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醜聞直接毀掉好萊塢女星,「暮光女」克莉絲汀·史都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爛?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這個醜聞殺傷力太大,時間點又不對,可惜了暮光女

#暮光之城 #克莉絲汀史都華 #把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作者:維賽迪
整理:冒牌生

*正文開始

在現實生活裡,經常可以看到有些人會把一手好牌給打爛。

畢竟有的時候生活得太過順暢,很容易會讓人飄飄然的,然後就把大好優勢給送掉了。

能在絕對有利的情況下依然保持清醒,很少人能做得到。

這是人性的弱點。

這次要講的好萊塢女星,外號「暮光女」的克莉絲汀·史都華,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克莉絲汀·史都華出生於1990年美國加州的洛杉磯。

她的父母都是娛樂行業的圈內人士,父親是電視台製作人跟舞台經理,母親則是一位劇本導演。

受家庭環境影響,克莉絲汀·史都華很小的時候就已經確定自己要進入娛樂圈工作。

不過最初她想做的不是演員,而是導演或者編劇。

然而,話是這麼說,也沒多少人長大後依然能從事自己小時候就想做的職業,更何況人是會變的。

克莉絲汀·史都華也不例外。

她在8歲時一次學校表演裡面,被星探發現,之後就以去了迪士尼的頻道試鏡。

一年後,她正式以童星的身份出道,成為了演員。

不過,問題很快就來了。

由於經常要拍戲,導致克莉絲汀·史都華在學校的課程跟不上。

在這種情況之下,當了演員,成為明星,就算是小明星,讓她退出回去學校好好讀書,她會願意嗎?

不可能,她父母不肯,克莉絲汀·史都華也不願意。

這個時候她選擇的是遠程學習,不能耽誤演戲。

不得不說,單純以事業而論,克莉絲汀·史都華這個選擇是非常正確的。

多年的演戲經驗,使得她慢慢的積累起名聲,也拿到過諸如青少年藝術家等獎項。

因此,到了2007年,克莉絲汀·史都華的機遇就來了。

早在2005年的時候,派拉蒙就打算將著名的吸血鬼小說《暮光之城》翻拍成電影。

不過因為成立項目時遇到其他問題,直到2007年才算正式啟動項目,選角也是那個時候開始的。

當時還沒沒成年的克莉絲汀·史都華,在試鏡的時候一眼就被導演相中。

為什麼?

因為美。

不得不說的是,克莉絲汀·史都華的顏值,外形的確非常出色,放在好萊塢裡也是絕對的一位美人。

而當時的男主角是羅伯·派汀森,也是一位帥哥。

俊男美女,又是吸血鬼題材的《暮光之城》,上映以後很快就在全球掀起了空前的熱潮。

有意思的是,克莉絲汀·史都華跟羅伯·派汀森不止在戲內是情侶,現實中也真的在一起了。

這在當時基本可以說是娛樂圈的頭條,很多媒體都搶著報導他們的戀情。

同時,也有大批粉絲把從電影裡那對戀人的感情延伸到現實。

《暮光之城》讓克莉絲汀·史都華徹底甩開了同齡演員一大截。

2010年,年僅20歲的克莉絲汀·史都華已經成為全球收入最高的女星之一。

2011年,富比士將她評為「好萊塢最好的演員」。

其他什麼「最具潛力的年輕演員」「最熱門的女星」之類的榮譽報導簡直多到數不過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由於戲內戲外都有高熱度的話題,加上本身電影質量也不錯,《暮光之城》系列一直爆紅,幾乎每一部都大賺特賺。

