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歲楊紫瓊《媽的多重宇宙》好評爆棚,武打功力不減當年,為何接受採訪談到電影時「她卻哭了」?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聽聽看楊紫瓊怎麼說…

#媽的多重宇宙 #楊紫瓊超努力 #無劇透分析

*正文開始

作者:貓眼電影
整理:冒牌生

楊紫瓊新片《媽的多重宇宙》電影一上映期間就口碑大爆滿,收穫了10天近176萬美元的超高票房,引發了大量影迷的關注。

截止目前,《媽的多重宇宙》仍保持在爛番茄新鮮度97%,均分8.8的絕佳成績,一眾已經觀看過影片的影評人大贊稱「該片是近年來最佳原創電影之一」。

據了解,《媽的多重宇宙》講述了楊紫瓊飾演的秀蓮,是個55歲華裔移民,家庭事業一團糟,在老爸生日當天意外進入其他宇宙並拯救自己和世界的奇幻故事。

可以看到楊紫瓊在不同宇宙空間中的多個扮相,有女俠、有廚師、有主婦,在多重宇宙中穿越連接,加上她擅長的武打動作,簡直讓人瘋狂期待!

而她的無用丈夫搖身一變為神似成龍的黑客,衝著楊紫瓊擠眼安慰,隨後便用起李小龍的經典招式對付保安,畫面看起來非常帶感。

預告奇幻又搞笑,而楊紫瓊接受采訪時提到《媽的多重宇宙》卻不禁落淚了。

她回憶自己第一次看到劇本時的感受,稱「這就是我一直期待的」,「這部作品能夠讓我在電影中真正展示自己快樂悲傷的時刻」。

近日楊紫瓊還在社群平台曬出《媽的多重宇宙》的拍攝現場照,如今已經60歲的楊紫瓊魅力絲毫不減當年,不僅演技精湛,拍攝打戲也依舊有力、身手不凡,想必影片的口碑大爆與她的演技密切相關!

從上世紀末的香港打星,到如今做到好萊塢大女主角,一路紅了三十年,快六十了還也有事業上的高峰出現。

楊紫瓊,真的不簡單啊。

《媽的多重宇宙》講的是楊紫瓊飾演的秀蓮,在家庭事業兩崩潰之際,突然她的丈夫告訴她,他不是她老公,而是來自另一個宇宙的她老公,而秀蓮也是千萬個宇宙中的其中一個,現在只有秀蓮才能拯救世界。

影片非常腦洞大開,在這裡就不劇透了,大家可以安心的往下看,也可以趕快去電影院支持這部電影喔。

這部電影讓人越看越覺得,這麼瘋狂、這麼充滿可能性的設定的這個女主角,尋遍整個好萊塢,還真就非楊紫瓊莫屬。

某個平行宇宙的設定裡,秀蓮還是全球當紅功夫女星,這不就是楊紫瓊本人嗎?

你以為楊紫瓊是香港人嗎?NO,她是馬來西亞華裔。

你以為楊紫瓊是從小練武的嗎?NO,她是從小練舞的。

楊紫瓊出生於馬來西亞怡保的一個傳統華人家庭,爸爸是當地有名的大律師,媽媽是家庭主婦,楊紫瓊從小就是按照傳統上流社會的女生那樣培養的,學芭蕾舞、學鋼琴、上英文學校。

