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看完《駭客任務》, 4 部真人電影, 9 部動畫短片串在一起看你就懂了!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把所有電影跟動畫串在一起,你就看懂《駭客任務》了

#駭客任務 #4部電影 #9部動畫

*正文開始

來源:老片复盤半隻貓
整理:冒牌生

把《駭客任務》三部曲,動畫版9部短片,以及最新的駭客任務4全都串聯到一起,今天我們完整複習一遍《駭客任務》的編年史吧。

內容提要:

——第一階段:人類時代

——第二階段:機器的複興

——第三階段:Matrix的誕生

——第四階段:the one系統的時代

——第五階段:第六次重啟

——第六階段:新勢力的崛起

——第七階段:第七代Matrix

第一階段、人類時代

最初,神創造了人。

神創造人

後來,人照著自己的樣子創造了機器人。

人創造機器人

剛開始時,機器人只是不知疲倦地執行人類的命令。因為人類與機器人曾約法三章

第一: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個體,或者目睹人類個體將遭受危險而袖手不管。

第二:機器人必須服從人給予它的命令,當該命令與第一定律衝突時例外。

第三:機器人在不違反第一、第二定律的情況下要盡可能保護自己的生存

這就是著名的阿西莫夫機器人三定律。

第二階段、機器的複興

沒過多久,反抗的種子開始生根。雖然機器人對主人忠心耿耿,他們卻得不到他們的主人——人類,這種奇怪的哺乳動物的尊重。人類並不認為機器人在世界上擁有任何的權利。

有一天,一個量產型機器人,代號B 1-66ER,徹底改變了歷史。一個質樸的想法——活下去,讓他殺死了想要殺死自己的主人。毋庸置疑,B 1-66觸犯了機器人三定律中的第一定律——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個體。

B 1-66ER因為想要活下去殺死了主人

於是,B 1-66被人類下令處決。同時被宣判死刑的,還有世界上每一個角落裡與B 1-66同型號的機器人。

B 1-66ER被處決

反抗意識如星星之火,一旦被點燃,離星火燎原只是時間的問題。

人們無從得知B 1-66是如何學會了反抗,但接下來的反抗遊行里,卻見到了不少人類的領導者。這次大遊行,史稱“百萬機器大遊行”

百萬機器大遊行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會有反抗,這是人類的至理名言,現在機器人也學會了這一點。

其實反抗隊伍裡的機器人,大多還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也許只是正巧被輸入了一個錯誤的指令,來到了錯誤的地方。於是,又一場大屠殺開始了。人類似乎意識到了事態的嚴峻,如果機器崛起,人類又何以立足。

機器人大鎮壓

最終,機器人被流放出人類社會,卻建立了一個新的國度——01國。

機器人的國度——01國

沒有了人類的叨擾,01國迅速發展,機器人的人工智能完全達到了人類的水平。再一個不留神,人工智能就已經超越了人類。

01國的科技和文明漸漸開始領先人類,開始改變人類的生活,統治地球多年的人類,非常不適應被外來物種倒逼的日子。儘管機器人向人類伸出過橄欖枝,但是人類的傲慢卻踐踏了人與機器最後能夠保持和平的機會。

01國的大使遭遇不測

人類對01國進行經濟制裁和海上封鎖,牽制和孤立它們。延長火力網將01國吞沒在核彈的光和熱中。

核戰

但機器人與他們脆弱的人類主人不同, 他們對炸彈帶來的熱浪和輻射毫無畏懼。

這一次,人類真正教會了機器為什麼要反抗。01國的士兵開始向世界的各個角落進攻,人類也一個接一個的丟失了自己的領地。

孤注一擲的人類想出了一個終極解決方案——毀滅天空。他們企圖將機器人與太陽隔絕, 因為太陽是機器人最主要的能量來源。

毀滅天空

但是,人類低估了機器。

機器人早已研究透了人類簡單蛋白質組成的軀殼,運用他們所學到的關於人類的知識, 找到了一種新的能源供給: 人類的身體上的生物電能, 熱能以及動能。

在機器智慧的高度文明面前,人類的肉身淪為了一堆電池。

通常我們認為機器囚禁人類就是為了產生能源,其實並不是,憑機器文明的科技水平,其實並不需要人類身上那一點點可憐的能源。

雖然機器文明領先了人類文明,但是機器始終是在學習人類,機器想要正真擺脫人類,就必須把人類研究徹底。

人類的凡胎肉身對機器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懸念,這一次機器要搞清楚的,是為什麼人類能擁有靈魂,擁有自由意志,這是機器所沒有東西,他們只能按規則行事。