要是換哪個明星,20歲的時候就拿到這麼一手好牌,估計做夢都會笑醒。

不過正如開篇所述,很多時候形勢大好的時候,就應該讓自己好好站穩一點。

否則,很容易出事。

克莉絲汀·史都華就是在這個期間出事了。

在2012年的時候,她被拍攝到跟一位已經有家室,名叫魯伯特山德斯的導演在戶外進行各種運動。

這醜聞直接讓克莉絲汀·史都華本來美好的前途全部消失。

憤怒的群眾一致對克莉絲汀·史都華進行了巨大的反對聲潮,當時《暮光之城4》的下部還沒有上映,不管是資方還是克莉絲汀·史都華都知道,這下可能要禍及電影了。

克莉絲汀·史都華急忙在媒體上進行誠懇的道歉,表示自己做錯了,頭腦一時發熱,已經知道錯誤,傷害了很多人,傷害了深愛自己的羅伯·派汀森。

有的人可能不太明白,在好萊塢這種地方,明星們各種戴帽子的事層出不窮,為什麼克莉絲汀·史都華這麼做引起的批評聲潮會如此巨大呢?

這個需要看看《暮光之城》系列的粉絲構成。

這個系列主要的粉絲群體是女性,換句話說,雖然克莉絲汀·史都華擁有很多粉絲,但羅伯·派汀森的女粉絲數量可一點都不會輸給她。

而且還有將電影情侶代入到現實的粉絲,希望能在現實裡,這對吸血鬼戀人能延續他們之間的愛情。

所以克莉絲汀·史都華給羅伯·派汀森戴帽子這事,直接觸動了大部分粉絲的逆鱗。

她們會認為,克莉絲汀·史都華很過分,我家羅伯·派汀森哪裡對不起你了?竟然要給他戴帽子,你配不上他,抵制抵制。

當然,由於是系列最終章,《暮光之城4:下》的票房還是很亮眼的。

但這可不是克莉絲汀·史都華的功勞,粉絲們心疼羅伯·派汀森,所以該貢獻票房的還是會去影院。

而對於資方來說,克莉絲汀·史都華這個女主角,已經成為燙手山芋,她的商業價值已經被自己敗光了。

克莉絲汀·史都華顯然也明白這點,在《暮光4》結束後,她息影了一年。

而在這一年,她基本處於躺平任嘲的情況,國外的網友跟媒體沒有一個給她好臉色看,都是各種批判,責罵。

甚至,她以極高的票數,入選成為好萊塢最討厭的名人榜單,而且位置還是第二名。

2014年時,克莉絲汀·史都華雖然重新出來拍戲,然而基本沒有任何大製作的電影找她,她也只能去演一些小成本電影。

對比醜聞曝光之前被捧上天的那個暮光女,這資源只能說慘。

但是,克莉絲汀·史都華也沒有放棄,雖然一直在小成本電影裡打混,但她也有各種打點關係。

直到2019年,她終於在《霹靂嬌娃》獲得了擔任主演的機會,重新回到了好萊塢的主流商業製作舞台。

然而,這距離《暮光4》已經過去足足7年之久了。

大家都知道,娛樂圈競爭是非常激烈的。

7年時間,能改變多少事情?漫威宇宙從破產到輝煌也不過是11年左右。

重新回到好萊塢主流舞台的暮光女,競爭力顯然跟以前相比起來,差太遠了。

儘管也依然有片約,有戲拍,但想回到當初那個紅遍全球的情況,想讓更多資方往自己身上傾注資源,如今30歲的她,顯然有點力不從心。

不得不說,當年那一樁醜聞真的直接把她的美好前程毀成碎片。

且看這位曾經紅遍全球的暮光女,未來能否再次翻身吧。

《暮光之城》到現在過去了十幾年,每一位演員都有很大的改變,除了克莉絲汀·史都華之外,其他演員現在都發展得如何,一起來看看吧

羅伯·派汀森現在是蝙蝠俠而不是暮光之城的主要吸血鬼

哈利·波特的粉絲們可能在 2005 年的 《火焰杯》中第一次知道羅伯·派汀森是西追·迪哥里,但正是派汀森在《暮光之城》中對吸血鬼愛德華·庫倫的描繪讓他家喻戶曉。

自從掛起暮光之牙後,派汀森出人意料地轉向藝術片和實驗片,表明他的演技和範圍遠遠超過愛德華·庫倫的表現。正如《衛報》所說,帕丁森在《流浪者》(2014 年)、《失落的之城Z》(2016 年)和《燈塔》等電影中的角色(2019 年),在他們稱之為「優雅重塑自己的明星地位」的轉變中,提供了「提升他的聲譽」的機會。