十五歲考進倫敦皇家舞蹈學院主修芭蕾舞,後來因為一次意外的受傷,知道自己無法成為專業的芭蕾舞演員的楊紫瓊只好轉而去修舞蹈和藝術。

1983年,世界小姐選美在倫敦舉行,媽媽背著楊紫瓊給她報名了馬來西亞小姐的選美比賽,楊紫瓊在媽媽的軟磨硬泡之下只好去參加了比賽。

最終身著馬來西亞傳統服裝的楊紫瓊獲得了馬來西亞小姐冠軍的頭銜,並代表馬來西亞出戰世界小姐比賽。

值得一提的是,那一屆還有代表香港出戰的香港小姐張曼玉。

楊紫瓊的模樣同樣吸引了香港的目光。

隔年就有香港的公司找到楊紫瓊拍廣告了。

起初公司的人跟楊紫瓊說是和成龍一起拍片,彼時的楊紫瓊只會說英文,根本聽不懂廣東話,還不知道這是一個多麼好的機會。

到了片場,她看身邊的那個男人越看越眼熟,才知道「OMG, It’s Jackie Chan」

從此,這個連成龍和Jackie Chan都搞不清楚的馬來西亞女孩開始了自己在香港演藝圈的打拼。

她並不是一上來就做打女的,她也是從那種嬌嬌弱弱的、只會哭著等男主角來拯救的女主角開始做起的。

她的首部電影就是和洪金寶、林子祥合作的《貓頭鷹與小飛象》。

可惜這部片子成績一般般。要知道那時候的香港娛樂圈淘汰速度很快的,一部電影不行可能就沒下一部片演了,於是楊紫瓊就想著轉型。

當時香港賣座的片子只有兩種類型,一種是喜劇片,楊紫瓊覺得自己廣東話都講不好了怎麼搞笑呢,就選了另一種,而這另一種就是功夫片。

楊紫瓊出道第一部片還是嬌滴滴的被同學欺負女老師,第二部片就轉型成了《皇家師姐》

起初所有的武行都不看好這個女孩子,還有人去跟她的老闆講「幹嘛你千辛萬苦從馬來西亞弄個女孩子來挨打」,但是楊紫瓊靠自己的努力一點一點證明給他們看。

功夫片是不需要講很多廣東話對白,但是拍戲現場還是講廣東話的。

而楊紫瓊那時還是聽不太懂廣東話,所以導演就是用蹩腳的英文跟她溝通,有時候想讓她做得力道準確一點、明顯一點,轉成英文也只會一句「power,power(大力一點)」,於是楊紫瓊就只一次次地更加用力。

突然導演走過來看到她的手覺得很髒,用手想要拍掉她手上的灰塵,才發現那些不是灰,而是一次次大力撞擊後的淤青。

明明這麼嚴重了,楊紫瓊卻一聲痛都沒喊,這時導演和武行們看她的眼光才慢慢發生改變。

楊紫瓊辛苦付出也換來了回報,不僅票房大賣,她也憑藉這部片提名了當年香港金像獎的最佳新人。

而後更是在打女的道路上高歌猛進,拍了《皇家戰士》,又拍了《通天大道》,甚至還跟成龍合作了《警察故事3》。多年後,《警察故事3》被賣到好萊塢,楊紫瓊配英文台詞重新看到當時的畫面時都不禁感嘆自己那些年怎麼那麼瘋狂啊。

原本動作設計是楊紫瓊應該從一個貨車上滾下來,正好滾到成龍駕駛的跑車上。

結果行進中的車輛狀況和楊紫瓊排練時的平靜時的狀況完全不一樣,她一跳,直接摔空了。

成龍見狀急地大喊「叫你不要做這個動作了,不拍了,不拍了」,結果楊紫瓊起身說「我知道這個感覺是怎麼樣的了,請給我再拍一次」。

事後採訪時所有人都在問楊紫瓊疼不疼,可她卻說自己當時真的很幸運,因為還好沒有撞到頭。

而這並不是楊紫瓊最嚴重的一次受傷,她受傷最嚴重的一次還是1995年拍攝電影《阿金》時發生的。

那部電影講的就是個女武行替身的故事,電影中楊紫瓊飾演的阿金是做別人的替身,從大橋下往下跳,跳到一輛行進中的貨車裡。

而現實拍攝時,並沒有人替楊紫瓊跳,她自己親自上陣,被洪金寶一推之後,力量過大,整個人倒栽蔥一般地頭直直插入底下舖的紙箱之中。一瞬間,她聽到脖子傳來的「卡啦」一聲響,緊接著,她感覺到雙腿從背後折上來,她心想完了。

一時間,她知道自己的問題一定很嚴重,因為洪金寶已經開始跟她說英文了。平常洪金寶都是跟她說廣東話的,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他不會說英文的。

