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點秋香》為何最後「秋香也是一個賭鬼」,周星馳到底想表達什麼?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天阿,過了29年我才看懂電影背後想表達的意義,周星馳真的是神欸!

*正文開始

來源:小Q侃電影
整理:冒牌生

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真的太有意思了~結尾處展現秋香賭徒樣貌的情節,實在是畫龍點睛,是全篇的神來之筆。

這個情節並不是孤立的,它是前文種種小衝突聚合起來的大高潮。其反差在於,唐伯虎歷經輾轉追求的理想目標,身上竟然有著他最討厭的賭徒習性。

就像憑藉自己的選擇,他壓根沒有辦法在眾多新娘中選出秋香一樣,他也找不到稱心如意的知己。

在那場受到百般阻撓的選擇(盲猜)中,他以為自己選到的是美麗動人、溫婉文靜的秋香,實際上卻是令人三觀碎盡、恨不能舉刀剖腹的石榴姊(電影中唐伯虎問石榴要刀,說要自盡);他以為蓋頭下女孩的舉動,是對他「我笑他人看不穿」的靈魂回應,結果其實只是人家忍不住了想尿尿而已。

一直美麗端莊的秋香,在結尾處表現出划拳、打牌的賭徒樣貌,可以說是對此反差的絕妙回應。

在唐伯虎感慨「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實在是太刺激了」的時候,生活設置的騙局正在一旁偷偷發笑:他以為他要攀上的是起的高峰,實際等著他的是落的谷底。

而全篇,幾乎一直都在展現這樣的矛盾:「我以為『她/他』是這樣的,實際『她/他』卻是那樣的。」

電影剛開始沒多久,在橋頭上,江南四才子看到一個憂愁婉約的背影,以為是絕代佳人,正臉一看,卻是個面目猙獰還持刀搶劫的大變態。

世人以為唐伯虎是坐享齊人之福的人生贏家,但所謂的「嬌妻」們卻將他的畫當桌布,將他的詩集拿來墊麻將桌腳。家裡烏煙瘴氣,甚至找不到一張可以安坐的凳子。

你一點都不快樂,她們卻理所當然地認為你應該非常快樂,於是逼著你作出快樂的笑容,最後還要嫌你笑的不夠快樂。

他的形象如此名不副實,自我形象也常常陷入撲朔迷離之中。

一開始,唐伯虎喬裝成「華安」,祝枝山誤打誤撞成了「唐伯虎」。

華府眾人面對的問題是:唐伯虎是誰?誰是唐伯虎?

當唐伯虎扮成華安進入華府,秋香憑藉什麼確認他就是自己所欣賞的唐伯虎?當祝枝山說他是唐伯虎,別人又如何確定他不是唐伯虎?

而在電影最後,這一戲劇性場面給出的問題則是:誰是秋香?或者說,秋香是誰?

繞來繞去,電影圍繞的似乎是——我是誰?

一個人要通過什麼來確定我是「我」?她是誰?一個人又要靠什麼,才能識清一個人的本來的面目?

在這些時時給人驚喜(驚嚇)的場面中,奪命書生的「面目全非拳」也別有趣味。它和唐伯虎的喬裝,祝枝山的假冒,還有華夫人給姑娘們穿戴的嫁衣、蓋頭、面具一樣,是阻礙觀眾的迷霧,是遮擋星月的烏雲,是張冠李戴,是似是而非。

婚禮上,點秋香的場面則將這種似是而非感推上了高潮:「你要找的人,和千千萬萬人站在一起,蓋頭和嫁衣毫無分別,甚至蓋頭之下還戴著掩飾本來面目的面具,在這種情況下,你如何找到你要找的那一個人?」

事實證明,唐伯虎縱有十八般武藝,在此情境下也點不中自己所認定的人生知己——蓋頭之下的不是秋香,而是石榴。縱然這只是一個遊戲,真正的秋香頭戴鳳冠,身著霞帔,在華夫人的安排下不與眾同,無需在人海中細細分辨,就出現在了面前,和唐伯虎拜了天地,所謂「幾經波折,有情人終成眷屬」。

然而,當秋香脫口而出要和唐伯虎打麻將、投骰子的時候,這時的秋香還是秋香嗎?

