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突破百億日元成為宮崎駿的接班人,新海誠的《天氣之子》每一遍看都有不同的感受!-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彩蛋還有你的名字夢幻聯動~

#新海誠 #天氣之子 #只看一遍看不出來的盲點

*正文開始

作者:動漫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整理:冒牌生

新海誠導演的最新作品《天氣之子》是一部「每次看都會有新發現的電影」。

這是因為連細節都被描繪出來的背景,以及作為動畫卻超現實的表現,都包含了各種各樣的「意義」。

如果你試著思考一下登場人物不經意的台詞和內心世界,那麼你會有更多的「發現」。

事實上,新海誠導演在《天氣之子》小說版的後記中,對於電影這一媒介(與小說不同)的表現方法,是這樣記載的。

「基本上,電影中的對話越短越好。它不僅僅是一個句子,而是大量的面部表情和色彩、聲音情感和節奏,甚至聲音效果和音樂。」

實際上電影動畫特有的表現,也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台詞所帶來的信息,另一方面對白或旁白也能帶給我們事情進展的程度, 這就是為什麼《天氣之子》是一部層次豐富、故事結構豐富的作品。

讓你在每個場景中都能深入閱讀,「我想知道這是什麼」,當你想到每個角色的感受時,你會更加印象深刻。

在此,我將逐一介紹僅看一遍《天氣之子》很難發現的、能讓正片更有趣的「盲點」,那我們就開始吧。

帆高離家出走的理由是什麼?

主人公帆高離家出走的理由,直到最後都沒有被描寫出來。這是新海誠導演故意為之,「我不想把它變成一個創傷性的故事。」「我不想將故事停留在創傷時期,我想畫出帶著夢想奔跑並跑到很遠的男孩女孩。」 但是,即使不明確,電影中也有「委婉地」散髮出帆高的過去的描寫。

例如,剛開始的時候,他的臉頰和鼻子上貼著方巾,在漫畫咖啡館裡消磨時間的時候,就會揭下來。實際上,小說版中有帆高「被父親毆打」的記述。電影裡的砰砰聲,大概是為了治療被打時的傷口吧,也就是說帆高遭遇了家庭暴力。

而且,無論是電影還是小說版,帆高都有做「夢」的場景,「在原本居住的島上,以從雨雲中漏出來的光為目標,亂騎自行車(但最終沒能到達那裡)」。

帆高一直夢想從封閉的島中擺脫出來, 進入可以說是希望象徵的「光」(類似於女主人公陽菜)的懷抱中。──就是按新海誠導演意圖的「從憧憬的情況下開始跑,一直跑到遙遠的地方」,不過以此為目標的少年只有在此場景中我們才能感受到那份出身的悲涼。

這樣的帆高,後來反復做出反社會的行為。但是,他在故事初期敬酒的時候,卻以「未成年」為由給自己選擇了果汁,在故事最後階段騎摩托車的時候也會戴好頭盔(下巴繩忘記了)。帆高請須賀吃飯,報答他的恩情,還給一隻流浪貓貓吃了營養品。

從客觀的角度來看,雖然他做的一些事情是不正確的、可以明確說是犯罪的行為,但從根本上來說,他也有最低限度的社會性及底線,心裡是善良的。作為體現了新海誠導演目標的「憧憬」,他本質上情感很豐富,我非常喜歡帆高。雖然作品沒有明確地描寫帆高的過去,但這反而更容易引發觀眾們的共鳴,留足了想象空間。

雖然還是小學生卻很受女生歡迎的凪是個好孩子

女主人公陽菜的弟弟凪,雖然還是小學生,卻很受女孩子歡迎,他第一次出場是在公交車上……實際上,各方面也顯示了他是個非常好的孩子。具體來說,他去一個叫富美的老太太家的時候,給她捶肩、揉肩。

更何況姐姐陽菜在媽媽去世後一直在打工,他雖然小,但是很早熟,很心疼姐姐。另外,凪最後說:「加奈,這是綾音。綾音,這是加奈。」 凪謙恭地當場的人介紹了在場的所有人。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姐姐陽菜也同樣以「帆高,這個孩子是我弟弟凪。這個人帆高是我的生意夥伴!」仔細地介紹著。你可以看到,凪是一個乖乖從姐姐的行為中學習的人。

陽菜究竟「知道」什麼?

仔細回顧陽菜的行動,她早年失去父母,和弟弟相依為命,她虛報年齡到漢堡店(麥當勞)工作,只為了能讓弟弟和自己能吃上飽飯。和弟弟凪一起生活是她的開始,但自己身為晴女,她早已將自己獻給了命運,現在才知道或許她拼命賺錢是想給弟弟留下足夠的錢。(這個時候我並沒有從夏美那裡聽到晴女命運的消息,但陽菜可能早就已經知道了晴女的命運。……),每當借助晴女的力量使天氣放晴的時候,陽菜就會把手伸向太陽,「手掌透過太陽」的意思是……正如字面意思,可能是想確認「自己的身體是否正在慢慢地變透明」(小說版中有提及)。

陽菜說:「這個工作讓我終於明白了自己的作用───成為晴女這是我的職責,也是我的命運。

這其實是一種矛盾,是認命還是不認命?