而就在不遠處的監視器前的許鞍華導演也一動不動,只有眼淚在不停地流。

楊紫瓊就是這樣,用命搏來的這個「亞洲第一打女」的名號。

連浸淫功夫世界多年,屹立香港武行之巔的袁和平指導都讚她是一個標杆,無人能出其右。

楊紫瓊天生骨子裡就有那個「不安現狀」的基因,楊紫瓊本可以做個大小姐、或者做個闊太太,但沒有她要自己打拼來的生活。

就像她也本來可以就在亞洲影壇做第一功夫女星就好,但她偏要勇闖國際影壇。

隨著香港電影在國際上的崛起,好萊塢也瞄上了亞洲市場這塊肥肉。

1997年楊紫瓊受邀出演經典007系列電影《007:明日帝國》,她原本就流利的英文這時就派上了用場,讓她順利融入到劇組中。

而她矯健的身手更是打破以往龐德女郎那種花瓶的設定,成為007的拍檔,一起並肩戰鬥。當時美國《娛樂周刊》評選十大「龐德女郎」,楊紫瓊名列第七。

雜誌對她評語是:「楊紫瓊不是第一個與龐德平分秋色的龐德女郎,但在1997年她是唯一一個讓人為之側目的女性,以其漂亮的身手打下了在好萊塢的江山。」

007讓好萊塢第一次認識楊紫瓊,而《臥虎藏龍》則是讓所有人第一次認識演員楊紫瓊。

以往所有人對楊紫瓊的印象就是個打女,對她的文戲沒什麼期待,而在李安的鏡頭下,人們第一次看見她的文戲居然也這麼好。

電影裡俞秀蓮山洞裡拍與李慕白的訣別戲,她在鏡頭裡哭得肝腸寸斷,李安在鏡頭後面也跟著掉眼淚。他在書中這樣寫道,「因為夢寐以求的動人場景,多番折騰,終於看到了、拍到了,我很感動。」

楊紫瓊新片角色名也叫「秀蓮」,想來也是對《臥虎藏龍》的致敬吧

2005年,楊紫瓊又和章子怡、鞏俐一起出演了斯皮爾伯格監製的《藝伎回憶錄》。一點武打動作都沒有了,反而讓人看到點她當年的舞蹈功底。

為了這個電影,楊紫瓊甚至還學會了彈三味線。

在鞏俐和章子怡之間,楊紫瓊雖然角色的發揮空間不大,仍然有能有那種讓人過眼不忘的能力。

2011年,楊紫瓊主演了盧·貝松導演的傳記電影《翁山蘇姬》。

電影上映後,李安曾這麼評價說:「我一直以為《臥虎藏龍》是楊紫瓊的巔峰,其實《翁山蘇姬》才是她的巔峰之作。我真的深受感動。」

2018年,全亞裔主演的《瘋狂亞洲富豪》裡,楊紫瓊飾演的豪門大太太,更讓人看到了她演技的多種可能性。

她不是在演豪門,而她本人就是豪門。

劇組為她佩戴的多套珠寶都是由她本人提供的不說,而且她現實生活中就是馬來西亞的拿督。不是從爸爸那裡繼承的,也不是靠結婚獲得的,而是她憑藉自己在演藝工作中作出的突出貢獻而獲得的榮譽。

小時候看楊紫瓊,會覺得她沒有那時候的其他港星那麼漂亮,甚至還有點太過硬朗的感覺。現在才發現,這些看似是「缺點」的特質,才是她區別於其他女星的地方。

在香港娛樂圈,她可能從一句廣東話都不會講,做到功夫片第一女星。

在國際影壇,她以亞裔女星的身份加入,卻可以成為第一位做到與龐德並肩作戰的龐德女郎。

而這一次新片,又一次打破年齡的限制,出演了一個全世界影壇都忽略的群體——中年女性。

在《媽的多重宇宙》中飾演她女兒的史蒂芬妮·許曾這樣憑藉楊紫瓊,「亞裔演員們沒有好萊塢偶像,但他們都崇拜楊紫瓊」。

當然了,因為楊紫瓊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創下了無數個第一的紀錄,展現了演員的無限可能。

說到香港經典演員,又讓我想起了那個男人——張國榮。

接下來我們再來聊聊張國榮吧!

