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來地球,只為了給人類上一堂語言課?」你真的有看懂《異星入境》嗎?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語言可以打開時間,其實這部電影有很深的意義!

#異星入境 #電影打破我對外星人的想像 #背後隱藏的意思

*正文開始

作者:老片复盤半隻貓
整理:冒牌生

之前《沙丘》上映時,大家都說是必看的電影,為什麼說必看,因為導演是「丹尼·維勒納夫」。

《沙丘》與《異星入境》都是同一個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

可以說,「維勒納夫」是和「諾蘭」一樣從無翻車記錄的導演,拍攝科幻電影的表現堪稱完美。

今天,就跟大家聊聊一部維勒納夫2016年導演的科幻電影《異星入境》

推薦指數:★★★★★

懸疑指數:★★★★

視覺指數:★★★★

劇情指數:★★★★★

《異星入境》的電影改編自華裔科幻作家姜峯楠的短篇小說《你一生的故事》。

電影,小說,我都非常喜歡。雖然講的是好萊塢爛大街的外星人的故事,但視角獨到,別具一格,以語言作為故事的切入點,新鮮感十足。

電影和原著小說不約而同地都以一個母親的女性視角鋪陳情節,娓娓道來。

我的觀影體驗認為,確實和大部分科幻電影不同,甚至和之前做的同為女性主角的《接觸未來》的質感也完全不同。

我強烈建議,尚未觀影的朋友先看電影再看解析。

《你一生的故事》一旦被講破,看電影時,你就找不到恍然大悟的快感了。

電影《降臨》的質感——平淡如水,波瀾不驚

平淡如水,波瀾不驚。不開玩笑,但你千萬別認為這是貶義的形容。

外星人來了,地球人不知道外星人來幹什麼,外星人教會了地球人自己的語言,外星人走了。一點也不復雜。

劇中男女主角的表演,也是平淡如水,波瀾不驚。

從開始到最後艾美·亞當斯都非常吝嗇自己的表情,除了在蛋殼的迷霧中多鄒了幾下眉頭,連最後打電話拯救世界,都保持著不緊不慢的節奏。

鷹眼飾演的科學家,給人一種站起來分分鐘解除外星人危機的安全感,但整部電影他都始終保持著克制。連破解了外星人遺言中的線索也只是稍微提升了一下自己的語速。

劇中的外星人,更是平淡如水,波瀾不驚。

是我見過最佛系的外星人。飛船來了不取分毫,不拿地球人一針一線,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始終秉持非暴力,不抵抗的準則,幾乎到了逆來順受的程度。

整個影片的節奏,畫面,聲效,全都是,平淡如水,波瀾不驚。

為什麼導演一直在營造這種舉重若輕的氛圍呢?

因為,除了要講好《異星入境》的故事,他更想講好的,是《你一生的故事》。

而需要講一生的故事,所有用放大鏡能看到的跌宕起伏,驚濤駭浪,都會最終被縮小成淡淡的一條線。

你的一生要是如同七語的水墨環,那麼最重要的是那個環,所有的褶皺和彎曲只不過是它的某個組成部分而已。

「你一生的故事」,「你」是誰?我們來聊聊「你」

你?是誰?不是語言天才路易斯,不是物理天才伊恩,也不是光怪陸離的七肢桶,更不是窮兵黷武的地球人。而是路易斯的女兒。影片中,尚未出世的女兒。

當飛船飛走的那一刻,路易斯念出她的旁白,告訴觀眾,你的一生開始了。

可是,你的命運卻早在這之前就已經降臨。

導演維勒納夫運用隱晦的敘事手法,恰如其分地將「你一生的故事」零散地張貼在了主線劇情的佈景當中。

我們從電影的第一秒就知道你的存在,閱讀著你的故事。卻沒有發現,你的故事甚至還沒有開始。而你的故事,一旦開始,其實也就意味著已經結束。

這是宿命嗎?如果是?那麼宿命又是什麼呢?

