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麗為什麼會被石內卜、崔老妮、恩不里居這三位教師討厭?網友的分析太有道理!—《哈利波特》—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功課好又聰明的妙麗也還是會有不喜歡她的老師 為什麼呢?
#哈利波特 #世紀之爭

*正文開始

來源:柳飄飄了嗎
整理:冒牌生

先說石內卜這裡。

石內卜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學生,妙麗是學生之一,所以不存在被石內卜喜歡的可能。石內卜討厭妙麗的很大原因是因為她是個愛出風頭的葛萊芬多學生,而且腦袋瓜聰明,學習成績好,被麥格重用。我們可以想想除了妙麗之外,符合以上幾個條件的還有誰?嘻,是詹姆斯·波特。

妙麗除了非常擅長給自己學院添分外(跟蛇院加分狂魔SS對著乾),在石內卜眼裡最大的罪孽就是整天跟哈利·波特這個魁地奇明星(還是魔法世界的明星)鬼混在一起了。這時的妙麗又和小天狼星、盧平一流是一丘之貉了。

妙麗是個「泥巴種」,這個詞很討石內卜的嫌。雖然石內卜從未攻擊過妙麗的血統(莉莉的「泥巴種」事件是石內卜心中的刺,他肯定不願再涉及這方面的血統歧視),但他肯定會討厭讓他聯想到最痛苦的回憶的任何人。

所以綜上所述,石內卜怎麼可能喜歡妙麗?

再說崔老妮。

當一個教師發現自己的學生比自己更有見識更有學識的時候,能做到虛心接受的教師並不多。很少有老師會喜歡自己這個學科表現差的學生,無疑妙麗是占卜課中表現差的學生。但是這個「差生」還不簡單,她壓根看不起你兢兢業業乾了十六年的崗位,公然蔑視你教的學科。那種感覺就像神學課上你正在給學生講解亞當和夏娃是人類第一對夫妻的時候,突然有學生問亞當夏娃是怎麼生出黑白黃三種膚色的後代時的尷尬和不爽。

或者更糟,這個學生直接拿出自己的理論,人類是《物種起源》里所描述的那樣,從猿猴演化而來的。哪怕這學生說人是從海洋里誕生的,都是對神學教師的侮辱。

崔老妮和妙麗的關係就像以上這種情況。

還有一點,崔老妮和麥格之間的關係是冷漠的。崔老妮能夠感受到她的同事們內心裡都看不起她,尤其是在麥格身上,表現得是比較明顯的。這種輕蔑不需要說出來,某種眼神就能體會到。偏偏妙麗是麥格的得意門生,簡直就是「小麥格」的翻版。同樣因為妙麗像麥格,她有更年輕不知事,對崔老妮的輕蔑表現得就明顯多了。

所以崔老妮絕不會喜歡她的。


最後是恩不里居。

恩不里居最討厭的,就是鄧不利多的狂熱粉絲。

恩不里居討厭哈利的根本原因其實和哈利本人關係不大,而是因為哈利是鄧不利多的鐵桿兒簇擁。更何況哈利的特殊身份已經成了鄧不利多手裡的一桿槍了。

至於妙麗,誰都知道妙麗整天跟哈利·波特這樣的鄧不利多腦殘粉搞在一起,和羅恩·衛斯理、雙胞胎、金妮(衛斯理全家都是鄧不利多的鐵桿粉)搞在一起。至於D·A軍,從名字就知道這裡面都是散布在霍格沃茨學生中的鄧不利多粉絲(除了斯萊特林學院),妙麗還是D·A的發起人、總經理和董事長,其實哈利只是個吉祥物、廣告招牌,當然主要貢獻專業技能。但是除此之外D·A的大小雜事基本都是妙麗操心出頭,安排集會地點,審查人員、加密背叛詛咒等。