他那出神入化、與角色靈肉合一般的演技,總能深深烙印在觀眾心坎裡。

他並非以假亂真,而是真真實實地用他濃厚的氣質與生命體驗去活出一個角色。

從《倩女幽魂》中純樸靦腆,《胭脂扣》中的癡情懦弱,到《阿飛正傳》中的放蕩瀟灑,《霸王別姬》中的華美真情……

無一不展露出張國榮的魅力與極高的可塑性。

2003年4月1日,張國榮結束憂鬱症苦痛。

像《阿飛正傳》敘述的無腳鳥般,他在香港文化東方酒店找到落腳處,一躍飛走了。

春光驟逝,最終黎耀輝愛的何寶榮並沒有兌現諾言,和他「從頭來過」。

現在回想起來,梁朝偉的失落,似乎並沒有比唐鶴德淺。

18年過去,風繼續吹,卻吹不散哥哥那道「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4月1號愚人節,他跟大家開了個殘忍的玩笑。

若他沒有憂鬱症纏身一躍而下拒絕再玩,如今該差不多64歲了。

可惜,粉絲們一輩子無緣見他年邁容顏,甚至根本無從想像。

畢竟燦爛永世停在他辭世的46歲之前,一幕幕風華絕代的俊美印象永不老去。

對「後榮迷」而言,張國榮離去早成事實。

我們的悲傷雖然不見得濃郁,但依然和廣大老榮迷一樣,捧著熾熱的心誓死追隨。

我們無法想像他的粉絲當年如何從愚人節玩笑中,逼自己承認鋪天蓋地的噩耗!

面對張國榮的隕落,我們更多是惋惜。

所以努力在虛擬的聲光影像中,找尋一絲絲真實氣息,極力說服自己,張國榮曾存在過。

才子黃霑是出了名的快人快語,有什麼就講什麼,被他批評的人從沒少過,唯獨偏愛張國榮。

因為太喜歡他,還特意寫了《我好中意Leslie》收錄在自己的文集。

他是這麼表達對張國榮的喜愛:

「藝人之中,我特別喜歡張國榮,他靚仔,靚仔到極致!倪匡說他眉目如畫,一點都沒有誇張。我就偏心靚人。」

人間四月天。或許四月不只有林徽因,還必須有張國榮。

或許,愚人節這個節日的存在的意義恰好也與哥哥相得益彰。

我們會用開玩笑試著去隱藏那些其實根本就無力挽回的事情。

因此每個人都可以有理由和自由去對「我愛你」做一個表白。

「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

張國榮痛苦的先離去了,無論何時。

但他沒有放棄愛,​和所有他演出的角色一樣,我們都可以去發掘一些關於他情感的故事。

我和我深愛的人說了晚安,無論如何,我愛你,這一句話都不會是個謊言,足以讓「四月一日」消失的。

因為我們的真實比什麼都重要。

那個年代,他很前衛。

穿裙子踩高跟鞋,一抹長髮站上演唱會,

「我覺得藝人最高境界是可以男女2個性別同在1個人身上的,藝術本身是沒有性別的。」

於是他雌雄莫辨,迷倒眾生。

那個年代,他夠前瞻。

20多年前上訪談節目,當時他便預言好萊塢將會進入中國市場求拍電影。

在那個成龍、李連杰已朝好萊塢市場發展之際,很多問他為何沒跟進,他說自己走文藝路線不適合。

但他提到:「九七了,中國可能是他們的市場也開了的時候,我想美國都會跑來求我們拍的。 」

這個神預言確實已經實現,近年好萊塢大片不時加入中國元素和演員。

這個年代,他沒被忘記。

不只成千上萬華人,甚至日本、韓國等地都沒忘記他。

他的經典作《霸王別姬》在2017年罕見地在韓國影院重映171分鐘導演版;《阿飛正傳》去年再度於台灣上映修復版。過去韓劇《請回答1988》、《我的女友是九尾狐》都出現哥哥《英雄本色》宋子傑的畫面;甚至《紳士的品格》、《請回答1994》這些現象級劇中對白也聊起了張國榮。

宋仲基2012年在亞洲音樂頒獎典禮上還用韓語與張國榮跨時空對唱代表作《當年情》。

長大了之後,回頭了解張國榮、看了一些電影聽了一些歌,我才知道「離去」是一種很複雜與艱辛的事情。

無論是電影還是生活,裡頭都有很多的選擇考驗你。

我們總說張國榮是個「人戲不分」,因而本色演出的人。這似乎低估了他作為一名演員所能承載的事情。

他執著音樂,也痴迷電影。

他生前在演藝圈努力耕耘26年,發行超過60張唱片,拍過58部電影。

他的演繹形象千變萬化,處處令人為之驚艷,他突破了角色的藩籬,賦予角色超越劇本的樣貌。

他演過了那麼多經典的角色,哪一個是他真正的人生呢?

