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催狂魔」最害怕的咒語是護法咒?詳細分析「護法咒的秘密」!—《哈利波特》—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護法咒不只是有保護能力,妙麗和榮恩的護法很有意思~

#哈利波特 #護法咒的秘密

*正文開始

來源:蒿艾艾
整理:冒牌生

「Expecto Patronum(護髮咒)!」隨著咒語的呼聲,魔杖尖冒出銀白色的煙霧。

這些薄薄的煙霧逐漸匯攏,由淡變濃,形成了一隻銀色的,有實體的,跳躍著的動物。

它在「催狂魔」的包圍圈中,用自己輕盈靈巧的前肢或後腿,撕開一道大大的裂口,把這些醜陋的,戴兜帽的傢伙擊得潰不成軍。

每當看到《哈利波特》中有關「護法」的片段,我總是忍不住腦補以上種種畫面無數次。

「護髮咒」不僅是我,也是很多哈迷心中最愛的咒語。

不僅是因為每個人的「護法型態」都不同,也不只是因為施展它時會產生華麗夢幻的效果,更因為它在我們心中象徵著黑暗中的希望。

可以阻擋「催狂魔」的咒語

在哈利上三年級的時候,他在返校的火車上第一次面對了「催狂魔」,然後當時就昏了過去。

雖然這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第一次,但由於哈利在童年時「經歷過別人從未有過的恐懼」,所以催狂魔對他的影響更大。

於是他請求當時的黑魔法防禦課老師—路平,教他用「護法咒」來保護自己。

路平說「護法咒」是一種非常高深的魔法,許多高明的巫師都難以掌握。

它「是一種積極的力量,是催狂魔賴以為生的那些東西的外化表現——希望、快樂、求生的慾望——但它不像真人一樣能感受到絕望,所以催狂魔奈何不了它。」

雖然當時的哈利,還不能很好地使用這個咒語,但我們也了解了「護法咒」的第一個功能,那就是能用它來驅趕特定的暗黑生物,也就是催狂魔。

就像路平說的,這個咒語是「催狂魔」的剋星,它可以在危急關頭像盾牌一樣擋在你和它們中間,做你的守護者,防止你的靈魂被它們吸走。

在哈利四年級的暑假,他在姨丈家的小惠金區見到2隻「催狂魔」。

當時他因為被迫待在姨丈家,得不到任何關於魔法界的重要訊息而感到惱怒。在經歷了西追·迪哥里的死,和佛地魔的重生之後,這一切讓哈利更加窒息和焦躁,於是他在家附近的小巷子裡與表弟達利產生了口角。

正在這時,兩隻「催狂魔」突然出現,它們讓周圍的空氣都冰凍起來,它們朝哈利逼近,甚至想要吸走達利的靈魂。

哈利在危急關頭想到了榮恩和妙麗,對友情的眷戀讓他召喚出了「護法咒」—一隻銀色的馴鹿,趕走了它們。

雖然哈利違反了未成年人在校外使用魔法的規則,還被帶到魔法部受審。但當時法律執行司的司長—阿米莉亞·博恩斯還是誇哈利,說他這個年紀就能變出真正的守護咒可是不容易。

所以,阻擋「催狂魔」就是「護法咒」最重要的一種用途。

「鼬鼠」與「山貓」

而「護法咒」的第二種功能,是用來傳遞消息。

這種功能有可能是鄧不利多發明的,因為它幾乎只在「鳳凰會」的成員中使用。

比如,哈利17 歲生日前夕,大家在榮恩家為哈利準備了一個小型生日會,當時榮恩的父親衛斯理先生還沒回來,但是他卻先通過自己的「護法咒」,給大家傳達了一個消息。

「一道光掠過院子,躥到桌上,變成了一隻明亮的銀色鼬鼠,它後腿直立,用衛斯理先生的聲音說話了:『魔法部部長和我一起來了。』」

原來,衛斯理先生的「護法咒」就是鼬鼠,它給大家帶話後沒多久,他就和盧夫·昆爵一起出現在家門口了。

另外一次是在花兒和比爾的婚禮上。

這天也是哈利17生日的第二天,雖然他的「蹤絲」已經消失了,但在當時的情況下還是比較危險的,因為佛地魔已經崛起了,到處一片混亂。

但為了慶祝比爾花兒的婚禮,大家還是冒險把哈利易容成一個衛斯理家的遠方堂弟,讓他待在現場。

那天許多花兒家的親戚,衛斯理先生的同事,以及親友都「現影術」來了。

當大家正熱鬧地喝酒聊天之際,鳳凰會成員金利·俠鉤帽的「護法咒」—一隻山貓突然出現了。

它用金利的聲音說道:「金利用自己的護法咒通知大家,魔法部被佛地魔佔領了。」之後果然很快,「食死人」們來抓人了,大家只能四散逃命。

所以,「護法咒」的另一個作用就是給別人傳遞消息。

因為每個人的「護法咒」是不同的,它還會用施咒人的聲音說話,所以很容易知道是誰在給自己傳話,簡直像我們的手機語音一樣方便。

什麼樣的人才能召喚出「護法咒」?