唐伯虎的崩潰告訴我們,他最終並沒有找到理想的「秋香」,他找到的,只是「第九個夫人」罷了。

唐伯虎需要別人透過他風流不羈的外表,看到他「真情真義、用情專一」的內核,秋香做到了。

唐伯虎在秋香美麗的外表之下,發現了她充滿愛心的善良品格,可這卻遠非所有的真相。

秋香是有了,可是理想的秋香卻沒有。

別處或許有,或許也沒有。似是而非又世事可畏,有情有義又有米無炊。墨子悲絲,楊朱泣岐,難怪台詞會說:「我是一個塵世中,迷途的小書僮~」

說到周星馳的經典電影,真的是多到數不清,但接下來我想跟大家聊聊的是《大話西遊》。

有人問我,星爺的經典電影《大話西遊》裡,到底是愛紫霞還是白晶晶?

我覺得一開始是白晶晶,後來是紫霞,但當然最愛的是自己。

大話西遊,星爺的經典電影,從小到大看了很多遍,從前看時,只覺得這是一部搞笑的愛情劇,「一萬年的愛」很美,最後一幕,紫霞和夕陽武士站在城牆上相擁的剪影很美。

時隔多年再看,卻不禁在那剪影的定格畫面上淚眼模糊,如今,經歷了許多事,我再也不覺得這是一部喜劇,這明明是一個愛而不能的悲劇。

愛而不能說,借他人之口何其悲哀

電影的最後,孫悟空望著城牆上對峙的夕陽武士和紫霞,紫霞仍舊是紫霞,對愛情執著,勇而不悔,夕陽武士就彷如從前的至尊寶,愛而不敢承認。

至尊寶在成為孫悟空前,曾說,「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好好珍惜,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要對那女孩說三個字,‘我愛你’。」

至尊寶和紫霞再也沒有重頭再來的機會,可夕陽武士卻擁有不錯過一份真摯愛情的選擇,因此,孫悟空選擇了幫他,也是幫曾經的至尊寶圓一份錯過。

他借夕陽武士之口說出了那句心聲,「我這輩子都不會走,我愛你。」

夕陽武士最終和紫霞有情人終成眷屬,可至尊寶卻永遠錯過了紫霞,那句遲到的「我愛你」即使借他人之口說出,卻依舊彌補不了時空的錯位,那個心念著「我的意中人有一天會踏著七色雲彩來娶我」的紫霞再也聽不到了。

我們常常會抱著一種心態,「沒關係,即使我不說,他/她總有一天會明白我的心。」在愛里,一個不說,一個不知道,大家都在等著「總有一天」,可生活不是偶像劇,哪有那麼多正正好的時機。

《清平樂》里讓大家等到心累的帝後之戀便是如此,江疏影飾演的曹皇后把對趙禎的愛埋在心裡,他們倆一個不說,一個不問,白白做了許多年的相敬如賓的夫妻,看得粉絲們是恨不得衝進劇里當著他倆的面挑明這份愛。

愛而不能說,有時雖是有著客觀上的界限,讓我們不能說出來,但更多的時候,是我們自己給自己設下了這個牢籠,不敢說,不願說,生怕承擔不了說出來的後果,到最後我們連那個借他人之口的孫悟空都不如。

孫悟空好歹最後說出了那份愛,而我們,最終不過是任由愛在心底慢慢消散,直至荒蕪。

愛而不能得,借他人之形何其不幸

紫霞愛的是至尊寶,而白晶晶從頭到尾愛的都是孫悟空。

電影里沒有過多地解釋白晶晶和孫悟空的愛情起源,可以猜測,孫悟空最初是一個放蕩不羈的人,對愛情朝三暮四,他一邊對著白晶晶說會娶她,一邊勾搭自己的大嫂鐵扇公主,另一邊又可以求娶牛魔王的妹妹。

初嘗情事的白晶晶卻是真的愛上了這只多情的猴子,五百年後,當她見到至尊寶時,即使知道他不是孫悟空,她也不知不覺間將他當成了孫悟空去愛。

那份真摯的愛情隔了五百年,如今被她移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我始終不覺得她是愛上了至尊寶,她不過是將他當成了孫悟空的影子,把那份埋在心底的愛盡數拖出,那份愛壓抑得太久,太需要一個發洩的對象。

在懸崖上,她和至尊寶兩人情不自禁,意難自控的場面,那時她身中劇毒命不久矣,又得知自己用性命救下的人居然不是孫悟空,面對那個和孫悟空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對她說,「我會一直陪著你」,她多年的愛終於找到了一個噴薄而出的宣洩口。

