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踢鐵板!皮克斯《巴斯光年》票房不如預期,迪士尼的魔法為何消失了?—《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巴斯光年居然輸給了恐龍!
*正文開始

作者:iWeekly
整理:冒牌生

最近迪士尼的最新3D動畫大片《巴斯光年》上映了,這部戲是《玩具總動員》系列電影的外傳,原本迪士尼對這部作品寄予厚望,但沒想到北美首周上映後票房不如預期!這是為什麼呢?

首先我們來先簡單分享《巴斯光年》的票房,根據 CNBC、《Barron’s》等外媒報導,美國媒體資料分析公司Comscore的數據顯示,皮克斯最新動畫片《巴斯光年》(Lightyear)北美上映首周末票房僅5,100萬美元、名列第二,低於市場預期,更不如《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上映第二周的5,870萬美元。

原本分析師預計《巴斯光年》首週北美票房應該落在的7,000萬至8,500萬美元之間,目前為止《巴斯光年》僅僅落在5870萬美元,全球票房加總約8,560萬美元。

為何《巴斯光年》的票房不如預期?

《巴斯光年》首週末3天票房為5,100萬美元,輸給已上映第二個週末的《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Jurassic World Dominion)的5,870萬美元,最大的原因是可能與迪士尼於疫情期間仰賴串流平台(Disney+)有關。

分析師認為,市場原本對《巴斯光年》的票房表現抱有很高期待,畢竟《玩具總動員》系列是迪士尼皮克斯旗下超夯的原創IP,2019年上映的《玩具總動員4》(Toy Story 4),北美首映票房突破1.2億美元,《玩具總動員3》(Toy Story 3)於2010年首映票房收入也超過1.1億美元。

簡單來說,就是皮克斯的《玩具總動員》系列電影,北美首映自從2010年以來,沒有跌破1億美元的基本盤,但這次巴斯光年卻表現不如預期,BoxOffice.com首席媒體分析師Shawn Robbins認為,《巴斯光年》票房出師不利,可能是基於下列幾項原因:

一是美國進入暑假電影旺季,強片紛紛上檔,近期有《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以及口碑爆棚的《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為好萊塢巨星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新作,上映第四個週末,北美票房仍高達4,400萬美元,讓《巴斯光年》被阿湯哥的吸金魅力壓著打。

另外,迪士尼在這兩年將皮克斯電影跳過院線,直接上架自家串流平台Disney+,養成觀眾在家看皮克斯動畫片的習慣,也影響了《巴斯光年》的票房表現。

皮克斯上一部現身大螢幕的電影是2020年3月上映的《1/2的魔法》(Onward),之後3部電影《靈魂急轉彎》(Soul)、《路卡的夏天》(Luca)和《青春養成記》(Turning Red)都是直接上線Disney+。

為了《巴斯光年》這部作品,迪士尼也是費盡苦心,找來了前任美國隊長克里斯伊凡配音,並找來《海底總動員2》聯合導演Angus MacLane執導,講述巴斯光年人類原型宇航員的起源故事,他從一個年輕的試飛員,經歷一系列故事與成長,變為大家熟知的太空遊俠。目前該片已定檔2022年6月17日北美上映。

感興趣的觀眾們敬請期待。

20年前,第一部3D動畫電影《玩具總動員》問世。被賦予生命的玩具讓人覺得驚喜、陌生又有趣。20年來,看過《玩具總動員》的人不計其數,但就在這部所有人都耳熟能詳的電影背後,藏著好多你不知道的故事。

這10個《玩具總動員》的秘密你真的都知道?

1.對於《玩具總動員》,迪士尼一開始是拒絕的

《玩具總動員》的導演雷斯特(John Lasseter)最早是迪士尼的一名初級動畫製作師,1982年,他向迪士尼提出要製作一部電腦3D動畫片,被迪士尼殘忍地拒絕,並遭到了解僱。

雷斯特不得不轉投皮克斯,並完成了歷史上第一部電腦3D動畫短片《Tin Toy》,這部短片就是後來《玩具總動員》的原型。

2.《Tin Toy》里那個蠢萌的玩偶差點就成了大電影的主角

雷斯特最初並沒有打算為《玩具總動員》重新設置玩具主角,而是繼續沿用《Tin Toy》里那個蠢萌的人形玩偶,但顯然電影的製片方認為這麼個小人太過平庸,製作短片可以,想要走上大銀幕還需要再升級一下。

之後兩年,雷斯特以自己童年擁有過的玩具為原型,創造出了巴斯光年這個屬於未來的機器人,《玩具總動員》的人物設定這才基本得到認可。據說巴斯光年的臉型和五官還是按照雷斯特自己的外形設計的。