之前我們提到過,「護法咒」被路平說得很高深,好像只有像「鳳凰會」的成員那樣魔法高強的巫師才能熟練使用,一般的巫師可能根本連自己的「護法咒」是什麼都不知道。

羅琳甚至說過,大多數巫師都無法產生「護法咒」,而能做到這一點的通常被認為是擁有卓越魔法能力的標誌。

另外,大多數黑巫師都不能使用這個咒語,石內卜是食死人裡唯一一個能用此咒的人。

那麼,大家是不是很好奇,什麼樣的人才能成功召喚出「護法咒」呢?

我們知道,哈利成功使用過這個咒語多次。他救過達利,還在湖邊救過小天狼星和自己。

甚至在五年級的「鄧不利多軍」集會裡,他教自己的同學怎麼變出「護法咒」。更不用說他在O.W.Ls考試中變出的銀色馴鹿跑過了禮堂,這基本已經是在炫技了。

而他只是一個魔法學校還沒畢業的小巫師。

這難道僅僅是因為他心地善良,以及所謂的主角光環嗎?

其實這個問題作者羅琳也說過,她說魔法界普遍認為,那些心地不純潔的人無法成功地召喚出「護法咒」。

最著名的一個例子是黑巫師瑞克,他在使用「護法咒」時發生回火,被自己變出來的蛆蟲反噬了。

但同時羅琳說這可能是魔法界的一個謬誤。

因為一些道德有問題的巫師,也可以成功使用這個咒語。

比如桃樂絲·恩不里居,她就可以變出貓「護法咒」,保護自己不被催狂魔侵襲。

所以,其實只要一個人覺得自己的行為絕對正確,並且充滿自信,那他/她就有能力「製造」出足夠的「幸福感」來變出「護法咒」,即使他/她所相信的是錯誤的。

而通常這樣的人,他們早已同黑暗生物「結盟」,所以並不容易受到它們的影響。

對於能否變出「護法咒」這樣的本事,他們其實也並不在意。

恩不里居的本性已經足夠殘忍,所以即使戴著史萊哲林的小金匣,她也能召喚出「護法咒」。

這也是由於小金匣這種邪惡的東西對她有著深深的吸引力,於是邪惡的小金匣對邪惡的她來說不是阻礙,而是起到了助紂為虐的效果。

而反觀哈利這樣正直善良的巫師,在找尋「分靈體」的路途中,他戴著小金匣的時候,受到了它的消極影響,所以無法召喚出「護法咒」。

所以哈利的確是少數年紀輕輕就能製造出「護法咒」的巫師之一,這需要一些天賦。

同時,對自己行為的充分自信,也能製造出快樂的感覺,從而輔助自己成功使出「護法咒」。

「護法咒」會發生變化嗎?

在書裡的確提到過幾次關於「護法咒」發生變化的事。

比如,小仙女·東施愛上了路平後,她的「護法咒」就從兔子變成了狼。(路平是狼人)

哈利就傻乎乎地問過路平這是什麼原因,他當時還以為小仙女·東施愛上了小天狼星。

路平告訴他說,「大的打擊,或者感情劇變」可能會造成這種變化。

還有石內卜教授,他愛上莉莉以後「護法咒」就變成了跟她一樣的馴鹿。

所以,由於喪失至親,戀愛,或者性格深刻的改變,也會讓一個人的「護法咒」發生改變。

羅琳說只有永恆而不會改變的愛,才能讓「護法咒」的形態發生改變。石內卜教授對莉莉就是這樣的愛。

你的「護法咒」是什麼?