帕丁森對自己的角色也非常投入,他告訴衛報,在拍攝《燈塔》時,他扮演兩個慢慢發瘋的燈塔看守人之一,「我喜歡盡我所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完全不知所措和迷失方向。感覺它真的在發生。這一承諾是其中一個原因(除了那引人注目的下巴),一些人認為他是蝙蝠俠的完美演員選擇,他在 2022 年的《蝙蝠俠》中扮演了這個角色。

泰勒·洛納在《暮光之城》之後設定了界限

泰勒·洛納在《暮光之城》中對雅各布·布萊克的描繪讓他立即成為了青少年的萬人迷,儘管他在 2008 年向《名利場》透露他是片場最年輕的人。他指出,有這麼多忠實的粉絲令人驚訝。

「只是在舞台上 [在動漫展] 上,聽到每個人都在尖叫,看到有多少人在那個禮堂裡,這太瘋狂了,」他說。儘管直到 2009 年的 《暮光之城:新月》 ,赤膊上陣的洛納才開始讓年輕女孩們瘋狂,但他的腹肌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他的名片,但並不總是以一種好的方式。

《鹽湖城論壇報》稱勞特納 2011 年的電影《綁架》是 剝削性的,而後續電影《追蹤者》 (2014 年)和《荒謬 6》(2015 年)都失敗了。在那之後,Lautner 對Metro所說的「展示 [他的] 腹肌的嗜好」表示不滿。勞特納在 2016 年告訴該出版物,「我發現自己現在反抗它。[如果它] 對我來說赤膊上陣沒有意義,我們就不要這樣做。」 不幸的是,設定這些界限可能會讓他花掉一些電影。他在2014 年至 2018 年的 Netflix 系列《布穀鳥 》和 2016 年的萊恩·墨菲的《 尖叫女王》中嘗試了喜劇,但他似乎在很大程度上遠離了好萊塢。

《暮光之城》之後,伊莉莎白・瑞瑟重新回到了電視上

《實習醫生》的粉絲們毫無疑問將在《暮光之城》中飾演愛德華的吸血鬼「養母」艾思蜜·庫倫的伊麗莎白·里瑟認作是這部長篇醫療劇中最令人難忘的客串明星之一。

事實上,在《暮光之城》電影之前(甚至期間),里瑟就已經客串了電視節目。在《暮光之城》的最後一部之後,里瑟發現自己扮演了其他電影角色,在 2015 年的莎莉菲爾德電影《你好,我叫多麗絲》中扮演愛德華茲醫生, 並加入了恐怖電影《碟仙》(2016 年)和《鬼入侵》(2018 年) .

但里瑟的生計是電視,尤其是迷你劇格式。

從在Bonnie & Clyde中扮演 PJ Lane到她在Law & Order True Crime: The Menendez Murders中扮演 Pam Bozanich ,Reaser 讓角色栩栩如生。最近,在第一部《暮光之城》電影上映十年後,雷瑟在 Netflix大熱的《鬼屋鬧鬼》 (通過喧囂)中扮演了殯葬師雪莉·克萊恩(Shirley Crain)的角色。 在一個功能失調的家庭中,殯儀師的角色似乎在某種程度上適合以不死族女族長而聞名的人。希望我們在不久的將來能獲得更多 Reaser 的範圍。

自《暮光之城》以來,艾希莉·葛林的成功參差不齊

經常被列為最喜歡的卡倫吸血鬼,艾希莉·葛林對預知吸血鬼愛麗絲卡倫的刻畫偷走了心。但儘管有粉絲的喜愛,格林自《暮光之城》以來的作品並沒有像許多人所預料的那樣取得不可否認的成功。雖然 Greene 肯定是一些觀眾和評論家的最愛,比如 2018 年的 Antiquities and Accident Man 和 2019 年的Bombshel​l,但她也經歷了一系列重大失敗。