《玩具總動員》最初的人物設定

3.胡迪警長原來是個大混蛋

《玩具總動員》在最開始並不像我們現在看到的這麼有愛。與正式版中充滿正義感的胡迪警長(Woody)相反,在1992年的試播版中,胡迪被設定成一個無惡不作的混蛋,為胡迪配音的湯姆漢克斯斯(Tom Hanks)更是將他稱作「惡魔的化身」。

在試播後,胡迪的人物設定引起的一定的爭議,製片方認為這樣的胡迪不夠討人喜歡,這才有了我們後來看到的那個善良、正義的牛仔胡迪警長。胡迪表情設定的手稿


第一版3D電腦《玩具總動員》

4.芭比卻不小心錯失了轉型良機

芭比原本有希望在第一部《玩具總動員》中就成為英雄的。根據導演組的設定,芭比不再是原先那個嬌貴的小公主,她帥氣地將胡迪和巴斯光年從安迪那個以破壞玩具為樂的壞小孩鄰居席德(Sid Phillips)家中救出。

但芭比娃娃的版權擁有者卻以「有違芭比大小姐形象」為由,拒絕了《玩具總動員》的邀約。但隨著《玩具總動員》票房的一路飆升,大小姐顯然後悔了。經過雙方的協商,芭比這才成了第三部電影的主角。

5.至於席德,他是導演的童年陰影

為什麼要設定席德這個不討好的角色呢?導演雷斯特表示,那完全來自於他自己的童年經歷。雷斯特說,他童年時認識一個叫做Joe的小朋友,這個8歲孩子的最大樂趣就是將玩具拆開然後重新組裝。

在創作《玩具總動員》時雷斯特想到了這個童年小夥伴,這才有了席德這個角色。

6.角色的名字才不是導演一拍腦袋想出來的呢

巴斯光年最早不叫巴斯光年,而是叫「月球拉里」(Lunar Larry),巴斯光年這個名字來自於第二個登上月球的美國太空人巴茲•奧爾德林(Buzz Aldrin)。胡迪雖然一直都叫胡迪,但一開始他並不是牛仔,而是一個木偶。

事實上,《玩具總動員》最初也不叫《玩具總動員》(Toy Story),而是叫《你是個玩具》(You Are a Toy)。

還叫做「月球拉里」的巴斯光年

胡迪和巴斯光年的早期「定妝照」

7.區分人和玩具?眨巴個眼睛就知道了

為了避免出現人物和玩具混淆的情況,《玩具總動員》的動畫師們為玩具們設定了一種獨特的眨眼方式:在電影中,所有的玩具都不會同時眨兩隻眼睛,他們只能一次眨一隻眼睛。

動畫師們說,這麼做是為了提醒觀眾,玩具依然是玩具。皮克斯也表示,在今後的電影中,這種設定會一直被沿用。下次看《玩具總動員》時,不妨來研究一下玩具是怎麼眨眼睛的。

8.安迪的爸爸去哪了?導演說沒錢不畫了


細心的觀眾可能注意到,電影中只看見安迪的媽媽,從來沒見過安迪的爸爸,那爸爸去哪了呢?原來因為電影製作經費不足,動畫師們最後決定還是不讓爸爸出現了。

而另一個細節也體現了製作團隊在省錢上的天賦:電影中許多人物形象都是以小男孩安迪為藍本:換個髮型,改個膚色,再來套新衣服,一個新人物就這麼誕生了。所以其實安迪的派對上,都是化了妝換了衣服的「安迪」。

《玩具總動員》當時的製作經費是1700萬美元,演職人員共110人。雖然最後在導演組的爭取下經費上升至3000萬美元,但同時期迪士尼的動畫片《獅子王》製作經費達到4500萬美元。

兩者一相比,安迪家的條件的確是夠寒酸的,難怪導演最後不得不忍痛割愛拋棄了爸爸,還複製了這麼多個安迪。

9.雖然經費不是很夠,但動畫師們相當走心

在電影製作期間,動畫師們花了大量時間逛玩具店,挑選具有代表性的玩具然後帶回工作室進行再創作。《玩具總動員》中所有的玩具都可以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對應的真實玩具。

而為了搞清楚綠色塑料小戰士是怎麼行走的,動畫師們學習小人在鞋底粘上平板,然後練習如何在粘有平板的情況下行走,最終逼真地還原了塑料小人的行走方式。

胡迪身後這些書的書名其實都是皮克斯出品過的動畫片

10.《玩具總動員》的製作初衷是跟迪士尼唱反調?