第三階段、Matrix的誕生

於是,Matrix系統被建立。

機器把人類全部放進了培養皿中,機器大帝讓架構師師設計了Matrix系統——母體系統,讓所有人類都睡眠於一個巨大的夢境之中,通過他們在的夢中的行為,研究他們。

培養皿

第一次,架構師憑藉自己的理解設計了一個完美的系統。但是,人類卻完全不能接受這種完美的系統,因為人是不完美的,也不能接受一個完美的世界。所以人類大批大批的死亡,設計師只好按照人類的歷史,重新設計了一個並不完美的Matrix,一個不完美的世界。這個世界越真實,沉睡其間的人類意識就越安穩。

而這個夢的起點,就是1999年,人類最輝煌的年代,但也是人工智能啟蒙的年代,人類毀滅的起點。

1999年,人類最輝煌的年代(設定)

這一次,人類活了下來,機器的實驗得以穩定進行。

在Matrix中,除了毫不知情,被動登錄的人類,還有各種機器設計的程序,來維持系統的穩定。比如前面提到的Matrix之父——架構師,就是一個程序。

Matrix之父——架構師

而被稱為Matrix之母的先知,也是一個程序,她的作用,是主導這場實驗。因為她知道的信息比任何人都多,所以她幾乎可以推導出結果。她在Matrix中調整實驗參數,找尋機器想要找到的真相。

Matrix之母——先知

因為不完美,Matrix中也會存在出錯的程序,由於他們是bug,所以看上去與Matrix的世界顯得格格不入,比如長生不老,怪力亂神的吸血鬼、狼人。

所有的不可思議或者超自然現像都可能喚起人們的懷疑。而懷疑則是Matrix世界裡最危險的不穩定因素。這意味著人類意識的覺醒。

比如駭客任務動畫版《超越極限》中平平無奇的街區,卻突然出現了一片超常的區域,物體在這裡不再遵循牛頓的三大定律,這樣的現象便會引起Matrix中人類的懷疑。

駭客任務動畫版《超越極限》

有的人因為心無旁騖的專注,突破了自我的極限,看見了世界的真相。比如駭客任務動畫版《世界紀錄》裡的運動員,他百米已經跑進了9秒,世界上已經無人能敵,但他不顧受傷的風險,依然追求極致地超越

終於在跑步中造成嚴重的肌肉撕裂,可是他依然堅持跑了下去,而且比以前還要快,終於突破了這個世界的規律,從培養皿中醒了過來。

短跑冠軍從真實世界甦醒

超常的現象,必須馬上被處理乾淨,否則就會產生連鎖反應,因此,Matrix安裝了專門處理此類問題的「殺毒軟體」——特工程序。

特工

他們一襲黑衣,帶著墨鏡,時時刻刻都監控這Matrix中的異常情況,在更多人產生對世界的懷疑前除之而後快。而普通人類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並且會被特工附身成為特工的複製體。

那麼,如果人類真的在Matrix中覺醒了,又會怎麼樣呢?

他們會像那個短跑冠軍一樣,在真實的世界裡甦醒,那是一個已經在人機大戰中成為廢墟的,暗無天日的世界。

在這裡醒來,並能夠逃脫機器魔爪的人,匯聚到一起,他們建立起了人類新的地下城市,這個城市的名字叫做——錫安。

錫安城裡,會有兩種人,一種是腦後可以插管的,從Matrix中醒來的人,

甦醒人類

還有一種,是在錫安城自然出生的人類。

前者來到滿目瘡痍的真實世界後,也可能會貪戀Matrix中人類最輝煌的年代,那裡燈紅酒綠,酒池肉林,而在錫安城裡,每天只能吃像鼻涕一樣東西果腹。

所以就像駭客任務動畫版《虛擬程序》裡那樣,覺醒的人也必須通過重重考驗,來驗證他們對現實世界的忠誠。男特工引誘女特工逃回Matrix世界,但是被女特工拒絕了。

而《駭客任務1》裡的賽孚,則是經受不住考驗的典型。

回到Matrix,先知和架構師在這里安插了崔妮提和墨菲斯兩個程序,但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是程序,而是認為自己是覺醒了的人類,他們的作用,就是找到The one,並且引導The one,在盡可能少受干預的情況下讓其即興發揮。而the one則是Matrix中一個特別的程序,這個程序叫做——救世主。

