就要從哈利波特最後一集《死神的聖物》裡說起,粉絲認為最後一集當中,提到的《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裡的「三兄弟故事」,其實分別代表著哈利波特裡的三位人物。

「三兄弟故事」的劇情描述,有三位巫師兄弟遇到一條危險的河流,他們用魔杖創造出一座橋,但在此時死神卻現身了,死神假裝要給他們獎勵,並詢問他們想要什麼獎品。

因此大哥要求拿到一支世界上威力最強的魔杖,二哥要求擁有召回死去愛人的能力,於是他拿到了一顆復活之神,而三弟則是要求避免死神跟蹤他的禮物,所以他獲得了隱形斗篷。

在「三兄弟故事」的結局裡,大哥被另一位巫師殺死,二哥復活心愛女子後自殺,三弟則是躲過死神好長一段時間,最後將隱形斗篷傳給了兒子,然後自願走向死神。

從這段「三兄弟故事」中,粉絲們推測大哥為佛地魔,因為他是一位愛好權力的人;二哥則是石內卜,因為他曾經深愛過莉莉波特,而且他們都和故事裡的大哥和二哥一樣,最終走進了死神的懷裡。

至於,三弟則是哈利波特,因為他同樣擁有隱形斗篷,且不想活在死亡的恐懼下,只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並且會在死亡到來時欣然接受。

但在這個故事當中,最厲害的角色在於死神,而粉絲也推測死神就是「鄧不利多校長」的化身。因為鄧不利多校長在第一集當中,就將隱形斗篷交給了哈利波特,並告訴他:「你的父親在過世時留下它,現在是該回到你身邊了,好好使用它吧!」

此外,在《死神的聖物》裡,哈利波特走到了王十字車站裡,以「老朋友」的身分向鄧不利多打招呼,這或許就代表著他在和死神致意。

如今JK 羅琳也間接證實這個理論是對的,一位粉絲在推特詢問:「妳最喜歡哪個粉絲理論?」沒想到她卻這樣回,「鄧不利多是死神,這是個浪漫的理論,而且非常貼切!」。

粉絲們都是專業影迷,從各種蛛絲馬跡以及異想天開的想法來分析劇情,甚至還勾出作者J.K羅琳出來回應,不得不說真是太厲害了。

鄧不利多是怎樣煉成的?

鄧不利多這個人,對魔法本身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也對魔法界的政治格局產生了深遠影響,其智慧幽默有如阿爾伯特·愛因斯坦,其深沉老辣有如溫斯特·丘吉爾。

這樣的人物的成長歷程,不是用三言兩語能夠說清楚的。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有兩件事情直接造就了後來的鄧不利多:

一是其妹妹亞蕊安娜的死,

二是與葛林戴華德的決鬥。

為了仔細剖析他整個心路歷程,我們不妨先來回顧一下他的身世背景。

鄧不利多於1881年出生於一個混血家庭,其父珀西瓦爾是巫師,其母肯德拉是麻瓜。

他有一弟一妹,弟弟就是對山羊濫施魔法的阿伯福斯,妹妹亞蕊安娜小時候曾受三個麻瓜男孩折磨,從此精神失常。

這裡吐一下槽,不知道羅琳是不是篤信「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全書裡厲害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身世悲慘、家庭不幸。

從鄧不利多到佛地魔、石內卜到哈利波特,不是家庭暴力就是親人慘死,沒一個是順遂長大的。

另外,這幾個人還有一個大家應該都注意到了的共同點,即他們全部都是混血。

鄧不利多於1892年進入霍格華茲,被分配到葛來分多學院。

鄧不利多在年輕的時候就顯露出了過人的才氣,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過人的法術才能為他贏得了獎項,在NEWT考試中一度讓主考官瞠目結舌。

在學期期間,他就在頂級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獲得了國際煉金術大會金獎,並成為了威森加摩的英國青年代表。

無論是在學術還是政治上,少年鄧不利多都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這樣的一個人物放在今天,那簡直就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