皮克斯製作《玩具總動員》的初衷並不是因為看到了3D動畫的無限前景,或是被雷斯特的堅持所打動,他們只是想製作一部與迪士尼風格截然相反的動畫片:沒有公主王子的童話,更不是唱唱跳跳的歌舞劇,他們想要創造一種全新的動畫模式。

「如果說迪士尼的動畫是希望告訴人們『你可以成為任何你夢想的樣子』,那《玩具總動員》想要傳達的則是『不,你做不到』。」導演雷斯特表示。

熊抱哥真的有那麼壞嗎?再看一次《玩具總動員3》才發現皮克斯想告訴我們的事

關於《玩3》的主題,大部分影評都已經非常充分,這篇文章主要提及一些細節上面注意到的東西。

第一次看的是原音版,由於過於重視了期待,結束後的第一反應不是很盡興,觀感很亂,也並未非常入戲。而今天第二遍的國配版則完全打破了之前這個尷尬的局面。

我分析了一下,很可能有三個方面。

一 出色的配音

這一次配音的質量似乎帶有很強烈的譯製片的光芒,很多台詞國配的笑料比字幕有想象力得多,配音演員的模仿與選擇也十分專業。

比如蛋頭與蛋頭夫人的配音,聲線的特點與笑果甚至明顯優勝於原版。而胡迪會給觀眾散播一種天然的懷舊感,運氣好的話你會一個不留神穿越十五年。

我相信配音的過程事實上也是他自己的創作過程,在很多細節上他把胡迪配得有一種可愛的喜感,很自然也很立體,當我聯想到這個配音演員已經年近七十時,現實跟動畫片之間的差距簡直有點兒不可想象。

二 劇情的鋪陳

在中前段幼兒園裡的黑暗期可能會給一部分觀眾造成心理上的不適感,這種不適感在以後回顧電影時會喧賓奪主。

按照劇本的設計劇情只能這麼走,但它又與整部電影的那種情感鋪墊在風格上顯得不那麼統一。

就好像第一集的設置,胡迪對巴斯一開始表現出來的嫉妒與自私讓我印象很深,所以即使最後結局他們成了好兄弟,對第一集的陰影似乎都仍舊這麼存在著。這個缺點可以說是玩3的先天病,是硬傷,不可避免但也無奈。

三 豐富的細節配置

而第三方面,就是玩3裡面有多層且意義豐富的「細節」。它們往往鋪設的很隱蔽,第一次看極容易忽略或忘記,可若仔細研究就能發現這些暗藏的細節設置對電影本身的重要性,一旦觀眾深入其中,會跟隨細節的順序將電影的情感理解得很通透。

例如新角色肯,電影在他身上表現的笑料很多也很足,但所有笑料的設置並非雜亂無章指哪打哪。若把發生在他身上的笑料串起來,你會發現它們在不露痕跡的情況下很清晰地表現了肯女性化的特質。

比如說肯會自己的脖子上戴芭比的絲巾,用閃光顏料的筆寫信,對服飾的天然的熱情,還有書蟲對高跟鞋的態度。最明顯的莫過於他在換衣服時被芭比制服的場景。

注意,在之前換的很多套衣服時芭比都沒有採取措施,而偏偏當他穿著跆拳道服出現,擺弄花拳繡腿時卻被細手細腳的芭比一招制服,這裡的諷刺意味是非常強烈的。

為什麼皮克斯會成功?

這就是皮克斯,它為什麼能遠遠地領先於普通的動畫公司?為什麼它可以保持永遠成功的秘訣?

因為即使小到一個配角,它也會用細節來服務角色的人物性格,並且在設計上天衣無縫。

對細節孜孜不斷的追求卻又低調的表現是皮克斯最大的閃光點。

這細節不止是熊抱哥身上3473271根毛髮那種技術,不止是大膽模仿經典電影碟中諜,驅魔人,魔戒與星戰的橋段,不止是人物性格上一絲一毫緣由的形成。

這是一種比什麼都實在卻又看不見的軟實力,是那些只熱衷於門面功夫的膚淺的電影人理解不了的精神層次!

電影一開始安迪把胡迪與巴斯分別放置這一細節就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我個人願意把它比喻成開解整個電影情感方向的鑰匙。

首先,這裡安迪對兩個玩具不同的態度有一點讓故事走回到第一集爭寵的尷尬的可能性,但是編劇並沒有糾結於這個問題,而是讓胡迪因為一系列原因與大家在原則上產生了分歧。

但由於胡迪看到的事件的本來面貌比大多數玩具更真實,因此他所作的選擇與決定都顯得較理性與客觀。他在前段表現出來的對安迪的忠心一直是十分堅定與單純的,即作為玩具我有陪伴你的責任,無論你是否已過童年。