恩不里居自然知道妙麗是什麼人物,她收了一堆鄧不利多腦殘粉的資料,沒理由不對妙麗額外重視。
恩不里居非常討厭半人半獸或者血統不純淨的人,葛萊芬多出身的妙麗偏巧喜歡支持家養小精靈,又是個麻瓜出身,簡直每一條都觸及恩不里居的霉點。

但我們可以發現,恩不里居對羅恩·衛斯理的討厭沒有對妙麗那麼強,主要原因是妙麗鋒芒畢露,太引人注目。一個有才華有才幹的敵人遠遠比才智平庸的敵人可怕。

所以恩不里居很討厭妙麗。

關於妙麗有好多問題,其中最常被問的就是,哈利波特為何沒有跟妙麗在一起?

問得出這問題的,多少抱著點對榮恩、妙麗戀的不滿情緒。

這麼說吧,哪怕妙麗最後跟威克多爾·克魯姆在一起了,可能都不會有這麼多的哈麗黨。

榮恩和妙麗,乍看確實有落差。

在救世主哈利、學霸妙麗身邊,那個滿臉雀斑,笨手笨腳,家境貧窮,成績也不大好的榮恩,太像背景板。

但他們在一起,真是所謂的「美女學霸搭配直男」嗎?

未必。

且不論妙麗如何。

真實的榮恩初看,基本盤是不怎麼樣。

但細想一下:

首先,家境貧窮不是「錯」。

而成績,有一說一,哈榮二貨的成績向來也就半斤八兩,誰也不比誰高貴。

至於形象這事,根據原著描述,榮恩的形象雖算不上極好,但肯定不「差」,或許跟電影中雙子的模樣,更為相近。

更何況,他還有雷文德這樣的追求者。

而他最核心的能力,則在於——

低調歸低調,但每次顯山露水都不容小覷。

一年級「他(甘於犧牲)下贏了許多年來霍格華茲最精彩的一盤棋」,從巨怪手裡救下妙麗。

還因為守門優秀 ,硬生生把史萊哲林諷刺的「衛斯理是我們的王」,變成正兒八經的褒獎。

而除卻這些基礎條件。

榮麗戀的精髓,是性格相配。

榮恩體內流淌的衛斯理式個性,和妙麗的性格完美中和。

妙麗雖聰慧過人,但在鐵三角裡,一直顯得比較「無趣」。

初識時,哈利、榮恩想要半夜溜出宿舍pk馬份,妙麗阻攔無果,便絮絮叨叨地教育了兩人一路。

看似骨子裡教條,其實不然,它更像一種好學生式的胸懷天下——

喜歡將一切事情看得很嚴肅。

而榮恩,恰好就是從不過度上升意義感,以幽默應對一切的隨性人格。

兩人個性的互補,不僅體現在,一個在嚴肅分析,一個在插科打諢緩解氣氛的日常小情趣。

連正兒八經戰鬥時,因過度緊張而失去冷靜的妙麗,也好多次靠榮恩兜了底——

他們被魔鬼網困住時,妙麗只記得魔鬼網怕火,卻緊張到忘了自己是女巫,不用木柴也能生火這事,多虧榮恩一語驚醒。

榮恩,衛斯理家看似最平庸的小兒子,早在家庭環境中練就一顆能與強勢之人和諧相處的強心臟。

與朋友偶爾吵架,他永遠是最先示軟的那一個。

就算生哈利的氣,也會讓妙麗把比賽的重要信息,透露給哈利。

哪怕被魂器影響心緒負氣出走,歸來時,卻仍是你最好的朋友,還增加了情話buff。

就像作者羅琳說的:

「誰能不愛榮恩呢?他是最好的朋友。」

對習慣上綱上線,脾氣不好,自尊也極高的妙麗來說,榮恩這打不還手,罵就抖機靈的好脾氣,簡直不要太搭。

很多人覺得哈利和妙麗合適,是因為他們認為「強強聯手是最配的!」

但,過日子不是打怪獸。

再說了,在妙麗心裡,哈利其實也沒那麼優秀。

在其他同學眼裡,哈利是有「大難不死」濾鏡的男孩。

火車初遇時,幾乎所有人看到哈利都帶著驚訝和敬佩,想多看這男孩兩眼。

只有妙麗對哈利,僅僅簡單地點頭示意。

會有這種反應,不只因為她是在麻瓜世界長大,對哈利的傳說並不在意。

還因為,妙麗本身也是一個追求平等的女孩,不重出身重能力。

就像網友調侃的《妙麗和她兩個沒用的男人》那樣。

如果沒有妙麗,哈利恐怕早在第一部就被魔鬼網纏死了。

哈利在妙麗心裡,就是個除了倒霉些,和其他葛萊芬多無異的,祛魅徹底的精神小伙。

因為篇幅原因,電影弱化了榮恩的光芒,也放大了點兒哈利的。

但其實,無論書還是電影,我們都能看到,榮麗兩人,三天兩頭就要因為一些小事鬧彆扭。

在書中,哈利曾說從榮恩、妙麗的相處中,看到了衛斯理夫婦的影子。

但妙麗和哈利卻很少發生爭吵。

如果有,那一定關於黑魔頭。

和哈利在一起,妙麗永遠在搞事業。

但只有與榮恩在一起,她才像個有生活氣和小心思的女孩。

而這種生活氣和小心思的日常,才是愛情最美好的模樣。

而箭頭另一端,哈利,也不太可能選擇妙麗。

小時候看《哈利·波特》,只顧著羨慕哈利的英勇,卻忽略了許多他性格裡的小毛病。

長大後發現,正是這些小毛病,決定了哈利不可能喜歡妙麗。

哈利在姨媽姨父家「為奴數十載」,一朝成為「chosen one」,他或多或少,帶著些觸底反彈的虛榮心。

所以分院帽曾考慮過把哈利分到史萊哲林,就是看見了他「急於證明自己」。

而這份虛榮,體現在擇偶觀上,便是重視「顏值」。

哈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顏狗」。

兩任女友,都是校花級別的長相。

小說裡寫哈利和張秋第一次見面,「當張秋對他微微一笑時,哈利的心一陣跳動」。

而第二任女友金妮,也是個活潑率真的元氣少女,就連魁地奇巨星克魯姆也誇過金妮漂亮。

也怪電影選角。

扮演妙麗的艾瑪·華森太過漂亮,所以才顯得張秋和金妮,在外形上相形見絀。

但其實,妙麗長相並不出色。

書中描寫她的外貌是「有一種盛氣凌人的聲音,一頭濃密捲髮和一對兔子似的大門牙」,也曾被嘲笑像花栗鼠,怎麼看都不是美女。

原本還原原著的妙麗門牙片段

所以,從書裡描寫的來看,妙麗怎麼都不會進入顏控哈利的擇偶範圍之內的。

而除顏值外,性格,仍然是最根本的原因。

妙麗和哈利,兩人的個性都極其強勢,有領導力。

可能有人反駁,妙麗和榮恩性格互補是愛情,為什麼哈利和妙麗性格相同就不能產生愛情。

事實上,強勢的性格是對外的。

兩個強勢的人在一起,只會日漸針鋒相對。

就像書裡哈利說的,要是沒了榮恩,單和妙麗做朋友,不僅無趣,而且壓力很大。

哈利從小在姨媽家被使喚長大,孤獨又自我。

進入魔法世界後,又被稱為「救世之星」。

這樣的經歷,很難不形成「獨美人格」。

單看他曾多次想脫離鐵三角自己完成任務(當然也包含了擔心他人的生命安全)就知道。

「獨美人格」,最討厭的就是被指揮、被控制。

偏偏妙麗最愛發號施令。(當然,她配)