破解七肢桶語言——七語的秘密

電影的最大篇幅是在飛船的腔體,以及軍方的研究室。

濃重的筆墨描寫了人們如何努力嘗試研習七肢桶的語言,如何試探七肢桶來到地球的目的。

然而電影結束,我已經記不起任何一個圖案代表的意思是什麼,印象深刻的,只有它們彈指可現的環形墨圈。

看到這樣的文字,我有種很奇特的從現實生活的跳出感。

我記得自己學習語言的時候,最先記住的一定是單詞、句子和語法。想要在平時的英語測驗中脫穎而出,必定離不開《單詞記憶寶典》《語法大全》之類的工具書籍。

但面對七肢桶噴出的墨環,我還是有點不知所措。

不是因為墨形圖不如文字容易記憶,而是七肢桶的詞彙、句子和語法在七肢桶的思維模式前都顯得太微不足道了。

什麼樣的思維方法,可以讓他們在一瞬之間,就將所有想要表達的訊息全盤呈現出來,我百思不得其解。

可能因為我只是一個三維世界的生物,我運用的語言是線性的語言,所謂線性就是時間線。

而所謂語言,其實是思維被轉化成聲音或者文字的具象形式。

於是有一點可以被反證,如果要保持思維和語言的對稱性,那麼當我們在運用現有的人類語言時,我們的思維也是線性的。

我們一直認為,擁有語言,是我們作為地球上高級生物的象徵。

看看動物園裡被人類當成娛樂的動物,我想這個說法無可厚非。

但有沒有可能,也正是由於我們現有的語言體系,使得我們被困在了某個階層很難再往更加高級的方向突破呢?

電影裡,路易斯對七語的大徹大悟,讓她領略了七肢桶文明與人類文明截然不同的思維模式。七肢桶告訴路易斯,語言可以打開時間。

與此同時她獲得了預知未來的超能力。

這樣的設定在電影層面來說是非常容易插科打諢的,但《異星入境》畢竟不是在拍漫威的X戰警,想要推導出語言可以打開時間,決不是一句「你擁有X基因」那麼簡單。

推導過程——語言為什麼可以打開時間?

至少要遵循這樣一條推導線——語言=》思維=》維度=》時間。

即:語言突破思維,思維突破維度,維度突破時間

由於習得了不同的語言,因此也擁有了不同的思維模式,而新的思維模式基於對時間維度的不同理解,因此也就不再受困於原先人們認知的線性時間維度。

這是一個純理論上的推演,因為沒有絲毫實證可以證明它的可能性。但至少邏輯上是可以講得通的。而推導的依據來源於歷史上真實存在的理論或假說。

第一層——語言=》思維

電影裡直接給出了推導的依據,即——沙皮爾-沃爾夫假說

沙皮爾和沃爾夫是一對語言學的師徒,他們的理論是「語言結構決定了一個人的思維、行為結構和世界觀。 」他們認為現實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自覺地建立在人們的語言習慣上的;語言不僅指示經驗,而且規定經驗。思維、經驗和行為都會受制於語言。

舉個例子,中文裡的叔叔、舅舅、姑父,在英文裡對應的都叫做Uncle。不是因為英文國家的人懶,而是因為在他們眼中,血脈細分的需求並沒有東方人來的那麼強烈,不需要專屬名詞來提升表達的效率和體現儀式感,那樣做沒有必要。