她當然一直在努力跨流派,在恐怖片(2012 年的幻影顯形)、戲劇(2013 年的CBGB)和喜劇(2014 年的埋葬前任和 2015 年)中扮演角色史坦頓島之夏),但評論家們並不是她拍攝的大多數電影的粉絲。這可能是葛林最近開始拍攝電視電影,特別是霍爾馬克假日電影的部分原因。

她告訴KTLA 5,她一直想出演一部聖誕電影,她通過出演 2019 年的《我的心上的聖誕節》和 2020 年的《魅力手鐲》實現了她的願望,儘管她似乎很快就會回到大銀幕。Greene 將出演Aftermath和The Immaculate Room,截至本文撰寫時,這兩部電影都在製作中。

Peter Facinelli 在《暮光之城》之後是一名電視明星,但正在重返電影界

Peter Facinelli 對迷人而光榮的 Carlisle Cullen 博士的描繪與他的第一個電影角色相去甚遠。

第一部電影是 1995 年的安吉拉(Angela ),他在其中扮演路西法(Lucifer )的妝容,與十多年後他作為卡倫博士(Dr. Cullen)所穿的白色妝容並無太大區別,但正是暮光之城將 Facinelli 介紹給了新一代的粉絲。

儘管有多年的電影角色,但在暮光之城 Facinelli 之後,電視高管非常需要。

從 2009 年開始,他在傑基護士中扮演 Fitch Cooper 博士,直到 2015 年該系列結束,他一直擔任該角色,同時繼續在《暮光之城》的其餘部分中扮演 Carlisle Cullen 博士。他的電視角色從《歡樂合唱團》到《美國奧德賽》和《特警隊》,再到《超級女聲》中麥克斯韋勳爵的反派角色,但法辛內利不只是演戲。

他不僅共同創作了一部圖畫小說並共同撰寫了小說《紅雨之後》,他還撰寫並導演了 2020 年的The Vanished,其中他扮演副耙子。如今,法辛內利正在回歸主演電影,其中幾部將在 2021 年進入不同的製作階段。

暮光之城的 Nikki Reed 開始了自己的事業

雖然許多暮光之城吸血鬼明星在現實生活中看起來與屏幕上的同胞不同,但也許沒有比扮演愛德華的「養妹」、脾氣暴躁的羅莎莉·黑爾的Nikki Reed更不同的了。

雖然她在現實生活中完全不同的外表是你可能認為自《暮光之城》以來你沒怎麼見過她的原因之一,但她在銀幕上的表現也沒有那麼多,儘管粉絲們可能記得她是電視劇中的 Betsy Ross 2015 年和 2016 年的Sleepy Hollow或2019 年她與丈夫 Ian Somerhalder 在 V-Wars中的短弧。

這些天,里德沒有專注於表演,而是忙於綠色生活並激勵其他人也這樣做。2017 年,也就是她生下女兒的同一年,Reed 創立了生活方式品牌BaYou with Love(來自C Magazine),專注於可持續時尚、配飾、家居和美容產品,並於 2020 年與 UpWest 合作設計兩件地球日 T 恤,收益將用於她丈夫的基金會(通過人)。

暮光之星凱蘭·魯茨專注於旅程,而不是目的地

雖然他在《暮光之城》之前就喜歡電影和電視角色,並且從那以後也喜歡很多,但凱蘭盧茨可以說是最出名的角色是他對身體上令人生畏但頑皮的吸血鬼埃米特卡倫的刻畫。

魯茨在《暮光之城》的所有五部影片中都扮演了身材高大的埃米特,並繼續擔任其他適合他身材的角色,包括在 2014 年的《大力神傳奇》中扮演這個有名無實的角色,然後與西爾維斯特·史泰龍、阿諾德等人一起扮演施瓦辛格和傑森斯坦森同年出演《敢死隊3 》。

但魯茨並不僅限於動作角色,儘管他目前在FBI: Most Wanted中扮演特工肯尼·克羅斯比。

Lutz 告訴加拿大的In the Seats,「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喜歡做英雄/動作人物類型的部分……只是一些更好的圓形和最終相關的東西是我這些天睜大眼睛的東西。」 也就是說,盧茨希望我們能在《暮光之城》中看到更多的艾美特,並且不會拒絕重新扮演這個角色。他在 2018 年對Showbiz Junkies說:「我當然希望有更多的艾美特,再拍一部電影,更多地講述他的起源故事。」 儘管如此,Lutz 告訴Showbiz Junkies,對他來說,目的地並不重要,他稱自己更像是一個「旅行的人」。