在書中,如果哈利由於太緊張,或者能力不夠而無法製造出來一個清晰的「護法咒」時,通常他只能看到一團銀白色的,不成型的煙霧。

這種銀色的煙霧並不能有效地抵抗催狂魔的襲擊,只能提供有限的保護力,它就類似於無實體的「護法咒」。

有時,巫師們怕「護法咒」會洩露自己的行蹤,就會製造出這樣的無實體的「護法咒」。

但是真正的,實體的「護法咒」基本都是一個銀白色的動物形象,而且每個巫師的「護法咒」都是獨特的。

像亞瑟·衛斯理的鼬鼠,金利·俠鉤帽的山貓,詹姆波特的馴鹿,莉莉波特的母鹿,妙麗是水獺,榮恩是傑克羅素梗,它們都是實體的「護法咒」。

「護法咒」的形象通常都是自己國家常見的動物的樣子,最常見的就是貓,狗,或者馬。

而且,每個「護法咒」都和它的創造者一樣獨特,甚至同卵雙胞胎的守護神也是不同的。

很多人肯定會問,那衛斯理雙生子的「護法咒」是什麼?

答案是喜鵲。(羅琳說英國諺語裡說喜鵲,「一隻悲,兩隻喜」)

除了這些普通動物的「護法咒」外,還有一些神奇生物形象的“「護法咒」,例如,龍,鳳凰,和騎士墮鬼馬,但它們都是極其稀有的。

像鄧不利多的就是「鳳凰」。

對於個人的「護法咒」形態問題,十八世紀的符咒研究者—斯潘格教授做了大量研究,但仍然沒找到可靠的系統來預測它。他說:「護法咒」代表人格中隱藏的,不為人知的,但是必要的東西。

他在自己的代表作《防禦與威懾的魅力》中寫道,當一個人面對非人的邪惡力量的時候(例如催狂魔),他/她必須開發出自己體內從未運用過的資源。

而「護法咒」就是他們體內未被喚醒的秘密「自我」,它們之前一直處於休眠狀態,但現在需要被喚醒了。

斯潘格教授說,這就是「護法咒」會以施咒者意想不到的形像出現的解釋。

他說這些巫師從未對自己的「護法咒」感到特別親近,有些人甚至認不出來這是自己的「護法咒」。所以當有些巫師可以讓「護法咒」以自己喜歡的動物形像出現時,斯潘格覺得這是一件非常奇妙並值得研究的事。

他堅信這樣的「護法咒」表明了這些巫師,對某物/人有一定程度上的古怪或者癡迷。這樣的巫師通常可能無法在日常生活隱藏「本我」,炫示自己性情,不像他人會加以隱藏。

當然,無論他們的「護法咒」以什麼樣的形象出現,我們都最好尊重,並謹慎對待這些可以選擇自己「護法咒」的巫師。

看完這些護法咒,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發現JK羅琳的一點小巧思。

那就是,妙麗的護法是隻水獺,而榮恩的護法是一隻傑克羅素梗,而傑克羅素梗犬的特色剛剛好就是愛追著水獺,這也在偷偷暗示著兩人的關係,是不是相當可愛呢。

說到「護法咒」,我們也要來說說劇情中最常見的咒語「索命咒」。

作為普通「麻瓜」的我們,如果觸犯了法律,當然會受到應有的製裁。同樣,在JK 羅琳的魔法世界裡,如果巫師們胡亂給別人施咒,造成了嚴重後果,等待他們的就是「巫師法」的審判。

但是,大家都知道是哪些咒語,會受到「巫師法」最嚴厲的懲罰嗎?

在《哈利波特與火焰杯》一書中,假的瘋眼穆敵,作為新任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在課堂上就提到了三種所謂的「不可饒恕咒」:任何人膽敢把其中的任意一個咒語,用在同類身上,就得做好在「阿茲卡班」監獄把牢底坐穿的準備。

最厲害的殺戮咒——「索命咒」

其中,大名鼎鼎的「索命咒」,可謂是三咒之首。

我們的神秘人,誰都不敢說出名字的大魔頭—佛地魔先生,對這個咒語的使用就達到了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的地步。