若說張國榮害怕自己的年老色衰,不敢為生命而活,那恐怕是個不太恰當的事情。

因為張國榮剃掉了眉毛,發瘋飾演的角色一樣精彩。

《異度空間》的導演羅志良早在《槍王》中發掘了張國榮那些異端的不凡之處。

他所飾演的刑警Rick為了復仇與案件的執念,說出了「不要說槍是來救人的這種鬼話,槍是用來殺人的。」

確實,所有武器發明之際的目的都是用來殺戮,毀滅與終結的。

即便是技巧再怎麼高明,外在所擁有的身份、地位或是能力再怎麼充足,卻都可以因為自己的心魔。

心裡頭那個不知所以的缺憾與竄動,足以讓邪惡與死侵蝕你的內心。

但無瘋不成魔,卻其實是張國榮作為一名演員時最顯著的形象。

我是在20歲開始喜歡上張國榮。

那夜看完《春光乍泄》,難過得輾轉難眠,電影魔力隨著黑夜慢慢發酵,心裡那部鏡頭總關不上畫面。

雖然梁朝偉一舉拿下不少最佳男主角獎項。

但張國榮舉手投足顯現的傲嬌,竟一點一滴滲透我心裡。

《春光乍泄》是我看過次數最多的一部電影。

看著那些再熟悉不過的鏡頭,還有王家衛的對白,何寶榮說的「黎耀輝,不如我們重新來過。」

好像說的幾千億次在心頭縈繞,但直到世界盡頭我們還是陷溺在失去的痛苦之中,來回掙扎情感的缺陷。

去饒河夜市時、伊瓜蘇瀑布,或是文湖線捷運的車頭,我們都不會忘記何寶榮渴望被愛,還有孤單的身影。

有人說,張國榮是個天生的藝術家,但是梁朝偉,則是王家衛讓他成了藝術家。

我想只有張國榮才能毫不費力地演出,王家衛鏡頭下那股浪漫、叛逆不羈的韻味。

王家衛確實是把張國榮俊美、陰柔又率性,陽剛卻飄忽不定又惹人憐愛的姿態發揮到了極致。

我生平第一次被男主角電到,是因為旭仔。

就在那一秒,有股電流從熒幕中透出來。

明明坐在位置上,卻跟著女主角一起觸電的奇異感,張國榮用一分鐘的浪漫,就讓你為他丟了心。

《阿飛正傳》裡沒有腳的鳥,徘徊在女孩周圍甜言蜜語,最後卻在南洋的列車上孤單死去的阿飛。

他在鏡子前梳著油頭、隨著音樂舞蹈,縱情於自我的俊美中,卻始終渴望一種母愛、或是說足以讓他無所求的愛。

可惜那是一場悲劇,因為起身飛之後,我們就不能停下生命的歷程了。

月下的衛城道,雨中的電車軌……一看到這些,我就自然想起了旭仔。

《東邪西毒》裡的歐陽鋒是個關鍵人物。

因為他拜訪黃藥師的謎團,才讓我們窺見了武林之中眾人的江湖。

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絕別人。

哪怕你再怎麼愛一個人,若錯過了時間與機會,你們終究是陌生人,在大漠裡漂泊,一輩子渴望喝上一壺醉生夢死。

深情的張國榮留著一頭長髮、蓄胡,看起來是武林宗師的他原來才是心中傷感至深的人。

超越了同志外,陳可辛在《金枝玉葉》賦予了他更迷人的魅力。

故事說的是女扮男裝的袁詠儀闖進了著名音樂人張國榮的生活中,而二人漸漸地產生了情感。

顧家明說:「男的也好,女的也好,我只知道我中意你。」

那是一個觀眾深知袁詠儀是女人,但其實張國榮不確定只知道是愛的時候,性別彷彿被超越與丟棄到了一旁。

雖然是個通俗的愛情電影,但是主題曲與那偶像劇般浪漫的情節,確實也是一個無法忘懷的經典。

張國榮在演出這個經典角色之前,早已準備了多時。

《阿飛正傳》讓外界正視他的演員才氣,《霸王別姬》則是他的藝術巔峰,接拍前他告訴導演陳凱歌:「我能演好,因為我就是人戲不分,雌雄同在,我就是程蝶衣!」

果然他真的不瘋魔不成活。

戲裡選擇自刎成就愛情,戲外也自願化作孤蝶飛舞。

所以這也能成為他最經典的角色。