但金妮不一樣。

她從小就聽過哈利的傳奇事跡,密室裡又被哈利救過一命,在金妮眼裡,這位救世主又神聖,又沒架子。

哪怕後來和別人戀愛,也是出於「有些自我或許更容易被注意」才去談的。

目的,還是吸引哈利注意。

自始至終,她對哈利的崇拜與愛就沒有消減過。

這種崇拜與依賴,完全滿足了哈利的主導欲。

更何況,7年的成長,使金妮將「依附」的度,把握得近乎完美。

試想她若還是當初那個見到哈利連話都說不出的小女孩,莽勇如哈利,大致也很難愛上。

金妮對哈利的仰慕,有心甘情願的依戀,卻不是失去自我的服從。

無論是魔法能力,還是魁地奇技術,她都不亞於哈利。

《混血王子》中,金妮因為施了「蝙蝠精魔咒」而被邀請進入「鼻涕蟲俱樂部」。

她是極少數憑借自己能力,而不是家人名氣而被斯赫瑞司·史拉轟邀請的人。(上一個還是佛地魔)

而在與雷文克勞魁地奇比賽中,金妮代替哈利擔任找球手,帶領葛萊芬多隊獲得了冠軍。

而當二人確認彼此心意後,金妮也永遠替哈利著想。

鄧布利多死後,是她溫柔地牽起哈利的手,帶他去休息;

當最後的大逃亡開始之前,哈利擔心金妮的安全,向她提出分手,金妮也沒有大吵大鬧,而是冷靜地接受,並默默地關心哈利。

這樣能力優秀,且內心強大的女孩,與哈利相配,稱得上是旗鼓相當。

當然,金哈戀還有一個不是秘密的隱藏原因。

從小被虐待長大的哈利,內心一直有著對家庭的渴望。

而他對美好家庭最完美的想象,就是衛斯理家。

所以說,無論是從外貌、相處,還是背景。

哈利選擇金妮,都是最順其自然的事情。

其實回頭再看《哈利·波特》,不難發現榮麗戀伏筆之多。

從二年級被石化的妙麗與二人再見面時,對哈利落落大方的擁抱,和對榮恩突然收斂的「相敬如賓」;