Jackson Rathbone 專注於激情項目

就像他的暮光之城聯合主演尼基·里德一樣,傑克遜·拉斯伯恩現在看起來與他作為新「素食主義者」吸血鬼賈斯珀·黑爾所做的有點不同,但這也許是因為在現實生活中他並不「看起來像在痛苦中」。隨著暮光之城的成功,拉斯伯恩開始出演大多數鮮為人知的電影,例如 2009 年的驚悚片《受傷》、2013 年的《狐狸巢穴現場直播》和 2016 年的恐怖片死人之城,但拉斯伯恩最近的大部分作品都更加個人化。

在 2018 年接受《美國週刊》採訪時討論他的電影Heart, Baby時,Rathbone 還談到了他的其他幾部電影,包括拍攝 2020 年的電影Dreaming Grand Avenue,並透露了他自己過去的心理健康問題。「我肯定經歷過最低谷,」他說,並補充道,「如今,我真的在努力坦誠相待……當你身處其中時,很難談論。」

和他在銀幕上的養父 Peter Facinelli 一樣,Rathbone 也是一名音樂家,並在 2016 年發行了他的第一首單曲,隨後在 2018 年發行了他的首張專輯American Spirit Blues (通過Billboard),證明他可以在提高表演和創作音樂的同時兼顧一個與妻子希拉·哈夫薩迪 (Sheila Hafsadi) 的家庭(據《人物》雜誌報道,他們在 2020 年迎來了第三個孩子)。

安娜·坎卓克在她的暮光之城後出演了完美音調

可以說,正是她在《暮光之城》中扮演貝拉高度緊張的人類朋友傑西卡·斯坦利的角色,讓當時鮮為人知的女演員安娜·肯德里克成為了她今天家喻戶曉的名字。在她出現在《暮光之城》之後,肯德里克在 2010 年的《斯科特朝聖者大戰世界》中飾演史黛西朝聖者, 正如她在IMDb頁面上看到的那樣。2012 年,她在Pitch Perfect中扮演了著名的 Beca 角色。雖然與她在 Pitch Perfect系列中的角色相比,她在《暮光之城》中的角色很小,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對 Bella 有點強迫的閨蜜的刻畫是是她成功的絕佳跳板。

除了Pitch Perfect之外,肯德里克還在 2014 年改編的電影《進入森林》中飾演灰姑娘,在 2016 年的犯罪劇《會計師》中與本·阿弗萊克一起出演,在巨魔系列中為波比配音,並在迪斯尼電影中飾演諾艾爾溫暖人心2019 年同名,僅舉幾個她的角色。說肯德里克已經成為明星是輕描淡寫的,並且認為這一切都始於福克斯小鎮。

比利伯克從不太可能的暮光之城成為電視明星

儘管比利·伯克 (Billy Burke) 已經在電視和電影中表演了 20 多年,但他在《暮光之城》中對貝拉的父親查理·斯旺 (Charlie Swan) 的鍾愛角色為他的職業生涯注入了新的活力。看起來我們最喜歡的小鎮警察局長從他的暮光之城開始就消失了,但可能只是你認不出伯克沒有他的查理斯旺小鬍子。

自《暮光之城》的最後一部電影以來,伯克大部分時間都在電視上度過,從 2012 年到 2014 年在《革命》中飾演邁爾斯·馬西森,從 2015 年到 2017 年在動物園中飾演獸醫病理學家米奇·摩根博士。

在此過程中,他還據Deadline報道,在 2015 年至 2018 年的電視劇《重大犯罪》中反復扮演一個非常卑鄙的反派角色,並在 2021 年的 Netflix 迷你劇女僕 中飾演漢克。