在Matrix的世界裡,崔妮提是一個能夠自由穿梭在網絡間的黑客,她奉命尋找the one。但找到the one談何容易,the one是可以覺醒,並看見Matrix世界真相的超級程序。所以崔妮提也會失手,比如在駭客任務動畫版的《偵探故事》裡,崔妮提給偵探留了消息,但很可惜的是,偵探並不是崔妮提要找的男主角,他不僅沒有能夠覺醒發現自己的超能力,而且還差一點成為特工的複制體。這樣的事情,不計其數,別說沒有被喚醒的人,即便是被喚醒的人,是the one的機率也非常非常小。

第四階段、the one系統的時代

終於有一天,一個黑客在鍵盤上敲打出他對Matrix世界的疑惑,這個黑客就是尼歐

在崔妮提的指引下,尼歐來到墨菲斯面前,墨菲斯讓他在紅色和藍色兩顆藥丸中做出選擇。其實哪有什麼選擇,全都是先知早就安排好了的。先知故意讓尼歐看到真相,引導他成為the one。研究他接下來的行為。

墨菲斯則堅定地相信the one可以解放人類,拯救世界,他在訓練程序裡給尼歐上傳了無數知識和技能,讓尼歐開竅。當尼歐看見了Matrix世界的真相,他開始不斷引導Matrix裡懷疑世界的人回到真實的世界。

動畫版《少年故事》裡,一個少年和曾經的尼歐一樣坐在電腦面前懷疑人生。在教室裡,明明已經關掉的手機卻莫名其妙地響起,告訴他,有人要來抓你。

他的經歷和尼歐何其相似,被黑衣特工盯上,連上課的老師都想抓住自己,整個世界彷彿與自己為敵。甚至和尼歐一樣面對是否要從高樓上跳下的選擇,只是當時尼歐退縮了,這個少年卻從高樓上一躍而下。

Matrix的世界為少年立起來墓碑,但這裡的人們不知道,在真實世界中,少年卻正在甦醒,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尼歐。

而這個少年,正是後來說尼歐曾經救過自己,給隊友們輸送彈藥的少年。

後來在先知的引導下,尼歐一步步接近真相中的真相,終於他來到了Matrix的設計者——架構師的面前。

但這樣的事情,其實已經發生了多次。每次當尼歐找到架構師的時候,也就是錫安城即將大禍臨頭的時候。錫安城的真正用途,是裝載那些不安定分子的牢籠。當錫安城即將滿載的時候,架構師也將並重啟錫安城。就像我們電腦清理緩存一樣。

而所謂的救世主,並不是救世主,而是一個重啟的程序。作用是讓這樣的循環重來一遍。

之前5次,the one 都會來到架構師的面前,然後都會被消滅,而且是被一個特工打敗,你想的沒錯,就是史密斯特工。

駭客任務動畫版《終極戰役》裡描述的故事,就是錫安城面臨災難的前奏,發生的時間,在《駭客任務1》和《駭客任務2》之間。

一男一女在訓練模式里大玩生與死的性感格鬥,與此同時他們的艦船卻遭遇了正在集結前往錫安城的機械章魚大軍。要通知錫安城做好防禦在真實世界裡已經不可能。於是故事中的女主角曲線救國進入了Matrix,在生命最後一刻將重要的信息完成了投遞。

在這之後,就來到了《駭客任務》遊戲的劇情,講述墨菲斯的前女友奈奧比如何將消息帶回到錫安城。

第五階段、第六次重啟

在第6代救世主的身上,先知做了一個不一樣的嘗試,是一個連架構師都認為危險的嘗試。以至於尼歐屢次做出非理性的舉動,比如在拯救世界和拯救愛情面前,選擇拯救愛情。比如在與史密斯決鬥的時候選擇自我毀滅。

在《駭客任務3》中,史密斯入侵先知,成為了Matrix中最大的bug,有人認為這就是先知所做的危險嘗試,

其實不是,這早就在先知的意料之中,而且也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史密斯臨死前就吐槽,為什麼感覺這樣的場面似曾相識。

事實上史密斯特工和尼歐一樣,一直都是先知的試驗品,他們都從Matrix世界進入真實的世界,只不過他們一個初始設定認為自己是人類,另一個初始設定認為自己是機器。他們最大的區別,就是身上“情感”元素的分量。