白晶晶的愛情不幸卻又是幸運的,不幸的是她終究沒有得到意中人的愛,幸運的是她得到了另一份愛,可愛里並沒有替代品。

愛情不是選擇題,不是說我不愛這個人,但我可以選擇把愛放到另一個人身上,愛情是一個是非題,只有愛和不愛。

於白晶晶而言,她有多愛至尊寶,她就有多愛孫悟空,徹頭徹尾,不過是那一人而已。

愛而不能愛,借轉世圓夢何其嘆哉

二當家和春十三娘的愛情像是一個笑話,可卻是一個真正的悲劇。

如果說孫悟空的不幸是錯過了那個愛的人,白晶晶的不幸是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那麼二當家的不幸是愛上了一個不能愛的人。

他和春十三娘的羈絆起源於移魂大法,因春十三娘施的法術令他死心塌地為她效忠,從此,春十三娘比他自己還重要,但這都只源於術法。

真正讓他從心底里愛上春十三娘的是源於那句關心「你要不要緊?」我相信春十三娘的這句關心是真心的,但也僅僅只是一份對同伴的關心。可在二當家的眼裡卻意義非凡,這句話溫暖了他的心。

而後那個荒唐的催情大法令他們羈絆越來越深,不再只是同伴關係,而是有了共同的孩子,因為這個孩子,春十三娘對他興許是生出了一絲情意,最後臨死前的那句「照顧好我們的孩子」更是對他們關係的肯定。

可他們的緣分卻短暫得連一句情話都不曾說過,二當家甚至都沒來得及在春十三娘生下孩子後,好好抱一抱她,春十三娘也不曾向他展露過一絲溫情的笑顏。

二當家一直在用著自己的方式愛著春十三娘,雖然沒有一點法術卻也在盡力保護她,在她不開心時讓她揍自己出氣,幫助她欺騙白晶晶忍痛說孩子是至尊寶的。

他對愛情的付出不亞於影片中的任何人,如果春十三娘還活著,我相信她會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可他倆終是有緣無分。

為了圓他們未了的愛情,編劇最後給了他們一個轉世續緣的機會,二當家化身成為狀元郎,春十三娘也成為了他的美嬌妻,幸福大團圓的結局,但我卻依然為那個在石門外喊著娘子的二當家感到惋惜。

如果二當家有續集,我想應該是,他獨自帶大著他們唯一的孩子,長大後,他會告訴他,你的娘親是世上最美的女子,她叫春十三娘。

世間有許許多多所謂不能說、不能得、不能愛的愛,是否愛情真的這麼無奈呢?就像最後的那個夕陽武士,口口聲聲說著「相逢恨晚,造物弄人」,可當孫悟空借他的身體將心底的愛傾訴出來時,他的心裡也是如釋重負般。

很多時候我們所謂的不能,只是不願衝破我們自己給自己打造的枷鎖。

即使到頭來依然得不到心中所愛,但至少,那份愛沒有爛在心裡,即使得不到也可以無怨無悔。

愛而不能最讓人悲哀的是缺少那份「能」的勇氣,很多人說再也不敢愛了,我卻很欣賞那些一遍遍在愛里追尋的人,縱使愛而不得,卻始終沒有失去追尋愛的本心。

其實要談《大話西遊》就不得不談到當時的創作背景

1995年2月5日,對於所有香港市民來說只不過是冬日里的普通一天,但對於周星馳來說,2月份略顯冷冽的清晨,卻足以摧毀他所有的驕傲和自信。曾經力捧他成為「港片希望」香港媒體,此時卻紛紛倒戈 批評周星馳江郎才盡。

這天早上星爺和老友偉仔一起吃早點,劉鎮偉卻忽然發現,眼前這位曾經叱吒香江的喜劇之王,此刻卻眼神閃躲坐立不安。在後來回憶這一天時,劉鎮偉曾這樣說道:

當時我內心非常難受,不是因為周星馳說了什麼,而是我看到這個樣子就明白了,周星馳的眼睛里已經沒有了光。

同樣是1995年,43歲的劉鎮偉坐在邵氏辦公大樓里焦慮不安,此時的他正在被方逸華小姐指著鼻子大罵神經病。這位以手腕狠辣著稱的邵氏夫人,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孫悟空怎麼可以有愛情?