到四年級舞會,愣頭青榮恩吃妙麗接受其它男生舞會邀請的醋,被妙麗反懟「壯壯膽子先邀請我,別把我當替補」。

二人的情感線已經十分明朗。

但不少人少時看《哈》,估計和飄一樣,直到哈利開始認真思考「要是這倆貨在一起了會不會影響我們友誼」,才放下覺得哈麗是官配的執念。

現在想來,這毫無根據的執念,不外乎是源於「男主女主應該在一起」的思維。

直到長大,咂摸出哈利和妙麗性格中那些細枝末節的好壞兩面。

才慢慢發覺羅琳將榮麗寫為CP,又在暗中安排了這麼適合哈利的一位「女配夫人」的智慧。

正是這種「適合」而不是「應該」的故事情節,更顯巫師世界之真實。

因為真實的世界中,才沒有什麼絕對的男女主角。

而這,大致就是成年後的麻瓜們,還能在《哈利·波特》裡,找尋到無數樂趣的原因。

它不是一個npc助玩家降魔的單一故事。

而是一群英雄助推一個英雄的故事。

雖然鏡頭對準的是哈利,卻不過是用哈利的視角,展示了一個十足鮮活的巫師世界。

這個世界里,你共情誰,誰就可以成為《哈》的主角。

也因此,《哈》也有許多的戲稱。

例如前文提到過的「妙麗和她兩個沒有用的男人」。

用榮恩對哈利講的話來說便是:「沒有她我們兩天就得死。」

妙麗在一年級時,憑借超大的閱讀量準確解鎖關鍵信息:魔法石。

二年級製作復方湯劑,讓哈利和榮恩得以打入敵方獲取信息。

五年級在烏姆里奇的「應試教育」高壓下提議建立反抗組織「鄧布利多軍」。

這鐵三角的一路冒險,出謀劃策者、發覺劇情重要推動線索者以及「阻止莽撞犯錯者」,無一不是頭腦清醒的妙麗。

從這個角度看《哈》系列,也不妨說是,女王和她的兩個騎士。

當然,以妙麗為主的視角,在《哈利·波特》的無數種打開方式裡,已經不算新穎。

更隱蔽卻同樣生動的,還有將《哈利·波特》的故事視為一個母愛戰勝惡魔的故事。

故事中的三個母親,都對佛地魔的戰敗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先是哈利的母親,以自己的犧牲保全了嬰兒哈利,挫傷了佛地魔,也奠定了後面所有的故事。

再是榮恩的母親衛斯理夫人,幾乎肩負了「孤兒哈利」成長期間的母愛一責。

雖一直以一個「暴躁又善良的家庭主婦」形象出現,用魔法好似都是為了洗洗鍋做做飯。

卻在最終的決戰時,為了在大戰中犧牲的孩子,怒殺了佛地魔手下最得力的衷心乾將。

最後,還有一位食死徒母親。

因為哈利救下了自己的兒子,而在最關鍵的時刻倒戈——

在「驗屍」時欺騙佛地魔哈利已死,為哈利最後的絕地反擊創造了完美的機會。

這是內核黨們看到的,一個關於「邪不勝愛」的故事。

而劇情黨們更在意的,當屬鄧布利多整整貫穿7年的暗中鋪路。

一面和昏君當道的魔法部周旋,一面安插石內卜收集黑魔頭的信息,還得不時為三人組的各種「葛來芬少行為」擦屁股。

在這一視角下,哈利更像一個被命運選中的棋子,在鄧校步步為營的引導下,將死佛地魔。

說是棋子,但沒有瞧不起哈利的意思。

哈利僅11歲便敢耍弄佛地魔的勇氣,不貪戀財權,對正義的堅持,這些無一不是他成為主角的要素,也是羅琳最歌頌的品質。

只是說,羅琳的聰明之處,便在於她刻畫的是哈利·波特,這個大難不死的男孩兒的偉大。

卻又將哈利所見的每一個巫師都寫得如此有血有肉,有邏輯有動機。

以至於細看下來,便能發現,哈利的偉大,並不比巫師世界任何一個人的偉大更耀眼。

這才做到了一百個人的眼中,有一百部《哈利·波特》。

最為顯眼的暗喻,大概是納威·隆巴頓這個角色。

稍熟《哈》故事的觀眾可能記得,故事真正的開始,其實不是那個佛地魔前去殺害哈利的夜晚。

佛地魔之所以要去殺死還是嬰兒的哈利,是因為崔老妮的一則預言:

擁有征服黑魔頭能量的人走近了……出生在一個曾三次擊敗黑魔頭的家庭……出生於第七個月的月末……黑魔頭標記他為其勁敵,但是他擁有黑魔頭所不瞭解的能量……一個必須死在另一個手上,因為兩個人不能都活著,只有一個生存下來……那個擁有黑魔頭能量的人將於第七個月結束時出生……

所有人都以為這個預言暗指的,便是哈利·波特。

但事實上,同樣符合預言要求的,還有另一個孩子——納威·隆巴頓。

一個喜歡草藥學,在前四部書都以憨大個兒形象出現,卻最終成長為一個手刃佛地魔魂器「納吉尼」的葛萊芬多男孩。

說白了,哈利之所以成為「天選之子」,是因為佛地魔在那不完整的半段預言下,挑選了哈利。

而一個相差無幾,只是命運稍有差池的奈威·隆巴斯,就是消解哈利·波特神性的一個存在。

當一個巫師兼具了愛、勇氣、正義。

他便是哈利·波特。

也因為此,長大後的我們終於明白。

或許《哈利·波特》裡,最不需要限定的,就是哈利·波特。

換句話說——

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哈利·波特。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  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 👉🏻  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 👉🏻  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