然後,在餐廳里,帆高、陽菜和凪一邊吃著炸雞塊,一邊吃著炒麵……對陽菜來說,這是把自己獻給晴女之前可以吃的最後一頓大餐,也就是「最後的晚餐」。在犧牲自己之前所吃的最後一頓晚餐(恐怕)打從心底覺得很好吃吧。

為什麼須賀哭了? 進水的時候為什麼要開窗?

身為雜誌社社長的須賀,從安井刑警那裡聽說帆高從警察署逃走,並且得知有一個孩子,即使帆高的未來受到影響也想見時,須賀不知不覺間流下了眼淚。他為什麼哭了呢?

從結論來說,應該是須賀意識到「自己也在祈禱」,「有一個人即使拋下一切也想見他」。須賀並沒有表現出「我想見我死去的妻子」的情感,而是說「這種天氣很瘋狂。」,「人類,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無法改變重要事情的順序,」他自我批判地分析道。

實際上, 須賀與帆高的心情是一樣的,所以他內心是很想再見到重要的人的,所以自然而然地流下了眼淚(夏美也說帆高和須賀很像)。然後,在高潮部分的代代木會館(一開始是催促帆高回到警察的),帆高說「我只是,想再和那個人——見面!」,這樣痛切的話語更讓須賀注意到了吧。想見重要的人的心情勝過一切。所以,在那個地方,須賀改變了想法,壓制住了高井刑警,讓帆高繼續前進。

另外,在須賀流淚之前,位於地下室的雜誌社的窗戶後面像水槽一樣積滿了水,但須賀什麼也沒想就把窗戶打開了,果然水就流了進去。這似乎是不合理的、沒有意義的行動……正如字面意思,正是因為想「洗刷過去」,所以須賀才會無意識地打開這扇窗。

雜誌社(事務所)的柱子上刻著女兒萌花的身高記錄,事務所外面還放著萌花的三輪車,冰箱裡還貼著死去的妻子寫的便條。我認為,須賀之所以在知道會有水進來,仍然打開了窗戶,是因為他還被過去所束縛著,但是,之後不久,須賀從女兒萌花那裡得知「陽菜祈禱天晴的事情」,也知道帆高為了見重要的人,從警察署逃走了。

這裡提示的不是過去,而是現在和未來。

為了帆高想要見陽菜而流淚,並採取實際行動的須賀的樣子,也讓人深深感動。順便說一下,新海誠導演一邊聽取工作人員的意見,一邊多次修改了本作的情節,據說須賀是在這個過程中改變最大的角色。

從陽菜和帆高各自對「年齡」的執著中可以知道什麼?

陽菜在劇中迎來了自己15歲的生日,她對帆高撒謊說「下個月就18歲了」,還命令帆高使用敬語。

此外,當須賀說「16 ? 17 ? 18 ?沒多大變化嘛」時,陽菜回答說「會變的!」。陽菜 「我想早點長大」的回應,或被警察提問時也說:「我是大學生,這兩人是我的弟弟」說明陽菜在年齡上,還是精神上都比帆高和凪更「姐姐」,試圖成為大人。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須賀對帆高說「16 ? 17 ? 18 ?沒多大變化嘛」時,帆高回答說「是啊!」這樣說著,……被警察帶走的時候帆高得知陽菜只有15歲,用充滿苦澀的聲音說「我不是最年長的嗎…!」這樣說。

後來帆高知道自己比陽菜和凪年長,作為哥哥,他也充滿了責任感——所以才會對陽菜和凪直呼其名。

正如須賀所說,在成年人看來,一兩歲的差距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對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來說,哪怕是很小的年齡差距,也能成為一個絕對值。

用帆高和陽菜各自的台詞展示了面對青春年齡的方法,這也很精彩。

作品有《你的名字》中的角色登場,並且瀧具有預言能力

本作品有新海誠導演的前作《你的名字》的角色登場,可以看出他們有著相同的世界觀。剛開始雜誌上還刊登了「彗星墜落的日子Part6」的報道。立花瀧和宮水三葉很顯眼,但是看到片尾的泰西、小紗和宮水四葉這幾個名字,大家都很詫異吧,他們都在哪裡出場的呢?

泰西和小紗在第一個場景,天空放晴的時候,從摩天輪上轉過身說著「哇,晴天好漂亮」「好棒」。 宮水四葉則是在陽菜把手伸向天空的場景中登場。再說一句題外話,《你的名字》正在找工作的瀧在面試時這樣說道。「即使是東京,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消失」,「即使消失了,不,正因為消失了,才能成為在記憶中讓人溫暖的城市建築——」。

《天氣之子》中我們看到,東京的一部分果然沈入水底……我明年可以得知,瀧具有預言能力,不過,從事建築工作的瀧,或許是為了讓陷入這種狀況的東京變得更好而拼命工作的吧。

陽菜的項鍊和作為生日禮物的戒指,意味著什麼?