同理,在愛斯基摩人的語言當中,臟雪、地上的雪、像冰塊一樣的雪、正在融化的雪都有專屬名詞來表示。不像我們是使用定語和狀語來描述他們的不同。

因為在愛斯基摩人的現實世界裡,太需要對不同的雪進行區分了,而我們不需要。

在沙皮爾-沃爾夫的假說中,所謂語言改變思維,其實更多的是指母語,不同母語國家的人,思維截然不同。並非像很多人想的那樣,學了一門語言就可以立即改變思維模式。

當然這裡也不是說新學一門語言沒有改變思維的可能性,而是說,錯過了形成母語的思維固定週期後,思維改變的困難會很大。

《異星入境》中女主角之所以能夠成功轉變思維,我們可以理解是因為她語言學家的特殊身份。

她能代表美國團隊領導語言小組研究外星人的語言,可見她在電影中的人設也算是個超強人設,語言天賦異禀是一定的。這也讓七肢桶的語言轉變路易斯的思維成為了可能。

第二層——思維=》維度

從思維到維度,這想必就是我們經常聽說的「開天眼」吧。路易斯就是電影當中開了天眼的地球人。

我們沒有辦法得知她是如何開的天眼,但我們可以嘗試去理解影片最後路易斯腦中的思維世界是什麼樣的。

電影裡具象的表現,是路易斯尚未出生的女兒,即「你一生的故事」的主角,「你」。

你的一生,在路易斯的腦海中,就是那個彈指可現的墨環。

她可以在同一時間看到你的出生,你的快樂,你的憂傷,你的成長,你的叛逆,也包括你的死亡。

在普通人的眼中,你的出生即是你的起點,你沿著時間的跑道奔跑,直到到達你的終點——死亡。你的故事,是一根短暫的只延續了25年的線段。而其他尚且活著的人,都是只有起點沒有終點的射線。

但在路易斯的眼中,你一生的故事,是和其他所有人並無二致的一個圓。也許少了一些褶皺和彎曲,但始終是一個圓,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或者換一種說法,圓上的每一個點都可以是起點,也可以是終點。

這也許是我能夠想到最容易理解的描述路易斯與我們不同思維世界的方式了。

關於思維突破維度的推導,電影沒有更多提供理論依據作為幫襯。但在原著小說中,通過鷹眼的角色之口道出了其中的一種可能性——費馬最少時間理論。

這個聽上去八竿子打不著的光學理論,其實蘊藏著深刻的哲學思辨。

我們都知道光在水中會折射,所以我們在水中看著很近的東西,實際比看上去要遠。

如果我們用平面圖形來表示,那麼光線在觸碰到水面後,就會改變角度然後再繼續行進。對不對。

但你有沒有想過,光為什麼會折射呢?這就是費馬最少時間理論解釋的問題。

現在我問你。假設你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一個目的地,而你的前方有水路和陸路。不用考慮地形問題,你會選擇走水路還是走陸路?

如果兩者選一,當然是選擇陸路來得更快對不對,因為在陸地上跑步要比在水裡游泳快得多。

那麼問題又來了。如果水路和陸路至少要走1公里,你會怎麼選擇?

是不是水路走最低要求的1公里,剩下的全都走陸路。沒有問題吧?

其實,光和我們一樣聰明,它在遇到相似問題時一樣會思考如何才能最快到達目的地。

如果走水路已經成為了必然,那麼盡量多從空氣中傳播,少從水中傳播,因為相對於光在空氣中傳播的速度,光在水中傳播的速度要慢了許多。

現在請您腦補一張光的傳播圖,中間一條橫線代表水面,當光線從高處斜著射向水面後,會由於折射改變角度,繼續在水下行進。此時光線會到達水下的某一個點,視為終點。這個終點與光線的起點之間,你一定可以畫出一條直線,但,這條直線一定不是你剛才畫出的光行進的路線,對不對。

明明兩點之間直線距離最短,為什麼光不走直線,反而要走折線呢?能問出這樣的問題,是因為我們僅僅考慮了長度但沒有考慮速度。就好比我們誤以為跑步和游泳的速度是一樣的。

如果我們有精密的儀器進行測量,就可以發現,雖然光走的是折線,但它到達目的地選擇的都是最快的路線,每次都是。也就是光很聰明地選擇在空氣中走了更長的路,從而減少了總體上花費的時間。這就是光選擇折射的原因。是一道並不難求解的物理題。

原著作者之所以寫就了《你一生的故事》,靈感正是來自於「費馬最少時間理論」。

接下來我會提出關於費馬最少時間理論最為弔詭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也將是此理論與電影最核心的連接點。

光在出發時方向並沒有指向終點,卻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了終點。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知道任何一丁點的角度偏差,都無法讓光做到在最短時間內到達終點。如果光在出發的時候不知道水面和終點的位置,它是如何判斷出應該選擇的方向的呢?