程蝶衣深愛著師哥段小樓,說要一輩子在一起唱戲,卻敵不過人情更替。

那句「不行,說好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

我們始終同情這人太過執著於不瘋不成魔的形象。

我最喜愛這部電影的一場戲是蝶衣因為成癮鴉片,師哥不顧一切救起了他之後他們一起在床邊休息的樣子。

導演陳凱歌曾說,除了張國榮,沒有別人可以演程蝶衣。

張國榮當年也是主動爭取這個角色。

程蝶衣對於性別的糾結、對愛的執著、以及美麗又哀愁的形象,與張國榮不謀而合。

楚霸王離開虞姬時,四面皆兵即將敗於死亡之際。

他如果能選擇,江山美人會怎麼做出抉擇呢?

書本上描繪的或許很遙遠,但當你看著張國榮的演出時,你就會覺得一切都在你身邊發生與憂傷了。

關錦鵬《胭脂扣》將他作為了一個看似深情其實懦弱的少爺。

《胭脂扣》中,「十二少」最初的人選是鄭少秋,然而因沈殿霞懷孕而辭演,故由張國榮接演。

他當初拿到劇本時,因片中十二少的重要性遠不及如花。

所以戲份僅有三頁紙,十多句對白。

然而當他試起戲服,端上一襲長衫的那一刻,他風度翩翩的迷人樣貌讓《胭脂扣》原著李碧華為之驚艷。

因此特地替張國榮增寫戲份,甚至讓電影最後以兩個不同年代的雙線形式發展。

我想,這也證明了張國榮的魅力,唯有他才能詮釋那份醉生夢死、為愛癡狂的形象。

我們回溯了同年程小東經典的《倩女幽魂》,張國榮飾演的柔弱書生寧采臣邂逅了女鬼王祖賢,二個人談起了深夜裡一期一會的戀愛,那些妖魔鬼怪或是人間阻隔。

其實都成了那句「如果給你再選擇一次,你還會不會讓我忘了你?」無論如何都要告白。

當年導演徐克一看完《倩女幽魂》的劇本時,便立刻想到讓張國榮來飾演寧采臣這個角色。

然而,當張國榮知道這部電影是古裝劇後,非常反感,直言:

「我不想演,我不喜歡演那種戲,不喜歡穿著怪異的服裝演那種怪異的故事,演這種戲也不是我的風格。」

說完後,張國榮就離開了。

事後徐克依然堅持張國榮才是主角的最佳人選,並繼續對張國榮多方勸說,最後終於取得同意。

也讓他和王祖賢的經典之作得以成就,至今無人能超越他們詮釋的聶小倩和寧采臣。

影迷們也許都想對他說: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雖然有些回憶會漸漸消散,一代巨星的風采卻不會消失。

像他在《東邪西毒》中講的話:「當你不能夠再擁有時,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所以這個年代,他依然被愛著。

他的摯愛唐唐至今未離棄,依舊在當初愛巢裡守護哥哥的骨灰。

張國榮的大姐77歲病逝,唐唐與張家親友一起送別。

今年2月是唐唐62歲生日,他獨自度過,顯然未忘當年情。

風繼續吹,不忍遠離,心裡極渴望,希望留下伴著你。

轉眼已過18載,縱使哥哥人已遠去,記憶仍然長留在眾人腦海。

哥哥這顆明星不只遺下無數藝術作品,他本人亦是時代的印證,陪伴我們度過香港最美好的時光。

哥哥美妙的歌聲,瀟灑的身影,永遠不會褪色。

在《阿飛正傳》裡,旭仔說過一句話:「要記得的,始終會記得。」

在他離開後的6578個日子,我逐漸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所以不妨空出一個溫暖平靜的午後,或是夜深人靜的片刻,一同踏入哥哥的電影世界。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