同樣劉鎮偉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這樣一部傾盡自己所有想象力的作品,為什麼會遭遇口碑和票房的雙撲街?失敗和不甘讓他感覺到,編劇生涯以來從來沒有過的失意和徬徨。

1994年7月,時值《重慶森林》在香港熱映,坐在車上的星爺面對窗外的風景變幻,忽然有一句台詞閃入腦海:

如果記憶也是一個罐頭的話,我希望這個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它是一萬年…

這段台詞突然給了星爺靈感,於是在自己的新作品《大話西遊》中,他對著拿命尋愛的紫霞仙子淚眼婆娑地喃喃說道:

或許此時沈浸在愛情中的朱茵,無法理解星爺口中的那份後悔莫及,她固執地相信眼前人口中的,擁有一萬年期限的「我愛你」,正是對自己許下的海誓山盟。

但故事的結局,卻正如她在影片中為愛赴死後的台詞一般:猜中了開頭,卻猜不中結局。

1994年12月20日,承載了星爺轉型夢想的《月光寶盒》和《仙履奇緣》,趟過了茫茫大漠中的如刀朔風,滿懷誠意的向我們所有人款款襲來。

為了讓這部新公司的開山之作一炮而紅,星爺在香港舉行了盛大的首映禮。而在之後的幾天時間里,星爺跟劇中演員奔波於各大電影院之間。一時間鎂光閃爍 星光燦爛,而在電影上映的前2天內,香港六十家影院的總票房收入達到了530萬,略低於同期上映的成龍電影《紅番區》。本以為勝券在握的星爺,卻想不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體會到了人生的無常莫測。

《月光寶盒》在經歷了最初的票房火爆後,便開始在電影市場趨於平淡。習慣了星爺無釐頭搞笑的影迷,在看完這部電影後紛紛吐槽:劇情凌亂看不懂 台詞密集不搞笑。最終投資6000多萬的大話西遊,只拿到了5000多萬的票房收益,成立不久的星彩公司隨即宣佈倒閉。

而那些曾經奉他為「喜劇之王」的媒體,此時也紛紛倒戈聲討星爺江郎才盡。面對這滿眼的嘈雜鬧市,冷暖自知的星爺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無助和惶恐,那個曾經看盡人情冷暖卻大喊努力奮鬥的少年,此刻眼睛里沒有了光….

更讓星爺感到失落的是,這一年他與朱茵的愛情路也走到了盡頭。

從《逃學威龍2》中的一吻定情,到《大話西遊》里的酒店捉姦,朱茵始終沒有躲過愛情保質期的魔咒。在與朱茵相戀的這些年里,星爺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電影上,因此他忽視了太多的東西。於是他把現實生活中的那些遺憾,通過台詞和鏡頭呈現給所有世間人,然後對外界的爭議和不解獨自保持著沈默。

而朱茵卻聲淚俱下地痛訴「周星馳太花心」,並坦言周星馳不適合談戀愛,甚至在面對採訪時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到這個名字!」

曾經的男才女貌郎情妾意,卻變成了如今的形同陌路,這樣的境遇就像李宗盛在歌里唱的那樣:

舊愛的誓言,

像極了一個巴掌,

每當你記起一句,

就挨一個耳光,

然後好幾年都聞不得女人香…

亦或是像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中寫的那樣:每一個男子全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

羅慧娟和朱茵就像是紅白玫瑰,卻最終都成了星爺心口上一顆永遠抹不掉的朱砂痣。至於星爺所說的 那個錯過整個人生的人,或許是娟妹、或許是朱茵、或許是莫文蔚、或許是於文鳳,亦或是他們所有人。正如劉鎮偉在採訪時說過的那樣,周星馳誰都愛,但他最愛的還是自己。

於是在2017年《西遊·伏魔篇》里,他借唐僧的嘴這樣說過:有過痛苦,方知眾生痛苦;有過執著,放下執著;有過牽掛,了無牽掛。而後又讓舒淇在《一生所愛》中這樣唱道:

從前直到現在,愛還在,願去等你漂泊,白雲外…

是啊,愛一直在,但星爺卻早已失去了愛一個人的能力。於是他選擇了一個人,用餘生去品嘗這世間所有的遺憾和苦楚。

有一位網友這樣留言道:紫霞喜歡至尊寶,至尊寶喜歡白晶晶,白晶晶喜歡齊天大聖,齊天大聖喜歡紫霞。你以為齊天大聖和至尊寶是一個人,但是他們相差了500年,一切都對,除了時間不對。想要救紫霞就必須打敗牛魔王,想要打敗牛魔王就必須要變成孫悟空,想要變成孫悟空就必須忘掉七情六慾,從此不能再有半點沾染。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想自由地和心愛之人在一起必須要事業有成,想要事業有成就必須要拋棄天真戴上面具,當你變得有能力給心愛之人一切時,卻發現找不回最初的自己,亦失去了愛的能力…