這是一個非常合理的困惑,一個理所應當的屬於我們人類的困惑。有這樣困惑的原因是由於我們的思維定勢導致我們被困在了線性的因果關係當中。我們認為接觸水面是因,產生折射改變方向是果。有因才有果。

但顯然光的世界觀和我們不一樣,它在出發時冥冥中似乎已經預知了沿途的險阻和終點。所以才能義無反顧地選擇偏離終點的方向出發,卻不偏不倚地用最少時間到達終點。雖然這看似完全不符合邏輯,但就是發生了。

我們無法理解路易斯的世界觀,無法理解七肢桶的世界觀,和我們無法理解光的世界觀是一樣的。但無法理解,不代表不存在。

我曾聽過一檔語言類的節目,在聊《異星入境》的時候,主播咄咄追問路易斯為何明知女兒的死,卻不想著去改變命運。從而判定了電影劇情存在硬傷。

確實,我們討厭宿命,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用自由意志去改變命運。

在時間的軸線上排隊的我們,總喜歡張望前方的情況,因為感覺這條隊伍怎麼老是排不到底。我們總以為在旁人無暇顧己的時候插個隊,就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但如果,我們的命運軌跡只是一個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的圓,無需張望,排在任何一個點都可以看到其他任何一個點的情況。我們還會急功近利,火急火燎地想著插隊改變自己的命運嗎?

艾美·亞當斯的表演,可能就是導演在告訴我們他自己的一種判斷——平淡無奇,波瀾不驚。

這雖然也只是導演對高維度思維敬畏的猜測,但也好過對高維度思維無畏的揣度吧。

第三層——維度=》時間

這最後一層推導的答案,其實在諾蘭的《星際效應》裡,那裡我們看到了被五維世界的生命製造出的,像織布機一樣的四維空間。

無數個以時間為坐標的三維空間被擺放在了宇航員庫伯的眼前,任其挑選。如果我們能擁有突破三維的高維度世界觀,我們看待時間的方式一定也與現在不同。可能不是織布機的樣子,但一定與現在不同。

電影中並沒有表現出對維度的闡釋,只有對「語言打開時間」的註解。

導演將路易斯打電話給商將軍,和商將軍在宴會上遇到路易斯,平行剪輯到了一起。避免人類與外星人大動干戈的壯舉,幾乎是由現在的路易斯和將來的路易斯聯手合力完成。過程中並沒有時間的穿越,只是路易斯透過更高的維度看到了整個人生所有的片段。

這裡,我有個不成熟的猜測。未來的商將軍想必也是同道中人,因為他在見到路易斯時的表情,同樣也是平淡無奇,波瀾不驚。

商將軍並沒有必要在外星人飛走之前就學習過七語,只要在他人生軌蹟的任何時刻頓悟七語,其餘任何時刻的自己都會看到,命運早已寫就,發生的就是最好的。

照著《異星入境》的設定,學習七語,並不會改變人生的軌跡,只是在頓悟的一霎那讓你遇見了生命中每一刻的自己,從此你無時無刻不在溫習自己的百態。

一個對自己瞭如指掌,不必為自己所作所為擔驚受怕的自己,沒有任何理由不淡定。

結束語

最後一段是《你一生的故事》小說的結尾,也是這期復盤的結尾。

關於《異星入境》我感覺一定沒有講透,只好用小說來救場了。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結局,我選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也就是未來的必經之路。我循路而前,滿懷喜悅,也許是滿懷痛苦。我的未來,它究竟是最小化,還是最大化?

這些問題充斥著我的腦海,這時你的父親問我:「你想要個孩子嗎?」我微笑著說:「是的。」我把他的雙臂從我的身上拉開,我們手拉著手,走進房間,做愛,做你。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APPLE:https://apple.co/31BIh7K

✓Spotify:https://spoti.fi/2XRYzbK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