但電視並不是伯克唯一的愛好。天鵝爸爸也是獨立音樂人!他於 2010 年發行了他的第一張專輯《Removed》,隨後於 2018 年發行了The Underkill。

Cam Gigandet 發現他的許多項目在《暮光之城》之後都是短暫的

正如任何暮光之城的粉絲都可以告訴你的那樣,並非所有前往華盛頓福克斯的吸血鬼都像卡倫一家一樣文明。

由 Cam Gigandet 扮演的追蹤吸血鬼詹姆斯,一旦將目光投向了貝拉(嚴重錯誤),可能就無法通過第一部電影,但 Gigandet 成功地轉向了其他電影。他扮演吸血鬼的經歷很可能得到了回報,因為他在恐怖電影《未出生的人》 (2009 年)和《公寓》(2010 年)中增加了角色,並在一些大多不成功的電影中扮演了較小的角色。

2014 年,Gigandet 曾在The Young and the Restless 和The OC 中短暫停留,正如Men’s Health所指出的那樣,在短暫的 Reckless 中扮演 Roy Rader,隨後在兩個賽季中扮演鑽石經銷商Jake Green on Ice從 2016 年到 2018 年,Gigandet 還在《壯麗七人》中扮演了彼得·薩斯加德腐敗的巴塞洛繆·博格的得力助手,但該片的評價褒貶不一。

雖然 Gigandet 將與他在《龍之蛋》中的暮光之城聯合主演 Peter Facinelli一起出現,但這部電影已被列為預製作自 2017 年以來,似乎已被擱置,至少目前是這樣。

Edi Gathegi 在《暮光之城》之外為自己出名

Edi Gathegi 作為吸血鬼 Laurent 無疑是令人難忘的,他的忠誠度在《暮光之城》中顯得有些模糊。和他的許多《暮光之城》聯合主演一樣,扮演吸血鬼並不是 Gathegi 的第一個角色,當然也不是他的最後一個角色。2011 年,他在《X 戰警:頭等艙》中飾演適應性變種人達爾文,隨後在 2013 年至 2020 年期間出演了一系列電視角色,包括在Justified (通過Deadline )中飾演 Jean Baptiste,在黑名單中飾演反派 Matias Solomon (及其衍生作品《黑名單:救贖》),以及最近的神秘驚悚片Briarpatch中的 AD Singe,與羅薩里奧·道森一起主演。

但是,儘管他在電視上取得了成功,但 Gathegi 並沒有放棄電影角色。他與 Martin Sheen 在獨立電影Princess of the Row中飾演 Bo Willis,一個在伊拉克服役期間腦部受傷的人。這部電影在 2019 年首映時獲得了眾多電影節獎項,其中包括 Gathegi 的三項最佳男演員獎。隨著電影Caged和The Harder They Fall定於 2021 年上映(通過Deadline),我們很高興看到 Gathegi 重返大銀幕。

Rachelle Lefevre 在《暮光之城》系列中被替換後的職業生涯幸存下來

第一部《暮光之城》電影的最後一幕由蕾切爾·李費佛飾演維多利亞,詹姆斯的吸血鬼情人在詹姆斯被殺後渴望復仇。

這一幕是對貝拉和卡倫家族尚未到來的併發症的預告,並讓勒費弗成為演員陣容中的主要角色。雖然 Lefevre 確實在《暮光之城:新月》中重新扮演了維多利亞的角色,但在Eclipse出現後,她被布萊斯達拉斯霍華德取代。雖然 Lefevre 告訴娛樂週刊,她對 Summit Entertainment 由於日程安排衝突而決定讓她離開特許經營權感到「震驚」,但 Summit 自己對娛樂週刊的聲明描繪了一幅不同的畫面。

儘管如此,Lefevre 還是從她明顯的好萊塢失態中恢復過來,主演了短命系列Off the Map,隨後出演了 2013 年的電影White House Down和Homefront。隨後,她將重心轉向電視,從 2013 年到 2015 年,她在穹頂之下扮演朱莉婭·舒姆威,隨後在 2018 年的瑪麗殺人,2019 年的證明無辜和2020 年的聲音中扮演角色。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