轉折發生在安迪臨走前的一刻,媽媽看到人去樓空的房間後失聲哽咽,母子倆抱在了一起。

這一幕化解了一個人躲在箱子里的胡迪一直以來誰都無法改變的原則。

他開始意識到沒有絕對的死守與跟隨,即使是安迪的媽媽也沒有辦法陪伴他一生。

人的一生是不斷迎新又不斷放下的過程(玩具也是),無論是你多在意多深情的,也永遠會有結束的一天,必須得接受離開它們的事實。

特別值得一提的熊抱哥

熊抱哥的悲劇在於,它接受不了自己被代替的事實,曾經美好的愛反而變成蒙蔽它的緣由,愛變成了恨,才走入極端,在性格上漸漸形成了強大的黑暗面。

熊抱哥與胡迪的選擇十分具有對比性,它們曾經都站在同一個生命的岔路口。

往日的美好都讓它們無限眷戀依依不捨,可是在最後胡迪勇敢地選擇了放下過去(這份勇敢在焚化爐時已有交代)。


它帶領夥伴們平安地渡過了這個變革的階段並幸運的走入了全新的生活。

熊抱哥偏執地糾纏於「被替代」的結,自私的獨佔的愛欲極端膨脹,導致一路陰暗與黑暗到了底,也給無數玩具帶來了無盡的痛苦。

比懷舊更高明的是如何對待懷舊,皮克斯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將這個道理鋪展地純粹與透徹卻又低調不著痕跡,實在不枉影迷們一年之待。

電影最後玩具們坐在邦尼家灑滿陽光的台階上,用著已不再是惆悵與留戀,而是新生的微笑目送安迪離開,這個賞心悅目的畫面,其象徵意義很是值得反復咀嚼。

這其實是一種「富士山下」式的人生理念,愛一個人,就像愛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

你有什麼方法可以移動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過去。

情感也如此,逛過就已經足夠。無論是70、80還是90年代,他們要面對的問題其實是一樣的:成長的本身是一個放下的過程。

來源:豆瓣
整理:冒牌生

冒牌生有話說

《玩具總動員3》的劇情設定裡,熊抱哥是個外表看似可愛,聞起來香噴噴的熊熊玩偶,但內心的性格已經被扭曲了。

我本來以為熊抱哥最後會變回正義的一方,但最後仍然沒有,堪稱一個壞到底的角色!

我想,很多人看到熊抱哥會有種奇妙的崩壞感,這其實因為熊玩偶是童年最具有代表性的絨毛玩具,象徵著純真無邪的童年時代,也有可能是許多初戀男女朋友的定情信物。

於是,當承載著我們童年、青澀時光的美好記憶的熊玩偶瞬間崩壞,所產生的反差自然也是最具衝擊的,就像另一部引發超高討論的《熊麻吉》也是類似的概念。

然而,熊抱哥才是最悲劇,最真實的角色。

不曉得你還記不記得他的故事?

熊抱哥被小主人遺忘在野餐的地方,等到歷經千辛萬苦歸家時。

等到他的不是一個溫暖的懷抱,而是發現自己被取代的痛苦,也讓他崩壞了,再也不相信任何的愛。

這是讓我也非常感傷的情節。

冒牌生📚作家(@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相信絕大部分看過電影的觀眾,包括我自己,第一次看電影時都是把視角投射在愛護玩具的安弟身上。

但真實的我們可能更符合熊抱哥所描述的那種人類。

玩具,只是特定年齡的陪伴,很容易被取代。長大以後把它送給身邊的孩子作為傳承,已經是玩具最美麗的結局了。

先別說長大了,我們厭棄玩具的理由太多了,出新款了、膩了、弄髒了、弄壞了…族繁不及備載。

如果玩具有生命,或許全世界心碎的玩具,絕對比失戀的曠男怨女要來得多!

所以,熊抱哥對人類的剖析,真的沒有可以反駁的地方。

皮克斯用熊抱哥的視角諷刺真實的世界,諷刺看似有情實則最是無情的人類。

然而,熊抱哥不是錯在看錯人類,而是錯在殘害和踐踏別的玩具,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甄嬛傳說得好,再冷,也不能用別人的血來暖自己。

《玩具總動員3》裡,玩具的使命不再是陪伴孩子成長,賦予孩子豐富想像力,帶給孩子快樂。

沒有玩具以後的時光,我們開始認識到現實的殘酷,成長的遺憾,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變成自己想像中的大人;安弟如此、胡迪如此、熊抱哥也是如此。

迷惘是成長的必經過程,只是有人走出來了、放手了、釋懷了,有的人還在走,甚至因為迷惘做出許多傻事。

即便是面對現實且殘酷的世界無力回天,我們依然要學著灑脫,學著尋找生命中不變的價值觀,找回自我,關心身邊的人。

再看一次《玩具總動員3》結局依然令人動容。

於是乎,我在玩具店帶了一個熊抱哥玩偶回家,他不是那種純真無邪的可愛模樣,笑容有點邪氣,但我還是願意帶它回家。

因為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哭過的孩子,這些淚水代表著成長,喚醒我們對褪色回憶的深深眷戀,也提醒著我們 - 愛存在。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