要知道,這個咒語雖然殺傷力巨大,但能熟練使用它也是需要深厚的魔咒知識的。不是隨便什麼人,拿著魔杖一揮,唸上一句「索命咒」就能成事的。

穆敵在課堂上就說過,「索命咒需要很強大的魔法力量作為基礎——你們都可以把魔杖拿出來,對準我,念出這句咒語,我懷疑我最多只會流點鼻血。」

「索命咒」的特徵是耀眼的綠色光芒,還有死者的身上不會有半點傷痕。這幾點在書中都能多次找到印證。

例如,佛地魔回到自己生父的家裡,把他們一家三口全都殺掉的時候,用的就是這個咒語。「麻瓜」警察過來查看的時候,死者身上沒有傷痕,他們一直沒搞懂發生了什麼事。

同樣被咒語殺死的鄧不利多,也是伴隨著耀眼的綠光掉下塔樓的。

穆敵還提到,此咒沒有破解之法,也沒有辦法抵禦。唯一逃脫的人,在當時就只有哈利波特本人(後文中會有解釋)。

雖然作為殺戮咒之首的「索命咒」沒有破解方法,但只要是巫師就需要學習它。

因為我們只有時刻保持警惕,才能在面對危險的時候,爭取到哪怕一點點的生存機會。

「索命咒」的名場面

下面就說說,書裡提到的幾次使用「索命咒」的名場面。

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三強爭霸賽」裡的那兩次。

第一是,西追·迪哥里之死

在爭霸賽的第三關,教師們給迷宮設置了重重障礙。最先到達中心,並拿到獎杯的人會有很大的優勢成為冠軍。

在前兩個項目中,哈利和西追·迪哥里的比分都是85 分,並列第一。所以他們倆個中間的任何一個,只要拿到獎杯,就算是贏了。

可是,獎杯其實已經被假穆敵做了手腳,變成了「門鑰匙」。他也在比賽的其它環節做了手腳,為的就是讓哈利贏得比賽,最先到達迷宮中心,並通過拿到獎杯把他送到佛地魔的手中。

可是,百密一疏。在最後一關,他處理了另兩位選手,維克多·喀浪和花兒·戴樂古。西追·迪哥里卻逃開了,他和哈利同時站在了三強獎盃面前。

更可怕的是,哈利和西追·迪哥里發揚風格,誰都不肯先拿獎杯。而這樣高尚的行為,最終卻導致了西追·迪哥里的死亡。

他們被「門鑰匙」一下帶到了佛地魔的面前。在佛地魔的授意下,他的僕人彼得·佩迪魯,用「索命咒」果斷地了解了西追·迪哥里的性命。

在這裡,這條年輕而又優秀的生命,在哈利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就消失了。同樣的,伴隨生命一起消失的,還是刺眼的綠光。

第二次,是失靈的殺戮咒。

第二次還是發生在這一個場景裡,只不過施咒人和被施咒人都換了對象。

殺死了西追·迪哥里以後,在佛地魔的指導下,彼得·佩迪魯用「父親的骨,僕人的肉,和仇敵的血」真正復活了佛地魔本人。他有了一個可以使用魔杖的肉體,一個所謂的真身。

他要在所有食死人的面前,殺掉哈利。

可是當他用魔杖指著哈利,說出那句致命的「索命咒」之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哈利沒有死,他的魔杖與佛地魔的魔杖,被射出的咒語相連,形成了數道金線。它們相互交織,形成一張金色的大網,把兩人圍在中間。

哈利在金網中聽見了鳳凰的歌聲。而佛地魔在其中,只看見了自己魔杖那頭冒出的濃煙。

而這些煙霧漸漸有了具體的身形,它們都是被佛地魔殺掉的人。有剛死去的西追·迪哥里,當然還有哈利的父母。

這些屈死的冤魂,圍繞在佛地魔周圍。它們用這種方式給哈利爭取了時間,讓他可以有機會衝回西追·迪哥里的屍體身邊,並用「門鑰匙」把自己和西追的屍體一起帶回去。

我們看到,即使施咒人是「索命咒大師」佛地魔本人,這次的咒語也沒有成功。

這是哈利第二次躲過這個「索命咒」。

擁有相同杖芯的兩支魔杖

不是說好「索命咒」沒有破解之法,也無法抵禦嗎?那為什麼哈利卻總能從惡咒中逃生,僅僅是因為他的主角光環嗎?

其實,我們從後文中發現,傳說中無法破解的殺戮咒,竟然也有幾個小「漏洞」。

哈利回到學校後,在校長鄧不利多的詢問和解釋下,許多迷霧被揭開,這才知道他這次也能在索命咒下死裡逃生,是由於他的魔杖。

他和伏地魔的魔杖擁有相同的杖芯—鳳凰羽毛。而且這兩支杖芯裡的羽毛,都來自於鄧不利多辦公室裡的鳳凰佛客使。

當兩支魔杖遇見了自己的兄弟,而主人又迫使它們一決高下時,它們沒法正常攻擊對方,就會出現一種非常少見的情況———

佛地魔的魔杖,就被哈利的魔杖倒逼,用倒敘的方式,閃現了它之前施過的所有咒語。因此,哈利才看見了那些被他殺戮的人的靈魂。我們從而推測,致命魔咒「索命咒」即便是在很會使用這個咒數的情況下,也不一定是百發百中的。