寫到這裡,忽然想起整部《大話西遊》 幾乎沒有髒話。但當牛魔王刺死紫霞,至尊寶掄圓鐵棒砸過去時,喊得卻是我操,而後緊跟著的便是我要你的命!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牛魔王要了至尊寶的命。

此刻多想讓時間重新回到電影開始那一刻,紫霞仙子撐著一支長蒿,穿過已經枯萎的蘆葦蕩,河水一波波的散開,碰到一根根蘆葦後,又再次散向遠方,捲起讓人心動的漣漪。手持紫青寶劍,腕帶紫金鈴鐺的紫霞仙子,在《蘆葦蕩》的輕聲漫語中,從我們所有人單薄的青春里打馬而過。

穿過蘆葦蕩,穿過大漠沙,穿過俗世命運的悲喜和無常,在夕陽西下的城樓上,與至尊寶來一場永不分離的愛戀。

這是紫霞仙子的畢生所願,也是我們每個人的少年無望。

再來說一下電影的幕後配樂。

劇中紫霞仙子出場時這段插曲《蘆葦蕩》,正是出自於西影廠的頂級配樂大腕兒趙季平,雖然這段明媚憂傷的插曲如今已經成為所有人的心頭摯愛,但當年這位曾為張藝謀的《紅高粱》、陳凱歌的《霸王別姬》做過配樂工作的趙老師在完成電影配樂工作後,卻要求不要在影片工作人員報幕中出現自己的名字。

原來當初為了能夠讓配樂更符合電影情景風格,趙老師曾跑到片場去尋找靈感。當他來到現場時,正好趕上春十三娘大戰牛魔王,在掛滿各種血紅內臟器官的現場看完幾場戲後,趙季平感覺完全看不懂,甚至有些荒謬。於是他認定這是一部爛片,但出於敬業精神和職業操守,趙季平只好根據自己的理解完成配樂工作後,要求製片方不要在電影中署名。

正如趙季平對於電影的不看好一樣,那一年的影迷同樣對這部星爺的創新之作感到失望,這讓一向自負的星爺感到絕望。但骨子裡從不服輸的星爺再次找到劉鎮偉,想要拍一部《回魂夜》來翻身,但結果也是事與願違。1600萬的票房成績讓周星馳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而劉鎮偉也在一片叫罵聲中,中斷合同賠付違約金,離開香港這片是非之地 遠赴大洋彼岸的加拿大。

那時候深陷低谷的星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部讓自己虧到傾家蕩產的《大話西遊》,在上映2年後卻在北京電影學院徹底火了…

1996年 大話西遊以VCD的形式在北京電影學院放映,電影的回旋式結構和充滿浪漫氣息的台詞,讓所有的北影學生如痴如醉。他們反復咀嚼影片中的每一句台詞,並在這些台詞中品出了各種深意。

很快,大話西遊文化和大話西遊句式,隨著網路的發展在中國迅速躥紅。以這樣的方式再次走紅,這完全出乎了星爺和劉鎮偉的想象,他們兩個人一起把電影重新看了無數遍,卻始終無法參透內地影迷的喜好密碼。

而當年那些少年學子如今早已長大成熟,在品嘗到社會的酸辣苦楚和愛情的百轉千回後,對這部電影更是感同身受到愛不釋手。於是當大話西遊在2014年重映時,人們紛紛湧進電影院,用110分鐘的時間去彌補當年欠星爺的那張電影票。

或許我們每個喜歡大話西遊的人,從這部作品中看到的更多的是自己的人生,看到的是一個反叛男孩到成熟男人的蛻變過程。而成熟往往是一個很痛的詞,它不一定得到,卻一定會失去。

失去舊日所愛,失去稜角分明,在金箍當頭西天取經時,仍然忍不住回望夕陽下、城樓上的欲說還休。

如果有一天 讓你心動的再也感動不了你,讓你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讓你悲傷的再也不能讓你流淚。你便會明白這往日時光,這眼前生活給了你什麼,而你為了成長又付出些什麼?

此時你是否會想起影片最後這樣一句話:

那個人樣子好怪啊,我也看到了,他好像條狗啊…

是啊,總有一天,我們也會走在路上,像一條狗….

致敬星爺和我們成長路上那些遺憾和失去,或許這個世界對星爺最大的不理解,就是人們把《大話西遊》定義為愛情喜劇。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