你是否仔細觀察過,陽菜總是戴著「雨滴」形的項鍊(就連在旅館洗澡的時候也帶著)。其實,這款項鍊是躺在病床上的陽菜的母親戴在胳膊上的。這個項鍊或許顯示了她作為晴女的力量吧。

當帆高給陽菜生日禮物,為陽菜帶上戒指的時候,結果陽菜消失,戒指從她的身上滑落,後來,帆高救了陽菜,回到代代木會館屋頂的小牌坊前的時候,那個項鍊被打碎了。

估計就像三葉一樣,《天氣之子》中的陽菜或許是從母親那裡繼承了「晴女之血」。 而且,陽菜作為晴女必須犧牲自己才能換來東京的好天氣,多虧了帆高的行動,她才得以逃脫這種命運吧。事實上,陽菜在最後一幕中脖子上並沒有戴項鍊。

另外,帆高把戒指作為生日禮物送給陽菜,這與須賀多次習慣性地撫摸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形成了「對比」。

如前所述,須賀也和帆高一樣,也有一個無論如何都想見的重要的人,從戒指這一物品中我們就可以看出。

帆高買的戒指是花了3個小時才挑選出來的,店員三葉鼓勵帆高說:「她一定會很高興的。」不用說,這枚戒指也包含著對重要的人的感情。

天氣與人類的矛盾發生變化,人類在適應天氣的變化

本作品還描寫了「天氣和人的關係性的變化」。 具體來說,就在最後一幕之前,已經下了三年雨(實際時間已經過去了大約兩年半),儘管東京部分地區沈沒在水下,但電視上卻散發出樂觀的氣息,預計「溫和氣候會持續下去,您將能夠長時間欣賞櫻花。」而且,路上的女性會說「你真是樂觀啊」,「週末賞花快樂!」這樣的對話也能聽到。

也就是說,「賞花要在晴天」的常識在3年內被顛覆了,即使在雨天也能欣賞櫻花,這表明人們面對天氣的方式發生了改變,最後一幕,陽菜祈禱的那個地方也開著櫻花。

陽菜作為晴女,她使用天晴的力量確實給人們帶來了幸福,但即使雨一直下,人們也依然可以堅強地生活。

說句題外話,新海誠導演的作品《言葉之庭》中也有「雨天也要有積極的想法」這種觀點,這也在新海誠的世界觀中形成了呼應。

帆高在畢業典禮上為什麼停止唱歌?

3年(2年半)後的高中畢業典禮上,帆高和其他的學生們一起開始唱畢業歌曲……當唱到 「感覺過去的日子過得很快」時,他停止了……恐怕對帆高來說這3年是非常漫長的日子,因為覺得無法迎合那句歌詞,所以他唱不下去了吧。

帆高覺得這3年的日子很漫長的理由,也許是因為沒有徹底拯救陽菜,也或許是因為他的做法而讓天氣(世界)一直處於混亂狀態,他感到了巨大的罪惡感。不過還好遇到了公寓居住的老夫人冨美,她說「東京的那一帶原本就是大海。所以我認為它剛剛恢復了原來的狀態。」也正是這些話讓帆高重新振作,得到了救贖。

還有一點,帆高覺得3年的日子很長,可能是因為「一直沒能見到陽菜」(生日禮物戒指好像也一直帶著)。

最後一幕——帆高推翻了前面富美和須賀的話,「不對!世界並不是一開始就瘋狂的,是我們改變的!」「在那片天空上,我選擇了陽菜,而不是藍天,比起眾人的幸福,我選擇了陽菜的生命!」,他重新認識自己的行動。

最後一幕的不同解讀,結局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本作品的最後一幕——陽菜在那個地方,到底祈禱著什麼呢?這大致可以分為兩種解釋。

(1)陽菜這三年一直在祈禱著,她希望即使失去晴女的力量,天空也能放晴,希望世界會變得更好。

(2)陽菜很想和帆高見面,所以一直祈禱。

考慮到陽菜「對著陰天祈禱」,應該是(1)吧……不過大家是否還記得這一幕,在空中,帆高對陽菜說「要為自己祈禱」,最終陽菜從作為晴女的身份中解放出來,從這一點來看,也可以認為是(2)。

事實上,小說版中的陽菜認為,帆高來到天空,是「自己的(想見面的)願望和帆高的(想見面的)願望重疊在了一起」導致的。基於這個,最後一幕(和在天空上的時候一樣)再次實現了帆高和陽菜兩個人「想見面」的願望。

小說中明確是第二種解讀。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啊,愛江山更愛美人,只願最後兩人能夠終成眷屬。

《天氣之子》是一部越品越有味道的作品,裡面有很多細節與盲點,每次看都能有所發現,對於這部作品你是怎樣理解的呢?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APPLE:https://apple.co/31BIh7K

✓Spotify:https://spoti.fi/2XRYzbK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