只要你施咒對方的魔杖,跟你有著相同的杖芯,沒准他/她就能僥倖免於一死。

「愛」的力量

另外一次咒術的失效,是眾所周知的,幼年哈利波特從「索命咒」中逃脫事件。那時他還只是一個1 歲大的嬰兒,殺戮僅僅給他的額頭,留下了一個閃電形的疤痕。而這一切都來源於佛地魔的一次疏忽。

在殺死哈利的父親詹姆之後,他準備對小哈利下手。可是他卻失算了,咒語只殺死了哈利的母親莉莉,當時她伸出雙臂想保護孩子。母親對兒子的愛,形成了強大的力量,抵擋住了所向披靡的「索命咒」。

「愛」作為一種古老的魔法,在哈利的身上留下了印記,並把魔咒反彈回佛地魔身上,讓他肉體剝離,成為連「幽靈」都不如的東西。

佛地魔本人只是魔咒的產物,並不是愛情的結晶。他的母親用了「迷情劑」吸引了他的「麻瓜」父親之後有了他。所以他當然想不到,「愛」這麼虛無縹緲,看不見又摸不著的東西,能抵擋得了這麼強大的咒語。

這也是索命咒的第一次失效,也是哈利第一次躲掉索命咒的過程。

涅槃重生的鳳凰

第三次咒術的失效,是有關鳳凰佛客使。

佛地魔復出之後,他引誘哈利去魔法部救小天狼星布萊克,但其真實目的是拿他渴望已久的「預言球」。

在魔法部「預言廳」中的大戰裡,小天狼星犧牲了。哈利悲憤交加,狂奔出門去追逐殺害他教父的兇手,貝拉·雷斯壯。在追到魔法部的門廳時,佛地魔在那裡出現了,他要親手了結哈利。

當他使出自己的殺手鐧「索命咒」時,門廳中間那個純金雕像活了,並伸出雙臂擋在自己和哈利之間。雕像被炸得粉碎,哈利則毫髮無傷。

當然,這次的失敗我們可以理解為,是緊隨其後的鄧不利多,用強大的咒語使這些毫無生命的雕像復活,救了哈利。這只能算是一次咒語打偏的結果,並不算咒語本身的失靈。

但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佛地魔和鄧不利多面對面直接「鬥法」,幾個回合過後,佛地魔的又一次綠光攻擊,直擊校長而去。

這次,「鳳凰佛客使俯衝到鄧不利多身前,嘴巴張得大大的,把那道綠光整個吞了下去。它全身騰起火焰,落在地上,縮成了皺巴巴的一團,再也不會飛了。」

佛客使替鄧不利多抵擋住了致命的咒語,但它並沒有死。

那是因為,鳳凰實在是一種神奇的,不死的生靈。即使被致命的咒語打到,它還是可以從灰燼中重生,變成一隻新的鳳凰。

所以除了哈利波特躲過兩次索命咒,第二個躲掉的人是鳳凰佛客使。

完整的靈魂比什麼都重要

最後一次,這個咒術的失效是關於老魔杖。

當哈利在最後的戰役中直面地佛時,迎面而來的咒語沒能將哈利殺死,而是將他擊昏了。

他來到一片「虛空」之中,看見了死去的鄧不利多。

而這片在小說中被哈利描述成,像白色的國王十字車站的「虛空」,是一個介於生與死之間的地方,英文中叫limbo(靈薄獄)。

你可以理解為,哈利有了一種類似「瀕死體驗」的感受。在這裡,他可以選擇回到生者的世界,也可以選擇死亡。

之所以哈利能到這裡,是因為佛地魔有一片靈魂碎片在他身上。就在殺死莉莉的那晚,他被反彈回來的咒語打得支離破碎,他的一片靈魂碎片就附著在了小哈利的身上了。

但他本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一切。

所以這次,在他殺哈利的時候,咒語只是毀掉了他自己的那片靈魂。哈利也因此擁有了一個完整的,只屬於自己的靈魂。

而在三強賽的最後,佛地魔用哈利的血塑造了自己,因此,莉莉的咒語存在於他兩人的身體裡。只要大魔頭不死,哈利也能活著。這就是哈利被索命咒打中而沒有死掉的原因,也是哈利能夠第三次躲掉索命咒的關鍵。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