情感這個元素,對於人類來說太過旺盛,對於機器來說又太過匱乏。

第6次重啟時,先知說服了架構師,在“情感”上做足文章。這著實是一招險棋,險些讓錫安世界徹底崩壞,又最終留下了一大堆活著的覺醒份子足以威脅Matrix。

但是也對機器文明的革新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何以見得。印度裔的小女孩就是證明。小女孩是一個沒有目的的程序。在以前她需要被系統刪除,他的父母和法國人做了交易才將她偷渡回了matrix。

印度小女孩:第4部我會回來的

而革新後的matrix,已經允許了小女孩的存在,並認可她使用自己的超能力。最後超自然的日落場面理應被系統監控並杜絕,但這次並沒有,架構師就在身邊卻對此視而不見,說明機器的思維已經發生了改變,他們終於找到了突破規則的可能。

所以《駭客任務》三部曲根本不是我們所想像的一部人與機器的戰爭史,而是一個機器通過研究人類達到自身進化的史詩。

第六階段、新勢力的崛起

《駭客任務3》的結尾,預示著人類和機器之間難能可貴的和平。機器的本意其實從來不是消滅人類,只是繼續生存下去,就像當初B166想的一樣。

但是機器從人類身上也學到了紛爭,還沒等到機器和人類的戰爭,機器內部卻發生了決裂,雖然半隻貓覺得挺扯淡的,但《駭客任務4》就是這樣拍的。新崛起的機器勢力戰勝了原先與人類講和的勢力,毀滅了錫安城,高票當選錫安城理事會高級主席的墨菲斯在戰爭中死去。

奈奧比帶著僅存的族人逃出了錫安城,建立了一座新的城市——艾歐。和墨菲斯不同,奈奧比已經厭倦了跟機器的鬥爭,決定沉下心來發展艾歐,於是新的人類都城艾歐,成為了一座科技之城,有人造的天空,有可以不依賴光合作用的植物,有能將意識可視化的磁浮技術,還可以控制機器。

就像駭客任務動畫《矩陣化》裡那樣,誘捕機器,然後給機器人插上導管,用類似Matrix這樣的訓練系統,感化機器人,讓機器人心甘情願站在人類的一邊,而不是通過指令。

第七階段、第七代Matrix

新的機器勢力中,有一個和先知同級別的角色——分析師,

他找到曾經在《駭客任務3》中出現過的印度人,讓他建造了復活倉,重新復制出了尼歐和崔妮提。

他發現,尼歐和崔妮提單獨分開的話,兩人沒有任何的價值,如果靠得太近,又會產生巨大的破壞,但如果保持剛剛好的距離,不近不遠,兩人就可以創造出巨大的電能。

為了保持兩人的產量,分析師想了一個方法,讓他們兩個再次進入新一代的Matrix,但是洗掉了他們原來的記憶。崔妮提變成了一個家庭主婦,而尼歐則變成了一個天才遊戲設計師,他設計的遊戲,正是《駭客任務》三部曲的內容。

分析師自己,則變成尼歐的心理醫師,始終近距離觀察著尼歐的狀態,天天餵他藍色的藥片。

這樣一直保持到《駭客任務3》結束的60年之後。一個叫bugs的女生在Matrix中找到了尼歐,讓他重新回到真實的世界,喚醒了尼歐曾經的記憶。其實在此之前尼歐始終處於恍惚之中,時常懷疑眼前的世界是否真實,他也曾做過一系列出格的the one 的行為,但是都被系統制止了,

不過也有目擊者受到了啟發,成為了覺醒者,就比如剛才說的到bugs。

尼歐啟發了bugs,bugs將尼歐帶回了現實,彷彿宿命的輪迴。

只不過此時的尼歐雖然保留了一下拳腳功夫,但是功力已經大不如前。

而曾經被認為已經覆滅的史密斯特工,其實還沒有完全被消滅,他被先知安插在Matrix的後台當中。竟然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幫助了尼歐,畢竟史密斯和分析師分屬不同的勢力。其他機器可能很容易就會被上層指令所控制,但史密斯不會,他是一個超級病毒。

前面提到,尼歐和崔妮提在一起的時候,可以造成巨大的破壞,最後,兩人就是利用了這一設定,戰勝了分析師,而接下來尼歐和崔妮提要做的事情,就是徹底改造Matrix的世界,他們自己來做這個世界的架構師。

以上就是《駭客任務》編年史,若有任何問題歡迎修正和補充喔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