畢業後,他前往高錐克山谷,在那裡,他遇到了讓他愛恨交織、對他一生產生不可磨滅的影響的人——蓋勒·葛林戴華德。

青年時期的鄧不利多與其他富有才華的年輕人一樣,有著自傲、熱血、稚嫩的一面。

他與葛林戴華德的見面如同兩顆璀璨的巨星相互碰撞,點燃了兩人的雄心壯志,也在鄧不利多心中擦出了愛的火花。

那時候的鄧不利多也滿腦子千秋大業,成天和葛林戴華德琢磨怎麼一統麻瓜世界,沉浸在青年人狂熱的幻想中。

從青年時代的阿不思身上,我們已經能看出其日後行事的一貫風格:目光深遠,凡事都要站在戰略高度考慮,為了取得全局最優解,犧牲一些個體是完全合理且必須的。

應該說,作為一個政治家,這是他所必需具備的基本素質。

假如沒有發生那次事故,假如歷史按照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當年的意願發展,憑藉此二人的實力,世界恐怕早已被蕩平,麻瓜陷入被巫師統治的境地。

鄧不利多只怕是會成為巫王葛林戴華德忠心的副手,就像當年莫高斯座下的索隆。

可惜命運總是愛捉弄聰明人。

鄧不利多妹妹的死、與弟弟阿伯福斯反目成仇對鄧不利多造成了巨大打擊,葛林戴華德也絕塵而去。

鄧不利多從天堂墜入了地獄,一蹶不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沒有什麼大的作為。

值得注意的是,口口聲聲宣稱死個個把人無所謂的鄧不利多,在面對自己妹妹的死亡時依然崩潰,這證明了幾點:

第一,鄧不利多那個時候太嫩,還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

第二,鄧不利多並沒有為了攫取權力陷入喪心病狂的境地,在內心深處還是保留了一些東西的;

第三,政治家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虛偽的。

亞蕊安娜的死是鄧不利多生命的轉折點。

自這一刻起,他遠離了年少時的夢想,遠離了與葛林戴華德一統世界的命運。

他對自己的實力重新進行了評估,也重新規劃了自己的政治綱領。

可以說,這個事件使他沉澱了下來,使他本人對一味的爭權奪利失去了慾望,轉而尋求一些更為深層次的東西。

毫無疑問,鄧不利多在本質上是一個好人,善良的人。

最好的證明是他並沒有真正追隨葛林戴華德的腳步,加入黑巫師大軍。

葛林戴華德的所作所為越來越極端、邪惡,越來越被鄧不利多排斥。

信念上的分歧最終成為了不可逾越的鴻溝,鄧不利多決心阻止這一切。

可以想見,鄧不利多當時的內心有多麼糾結,一面是拯救世人於水火的偉大抱負,以及自己的良知,一面是曾經與心愛的人共同憧憬的理想,無論是哪個都是他難以割捨、拋棄的。

可以想見,格林德沃無論束手就擒,還是抵擋他的入侵,對他來說,都是挑釁。

可以想見,當鄧不利多結束與葛林戴華德史詩般的一戰,親手將葛林戴華德永遠囚禁在暗無天日的牢籠中時,其悲傷、徬徨與痛苦,豈是常人所能忍受!

可是他明白他必須這麼做,他明白無論他多麼痛苦,有些事情是必須要拋棄的。

為了這個世界,也為了他自己,他必須親手了斷這一切。

當鄧不利多關上紐門伽德沉重的大門,抬頭望向天邊烏雲中漸漸透出的明媚陽光時,經歷了人生最大苦難的他已然脫胎換骨,真正成為了我們日後看到的鄧校長。

鄧不利多一生可說是都奉獻給了自己的政治理想。

為了理想,他失去了家人,失去了愛人,歷經苦難的他卻從未失去心中的一點信念,「For the Greater Good」。

至高的權利,對他來說不過是唾手可得,但他卻並不戀棧,卻花費畢生精力將哈利和獅派送上權力巔峰,為歷史譜寫了藍圖。

鄧不利多是一個真正純粹的人,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是一個為了理想奮鬥終生的人。

發明魔法石,發現龍血的十二種用途,擊敗黑巫師葛林戴華德,幫助哈利擊敗佛地魔,他整個偉大壯烈的一生,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了一張小小的巧克力蛙卡片,永遠銘記在所有人的心中。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